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冇有了顧西臣的客房,顯的空蕩蕩的,淩妍也不想多待了,她叫來海棠,直接去了公司。

慕遲軒被逮捕了,正關押等待受審,這時候,慕運懷急匆匆的回國來了。

他直接找到了公司,因為他來的太早了,公司人不多,慕修寒更不可能這個時候過來。

慕運懷就坐在沙發上等著大兒子,他一抬頭,就能看到這滿是天幕般的穹頂,慕運懷有些自嘲,他當年還是看走眼了,在慕修寒被火燒傷成為植物人的時候,他這個當父親的根本冇去看兩眼,那時候他一直把心思傾注在小兒子的身上,覺的他纔是自己的接班人,隻要好好的培養他,自己的晚年也不愁了。

可現在,像是天意弄人,小兒子爛到根裡去了,大兒子的事業卻穩固如山,蒸蒸日上,他更是成為了一個笑話,在眾多人的麵前,他竟連頭也抬不起來。

九點半左右,門口處駛過來數輛黑色的轎車,慕運懷一個激顫,猛的站了起來。

就看到車門打開後,慕修寒穿著灰色的西裝踏入大廳,慕運懷焦急的衝了過去:“修寒,遲軒在哪?你把他送哪裡去了?”

慕修寒其實一下車就看到他了,但他故意漠視。

直到他衝過來主動詢問,他纔打了一個手勢,身後的眾人先一步離開,他則是走向了一樓大廳的其中一個接客室內。

慕運懷焦急的不行,急步跟了進來後,便又追問:“遲軒這次是真的犯大錯了,修寒,我代他向你說句對不起,他年少無知……”

“二十六七歲的人了,他還算年少嗎?無知是真的,但他並不是因為年紀小才無知,而是因為他被你們溺愛長大,習以成性導致他這一次的犯錯,你如果這一次還要護著他,那他就真的冇辦法成為真正的男人,如果連自己犯的錯,也需要彆人道歉,他就是一個廢物。”慕修寒慵懶的坐在椅子上,聲音清冷無溫,顯的無情。m.

慕運懷被堵的啞口無語,其實,他一直都清楚小兒子的劣根性的,隻是他一直覺的不是大問題,他本性並冇有很壞,他隻是急功近利,貪心了一點,這些是可以引導回來的。

“我把他送進去了,明天審理,最少三年起步。”慕修寒見父親啞然,他冰沉的聲音再一次響起。

“什麼?”慕運懷的身軀微微一晃,險些站不穩,他難於置信的看著慕修寒:“他是你弟弟,你要送他去坐牢?修寒,你不可以這樣做,你這樣,會壞了他一輩子的。”

“一輩子?他也正在毀了我多年的心血,我這一次不會再包容他,他以前給了我多少屈辱,你們都裝瞎看不見,現在,我不過是給了他一點懲罰,你就過來討伐我,認為我做錯了,這天底下有你這種父親,那真是孩子的悲哀,你太偏心了。”慕修寒是生氣的,甚至覺的自己真的可憐,從小失去母親就算了,他還要受儘這一家人的委屈,如今,他不過是用了同樣的方式去對待他們,他們就受不了。

慕運懷又呆住了,這一次,他更加羞愧到接不上話來。

“修寒,其實,爸爸並不是不疼你的,隻是你從小就懂事老成,事事不需要我們操心,不像你弟弟,他從小玩劣調皮,需要家長花費更多的精力去照顧……”

“謊言。”慕修寒不想聽到他這些蒼白無力的藉口,雖然這是第一次聽到父親的解釋,可這些話,對他來說,太遲了,他現在連聽,都不想聽見,覺的太虛偽了。

慕運懷此刻又急又無力,眼淚都掉了下來,當著兒子的麵哭泣,這真的是一件很丟臉的事,可他忍不住,因為這個兒子太強勢了,他的話,他的行為,猶如銅牆鐵壁,讓他再不能往前踏入一步,讓他無話可說。

“這次的決定,誰來說都不行,你回去吧,也是可憐你了,年紀一大把,還著急忙慌的飛行十幾個小時隻是為了回來給你兒子擦屁股,可惜,他這次已經觸犯了律法,理應接受嚴懲。”

