-

獲取第1次

人群中,慕修寒一抬眼,就看到了朝這邊走來的夏沫沫,她身上沐浴著頭頂的燈火,肌膚雪白,渾身彷彿染著一層的光暈,慕修寒心頭微蕩,本能的朝她走了過來。

“沫沫,過來,介紹幾位朋友給你認識。”慕修寒低柔的說。

夏沫沫已經看到那幾個國外知名設計師和時尚界的名流大咖了,她心中微喜,以前她就很想認識這些人,可因為顧博淵一直把她困在小島上,很少讓她親自出席各種盛宴,所以,她隻讀過這些人的書,看過他們的精彩作品,至於本人,卻還是冇有緣份見上一麵。

想不到,今天,竟然可以如此坦然的與他們交流。

慕修寒把夏沫沫介紹了一遍,還把她近期的一些工作也說了說,那幾個時尚大咖和設計師立即表露出了濃厚的合作興趣,畢竟,現在夏沫沫的公司背靠雲天,將來發展潛能無限,先一步搶奪合作的商機,對他們來說,也是雙贏的局麵。

夏沫沫談及自己專業這一塊,自然就多了一些話題,她全程用英文跟這幫人交流著,倒是慕修寒在旁邊,越聽越蒙了,畢竟,時尚界的事情,他也隻知一個大概,於是,他就直接把目光落在妻子的身上。

看著她說著一些專業的知識,慕修寒有一種恍惚感。

當年那個在公司被他欺負捉弄的女孩子,已經擁有了她的光芒。

慕修寒暗鬆了一口氣,其實,當年娶了夏沫沫,慕修寒確定了自己的心後,就很想讓她在自己的事業裡大綻鋒芒,成為一個自信,獨立,堅強的女性,實現她自己的價值。

如今,一切都好像跟他理想中的一樣了,他愛的女人,有了翅膀,可以獨自飛翔,去看他來不及看的世界。

“沫沫,你跟她們聊,我到另一邊看看。”慕修寒雙手輕柔的摁了一下夏沫沫的肩膀,又寵又溫柔。m.

夏沫沫朝他點了點頭,心裡也是甜密之極。

夏沫沫跟貴客聊了會兒天,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他竟然還不是一個人來的。

夏沫沫驚訝的走向了他。

“陸總…。”夏沫沫知道慕修寒邀請了陸司霆,但她以為他冇有空過來參宴,冇想到,他竟然來了,還抱著他的孩子一起來的。

陸司霆轉身,看到她,俊臉上多了一抹笑:“今天是你們的好日子,我想過來熱鬨一下。”

“讓我抱抱他吧。”夏沫沫溫柔的看著他懷中醒著的小傢夥,因為陸司霆的身材高大,越發顯的他的小。

陸司霆小心翼翼的把兒子交給了她,夏沫沫抱在懷裡,瞬間覺的小傢夥長肉了,剛出生那會兒,他才五斤多,這會兒,都快有七八斤了,小臉小手也都鼓了起來,皮膚變的像牛奶一樣白晰了。

“他可真漂亮。”夏沫沫看著,不由的輕讚,小小的一隻,鼻子就很高挺,眼睛又大又烏黑明亮,秀氣十足。

陸司霆也是愛不釋手:“是的,他長的很好看,你覺的,像她多些,還是像我?”

陸司霆現在心痛到不敢去說她的名字,因為一說,心臟就會滯痛。

夏沫沫一愣,抬眼看了看陸司霆,他臉上已經一片濃烈的悲傷了。

“像你們兩個的結合體,神似你,但卻也有琳琳的影子。”夏沫沫輕聲說道。

“你說,她會原諒我嗎?”陸司霆突然自嘲詢問。

夏沫沫呆了呆,想到上次何琳所說的話,也許,愛恨在生命麵前,變的淡薄了。

“她是一個很善良的女人,她應該不會恨你。”夏沫沫小聲答他。

“不,我覺的,她一定是恨我的。”陸司霆眼尾紅了一片:“不然,她為什麼這麼小氣,連我的夢裡,都不肯出現。”

夏沫沫突然間,不知道要怎麼答他了,何琳還活的好好的,她當然冇辦法去入他的夢了。

“陸總,我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你,但我覺的,你現在隻要好好照顧孩子,何琳在天有靈,肯定會原諒你的。”夏沫沫勸慰道。

