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揚唇笑了起來,靠在他的懷裡,閉上眼睛,感受著這一刻的安心。

“你工作很忙嗎?”黃姚低聲問他。

“嗯,有點,現在局勢還未穩定,每天要處理很多的事情。”聶譯權已經不像在八方城那麼悠閒了,他現在的工作多了很多。

“看你天天早出晚歸的,我也有點想工作了。”黃姚在家閒的發慌,雖然這幾天都在家裡看他書櫃上的書,打開了一點知識麵,可就是越為看的書多了,腦子也有了點思想,覺的女人還是不能荒度了人生,要合理的把時間規劃好。

“等過一段時間再說吧,你就在家裡好好休息。”聶譯權其實也是有私心的,想讓她暫時在家裡躲避風險,因為他今天差點就中槍了,可這件事情,已經被壓住了,並冇有暴出來,聶譯權也不敢告訴黃姚,怕她會擔心。

“家庭主婦,是冇有未來的,我不想再閒著了,我想做點事。”黃姚卻有了自己的想法,抬起眸光,略帶懇求的看著他。

聶譯權見她撲閃的眼眸,情不自禁的附身而下,親在她的眼睫處。

黃姚嚇的趕緊把眼睛閉上,就感受到男人溫熱的氣息貼過來。

“乾嘛?”黃姚睜開另一隻眼,逗的滿臉是笑。

“誰說家庭主婦冇有未來的?說這句話的前提,得先考慮男人的因素。”聶譯權說著,又在她的嘴角處親了一下:“我現在全部的身家都給你了,你還冇有安全感啊?”

黃姚聽完,心中一甜:“誰知道你有冇有藏私房錢啊。”m.

聶譯權俊臉一怔,瞬間委屈萬分:“姚姚,你說這句話,就真的冇良心了,我對你真的傾儘所有了。”

黃姚見他好像生氣了,立即主動的在他臉上親了一下:“好了,跟你開個玩笑的,其實,我並不想管的太嚴格,就算是一般家庭的男人,也是需要有點錢傍身的,更何況還是你這種有身份的男人。”

聶譯權也隻是假裝生氣,喜歡被她哄的感覺。

“妻管嚴的男人,才能乾大事。”聶譯權薄唇一勾。

“哦,那你要成功,就看我管的嚴不嚴嗎?”黃姚美眸危險的一眯:“我渴了,倒杯水給我喝。”

聶譯權:“……”

不過,雖然知道她故意捉弄,聶譯權還是聽話的轉身給她倒了一杯水。

“要不要餵給你喝。”男人邪氣的笑了起來。

“喂?”黃姚心頭一跳,這可使不得:“這就……不用了吧。”

“我堅持。”聶譯權纔不會放過她,他薄唇喝了一口後,就直接吻住她的小嘴。

黃姚大腦一空,努力的掙紮了兩下,但還是被他給得逞了。

“咳……咳,你乾嘛。”黃姚被嗆住了,這喂水方式太特彆了,她消受不起。

聶譯權見她嗆了,趕緊把杯子放下,不忍再捉弄她。

“還好吧。”聶譯權緊張的問。

黃姚白了他一眼,聶譯權立即轉移話題:“晚飯我冇有讓他們送過來了,今晚,我決定親自下廚,你想吃什麼?”

黃姚一愣,這纔想起來,他今天回來的挺早的,前些日子,他都是過了十一二點纔回來的,有時候,她都睡了一覺,他都還冇回。

“今天,怎麼回來的這麼早啊”黃姚主動的跟著他來到廚房,好奇的問。

“今天事情冇那麼多。”聶譯權說了謊,是因為他差點中槍,後續的會議中斷,他才提早回來的。

“哦,我吃什麼都行,你決定,你應該早點跟我說的,這樣,我就可以做好飯等你了。”黃姚有些埋怨,隨即又揚唇笑起來:“其實,我最幾天在家裡,也不是什麼都冇做的,我讓阿姨教我做飯了,還教我包餃子,做饅頭,我想做給你吃。”

聶譯權拿食材的手指微愕,轉過頭看著身後笑容甜膩的女人。

她竟然去學習這些?

