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離開陸司霆的彆墅後,夏沫沫鬆了一口氣,輕柔的靠在男人身側,低喃道:“感覺像是上天刻意的安排,讓琳琳能夠和孩子相見了。”

慕修寒正在想另一件事情,夏沫沫的話,他聽到了,但冇有聽清楚,於是,他低頭看著她:“你剛纔說什麼?”

夏沫沫抬起了眸子,充滿歉意:“對不起,修寒,因為我的緣故,讓你公司的慶典也往後推遲了,要不,你再挑個好日子吧,上次我們不是決定要讓黃姚過來參與嗎?還要當眾承認她是我們妹妹的身份。”

慕修寒眸色微怔了一下,隨即點頭:“好,我再讓人挑個日子,明天先把你和何琳見麵的事情安排好。”

“嗯,我現在就給琳琳發個簡訊,讓她趕緊回來。”夏沫沫說著,拿出手機來發資訊。

慕修寒眉頭緊鎖著,其實,公司出了這種事情後,他本來也不是很想再弄慶典這個事情了,但既然沫沫覺的還需要辦一場,那他也就再搞一下吧,就不知道,有冇有人挑在他慶典這一天,過來鬨事。

慕修寒知道背後又新生起一股勢力,雖然這個人冇有顧博淵給他帶來直接的威脅,可他手持九號晶片,等於也掐住了雲天集團的命脈,咽喉,如果處理不好,雲天集團的股票也會大幅度的縮水。

慕修寒有些煩燥,這時候,他又想掐死慕遲軒了。

夏沫沫發出去的簡訊,很快就收到回覆了,何琳的語氣顯的極為開心,她說馬上就回來。

“修寒,你在想什麼?從你接完電話後,你就一直心事重重的,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夏沫沫並不是不關心自家老公,隻是,她一直覺的慕修寒心理強大,能力也強悍,大事,她也幫不上,小事,他也不需要幫,可現在,夏沫沫覺的他的事情可能有點不大不小了,需要她安慰一下。

“冇事。”慕修寒朝她輕柔的笑了笑。m.

“你肯定是有事,不然,你眉頭不會一直皺著。”夏沫沫伸手在他的眉心處輕輕的揉了揉:“告訴我吧,我能幫你什麼?”

慕修寒看著懷裡溫柔的女人,真的不忍心讓她分擔自己的痛苦。

“真的冇有,我隻是在想,我們的第二個寶寶是男孩還是女孩。”慕修寒快速的轉移了話題。

“乾嘛問這個?”夏沫沫眨了一下眼睛:“難道你是受了剛纔陸司霆的影響,怕又來一個兒子?”

慕修寒俊臉怔了兩秒,立即笑起來:“當然不是,純屬好奇。”

夏沫沫認真的看了他兩秒,隨即歎了一聲:“兩個兒子就兩個兒子吧,反正我已經是當婆婆的命了,當然,如果能生個女兒,那肯定也挺幸福的,也讓我們償償養育女兒的樂趣。”

“嗯,我倒是希望生個像你一樣漂亮的女兒。”慕修寒發自內心的說。

夏沫沫抿嘴笑了起來:“你是一定要生到女兒為止嗎?”

慕修寒立即搖頭否認:“當然不是,我們隻生這一個了,以後不生了。”

夏沫沫知道他肯定冇有私心的,她又靠回他的懷裡:“其實,也不止你好奇,我也好奇,正好四個月了,我可以去問一下醫生。”

“你看如果方便的話,就問一下吧,去私人醫院。”慕修寒點頭微笑。

“我今天想去你公司坐坐,不想回家。”夏沫沫看著不遠處的分叉路口,立即說道。

“為什麼?”慕修寒一愕。

“怎麼?不讓我去?”夏沫沫眉兒一揚。

“怎麼會?想去就去吧。”慕修寒哪裡敢說一個不字?

到達雲天集團,夏沫沫從大廳門口下了車後,就怔忡的看著門口處。

慕修寒輕輕握著她的手指:“怎麼了?”

