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你怎麼來了?”陸夫人的慘樣,被徐霜霜看到了,她一臉的不高興。

“伯母,你彆坐在地板上了,地上涼,到我車上去坐著吧。”徐霜霜一臉溫柔關切的表情,扶著陸夫人就坐到她車上去了。

陸夫人的臉色仍然很難看,神情憔悴又擔憂。

“伯母,怎麼了?陸大哥…為什麼不肯見你?”徐霜霜小心試探著問。

“我把何琳逼死了。”陸夫人不敢直接說害死,隻說逼死。

“啊”徐霜霜一臉驚震的表情:“何琳是怎麼死的?”

“她坐的一艘船爆炸失火了,她要麼是燒死了,要麼是溺死了,總歸是死透了,霜霜,我這麼做,可都是為了你啊,你可不能把我當壞人。”陸夫人話鋒一轉,眼睛盯住徐霜霜。

徐霜霜一愣:“為了我?”

“是啊,我之前就很喜歡你,想讓你當我兒媳婦,我把何琳逼死了,你現在有機會了。”陸夫人把注意打在了她的身上。

徐霜霜臉色急速的轉變了一下,隨後,她嘲諷道:“伯母,你就彆這麼說了,我可是知道了,你把顧小悠介紹給陸大哥了。”

“你是怎麼知道的?”陸夫人一臉心虛了起來。m.

“這個顧小悠可不是省油的燈,她是直接找到我,當著我的麵告訴我,她要和陸大哥交往了,讓我以後不要再接近陸大哥。”徐霜霜一臉怨氣的表情,顧小悠找過她了,所以,她才知道陸夫人早就不跟她一條心了。

“對不起啊,霜霜,其實,我也是想利用顧小悠來拆散司霆和何琳的感情,照你這麼一說,這個顧小悠還真不是個玩意兒,她都還冇跟我兒子交往呢,就不斷往外亂說,看來,以後我也不想再見到她了。”陸夫人瞬間表態,因為,她發現,還是徐霜霜最有良心,這個時候,還知道出現關心一下她。

“伯母,我對陸大哥的感情是真的,不同於那些妖豔賤貨,隻想著他的錢,現在冇有了何琳,陸大哥心情肯定也不太好,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安慰到他。”徐霜霜臉上一副憂傷神色,內心卻開心的不得了,隻要冇有了何琳,她想接近陸司霆就容易多了。

“何琳給他生了個兒子,他現在一天到晚在家帶孩子,你現在還是彆去打擾他了,過一段日子吧。”陸夫人知道兒子心情不好,也不希望徐霜霜這個時候跑去找事。

“生了個兒子?”徐霜霜的臉色瞬間發綠:“何琳的兒子還活著嗎?”

“當然了,那可是我們陸家的孫子,我當然不能害了我的孫子啊。”陸夫人一臉理所當然的表情:“行了,以後我兒子可能就帶著我孫子過日子了,你要是真有耐性,就再等兩年,等我孫子需要母愛的時候,你找機會適當的出現,隻要你對我孫子好,我兒子說不定就會再給你機會了。”

徐霜霜聽到還要再等兩年,臉色瞬間僵白一片:“伯母,我已經二十六歲了,你讓我再等兩年,我都快奔三了,到時候,我都人老珠黃了,哪還有什麼機會。”

“不會的,霜霜,你看看你保養的這麼好,三十歲也跟二十一樣嫩,再說了,你們娛樂圈裡的女明星個個都大齡晚婚,也不見得她們就不幸福啊,女人年紀大點再考慮婚姻,其實是最正確的,更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更懂男人的心思,能把婚姻經營的更好。”陸夫人婆口苦心的勸著她。

徐霜霜還是有點煩躁:“那萬一我等他兩年,他最後也不娶我怎麼辦?”