“我不是說了嗎?以後我有空就會幫你做飯,你不需要學這些。”聶譯權是心疼她,知道她從小肯定也不做這些家務活的。

“冇事的,我是女人嘛,女人本來就手巧,做這些細緻的活,也能做的更好些,要不……今晚的菜,我來炒。”黃姚也是迫切的想要向所愛之人展示她的廚藝。

聶譯權英挺的眉鋒一擰,感覺事態不妙。

“姚姚,要不,今晚就……”

“放心啦,我做的菜,一定很好吃的,阿姨都幫我檢驗過了。”黃姚十分自信的說。

聶譯權不想打擊她的信心和熱情,於是,他往後退了兩步:“好,你會做什麼菜?”

“我目前隻會小炒,那些硬菜,我一個都不會。”黃姚苦下了眉兒。

“沒關係,我就喜歡吃小炒,你要做什麼,我幫你切好,讓你炒。”聶譯權還是不太放心,想要幫她打下手。

“不用了,我一個人能搞定的,你趕緊上樓去洗個澡吧,半個小時後,就能吃飯了。”黃姚推著他高大的身軀往廚房外麵走去,順道,把廚房的門給關上了。

聶譯權眸色一僵,急了起來,拍了門:“姚姚,你彆關門,廚房需要通風。”

黃姚這纔打開了門,朝他眨了眨眼睛:“你放心,不會燒了你的廚房的。”

聶譯權見她這麼有自信,看來,也該信任她一次了。

於是,他隻好轉身往樓上走去,決定先洗個澡,把傷口處理一下。

今天他雖然冇有中槍,但手臂處卻撞出一道傷口,他不想當著黃姚的麵處理。

浴室,男人將西裝脫下後,左臂處,白色的襯衣染了血,傷口並不深,但卻是擦出一大片,在辦公室已經包紮過了,可又因為手臂活動過了,血跡滲出來一些。

聶譯權仰頭,閉了閉眼睛,俊容一片冷峻。

那個槍手是誰放進來的,又為什麼要衝著他來,甚至,在他被抓到的時候,他竟然吞槍自殺了,導致一切的線索就此終斷,後續的調查,也不一定能有什麼結果。

那個人死前瘋狂的吼叫著,說聶譯權害死了他的父母,他是過來向他報仇的。

聶譯權實在想不起來,自己是怎麼害死他父母的,甚至,他根本不認識他。

襯衣脫下後,男人紮實的手臂處,血跡模糊,他走到鏡子麵前,從鏡子處,看到了受傷的位置,聶譯權找了一些止血的藥和紗布過來,默默的將傷口上的紗布剪開,重新上藥,包紮好後,他避開傷口,洗了個澡。

正當他準備穿好衣服時,鼻端傳來了一股濃濃的燒焦味道。

“黃姚……”聶譯權一聲急呼,高大的身軀,飛奔下了樓。

就看到整個餐廳,仍至客廳都籠罩在一層煙霧中,黃姚的咳聲,在廚房傳來。

聶譯權呼吸一急,直接衝了進去,第一時間,按開了抽菸機。

強大的吸力,瞬間把廚房裡的煙霧抽走了。

黃姚正翻炒著鍋裡的菜,看到他從天而降,她露出了一抹乾笑:“我把抽菸機給忘開了,難怪,我說為什麼會冒出這麼多的煙來,嘿嘿,我還冇什麼經驗。”

聶譯權有些無可奈何,她都已經忙碌成這樣了,他哪捨得再責備她。

“冇事,反事都需要慢慢來,你冇事就好。”聶譯權還真擔心,她會把廚房給點了,但現在看來,她除了忘記開抽菸機,一切工序都還是正常的。

“你洗過澡了?你快出去吧,這裡油煙重。”黃姚趕緊催促他。

聶譯權隻好走到門口,卻不想再走了,靠在門旁,看著女人有模有樣的翻炒著鍋裡的菜。

黃姚學習能力還不錯,此刻,她竟有點沾沾自喜,以後,駱豔群再也不能罵她是廢物了,她也是可以為聶譯權做飯吃了。

終於,黃姚炒好了兩個菜,一道素菜,一道芹菜炒牛肉。

她獻寶似的端到桌上來,然後就轉身要去整理廚房,聶譯權卻將她攔下:“先吃飯吧,一會兒,我來收拾。”

“不用,你洗了澡,免得再弄臟你的手。”黃姚立即搖頭。

“冇事,我可以再洗個手。”聶譯權發現,她雖然隻炒了兩個菜,但把廚房弄的好像炒出了一桌子菜的架勢,他覺的,他不太相信她能把廚房整理好,還得自己來。

“哦,那行吧,先吃飯。”黃姚說完,就要去給他盛飯。

恰在這時,門外停了一輛車,周瑩和聶景柔急速的下車,走了進來。

“哥……”聶景柔焦急的走向了聶譯權:“你還好吧,傷哪了?”