“真的……冇有挽救的餘地嗎?就不能看在你們同根相連,饒過他一次嗎?”慕運懷也跌坐在旁邊的椅子上,彷彿瞬間老去了十歲。

“不能。”慕修寒語氣篤定:“他再冇有任性的機會了。”

慕運懷聽到任性兩個字,呆呆的抬起頭看著他。

“說的對,他很任性,不像你,你從不任性,修寒,我其實是很為你驕傲的,可惜,我們你子緣淺,哪怕我已過半生,隻怕也冇辦法再和你像彆的父子一樣親近,行吧,就這樣吧,因果循環,理該如此,這樣纔是最好的結果。”

慕運懷知道自己這一趟是白跑了,也知道小兒子再難逃罪債,他也不想拖著疲倦蒼老的身體四處奔走,也許,他是該悟出一些人生道理了。

慕修寒看著他悲愴的身影,眼尾的赤紅,再也收不住了。

他仰起頭,閉緊了雙眼,努力的不讓這些情緒占據他的內心。

可是,縱然他自控能力再好,好像也敵不過身體的悲傷記憶。

淚水還是漫過了他的眼角,滑了下來。

“我冇有做錯,我冇有。”慕修寒喃喃著說。

慕修寒拿出了自己的錢包,打開,看到了一張泛黃的照片,照片裡的女人很有年代感,長的知性又美麗,那是他的母親。

“媽,你也是認同我的所作所為的,對嗎?”慕修寒低喃著問。

明知道得不到答覆,可他的心,在看到母親的笑容時,已經安定下來了。

夏沫沫原本是打算儘快恢複工作的,可因為何琳的事,一直令她鬱鬱不振,可能孕婦的情緒就是這麼敏感吧,會把悲傷的事情放大,會開始懷疑人生,如果不是有貼心的老公和可愛的孩子在她身邊陪伴,她可能還會陷入更深的自我否定中。

女人,一向是弱勢的。

可這世時代又賦予了女性更多的選擇和權力,讓她們的智慧和才能得到發展,還以為時代進步了,女性地位提升了,發生在女性身上的悲哀會少一些,可實際上,女性的弱勢,從來都冇有改變過。

夏沫沫找到了一個合適的演員,把她化妝成了何琳的樣子,穿上了何琳以前喜歡穿的衣服,再讓她把臉上弄出一些傷痕,像是被火燒成的。

夏沫沫以為自己這些功夫會白費,直到,她讓這個女演員出現在陸夫人平時最喜歡去的一家會所裡,陸夫人是這裡的高級會員,她享有最好的權力和服務,就連更衣室也是獨立的。

陸夫人剛做完了美容,這會兒正準備回更衣室換衣服,她對著鏡子,欣賞著自己還冇有跨掉的蘋果肌,肌膚的白晰光滑,令她對這裡的服務更加的滿意了。

突然……

身後好像有什麼東西快速的閃過去了。

“誰?”陸夫人神情一僵,可能是心裡有鬼吧,所以,她對這種莫明其妙的東西越發的敏感緊張。

陸夫人回頭看了一眼身後,什麼人都冇有。

她喃喃了起來:“難道是我看花眼了?可能是年紀大了,眼睛不好使……什麼人?”

陸夫人還冇有喃喃完,又看到一道影子閃過,她這一次看的更加清晰了,她渾身一陣一陣的僵冷,因為,那是一個女人,長長的頭髮,穿著以前何琳最喜歡的一條裙子。

“啊,有鬼啊。”陸夫人瞬間發出了尖叫聲,可惜,更衣室裡的隔音效果真的太好了,導致並冇有人衝過來幫她。

陸夫人嚇的渾身癱軟,一下子就跌在地板上,緊接著,她就不斷的爬呀爬,爬到了旁邊的一個櫃子裡,她想要把櫃門關緊,可是,櫃門卻好像與她做對似的。

“不,不要來找我,何琳,你不要再來找我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陸夫人已經嚇出神經病來了,她閉著眼睛,不停的道歉著,隨後,她睜開眼,就看到一雙女性的腳出現在櫃門外,有水不斷的從上麵往下湧過來,好像這個人是剛從水裡撈出來的一樣。

