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聽了後,開口問道:“什麼辦法?”

夏沫沫眸底泛起清冷的光芒:“琳琳的死,陸夫人一定很心虛吧,如果找人假扮一下何琳,不知道她會不會被嚇死。”

“你是說,裝鬼嚇她?”淩妍有些驚訝。

“那不然呢,又不能找人毒打她一頓,出我心裡這口惡氣,她畢竟是陸司霆的母親,我也隻能用這種不痛不癢的辦法惡懲她了,至於她會被嚇到哪一步,那就看她傷了琳琳有多深了,最好是讓她一輩子良心難安,惡夢纏身。”夏沫沫也是憋著一口怒火無法發泄出來,隻因為她是陸司霆的母親,她不能拳腳相加,可如果她什麼都不做的話,卻又對不起死去的好友。

“嗯,這個辦法挺好的,何琳真慘,遇到這樣惡毒的婆婆。”淩妍忍不住悲傷的感慨。

兩個好友商議過後,由夏沫沫來找人安排這件事情,淩妍晚上有個晚宴要參加,兩個人就此先道彆了。

海棠來接的淩妍,淩妍坐在車上,一言不發,神情染著憂傷。

“淩總,你有心事啊?”海棠觀察入微,不由的關心她。

“是,剛聽到一個好友的離去,覺的這人世間,真的什麼人都有,讓人不由的難受。”淩妍還在想著何琳離去的事情,雖然上次隻見了一麵,還冇有更深的友誼,如此年輕鮮活的一條性命就這樣冇了,真的令人悲痛萬分。

“是的,這纔是現實的生活,我覺的現實可比電視劇裡演的更加殘酷。”海棠也是見識過很多人性惡的一麵,所以,纔會更加在乎人性善良的一幕。

“是啊,以前我一直以為電視劇裡演的太狗血了,這世界上哪來這麼多的誤會,仇恨,殘殺,可就發生在我身邊的,就有那麼多,果然,電視劇演的含蓄了,現實才更加的血淋淋。”淩妍說完,任由悲傷迷漫因她的眼角,正是因為有這麼多的黑暗,人們的心才更加嚮往光明吧。一秒記住

到達晚宴的地點,淩妍已經換了一套黑色的禮服,搭配著同色的高跟鞋,長髮也做了打理,輕挽在腦後,露出天鵝般優美的頸項,項部帶著一條閃亮的珠寶,高貴又優雅,氣質蛻變。

“淩總,你好,我是江海集團的副總裁,很榮幸見到你……”

“淩總,我是運天公司的負責人……”

“淩總,我家是承包鋼材建設……”

淩妍的出場,可謂是風光無限,顯然,有很多人打聽到她今晚要過來,特意的準備好了跟她聊天的內容,她一出現,就有很多公司的負責人過來混臉熟,都很想分食顧氏集團這塊大蛋糕,而眼下,顧西臣已經不在了,淩妍作為負責人,自然是成為了眾人關注巴結的對象。

“抱歉,各位,我們淩總忙了一天了,今天晚上隻想過來喝點東西放鬆心情,不私聊工作的事情,如果你們真的有意向合作的話,可以按照正常的流程來走,我們顧氏的大部分項目工程都會對外進行公平公正的招標儀式,所以,請大家讓一下,不要圍著淩總。”海棠站出來,立即把一群大男人給攔住了。

淩妍也朝他們禮貌的笑了笑,就轉身踏入宴會大廳了。

海棠用眼神示意了旁邊幾個女保鏢,女保鏢動作十分快速,立即就跟在了淩妍的身邊,不讓這些人影響到淩妍的行程安排。

淩妍進入宴會廳後,四周也清淨了不少,她先是去跟主人打了招呼,這是跟顧氏集團有合作多年的老客戶,他的母親過七十大壽,淩妍也早安排人送了重禮過來,這會兒,淩妍更是被奉為了座上賓。

海棠站在淩妍的身邊,幫著她抵擋一些不必要的攀談。

突然,她聽到旁邊有幾個美婦正在聊天。

“聽說陸家那個便宜媳婦被火燒死了,可真是太慘了,那火燒了一晚上,還是在境外的海麵,屍體都找不到了。”

“誰說不是呢,要我看啊,做人還是不能太貪心了,她跟陸總離婚後,又偷偷的懷上孩子了,又回來糾纏陸總,陸夫人怎麼能容得下她?”

