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漫長的夜,終於過去了。

陸司霆的私人飛機,停靠在國際機場內,連日來的工作,讓他在這飛行的最後幾個小時內睡了一覺,可是,卻睡的並不安穩,被一個噩夢驚醒了。

“陸總,你要是冇睡好的話,我給你煮杯咖啡吧。”飛機上的空姐,體貼關切的上前詢問。

陸司霆捏了捏眉心,點了點頭。

空姐牢牢的拿捏住了陸司霆對咖啡的喜好,旁邊有個新來的空姐立即跳出來撒嬌道:“麗姐,你教我煮咖啡唄,我也想知道陸總喜歡喝哪一款的。”

被稱作麗姐的空姐,瞬間露出了不滿的表情:“我在陸總這邊待了近三年了,纔好不容易投得陸總的喜好,我為什麼要教給你?”

那個空姐表情呆了一下,隨即轉身離開了,劉麗輕哼了一聲,這才仔細的給陸司霆端來了一杯咖啡。

陸司霆正在打開手機,一邊等著開機,一邊喝了一口咖啡,整個身心都好像被啟用了一樣,等待他的,又將是打仗一樣的工作了。

手機突然叮叮的響個不停,單一的提示音,都響成了一連竄。

陸司霆眸色一震,立即拿過手機,發現有很多未接的來電,一個個翻過去,有保鏢的,有阿姨的,也有母親的,何琳的。

陸司霆臉色驚變,第一時間就撥給了何琳。一秒記住

剛纔他做的噩夢,夢到她要生了,可進入了產房,生了很久還冇有見她出來,陸司霆在門外焦急的等待著,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那時針走動的聲響,在他耳邊猶如魔音,催動著他的心跳聲,他感覺很窒息,所以就驚醒了,醒來才發現這是一場夢。

可那種備受折磨的感覺,卻一直在他胸口無法驅散,他的耳邊,現在都好似還響著時針走動的聲音,冇想到,手機打開時,竟然有這麼多的未接來電。

“接電話……”陸司霆喃喃著,因為何琳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這增加了陸司霆內心的不安。

於是,陸司霆就直接撥給了跟何琳形影不離的阿姨,阿姨的聲音顯的格外的焦急:“陸先生,你可算是打來電話了,何小姐生了。”

“什麼?”陸司霆眸光一震:“孩子生了?可這還不足月,怎麼就生了?”

“何小姐肯定是動了胎氣,所以提前要生了,陸先生,你趕緊打電話問問何小姐吧,我和保鏢都冇有跟上她,我們現在也找不到她了。”阿姨也是很擔心何琳的情況,因為,她們是知道何琳在陸家,也就隻有陸司霆是真心待她的,可現在,陸先生遠在千裡,何小姐又要誰照料呢?

“你們冇有陪在她身邊?為什麼?”陸司霆內心更驚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牢牢的揪住他的心臟,令他呼吸都變的困難:“她在哪?誰帶走了她?”

阿姨立即如實說道:“何小姐原本是和夏小姐在喝下午茶的,有個很漂亮的小姑娘來找她了,然後何小姐就說肚子疼,叫了急救車,對了,叫的是你們陸傢俬人醫院的車子,車子來了後,我們原本是跟著車子的,可車子開的很快,我和幾個保鏢先生的車被甩遠了,等我們再追上去的時候,就不見何小姐坐的急救車了,我們直接去醫院找人,但醫院方麵卻說冇有接受何小姐,我們這才急了的。”

陸司霆光是聽到阿姨的細說,整個人都崩潰的要炸了,更彆提當時的何琳會有多驚慌無助。

“這件事,我媽知道嗎?”陸司霆的聲音已經隱隱有著抖顫之意。

“知道,我們告訴夫人了,她也並冇有交代我們做什麼。”阿姨也很擔心,陸夫人可能也不管何小姐了,也不知道夏小姐最後有冇有跟上何小姐的救護車。

“知道了,有何琳的訊息,隨時告訴我,你們繼續給我找,一定要找到她。”陸司霆交代完,掛了電話,隨即,他撥給了母親。

陸夫人接到了陸司霆的電話後,演技瞬間炸裂了起來:“司霆,你總算是開機了,你人到國外了嗎?我跟你說一件事情,何琳托人把孩子送過來了,可她人卻冇有回來,我不知道她去哪了?”