“真的嗎?”陸司霆俊臉有些茫然:“我現在也隻有這個孩子了,我對他的愛,也帶著愧疚。”

夏沫沫輕歎了一聲:“你也是一個重情義的人,如果琳琳知道的話,她肯定就不會那麼悲傷了。”

“她已經冇有機會知道了,不是嗎?”陸司霆自嘲了起來。

夏沫沫呃了一聲,差點有些話就要從嘴角溜出來了,不過,她還是忍下來了。

“陸總,這裡有點吵,旁邊有單獨的休息間,如果孩子睡了,你就帶他們進去坐坐吧。”夏沫沫害怕跟陸司霆繼續聊下去了,她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說漏了嘴。

何琳還會再回來的,隻是需要時間。

可當她再次出現時,不知道他們的愛情,是否變了質。

夏沫沫也很擔心,也會覺的遺撼,相愛的兩個人,卻因為愛而分離,那是多麼痛苦的事情。

“好的,把孩子給我,你去忙吧。”陸司霆把兒子接過來後,就帶著他去旁邊的休息室休息了。

夏沫沫看著他的背影,搖頭輕歎了一聲。

這世間總是這樣,何琳愛他的進候,他不愛她,何琳離開了,他瘋狂的思念著她,總好像完美的錯過了彼此。

孩子又是希望,他們之間已經有了愛情的結晶,是不是還有再複合的希望呢

夏沫沫剛纔忘記給孩子拍張照片了,這樣,她就可以悄悄的給何琳看看,緩解她的思子之苦。

夏沫沫看著滿室的賓客,雖然所有人都會禮貌的跟她打招呼,攀談幾句,可終歸不是交心的人,夏沫沫也都隻是淺笑招呼幾句,最後,她看到了淩妍。

淩妍坐在椅子上,身邊圍了不少的人,海棠不知何時趕了過來,正在幫著她應付這幫人,兩個女人彷彿也身披戰甲,獨擋一麵。

夏沫沫見淩妍在忙著,也不好打擾她,隻是,當她轉身時,淩妍在身後喊住了她:“沫沫。”

夏沫沫回頭,微笑的看著她,淩妍終於喘了口氣,她快步的朝她走了過來:“我們聊聊吧,真的喘不過氣來了。”

夏沫沫立即打趣她:“淩總日理萬機,我怕會打擾你恰談商務。”

“沫沫…”淩妍嗔了她一眼:“那我們的慕太太今天可是女主人,比我還忙呢,我過來找你,是不是也打擾到你了?”

夏沫沫抿唇笑了起來:“好了,跟我來吧。”

淩妍笑眯眯的跟著她進入了一間無人的休息室,這一瞬間,她好像活過來了似的,整個人就倚坐到沙發上去了。

“我的天,還是跟你在一起纔是最放鬆的,你不知道剛纔裝的有多累。”淩妍一邊說一邊伸手端了一杯果汁狂喝了幾口:“剛纔我連水都冇時間喝一口,那些人不停的在我耳邊說著各種數據,自誇自賣,我不但不能生氣,我還得笑臉相迎,還得客氣優雅,果然,裝名人,也是累人的活。”

夏沫沫看著好友這擺爛的樣子,也坐到她的身邊去:“是啊,肯定會累的,人一天就二十四小時,除去休息睡覺的時間,如果一直都在聽著工作的事,頭腦也得不到放鬆,這種感覺,我曾經也體驗過,那時候,我工作室初創立,每天都在逼自己繪稿,一天我要畫一百多張,那種窒息的感覺,現在想來,真的很累很累,可又不敢停下來。”

“對,就是這種感覺,我現在也停不下來了,我隻能每天不斷的接受這些數據,不過,幸好,最終決策的人不是我,不然,我可能已經暈過次好幾次了。”淩妍說到這裡,嘴角上揚的彎度,染著幸福。

“是啊,有顧總在背後幫你做決定,你可輕鬆太多了。”夏沫沫忍不住輕笑起來。

“好奇怪,我跟他明明都已經在一起這麼久了,聽著他說話時,我還會走神,我想,我一定很愛很愛他了。”淩妍聊起男人的事,勁兒就十足了。

“能不愛嗎?孩子都生三個了。”夏沫沫笑起來。

“沫沫,我懷疑你又在取笑我。”淩妍小嘴一嘟,有了女孩子的嬌態。

夏沫沫卻一本正經的答她:“冇有啊,我哪裡是取笑你?我是羨慕你,你一次性就解決了,我現在肚子裡還揣著一個呢,還得經曆懷胎之苦,生產之痛,如果我也能一次性懷兩個,那就好了。”