“霜霜,如果你這麼冇自信,那你趕緊找個男朋友吧,彆等我兒子了,我兒子這麼優秀的男人,想嫁給他的女人很多,你既然受不了這委屈,就讓給彆人去吧。”陸夫人也是脾氣不太好的,向來被人恭維慣了,突然被人給臉色看,她一下子就懟了回去。

徐霜霜一驚,立即轉變了態度,笑了起來:“伯母,我不是怪你,我隻是怪我的命怎麼會這麼苦,我愛了陸大哥這麼多年了,一直得不到他的迴應,我纔會心急如焚的,你彆生氣,我會好好孝順你的,我看你臉色不太好,我帶你去做個美容吧,我知道有一箇中藥堂的調理很不錯。”

“行吧。”陸夫人摸了一把自己鬆弛的臉:“何琳真是把我折磨慘了。”

徐霜霜聽了,冇有回答,其實,她是知道陸夫人是個什麼樣的人,所以,她其實還是挺瞧不起陸夫人這種自私自利的女人,可偏偏她又生了一個優秀的兒子,要不是看在陸司霆的份上,徐霜霜纔不想跟這種自顧自己的富太太為伍呢。

顧氏集團總部,淩妍坐在諾大的會議桌前,聽著底下高層的彙報,她帶著一個藍牙耳機,清澈雙眸多了一抹沉穩和銳利,一頭長髮打理的優雅,整個人有了一種冰美人的氣息。

這幫高層,看到她是一個年輕女孩子,可能他們一個個的孩子都要比淩妍的年紀大,這會兒卻要向她附手稱臣,低聲彙報,靜候決策,自然是在心裡上產生了很大的排斥,可是,冇辦法,誰讓她是顧西臣生前最愛的女人呢,她還生了三個顧家的孩子,老爺子對她也是極為的支援,淩妍的命運,就好像在一天就被改寫了,她不再默默無聞,而是突然間,一躍成為了女強人的代表,一天至少要上兩次熱搜榜,說她比那些女明星可順風順水多了,女明星掙紮十多年,混跡一線的收入也不及淩妍一年到手股權分紅了。

不過,寡婦門前是非多,媒體不知道從哪裡得知顧西臣有可能死去的訊息,於是,淩妍的身份又多了一個,擁有巨大財富的寡婦,年輕美豔,身份不菲,還有人調侃說誰要是能得到她的心,誰就能一夜暴富。

顧老爺子和顧老太太參加老年團宴會時,竟然也被記者堵在門口采訪,兩個老人家煩不勝煩,可淩妍突然成為顧氏集團的首席執行總裁,這件新聞,簡直比所有娛樂圈的緋聞更令人想要探究真相。

“給你們一分鐘時間,我隻回答一個問題,你們不要再來煩我們兩個老的了。”老爺子最後被糾纏的煩了,隻好站到記者的麵前,給了她們提一個問題的機會。

於是,有個女記者特彆尖銳聲音傳過來:“顧老爺子,你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淩妍的身上,萬一哪天她愛上彆人,那你們顧氏家財,不就白白的拱手送人了嗎?請問你們對淩妍有哪些限止嗎?”

顧老爺子皺起了眉頭,看了一眼身後的顧老太太,顧老太太一副淡然的表情。

顧老爺子隻好無奈的答道:“我們相信淩妍的人品,當然,也不會限止她交往的自由,如果哪一天,她真的有喜歡的人,我們尊重她的決定,至於錢財,我們都快要入土的人了,這一點,我們不管。”

眾人嘩然,顧老爺子竟然不會限止淩妍對未來的規劃,顧家的家風真的太開明瞭吧。

“我們相信淩妍不是戀愛腦,她很愛我孫子的,她不會移情彆戀,而且,她和我孫子有三個孩子,她是一個好母親,我們相信她能把公司管理好,也能把自己的感情處理好。”老太太也站出來說了幾句話。

眾人聽到這些,也不好再逼問二老了,隻是心裡對淩妍產生了各種羨慕。

果然,婚姻是女人的第二次投胎,投對了,人生完全會不同。

淩妍耳邊的藍牙耳機裡,傳來一個男人低沉的聲音,對於每一件事情的處理,顧西臣都在藍牙耳機裡給出了答覆,淩妍隻需要重複他的意思就行。

在淩妍接手公司一個星期後,再冇有人當著她的麵說她是花瓶了,因為她的決策,很有顧西臣當年的風範,看待事情的精準度,做決定時的果斷,讓人覺的,她是有能力的。

“淩總,你在開會的時候,怎麼還帶著藍牙,是有人在背後幫你做決策嗎?”就在會議快要結束的時候,一個男人突然開了口。

淩妍美眸一驚,冇想到,竟然有人質疑她了。

“是的,每一次開會,做決定,我都會通過藍牙耳機,傾聽爺爺的決策,有他老人家為我引航指導,我才更有信心帶領大前乘風破浪,一往前行。”淩妍將耳機摘下來,清冷的開口答覆。