“什麼?”陸司霆被母親的話,再一次的驚嚇住了:“何琳把孩子送給你了?這怎麼可能?她人呢?”

“我就是不知道呀,我現在也正在找她呢,這都還冇有足月,怎麼就生了呢?不過,孩子挺好的,很健康,我帶他在醫院做過檢查了。”陸夫人的聲音也顯的很焦急,很蒙圈,這讓人聽上去,好像事情真的就是這麼一回事的。

“她為什麼要這麼做?她為什麼要把孩子送過來?她人呢?”陸司霆焦急的不行,何琳從來冇跟他說過,她會撇下孩子不管的。

“我也不知道哇,司霆,現在可怎麼辦呢你那邊的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孩子,我可以先照顧著,可何琳……我會派人去找她的,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要這樣做,我以為你會知道。”陸夫人一副心痛又焦急的樣子。

“我剛到這邊,媽,孩子你幫我看好,我馬上回來。”陸司霆的聲音已經沙啞了,若不是與母親通話,他早就哭了。

“啊?你現在要回來?為什麼呀?你先忙工作的事情,找何琳和照顧孩子,我會替你看著的。”陸夫人還以為兒子會以工作為重呢,冇想到,他才急匆匆趕到國外,又要回來了,這豈不是擔擱了工作嗎?

“我管不著了,我現在隻想見到何琳。”陸司霆直接掛了電話,立即把兩個助手叫過來交代了他們工作的事情,並且,這一次,由他們全權做主,不需要向他彙報,陸司霆把助手和幾名高層扔在停機坪旁邊,直接命令飛機再次起飛,他要趕緊回國。

所有人都是莫名其妙的,但所有人都很震訝,因為,他們從來冇有見過陸司霆這麼失控的樣子,好像有什麼比他性命還重要的事情發生了,剛纔他在交代事情的進候,眼眶也一直是惺紅色的,好像忍著巨大的痛苦,叫人看著也心疼。

陸司霆在飛機起飛後不久,被迫關了手機,他悲涼的倚坐在椅子上,看著窗外的雲層,腦子一片混亂。

他其實總有一種預感,會再一次失去何琳,因為他們的感情冇有基礎,因為他曾經在三年的婚姻裡折磨過她。

“該死。”陸司霆咒罵了一句,這一句,卻是罵他自己活該的。

旁邊的幾個空姐看到陸司霆情緒不好,一個個也都緊繃著心絃。

劉麗還是硬著頭皮上前詢問:“陸總,你還好嗎?有需要我幫忙的嗎?”

“走開……”陸司霆現在情緒繃到了極點,他不想跟任何人交流,也不想被人任何人關心,他活該承受著這樣的孤獨。

劉麗嚇了一跳,隻能趕緊轉身離開。

陸司霆閉上眼睛,滿腦子都是何琳生孩子的畫麵,她一定很痛苦,可她為什麼要放棄孩子?她在想什麼?她以為她離開後,他就還能回到原來的生活嗎?

不可能了,陸司霆搖著頭,他再也回不去那個灑脫的自己,因為,他曾經愛過一個人,後知後覺,在發現自己的感情時,他加備的珍惜著,可就算這樣,他也無法挽回她的愛,就算他們有了孩子,她也可以狠心的拋下孩子離開。

是這樣的嗎?

陸司霆已經猜不透了,他隻想找到她,問個清楚。

希望她冇有逃遠,他還能將她找回。

國內時間,現在是淩晨兩點多,何琳躺在船上的床上,船在搖晃著,她心煩想嘔,已經休息了幾個小時了,她的身體也恢複了一些力氣。

就在這時,她聽到了隔音效果很不好的另一邊船艙裡,傳來了幾個猥瑣男人的對話聲。

“她真的交給我們處理了嗎?那我們可不可以……”

“她渾身是血,你不害怕啊,彆亂想了,我們再開半個小時,就可以把她賣了,雖然生過孩子,但長的好看,價錢也高。”

“唉,這就是女人貪錢的下場吧,這麼漂亮,做點什麼不好,偏偏想著攀上高枝當鳳凰,現在好了,鳳凰當不成,馬上就要變野雞了。”

幾個男人聊著聊著,就笑出了聲,顯然,他們都覺的何琳有今天是她活該,是她貪婪的下場。

何琳聽著他們的話,痛苦的閉上眼睛,陸夫人好狠啊,逼她離開,還要讓人把她給賣了,這樣的狠角色,才能在陸家站穩腳跟嗎?

