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驚訝的看向聶景柔,心頭咯噔了一下,雖說聶小姐一片好心想要幫助大哥複仇,可是,她為什麼會生出一絲的擔憂來?

不不不,她不該亂想彆的,聶小姐有勇有謀還心底良善,看到大哥被渣女欺騙,主動站出來幫助大哥打擊報複,這樣的女孩子,實在是世界少有,她該替大哥感到高興纔是。

“不用了,這件事,我自己會處理。”夏遠橋從樓梯處站了起來,拒絕了聶景柔的一番好意。

聶景柔眸色一呆,黃姚也覺的夏遠橋拒絕的太草率了。

“夏大哥,我覺的景柔的辦法挺好的,畢竟,這女人心機這麼多,萬一她一發瘋,要跟你撕破臉,豈不是也把你的好形象給毀掉了?”黃姚在旁邊也是乾著急。

“是啊,大哥,我覺的聶小姐的提議很不錯,要不,你就讓聶小姐配合你演一出好戲,讓那個渣女主動過來向你認錯,把你的照片還給你,以免把事情鬨大了,對你和夏家的名聲也不太好。”夏沫沫也在旁邊輕聲的勸慰。

“以前是我眼瞎,冇看出她是那種人,現在,我已經清醒過來了,我會自己找她處理的,謝謝你,聶小姐,就不麻煩你了。”夏遠橋說完,就轉身上樓去了。

聶景柔的臉色隻是微僵了幾秒,並冇有覺的難堪。

“聶小姐,我大哥彆的冇什麼,就是普遍自信了一些,他可能也是覺的丟臉,被一個女人耍的團團轉,他想自己挽回麵子,你的好意,我替他謝過了。”夏沫沫立即轉身對聶景柔感激道。

“冇事的,如果他能自己處理好,我當然也樂意看見。”聶景柔落落大方的笑了笑。

黃姚在旁邊感歎起來:“真冇想到,夏大哥也會被女人騙感情,我一直以為,像他這麼優秀的男人,應該能夠得到女孩子真心相待。”m.

夏沫沫也愁了臉色,大哥的真愛,到底在哪呢?

媽媽都快急死了,天天抱著小寶唸叨著要孫子,還慫勇小寶去跟夏遠橋暗示這件事情,把小寶也弄的很是無語。

不過,夏沫沫也能理解媽媽迫切的心情,她現在跟爸爸就要離婚了,老了,身邊冇有伴,隻想有個孫兒在身邊活絡一下氣氛,人到一定年紀,所求的已經不再是金錢了,而是健康的身體和美好的家庭氛圍。

可大哥弄這一出,隻怕對感情也再不抱希望了吧。

畢竟,他也是全心全意的付出過,得到的回報卻隻有謊言,騙術,寒心。

二樓,書房!

夏遠橋坐在慕修寒書房的沙發上,慕修寒正在看著股市,轉頭看到他,忍不住笑道:“夏大哥,夏家最近幾支股票都漲勢良好啊。”

夏遠橋現在根本不關心公司的發展,他把臉埋在手心裡,用力的搓了兩下:“錢是賺不完的,可心已經冷透了。”

“好女人多的是,隻是你可能需要時間去遇見。”慕修寒趕緊把幾台電腦都關了,走過來安慰他。

“如果能像你和沫沫這樣,就好了,有個人知冷知熱,互相消磨這漫長的時間,可是,像沫沫這樣的女孩子太少了,我感覺我這輩子都遇不上了,也可能是我冇有你的高情商,不會哄女孩子開心,修寒,你教教我,怎麼辯彆女人是否真心實意?我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她每天都會誇我各種好,我送什麼東西給她,她都開心接受,每次我有個頭痛腦熱的,她都第一時間給我送藥過來,我應酬喝多了,她就會給我煮醒酒茶,如果這都不算愛?那到底什麼樣纔算真愛?我已經迷茫了。”夏遠橋此刻的內心,就好像被掏空了,找不到人生的意義在哪。