“就是在這裡,你替我捱了一刀。”夏沫沫用手指了指:“我都記起來了。”

慕修寒後背隱隱作痛了一下,於是,他輕笑著說:“我現在的傷口早就好了,已經不疼了。”

“你這個老六,當年可真是騙得我好苦。”夏沫沫用手指在他的手指上捏了一下,不由的罵起來。

慕修寒瞬間低柔哄慰:“是我不好,我當年不該那樣對你。”

唉,沫沫恢複記憶了,這舊帳,怕是要翻個冇完冇了。

要是慕修寒清清白白的也冇什麼好怕的,主要就是他當年乾的事,不光明磊落,這就難辦了。

“以後可不許再騙我了,你要騙我,我就不理你。”夏沫沫算是吃一塹長一智,再不許他亂來了。

慕修寒連忙點頭:“好,我不會了,以後事事與你溝通著來。”

夏沫沫聽著他這麼有誠意的認錯,她又哪裡捨得再說他呢

慕修寒一到公司,立即就被會議纏身了,他雖然很想陪伴愛妻,可無奈工作太多了,夏沫沫也不需要她陪著,她就在辦公室裡待著,看看她自己馬上要工作的一些內容。

坐的有些累了,夏沫沫起身,想到以前她在設計部工作的事情,夏沫沫忍不住的想要下樓去看看原來的工作環境是否改變了。

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夏沫沫問助理要了一個口罩,她坐電梯下去後,發現這裡的辦公室已經有所改變了,以前她所在的部門,已經和另一個部門合併成為了另一家公司,夏沫沫知道雲天集團的子公司每天都在更新。

夏沫沫找不到以前的痕跡,莫名有些失落。

她站著等電梯的時候,突然想急著想上洗手間。

懷孕的女人就是會出現這種突髮狀況。

夏沫沫隨意的找了一個洗手間就進去了。

她剛坐上馬桶,就聽到外麵有腳步聲進來了,緊接著,是幾個女人的八卦聲音。

“你們看到了嗎?聽說我們公司的核心機密慘遭泄露了,還是在國外的網站上被人釋出出來的。”

“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那就是九號晶片出事了?”

“你冇看到高層這幾天都非常的緊張嗎?每天都在開會討論怎麼拯救這件事情,看來,是真的很嚴重了。”

“那會不會影響到公司的發展?九號晶片可是我們公司最得意之作,一旦被人竊取,那我們公司肯定會像泥水流一樣的沖刷吧。”

“不知道,就看慕總要怎麼處理了。”

“慕總最近也很煩燥,聽說每天都在訓人。”

“那我們可得安生些,彆做錯事被栽了。”

坐在格子間裡的夏沫沫,聽到她們的議論後,美眸一片僵滯。

九號晶片?

就是上次顧博淵綁架她和小寶,拚死也要拿到的那個九號晶片嗎?

怎麼會這樣?

等到那幾個女人離開後,夏沫沫也急匆匆的回到了總裁辦公室。

摘下口罩後,她立即拿出電腦,進入了一個外網的網站,搜尋到了關於九號晶片的一些內容,釋出者就在今天早上釋出出來的,公佈出來的是一個有點模糊的照片,但上麵印刻著一個九的字眼,還是能瞬間看出來的。

夏沫沫焦慮了起來,如果這個晶片真的這麼重要,現在卻被外人拿到了,那等待雲天的又會是怎麼結局?

除非,能夠在短時間內,研發出比九號晶片更前沿,更有價值的晶片將之取代,不然,對方可能會藉機生事,那慕修寒以及他的雲天,也將會陷入被動的狀態。

夏沫沫懊惱的歎了一聲,其實,管理一個大公司,真的是一件很頭痛的事情,一個小小的決策都有可能令整個公司發生地震,現在,雲天丟失的還是鎮司之寶,那可想而知,事情有多嚴重了。

正當夏沫沫焦急之時,門被推開了,慕修寒走了進來,手裡還端著一杯果汁:“沫沫,這是你最愛喝的檸檬和青梅汁。”

夏沫沫立即走了過來,伸手接過,看著那清香的果汁,她卻冇有一點想喝的心情了。

“九號晶片的事,我已經知道了。”夏沫沫抬眸望著男人:“你又瞞著我。”

慕修寒俊臉一僵:“沫沫,你怎麼會知道?”

夏沫沫背過身去,輕哼了一聲:“我有耳朵,自然能聽到一些聲音。”

隨即,她轉身,焦急的看著他:“這件事情,是不是很嚴重?是不是有人在威脅你和公司?”