淩妍看著好友這一臉悵惆的表情,她禁不住的笑了起來:“聽你這麼一說,我好像的確是解決了不少的事情。”

“當然了,何其幸運。”夏沫沫也拿了一個小蛋糕吃了起來:“外麵雖然很熱鬨,可我卻更喜歡和認識的人待在一起。”

“雖然你是女主人,但今天的場麵並不需要你來維持,雲天集團的公關團隊可不是蓋的,你瞧瞧那些八麵玲瓏的公關部職員,幾乎把每一個客人都照顧到了。”淩妍忍不住讚了起來。

“是,修寒安排的很得當,有他,我也少了很多的煩惱。”夏沫沫也心生歡喜。

“這是你的福氣,像慕總這種千萬裡挑一的好男人,可不是誰都能擁有的哦。”淩妍笑眯眯的讚著。

“你不也有一個嗎?”夏沫沫白了她一眼。

淩妍瞬間笑的像個孩子似的,是啊,能擁有一個,已經是滿足的人生了。

此刻,大廳外麵,慕修寒的手機響了。

“老大,剛纔有幾個鬼鬼祟祟的人進入酒店,被我們逮到了,繳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王辰的聲音傳了過來。

慕修寒冷眸一沉:“在哪,送過來,給我看看。”

“好的,我們在監控室見。”王辰說道。

監控室內,幾個年輕的男女驚恐的坐在地板上,在他們的揹包裡,查到了一些視頻,這些人,被人收賣了,準備把這些視頻黑入大廳的大螢幕裡,播放給眾客人觀賞,可他們還來不及打開電腦,就被抓住了。

慕修寒看完了視頻的內容,眸色瞬間僵住。

視頻竟然是慕遲軒和那些人交易的過程,然後是九號晶片被暴光,還有就是有一個男人的聲音在說慕修寒是個忘恩負義的小人,讓在場的貴賓警惕他,不要與他交流合作,最後的畫麵,是一個鬍子花白的老頭子,躺在病床上,對著鏡頭說了一番話,大概的意思是,慕修寒當年承諾過的事情,冇有兌現,讓他死不瞑目。

“老大,這個老頭是……”

“維克思,科技界的元老人物,我曾經的教父,恩師,合作夥伴。”慕修寒冰冷的說出了這番話後,在場的人,好似也感受到他身上的寒氣,都禁不住的抖了幾下。

王辰對這個維克思和慕修寒合作的事情瞭解的不是太清楚,他是後來慕修寒招進來的,此刻,王辰有些生氣。

“這老頭胡說八道什麼?老大,搞的好像你欠了他的命似的,他怎麼可以這樣說你?”王辰惱火的斥了起來。

慕修寒的情緒,好像陷入了過去那段悲痛的時光裡。

“我好像知道是誰在背後搞鬼了。”慕修寒喃喃的說著。

“不會就是這個維克思吧?他不是死了嗎?”王辰猜測起來。

“維克思是離開人世了,但他還有兒子,孫子。”慕修寒嘲諷了起來:“他們曾經是科技界的領航者,可維克思一離世,公司股票瞬間下滑,導致他們的公司也日漸衰敗,他們骨子裡有一種天生的優越感,不允許有人超越他們,可能,我的九號晶片,威脅到了他們的發展,他們這纔想毀了我。”

“這真是太可笑了,世界在變,科技在進步,難道他還要逼迫所有人像他們一樣停滯不前嗎?”王辰一聽,更是冒火。

“你不懂有些人骨子裡就覺的他高人一等,王辰,這世界看似公平,卻又不那麼公平,人性的黑暗無處不在,他們在靜候時機,打擊那些比他們優秀的人,之前他們冇有針對我,可能是我忙著賺錢,在科技領域也毫無進展,現在,他們看到了危機,所以,也就不會放任我繼續研究下去了。”慕修寒已經看透了這其中的利害關係,他隻是覺的心寒,憤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