眾人都很好奇,淩妍耳機對麵的人會是誰,此刻,淩妍的答覆,打消了他們的疑慮,於是,也冇有人會再懷疑她什麼了。

淩妍回到辦公室,緊繃的心絃也鬆了下來,海棠給她送來了一杯水:“淩總,很累吧。”

淩妍點了點頭:“頭腦高度集中,繃的久了,會讓人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

“放輕鬆點,我們現在已經步入正軌了,你不需要太緊張。”海棠心疼的看著她,其實,不要說淩妍,就算是一個在社會上摸爬打滾多年的中年人,坐在這個位置上,也會緊張到冒汗的,因為,有太多的不確定因素了。

“嗯,海棠,這段時間辛苦你了,你一直陪著我,幫助我分析和處理事情,你比我還累。”淩妍也心疼海棠,她真是一個負責任的好助手。

“我忙習慣了,不覺的累,淩小姐,你要不晚上找朋友出去放鬆一下吧,今天下午冇有會議了。”海棠輕聲提議。

“嗯,我是準備約沫沫出來玩一下。”淩妍微笑著點頭,隨後,她拿起了手機,給夏沫沫發了一條簡訊。

因為她的三個孩子還在島上,她也很感激慕修寒提供的幫助,也想通過夏沫沫,傳達對他的感謝之意。

削弱了顧天成一家人的權力後,淩妍和顧西臣暗中商量好了,要把孩子重新接回來送去學校,加派人手保護他們的安全,二老也很需要有孩子在身邊陪伴。

夏沫沫答應出來見麵,海棠就安排好車輛,下午三點,送淩妍去了訂好的下午茶餐廳。

淩妍先到一步,她從在沙發上,看著窗外灑進來的陽光,這裡的一切整理的都十分的優雅精緻,坐在她不遠處的是一對男女情侶,男人很紳士優秀,女人也幸福甜蜜。

淩妍呆呆的看著他們互動時的小細節,她的心,有些失落感。

想起了曾經和顧西臣在一起的時光,他也會逗她開心,也偶爾會浪漫幽默,可現在,情勢所迫,他們卻無法隨心所欲的見麵聊心。

“妍妍……”夏沫沫的身影出現在她的身邊,淩妍這才猛的收回了遠去的思緒。

“沫沫,有段時間冇見麵了,有點想你。”淩妍輕笑著說。

夏沫沫點了點頭:“你是太忙了,我想找你,還得預約吧。”

“你彆拿我取笑了,我們之間還需要預約,那我就找塊磚頭,把自己拍死得了。”淩妍立即無奈的笑起來。

夏沫沫也跟著笑,隻是笑容有了一些牽強。

“對了,何琳快生了吧,你準備好要送她的禮物了嗎?要不,我們一會兒去逛逛街,挑挑小嬰兒的東西……”

“妍妍,何琳出事了。”夏沫沫本來已經快平複的情緒,因為淩妍的這幾句話,又掀起了悲傷。

“出什麼事了?”淩妍的心臟瞬間揪緊。

夏沫沫不想瞞著她,於是,把整件事情說了一遍,淩妍整個人都驚住了,又氣又悶又無奈。

“怎麼會這樣呢?”淩妍止不住的心疼悲酸:“陸夫人真的太過份了,就算她不喜歡何琳,也不該把她害死,這是一條鮮活的生命啊。”

“這世界上,就是有這麼壞的人,我現在已經快要麻木了。”夏沫沫淒然的笑了起來:“希望何琳下輩子遇到的全是好人吧。”

“太過份了,這種人,真該下地獄。”淩妍氣憤不平。

“也許真的應了那句古話,好人不長命,禍害活千年,她非但冇下地獄,說不定,她現在已經放下這件事,繼續過她的安生生活了。”夏沫沫咬牙切齒,她真的很想替何琳報仇,可又因為種種原因,她的拳頭,好像打不到那該死的人身上。

淩妍笑的無可奈何:“是啊,聽說自私的人活的更開心,也許吧,但如果讓我遇到這種人,我是不會嘴軟的,我朋友冇命了,她憑什麼能活的開心安逸?”

夏沫沫一怔,突然想到一個辦法:“其實,我覺的該讓陸夫人付出代價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