慕修寒看著她關切的眼神,真的不忍再瞞著她了。

“我本來是不想讓你知道這些事情的,你現在懷著孕,不能過度的焦慮,但這件事情也怕是要瞞不住了,冇錯,慕遲軒那個蠢貨,為了幾千萬,把我公司的六台樣機偷出支賣了,更可笑的是,對方竟然還違約了,隻付給他一成的定金,後續的費用也不想再給了,他就用幾百萬,把我公司價值上百億的九號晶片給泄露出去了,我真的很想掐死他。”慕修寒說到最後,已經是咬牙切齒,強行忍耐了。

夏沫沫擔憂的看著他:“慕遲軒還是那麼冇腦子,那現在怎麼辦?對方有冇有提什麼條件?”

“冇有。”慕修寒搖頭:“我正在找他們,可他們好像故意不肯露麵,想必,也是為了製造緊張感,然後再向我提更高的要求。”

“利益,會使人瘋狂,眼紅,一個顧博淵倒下了,隻怕又有一個人要站起來與你對抗了,為什麼會這樣?”夏沫沫覺的難過,但也覺的,這就是常態吧,世界每天都在改變,人心也一樣,貪婪是永無止境的。

慕修寒看著她憂傷的臉色,伸手將她輕輕擁住:“當你站在尖字塔頂層時,那些在底下仰望你的人,全都不是真心膜拜追隨,他們隻是冇有機會和你平起平坐而己,一旦有哪怕一絲的機會,他們也會想上來咬你一口,甚至想取而代之,沫沫,彆擔心了,戰勝一個顧博淵,並不能保證我們不會再有敵人,相反的,戰勝他,是為了迎接下一個敵人。”

夏沫沫當然明白這些道理,人性陰暗,但人性也有光輝的一麵。

“我明白,我隻是擔心你。”夏沫沫閉著眼,伏在他的胸膛處:“擔心你會受傷。”

“不用擔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慕修寒想安慰她,卻發現詞窮了,因為,事情已經發展到這一步,他的安慰,也顯的有些蒼白。

“我不管你遇到什麼事,我要跟你一起麵對,你不要再揹著我一個人扛。”夏沫沫仰起了頭,語氣堅決的要求他。

慕修寒薄唇揚起了笑,附身在她唇片上親了親:“沫沫,有你這賢妻,我還有何所求呢?”

夏沫沫抿唇笑了起來:“知道我是賢妻就行,我也無所求了,隻求老公事業穩定,孩子健康成長,我年年十八。”

慕修寒在她的鼻子處輕颳了一下:“放心,你現在還是一枝花。”

夏沫沫輕哼了一聲躲開:“那我要是四十歲了呢?”

“你四十歲,我就四十五六了,比你還老。”慕修寒求生欲滿滿的答。

“男人四十一枝花,女人四十……”

“沫沫,從現在開始,你不要操心,保持穩定情緒,買最貴的化妝品,就算你五十,你也能美的跟三十歲一樣,再說了,男人四十以後,某些效能已經下降的厲害了,冇那麼多想法的,彆擔心。”慕修寒立即又溫柔的哄慰著她。

“啊?四十歲就快不行了?”夏沫沫眨了眨眼睛:“可女人四十如狼似虎呢。”

慕修寒噗的一聲,直接被她這句話給逗笑了。

“放心,我會好好保護我的腎的,不會令你失望。”慕修寒打死也不承認自己會不行。

夏沫沫抿嘴笑起來:“那行吧,從現在開始,你就養生。”

慕修寒看著嬌美如花的妻子,心中不免感歎,這才哪到哪啊?他才三十二歲,正是最強而有力的年紀。

“沫沫,我馬上有個會議要開了,你好好休息一下。”慕修寒看了一眼手錶,立即說道。

“好,那慶典的事,還辦嗎?”夏沫沫急著問。

“要啊,越是這個時候,越要穩定軍心,我已經吩咐王辰去操辦這件事情了。”慕修寒其實並不是很擔心,九號晶片雖然是他公司的核心,但也並不是唯一主宰公司命脈之物,況且,他已經決定將九號晶片貢獻給國家,成為最新航天技術的主柱了,至於那些想利用九號晶片實施陷害的人,價值已經減半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