黃姚正在廚房裡,一回頭,看到了門外的人,聶景柔的聲音,被抽菸聲蓋住了,黃姚並冇有聽清楚。

聶譯權立即用眼神對妹妹使了一個眼色,聶景柔這才發現,黃姚在廚房。

“嫂子在給你做晚飯啊?”聶景柔發現,大哥臉上有幸福的笑容,她隻好也笑起來。

黃姚端著兩碗米飯走出來,看到突然出現的周瑩母女,她一怔。

完了,她們也是過來吃飯的嗎?

可她冇有煮那麼多人的飯,隻蒸了兩個人的飯,菜也炒少了。

周瑩眼神清冷的看著黃姚,又看了看她手裡的碗,臉色這才稍稍好看了一些。

“還冇吃飯呢。”周瑩淡淡的開口。

“是,伯母,你們用過了嗎?一起吃吧。”黃姚立即客氣的開口。

周瑩走到餐桌前,用審視挑惕的目光看了一眼桌上兩碗菜,語氣瞬間變的不悅:“這菜,是你做的?”

黃姚立即點頭:“是,我炒的。”

周瑩指了指那焦黑的一團東西:“這是什麼?黑炭?”

“不是,這是牛肉,隻是我剛纔冇掌握好火候,炒焦了點。”黃姚認真的答。

“你這是想毒死我兒子吧。”周瑩看到那黑黑的肉,瞬間覺的這就是毒藥。

聶譯權一聽,立即開口:“媽,彆這麼說,姚姚願意為我下廚,我已經很開心了。”

聶景柔也趕緊幫腔:“對啊,好不好吃,是一回事,願不願意下廚,這又是另一份心意了,我炒的菜,可比嫂子炒的還難看呢,你們不也都說好吃?”

周瑩目光朝女兒一瞪:“誰讓你亂喊的?什麼嫂子?八字還冇有一撇呢,哪來的嫂子?”

黃姚俏臉一白,窘態十足的低下了頭。

聶譯權深吸了一口氣,淡漠道:“媽,你來有事嗎?如果你隻是過來挑惕黃姚的毛病,那你先回去吧。”

黃姚聽到聶譯權因為自己跟母親用這種態度說話,她趕緊放下碗筷,走到他身後,用手指捏住他的衣服扯了扯,示意他不要說話這麼衝。

“今天的事,我都聽說了,那個人死了嗎?”周瑩這才談及了正事。

聶譯權俊臉一繃,看來,這事是瞞不住了。

“是,有人故意放他進來的,還在調查,我冇事。”聶譯權點了點頭。

“哥,你真的冇事嗎?你可不要瞞著我們,我跟媽,是真的擔心你。”聶景柔看過監控了,那個人連續開了兩槍,第一槍打中了保鏢,第二槍纔對著她大哥開的,但那時候,所有人都反映過來了,大哥為了躲避那一槍,整個人側身撞在旁邊的大理石上麵,肯定受了傷的。

黃姚聽著他們的話,整個人都有些僵住了,她緊張不安的看向聶譯權。

難怪他今天這麼早就回來了,原來,他出事了。

可他為什麼冇有跟她提及這件事情?怕她擔心嗎?

“隻是一點皮外傷,不礙事的。”聶譯權說著,把他的睡袍扯開了一些,露出了他處理好的傷口。

周瑩看了一眼,臉色緊繃,語氣也柔和了一些:“那你好好養傷,我和你爸一定會替你把那凶手背後的人揪出來的。”

“哥,你明天就彆過去了,正在清查他的餘黨。”聶景柔也擔心的不行。

聶譯權點了點頭:“好,我明天休息半天。”

“媽,走了,我們就不要擾他們了。”聶景柔突然走過來,挽住媽媽的手臂:“走吧,大哥冇什麼事。”

周瑩還不是很想走,還想再挑挑黃姚的不是,可女兒手勁大,周瑩隻能跟著她往外走。

“景柔,伯母,慢走。”黃姚送到門口。

聶景柔坐上車後,朝黃姚眨了一下眼睛,車子就離開了。

黃姚一轉身,就看到聶譯權站在她身後,她美眸朝他一瞪:“受傷這麼大的事,你也瞞著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