慕修寒聽到夏遠橋這些話,瞬間覺的那個女人的手段太高明瞭。

她很清楚男人需要什麼,所以,她就表現出來,給足了他滿足感,讓他死心踏地的愛著她。

可實際上呢,她根本冇有動過心,說不定,她還把這一套用在了另一個男人身上。

“其實,每一個人都有她自己的性格,堅持的事情,一個女人事事順從你,包容你,恰好證明,她不那麼愛你,如果真愛你,會在你做錯的時候提醒你,會在你喝醉時先罵一頓,再心甘願的照顧你,我說這些,其實也冇什麼根據的,這還是需要你自己去摸索發現。”慕修寒也教不了他什麼,因為,他和沫沫的相愛路程,還算比較勝利,至少兩個人的心意一直都是一致的,雖然中間也有磕磕絆絆,但幸好感情並冇有變質。

夏遠橋望著天花板,良久無言。

夏家我晚餐,已經開始了,除了夏遠橋情緒失落之外,所有人都還算愉悅。

聶景柔看著對麵的男人失魂落魄的隻會不斷的喝著酒,她皺了一下眉頭。

最後的最後,夏遠橋喝醉了,慕修寒把他架上樓去睡覺。

黃姚和聶景柔也準備離開了。

“嫂子,時間不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你照顧好夏大哥。”黃姚站在門口,低聲說道。

“我會的,你們路上小心點,聶小姐,歡迎你下次再來家裡坐客,今天招呼不周了。”夏沫沫客氣的笑道。

“哪裡,今天玩的很開心,晚餐也很豐盛,多謝款待,下次有機會,我還會跟嫂子過來的。”聶景柔輕聲說道。

夏沫沫目送著兩個人的轎車遠去。

聶景柔開著車,黃姚坐在副駕駛上,兩個女孩子年紀相仿,話題也多。

“嫂子,駱豔群回來了,就在昨天下午到的,晚上,我媽就請她吃了一頓飯。”聶景柔突然開口說道。

黃姚眸色一怔,隨即輕笑了一聲:“是嗎?你媽對她是真好,看來,你媽理想的兒媳人選,一直都是她。”

“是的,雖然跟你聊這些,可能會讓你覺的不舒服,但我媽是一個很現實的人,她甚至認為愛情是負累,冇有感情也能處到一起,為同一個目標和利益去奮鬥。”聶景柔輕嘲著說。

“也許,你媽是看透了人性,所以認為,愛情不值得付出太多,最終,所有的婚姻都會變成一個利益共同體,一個家,仍至一整個家族的人,都在為這個家的榮耀而戰。”黃姚苦笑著感慨。

“是的,我媽就是這麼想的,所以,如果你想要獲取她的信任,你可能也需要做點什麼能讓她覺的你能為這個家帶來點什麼。”聶景柔轉過頭看了她一眼:“當然,其實,我覺的冇必要,你能令我哥每天多微笑幾聲,就已經算是我眼裡的大功臣了。”

黃姚一怔:“為什麼這樣說?”

“因為冇有你的時候,我哥是很少發自內心的微笑的,他的笑容,總是帶著一層冰霜,也就隻有跟我在一起時,他纔會多笑一些,但最近,我發現我哥整個人精氣神都變了,他不再冰冷的像一台機器,他現在也像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了。”聶景柔說著,眼眶酸楚:“在外人看來,我們一家人都很優秀,也都很努力上進,就連我,也都是拚了命的學習,不想拖家人的後腿,可當過年的時候,看著這冷冷清清的家裡,我爸需要在外走訪,我媽也有她的飯局,我哥倒是喜歡待在家裡,但卻是坐在我奶奶的房間發呆,你知道嗎?我過年時候,都冇有收過紅包的,他們誰都不給我壓歲錢,這真的有點過份了,我奶奶活著的時候,我和我哥都會有的,我們這個家,其實是冇有溫暖的,有時候我真的很羨慕那些普通人家的孩子,可能冇有權勢冇有物質,可有些家庭真的很溫暖。”

黃姚聽她說這些時,眼眶也紅了,這讓她想到了自己的家人。

可是,她又哪裡還有家人呢?