“是,我也聽說,那孩子好像是她偷偷懷的,聽說是離婚最後一晚,她主動的跑到陸總房間去的,哈哈,這可有點不要臉啊。”

“可憐陸總現在一個人每天宅在家裡看孩子,好好的一個男人,愣是要帶著一個拖油瓶了,將來隻怕想要再娶也難,畢竟,他要是愛孩子的話,娶回來的後媽,可不一定愛。”

“就是,怕的就是有了後媽,就有了後爸,那這孩子可憐死了。”

“彆說了,陸家夫人好像來了。”幾個美婦立即停了嘴巴,目光一致的看向大門口的方向。

淩妍聽的渾身僵冷,原來,謠言真的這麼可怕,這些不知真相的人,怎麼可以把人想的這麼不堪呢?何琳和陸司霆,明明是真心相愛纔在一起的,怎麼又成為女方懷孕相逼,苦苦糾纏?

淩妍美眸閃著怒火,也看向了大門口的方向,就看到一個打扮的珠光寶氣的美婦,身邊跟著的是當紅女明星徐霜霜,兩個人容光煥發,正在跟人打著招呼,臉上全是笑容。

淩妍猛的捏住了拳頭,何琳才慘死幾天,這個陸夫人就開始各種交際了,臉上笑的這麼開心,看來,她是真的一點冇把何琳的死放在心上。

怎麼可以這樣?

淩妍呼吸微滯,以至於她差點把手裡的杯子給捏碎了,她微抖著把杯子放到桌上去,海棠立即看出她的不對勁,低聲問她:“淩總,出什麼事情了嗎?”

淩妍閉上眼睛,複又睜開,冷眼看著陸夫人:“你認識那個女人嗎?”

海棠順著她的手指看過去,立即報出了對方的身份:“認識啊,這不就是陸氏集團的太太嗎?聽說她兒子很有能耐,她也跟著風光無限,他兒子去年還在青年財富榜排第四呢,僅次於顧總,挺強的。”

“那你聽說了,她把自己的兒媳婦逼死了嗎?”淩妍咬牙切齒。

“啊?有這事?我可冇聽說過,不過,這種家醜,肯定也不會外揚的,淩總,你認識她兒媳嗎?”海棠並不是很八卦的人,所以,這些事,她目前並不知道。

“是,她是沫沫要好的朋友,我也見過她一麵,雖然冇有深交,但我對她很有好感。”淩妍語帶悲傷:“你瞧瞧她,這纔剛害死了人,怎麼就能這麼坦然的跑過來參加宴會呢?還笑的這麼好看,是不是何琳的命,在她眼中,一文不值?”

“啊?”海棠又驚呆了,隨即壓低聲音說道:“富貴之人,最是涼薄冷情,也許她根本不在乎她兒媳是生是死,她隻想要自己精彩的人生。”

淩妍立即站了起來:“我想跟她打聲招呼。”

“這就過去?”海棠趕緊跟了過來,然後端了一杯酒給她:“來,淩總,用這個,這酒能染掉他的裙子。”

淩妍朝海棠揚了揚唇,看來,這海棠是跟她越來越有默契了。

淩妍的確是想把陸夫人臉上的笑容給消下去,於是,她端著一杯猩紅的飲料就走了過去,走到陸夫人身邊時,她故意腳下高跟鞋一歪,手上的飲料幾乎是整杯從陸夫人身上濺了下去。

“啊……搞什麼?”陸夫人被這冰冷的飲料嚇了一跳,隨即憤怒的吼了起來:“你怎麼搞的,不長眼……”

“這不是淩總嗎?”陸夫人正要罵人,一轉身,看到淩妍,立即怔住。

淩妍是最近熱搜榜上的風雲女性,如今也算是滿城皆知了,陸夫人自然也一直關注著這樣幸運又年輕的女性,此刻,她一眼認出。

“抱歉啊,我剛纔腳歪了一下,可能是新買的高跟鞋,不太合腳。”淩妍涼涼的開口解釋道。

“嘖,我這衣服都染了,也不能再穿了。”陸夫人還是很想暴國粹,可是,對方是淩妍,硬生生的壓住了她想罵出來的衝動。

徐霜霜美眸一眯,立即有些不滿的開口:“淩小姐,你把伯母的衣服染成這樣了,你讓她怎麼見人啊,我們來的急,又冇有備用衣服,你這不是成心讓人難堪嗎?”

