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看著朝她靠近的男人,語氣虛弱的說:“謝謝你救了我,你的大恩大德,我會報答你的。”

男人不語,隻是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怎麼掉水裡的”

何琳一怔,這時候,她肯定不能說實話了,因為她不確定,這個男人會不會再一次將她送到陸夫人麵前,讓她有機會再殺她一次。

“我是失足……”

“說謊。”男人一語道破。

何琳慘白的小臉,閃過驚慌:“我是被人陷害的,有幾個男人要把我抓去賣,我在中途跳河了。”

男人寒眸一沉:“我讓我船上的醫生幫你檢查過身體了,你是不是剛生過孩子”

何琳大腦轟了一下:“先生,你怎麼可以讓人隨便看我的身體?”

真要命。

男人一臉淡然:“是個女醫生,我隻是救你上來的時候,你身體不斷的流血,我才讓她幫你檢查的,你的孩子呢?”

何琳冇料到竟然連這個也瞞不住,委屈的眼淚瞬間就落下來了,她深吸了一口氣,咬牙說道:“不見了,我也不知道。”m.

“不知道是什麼意思?”男人揪了一下眉宇。

何琳瞬間無助的哭了起來,肩膀也隨之顫抖:“我生下他,就被人抱走了,我也被人帶到這裡來了,我真的不知道。”

男人表情微震了一下,對於女人來說,孩子就是她的命,眼前這個哭的傷心可憐的女人,還真的挺令他同情的。

“你家在哪?我給你錢,你回去吧。”男人突然開口:“你回去找你的孩子。”

何琳瞬間止住了哭泣,美眸抬起,望著男人:“我不想回去,我也無處可去了。”

“你得罪人了?”男人眉宇又是一沉。

“是,我得罪了很多人,我不能回去。”何琳淒然的說:“我要是回去了,我不僅找不回我的孩子,還有可能連我的命也會丟了。”

男人又再一次的開口:“我有個八歲的女兒,你可以當她的國語老師嗎?我聘請你。”

何琳一呆,怔怔的看著他:“你要收留我嗎?”

男人點點頭:“是,給你一次機會,你願意嗎?”

“我願意。”何琳不斷的點著頭,能夠有一次重生的機會,她又怎麼能不感激呢?

男人便冇有再說什麼了,隻是起身,交代了身邊的兩個女傭,要她們好好照顧何琳,就離開了。

何琳躺在溫暖的床上,身子還是止不住的顫抖著,剛生產過的女人,身體本來就虛,她還在冰冷的水裡泡了這麼久,這身體隻怕再也回不到以前了。

可,上天雖然奪走了她最重要的東西,卻還是給了她一次重生的機會,這一次,她一定要好好抓住這個機會,想辦法再把孩子奪回來。

國際機場內,陸司霆的私人飛機剛落地,他就迫不及待的要下機了。

派過來的司機和保鏢,已經等候在停機坪處,黑色的轎車,在迎接到它們的主人後,迅速的離去。

陸傢俬人醫院,高級病房內,陸司霆飛奔在走廊裡,隻是,當快走到病房門口時,他的腳步瞬間慢了下來。

他隔著玻璃,看到了病房裡的一幕,痛苦瞬間占滿了他的內心。

他看到了母親,抱著一個小人兒,正在拿著奶瓶,給他餵食奶粉。

旁邊來了不少的人,七大姑,八大姨好像都過來道賀了,一個個圍著那個小人兒,不斷的說著好聽的話。

陸司霆踏入時,病房裡所有人的聲音都低了下去,陸夫人看到兒子,表情驚了一跳,不過,她很快的就維持住了平靜。

“司霆,你快過來看看他,好小一個,和你小時候像極了。”陸夫人起身,要把孩子給兒子抱抱。

陸司霆垂眸,僵硬的目光,在對上孩子純真的眼睛時,他的心臟怦怦直跳。

他顫抖的伸出了手,小心翼翼又緊張不安的將那個小肉團托在了他的雙手中,小傢夥輕的彷彿冇有重量似的,卻還在眨巴著他那雙大眼睛,看著上麵的燈火。

陸司霆就這樣安靜的看著他,冇一會兒,眼淚就從他的眼角處不斷的往下掉了。

陸夫人看到兒子這副樣子,立即招呼著眾人:“你們就先回去吧,彆圍著了,孩子需要安靜,去吧去吧,滿月酒的時候,一定招呼你們過來坐。”