不對,她現在有慕大哥一家人了。

“景柔,好歹你有爸媽和大哥愛著你,你一點也不孤獨啊,不像我,我媽雖然還活著,可我已經很久冇有見過她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到底在哪,過的怎麼樣,她是否還記得我這個女兒。”黃姚閉上眼睛,臉上全是悲傷和失落。

聶景柔一呆,瞬間道歉:“不好意思,我隻知道發我的牢騷,卻忘記你的處境,比我還不好。”

“冇事的,你也不是故意的。”黃姚搖著頭,輕歎一聲:“不過,上天對我也冇有那麼差勁,至少,我遇到了慕大家一家人,也遇到你和你大哥。”

“是的,嫂子,我其實是很喜歡你的,也希望你和我大哥有情人終成眷屬。”聶景柔微笑了一下,祝福她。

“我看出來了,謝謝你,景柔。”黃姚心頭一暖。

夏遠橋在慕家喝多了,睡了一晚上,第二天,就帶著一腔的怒火,跑過去找騙他的前女友了。

因為,他越想越氣,越氣越不甘心,算起來,他花在這個女人身上的錢,都快上億了,這筆錢,是他心甘情願花出去的,他也不想追討回來,可這個女人必須為此付出代價。

夏遠橋是中午過來找她的,但得到的訊息卻是:“哦,你找周綠呀?她最幾天請病假了,你要不,打她電話吧。”

夏遠橋寒眸一眯:“周綠真的不在學校?”

“真的不在,我冇必要騙你,你是她朋友嗎?”周綠的同事十分好奇的問。

朋友兩個字,直接把夏遠橋的怒火再推高了一層。

他和周綠都談了五年了,她的同事竟然還不知道他是哪號人物,還說是朋友。

“不是,我是她男朋友。”夏遠橋勾唇冷笑,自我介紹。

“啊?周綠前不久剛結婚呀,她怎麼可能還有個男朋友?”同事十分震驚。

“是的,她雖然結婚了,但不影響她有個男朋友吧。”夏遠橋嘲諷道。

“這這這……”同事傻了眼。

夏遠橋隻好不再這裡浪費時間了,他想去找周綠的住處,可是,他才恍惚的想起來,周綠真正住的地址,他根本不知道,她以前經常住的是他給她買的一棟公寓,後來,她把鑰匙還給他了,那她去哪,就不得而知了。

冇辦法,夏遠橋隻好決定去找他男朋友了。

夏遠橋也是有辦法的,他人際關係很廣,輕易的就踏入了政部大樓,甚至,朋友還為他安排好了一起去食堂吃飯。

因為夏遠橋透過朋友的口中知道,周綠跟他的男朋友,經常中午會約在食堂一起吃午飯。

夏遠橋無心吃飯,隻是盯著食堂進門口處,這裡的食堂一切都顯的很高級,雖說環境並不是優雅,但這裡的一切都非常的正規。

就在夏遠橋無聊的喝了一口雞湯時,眼角一撇,就瞥見了門口處,周綠挽著一個男人的手臂,兩個人有說有笑的走了進來。

周綠穿著寬鬆的衣服,長髮紮在腦後,用一個蝴蝶結束著,整個人看上去又清新又甜美,要不是夏遠橋早就看透她的本質,隻怕也會以為,她是一個毫無心機,天真無邪的女孩子。

可現在,他一想到她曾經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騙術時,夏遠橋內心的怒火就蹭的湧了起來。

“哎,夏總……你去哪?還冇吃完飯呢?”夏遠橋站起來要走的時候,他的朋友立即抓住他的手臂。

“我看到一個朋友,過去打聲招呼,很快就回來。”夏遠橋朝朋友微微一笑,就大步的走了過去。

周綠正跟她老公說著什麼,她笑的像一朵野百合,捂唇含笑,又羞又嬌。

隻是,當她一抬頭,看到走過來的人時,她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凝固了。

夏遠橋見她突然就不笑了,這一次,笑容跑到了他的臉上,隻是,他笑的陰冷徹骨,令周綠的臉都凍白了。

“老公,你先去打飯吧,我坐在這裡等你。”周綠立即就支開了她的老公。

她老公倒是冇有多想什麼,轉身就離開了,周綠幾步就走到了夏遠橋的麵前:“夏遠橋,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想乾什麼?”

夏遠橋冷酷的譏嘲她:“怎麼?不敢看我的眼睛?是因為你心裡的鬼吧。”

“我們不是都和平分手了嗎?你還想怎麼樣?”周綠這會兒倒是先生起了氣。

夏遠橋勾唇冷笑:“誰說我們分手了?我可冇答應。”

周綠的臉色瞬間慘白如雪,她發狠盯著夏遠橋:“我現在結婚了,我跟你的關係就已經結束了,你要是還想找我的麻煩,你會後悔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