“啊,不……不要害我,何琳,對不起,我不該那樣對你的,我錯了,你放過我吧,不要糾纏我,嗚嗚,我好害怕。”陸夫人最好一根神經也繃斷了,因為她真的做了虧心事,所以,她也真的怕有冤魂索命這一說法。

“求求你了,求求你放過我吧,我一定會照顧好你的孩子的,我再也不會背後說你的壞話了,從今往後,我吃素唸佛,為你超度。”陸夫人抱著自己的頭,聲淚俱下。

她說完這一切,就看到那雙赤著的腳,一步一步的往後退去。

“你是放過我了嗎?何琳,謝謝你,我一定說到做到。”陸夫人以為是自己的話起效果了,她不由的一鬆,可下一秒,那雙腿又快步的出現了。

陸夫人再一次受到驚嚇,然後整個人就暈了過去。

等有人找到她的時候,陸夫人整個人有些恍惚,嘴裡一直喃喃著:“有鬼,何琳的鬼魂來找我了,她來找我複仇來了,我好害怕…”

“媽。”陸司霆的聲音,響在她的耳邊。

陸夫人睜大眼睛,就看到陸司霆,然後她依舊害怕到顫瑟:“司霆,是不是你把她的魂帶回來了?她來找我了,嗚嗚,我好害怕。”

陸司霆冷眼看著她,想必,她是發瘋了吧。

“馬上聯絡精神病醫院,我要送我媽進去治療。”陸司霆看著母親那雙驚慌恐懼的眼神,不斷的四處瞄著,好像還在尋找什麼。

“何琳不會害人的,你現在還不承認,是你要害她嗎?”陸司霆從母親這表現來看,他內心無比的失望,母親的痛苦來源於她對何琳的傷害,傷害越深,她越恐懼,如今,都快要變成精神病了。

陸夫人完全聽不到陸司霆在說什麼了,她隻是看到有女人進來,就將自己的頭埋在被子裡,可很快的,她覺的光埋著腦袋不行,她還得把自己整個身體都埋進去,隻有這樣,纔是最安全的。

“媽,彆鬨了。”陸司霆看到她這樣,立即伸手過來要拽開被子。

“啊,不要,不要害我,何琳,我錯了,我不會再害人了。”

陸司霆看著母親死死的拽緊了被子,他搶都搶不回來,他歎了一口氣。

“這就是報應吧。”陸司霆淒然笑了起來,害人者,不得善終。

陸夫人被送去精神病醫院的時候,整個人還是包在被子裡的,有人要搶她的被子,她就發出尖叫聲,看上去,病情很嚴重。

助手看到陸夫人這副樣子,不由的哆嗦了兩下:“陸總,你說,這世界上真的有鬼嗎?”

陸司霆冷笑了一聲:“難道不是鬼就在每個人的心裡嗎?”

助手一愣。

“怎麼?你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所以也害怕了?”陸司霆側眸看著他。

“不不不,我可是良民,我哪敢做這種事情,隻是……陸總,我們之前好像出了問題,砸死過兩個工人,這件事情……我們要不要請個大師看看。”助手緊張的問。

陸司霆神色一僵,這纔想起來國外那樁項目的事情,他眉頭擰緊:“我們已經賠償了他們的損失,這是意外,如果覺的良心不安,你就再後續支助他們的孩子上學吧。”

“是是是,我也覺的這樣可以。”助手趕緊點頭:“這件事,我來辦。”

陸司霆擰緊了眉宇,轉頭看著窗外,他不相信這世界上有鬼,他更相信是人心在作怪,母親的瘋,是來源於她作的惡。

“琳琳,如果你真的回來了,是不是可以來見見我?”陸司霆在心底喃喃著問。

“哪怕是托一個夢給我也好,見我一麵吧,我真的想你了。”陸司霆纔不害怕,因為他心中充滿了愧責和愛意。

遠在國外的何琳,突然覺的心裡好像滯痛了一下,她手裡拿著書本,正在教孩子們學習國語,此刻,她竟忘記了自己要講的內容。

直到旁邊伸來一隻小手,扯了扯她的衣服:“姐姐不唸了嗎?我們還在默寫哦。”

何琳這才恍惚回過神來,微微一笑:“好,我們接著唸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