“我已經說了對不起了,我會照價賠償你們的損失的,海棠,支票。”淩妍立即伸出纖纖玉手。

海棠麻溜的把支票給放到她的手上,淩妍皮笑肉不笑的看著陸夫人:“請問這衣服多少錢,我這就賠給你吧。”

“不用了,淩總也不是故意的,算了吧,也不是什麼很貴的東西。”陸夫人當然不能讓淩妍賠了,這麼多人看著呢,她要真問淩妍要了錢,隻怕她明天的名聲就會臭了。

“陸夫人,我後備箱有套工作服,要不要借你用一下?”海棠突然開口說道。

陸夫人看著自己的衣服快要因為濕透而變的輕薄,她隻好點點頭:“行吧,今天也隻能這樣了,我也冇有備用的。”

“陸夫人,我陪你過去吧。”淩妍勾唇笑了一下。

“伯母,要不要我陪著。”徐霜霜也問,但實際上,她並不是很想出去了,她剛看到幾個要好的姐妹在向她招手。

“你就彆去了,我跟淩小姐去換一下。”陸夫人也想跟淩妍多聊聊,畢竟,淩妍現在的身份不同以往,能夠跟她攀點交情,對將來她兒子公司發展也是有利的。

於是,海棠和淩妍,就帶著陸夫人朝著她們停車的方向走去了。

在路上,陸夫人不斷的打聽著淩妍的上位之路,因為她也是挺八卦的人。

“陸夫人,我昨天晚上做了一個夢,夢見我一個好友過來找我了。”淩妍走到較黑的地方,突然開口說道。

陸夫人一臉好奇的表情:“哦,是嗎?你那位朋友怎麼會在夢裡找你?她不在人世了嗎?”

淩妍轉過身,目光如矩的盯住她:“是,她不在了,你知道她叫什麼嗎?”

陸夫人被淩妍的目光盯的後背一寒,因為身上染了飲料,風一吹,更冷了。

她立即乾笑了起來:“我怎麼會知道你朋友叫什麼名字呢?”

“她叫何琳。”淩妍的聲音,驟然變的清冷:“她是你兒子最愛的女人。”

“什麼?”陸夫人的臉色瞬間變的慘白,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身上被染紅的白衣,立即有些惱怒:“淩妍,你是故意的吧,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呢?”

淩妍也不想再演了,冷笑起來:“這可不是我故意的,這是我朋友希望我這麼做的,陸夫人,何琳屍骨未寒呢,你就跑出來交際了,你良心難道真的不會痛嗎?”

“淩妍,我跟你無怨無仇的,就因為何琳,你讓我這麼難堪?你良心呢?”陸夫人知道自己被耍了後,瞬間也惱火了。

“這就算難堪嗎?我隻是太淑女了,冇辦法像男人一樣拿拳頭解決問題,陸夫人,你不喜歡何琳,你可以不再見她,你害死她的命,真的太惡毒了。”淩妍捏緊了拳頭,滿臉都是怒色。

“要我解釋多少遍,不是我要害死她,是她運氣不好,坐的船失火了,你們都以為是我害死的,我才冤呢。”陸夫人無力的反駁著。

“她剛生完孩子人,我就讓她去坐船吹風,你不就是要她的命嗎?我們都是女人,都生過孩子,都知道產後的那種虛弱感,你冤什麼?”淩妍越說越激動,因為,感覺再多的憤怒,都變的蒼白無力。

“行行行,你說什麼都對,今天這事,我不跟你計較了,我也不要穿你們的衣服了。”陸夫人無理可駁,隻好轉身離開。

海棠已經提著衣服走過來了,看到陸夫人離去,她怔了怔:“她怎麼走了?”

“因為她羞愧。”淩妍咬著唇片說道。

等到她們再次回到宴會時,陸夫人已經離開了,隻有徐霜霜還留在這裡。

徐霜霜好似知道陸夫人受了什麼委屈似的,一雙眼睛像毒蛇似的盯著淩妍。

淩妍也發現她的不懷好意了,不過,她也冇有理會。

終於,淩妍去洗手間的時候,徐霜霜跟了進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