眾人識趣的離開了,諾大的病房內,陸司霆抱著兒子,呆滯的坐在床邊,淚水連連。

陸夫人還從來冇有見過兒子哭的這麼傷心過,可此刻,他好像也丟掉了魂似的,看到孩子也冇個笑容,就隻會哭。

“好了,司霆,多大的人了,彆當著孩子哭。”陸夫人也有些慌神,立即走過來勸他。

陸司霆將臉側向一邊,不願意讓母親看到他傷心的表情,可是,他又真的忍不住。

“何琳找到了嗎?”陸司霆聲音已經沙啞哽咽:“她為什麼會離開?她不可能是這麼涼薄無情的人,她跟我說過,她很期待孩子的出生,她是不是受了什麼委屈?”

陸夫人心頭一驚,兒子這是在質疑她了嗎?

“司霆,彆把事情想的這麼複雜,何琳為什麼離開?說到底,是她冇有那麼愛你,她扔下孩子,是不想讓孩子絆住她往後的生活,唉,這天底下,不愛自己孩子的女人多了去了,我就見過很多。”陸夫人現在隻能把一切都怪責到何琳的身上去,隻要讓兒子相信一個事實,是何琳主動離開的,那兒子肯定就會罵她冷酷無情,絕對不會猜到是她在背後搞鬼了。

“我一定會找到她的,我一定要讓她說清楚。”陸司霆恨恨的咬牙。

陸夫人卻在心中冷笑起來,何琳這輩子也冇機會解釋了。

“行,我支援你找到她,我也正幫著你去找呢,這麼小的孩子,冇有母親真的太可憐了,唉,這何琳到底跑去哪了?她又想乾什麼?我真的對她很惱火。”陸夫人也跟著抱怨了幾句。

就在這時,陸司霆懷裡的小嬰兒發出了哭聲,這一聲啼哭,好似也扯斷了陸司霆心中緊繃的那根弦,他低頭,將臉埋在小傢夥的繈褓處,跟著兒子一起哭了。

陸夫人又是一怔,兒子怎麼變的這麼脆弱了?

不就是失去了一個何琳嗎?一個女人而己,再找一個,不就行了嗎?

“媽,他是不是餓了?”陸司霆聽到兒子哭的更加響亮了,他忍住悲傷,低聲問道。

“是吧,剛纔的奶粉還冇喝完呢,我再喂他喝點。”陸夫人立即點頭。

“我來喂吧,你把奶粉拿過來。’陸司霆直接用手將眼角的淚擦去了,終於低下頭,認認真真的打量這個孩子,媽媽說這孩子像他小時候,可他卻好像在他的小臉上,看到了何琳的影子,由其是那小鼻子小嘴的位置,真的很像。

陸夫人又泡了新的奶粉過來,奶嘴一觸到小傢夥的嘴巴,他就立即不哭了,十分賣力的啜了起來。

陸司霆看著兒子這股喝奶的勁兒,他心裡更加的酸楚了。

何琳又在跟他玩什麼把戲嗎?

生了孩子,又把孩子扔給他,是想培養他怎麼當一個好爸爸嗎?

陸司霆直到這一刻,仍然不肯相信,何琳是因為不愛他才離開的。

愛一個人的心思,嘴巴不說,但眼神是藏不住的。

“媽,我覺的何琳是在跟我耍脾氣,也許她很快就會回來的。”陸司霆一邊喂著兒子喝奶,一邊思考著說。

陸夫人一怔,兒子怎麼還這麼天真?

“也有可能,何琳本來就小脾氣多。”陸夫人是放心讓兒子去大膽猜測的,因為,不管他怎麼猜,也猜不到,何琳已經死了的事實。

陸司霆看著兒子一口氣就把奶喝光了,一喝完,他就睡著了。

那乖乖的小模樣,真的太叫人心疼了,陸司霆不由的附身,在他的小額頭處親了兩下:“兒子,媽咪隻是暫時離開了,她一定會回來的,我相信,她不會不要我們的。”

陸夫人聽到何琳還會再回來,她的心口狠跳了一下,突然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她認為何琳死蹺蹺了,那萬一,有一天何琳突然出現了呢死的人,就會變成她了吧。

“司霆,你一定抱著手痠了吧,把孩子給我,我來帶,我有經驗。”陸夫人雖然不喜歡何琳,可她是真的喜歡這個孫子,而且,她還想著,孫子一定得是她親手帶著,萬一有一天何琳真的回來了,這孫子隻跟她親,那何琳也不敢把她怎麼樣。

“媽,你幫我照顧他,我要去找何琳。”陸司霆小心的把孩子交給了母親後,就站了起來:“我知道她在哪。”

陸夫人神情一僵,兒子這自信的表情,著實叫她害怕。

“好,你去找吧,趕緊把她找回來,這孩子一天冇娘,就可憐一天。”陸夫人還是一副支援兒子的表情,這讓陸司霆真的無法懷疑她有背後動了手腳。

陸司霆最後看了一眼兒子,小傢夥睡的很香甜。

他快步的離開了病房,直接讓司機開車去何琳以前租的那個房子了。

陸司霆從車內走下,一抬頭,看到那個房間燈火通明,他心裡鬆了一下。

於是,他快步的爬著樓梯,焦急的來到了門前。

抬頭敲響了門,陸司霆渴望著,她能站在燈火中,迎接著他的到來,再撲進他的懷裡,在他懷裡狠狠的捶兩拳,責罵他為什麼來的這麼晚。

門打開了,一個光著膀子的壯漢,拎著一瓶酒,一臉不爽的看著他。

“有事?”男人表情雖然客氣,但仍然凶凶的。

陸司霆俊臉一僵,立即詢問:“這不是何琳的房子嗎?你是誰?”

“哦,何小姐啊,她是我的房東啊,她上個月就把房子租給我了。”男人一聽他是找人的,而且是找何琳的,男人立即解釋了一句。

“什麼”陸司霆一臉的震驚:“她出租了?”

“你是她男朋友吧,長的還挺帥的。”男人表情古怪的看著陸司霆笑。

陸司霆瞬間有被冒犯到,一股噁心湧上來,他立即轉身就走。

“哎,先生,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啊。”那個男人很熱情的喊他。

陸司霆腳步邁的更快。

下了樓,陸司霆的魂又好似飛走了,他木然的坐進了車內,下一秒,他命令司機,趕緊開車去了慕家。

慕家彆墅,陸司霆急步的下車去按門鈴。

開門的是劉伯,看到是他,表情一喜:“陸總。”

“我找夏小姐,她在家嗎?”陸司霆急著問。

劉伯一愣,陸司霆來找少奶奶?這讓大少爺情何以堪?

“我找她詢問我妻子的事情,我妻子不見了。”陸司霆怕劉伯是誤會了什麼,立即又解釋了一句。

“哦,進來吧,少奶奶在樓上,我叫她下來。”劉伯立即善解人意的讓他進來了:“我家少爺還冇回來呢。”

“抱歉,是不是打擾了?”陸司霆也知道自己單獨見夏沫沫,有些不妥,但這會兒,他也冇辦法了。

夏沫沫聽到陸司霆來找她,有些驚訝,快步的下了樓。

“陸總,你怎麼會在這裡?”夏沫沫很吃驚:“你不是該陪在琳琳和孩子的身邊嗎?”

“何琳不見了。’陸司霆也很驚訝:“她有冇有跟你說,她去了哪?”

夏沫沫神情一呆:“她怎麼會不見呢?她明明說她在醫院,有家人在照顧她啊,陸總,你是不是又惹琳琳生氣了?”

“我冇有。”陸司霆俊臉一片的焦急:“夏小姐,你能聯絡上她嗎?我打她的手機,現在已經關了,如果你知道她在哪,請你一定要告訴我。”

夏沫沫立即拿出手機,撥給了何琳,可這一刻,何琳的手機關掉了。

“怎麼搞的?昨天晚上她還跟我說,讓我不要擔心她,她有家人陪伴的,你有冇有問問她的家人?”夏沫沫看著陸司霆,心底也閃過一抹驚慌。

陸司霆倒是有何琳母親的手機,於是,他也趕緊撥給了對方,得到的答覆,令他更加的震驚,何琳從來冇有告訴她們,自己生孩子的事,她們也不知道何琳昨晚要生了。

所有的資訊,全都對不上,夏沫沫和陸司霆都很慌。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夏沫沫急的不行:“昨天晚上我親耳聽到何琳說她冇事的,她還說有家人在身邊。”

“她在騙你。”陸司霆苦嘲了一聲:“她肯定連你也騙了,她要離開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