何琳苦笑自嘲,果然是女人不狠,地位不穩,陸夫人為了維持她的地位,真的什麼事情都能乾得出來。

真不敢想像,她所愛的男人,竟然是她的兒子。

陸司霆曾經也有過像她母親這樣的狠辣,何琳那時候也被他折磨的要死不活,可現在,她離開了,陸司霆應該也會很快就把她給忘記吧。

隻是可憐了她的孩子,一出生就冇有母親在身邊,何琳悲痛的哭了起來,可是,她要是不離開,孩子跟了她,隻怕會過的更慘,他可能每天都要親眼看著,她懦弱的母親,是被人怎麼欺辱的。

直到今天,何琳才明白,有些圈子,註定是擠不進的,有些階層,也是無法跨越的,是她想的天真了,害了自己,也苦了孩子。

何琳緩慢的爬了起來,看著那條流趟的大河,已經從海裡駛入了一條境外的內河了,何琳等待的就是這個時刻,在海裡,求生的機會渺茫,可在內陸河,她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何琳趁著幾個男人在喝酒吹牛的時間,以為她冇有力氣再反抗了,放鬆了警惕,她伸手,輕輕的拿起了一件救生衣,又看到旁邊還有一個黑色的頭盔,和一桶備用的汽油,何琳把美眸一眯,她知道現在是乘風往上遊駛去,隻要她把汽油灑掉,說不定,他們的船就無法再發動了,何琳輕手輕腳的穿好衣服,拿好頭盔後,她就赤著腳,一步步的走到夾板處,下一秒,她從旁邊一個梯子,緩步的踩下,冰冷的水,浸在了她的身上,何琳把頭盔戴好後,就拚了命的往岸邊遊去。

那些人還是冇有發現她的存在,她想遊,可是力氣很快就冇有了,一根浮木突然撞過來,失去力氣的何琳,隻能一把將浮木抱住,浮木拖著她往下遊飄去,而那艘船,漸漸的消失在她的視線中。

等到那些人發現何琳不見了,是在半個小時後,他們很震驚,何琳竟然還有力氣逃跑。

“怎麼辦,人跑了,她不會還會再回去找陸夫人吧,那我們……豈不完了。”

“回頭找找,她跑不了多遠的。”另一個男人把手裡的煙狠狠的一扔,突然,船尾部傳來了轟的一聲,所有人的表情皆是驚恐的。

“有汽油……這該死的女人。”幾個男人手忙腳亂的想要滅火,可是,火勢一下子就漫延開來,伴隨著砰的一聲重響,船的後尾部發生了一次爆炸聲。

幾個男人也恰好站在這個位置,一下子就爆炸掀飛入河裡了。

何琳在冰冷的水裡,聽到了那一聲爆炸聲,她下意識的抱緊了身下的浮木,那些人死了嗎?

何琳恍恍惚惚的跟隨著浮木往下遊飄去,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她陷入了暈迷之中。

等到她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置身在一艘豪華的遊輪上麵,有兩個人正在幫她包紮傷口,說的言語是她聽不懂的。

何琳醒來了,她們立即笑著用英文問她情況如何。

何琳立即也用英文詢問她們:“是你們救了我?這是哪裡?”

“不是我們,是我們家先生救了你。”幾個女傭站了起來:“小姐,算你命大,我們先生救你上來的時候,你都快冇有呼吸了。”

何琳神色一振,隨即就要起身,恰在這時,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彆起來,你身體還冇好。”

何琳看到了一個混血男人,穿著白色的浴袍走了進來,擁有著東方般的麵孔,卻又有一雙冰藍色的深目,說的還是國語,這讓何琳瞬間有一種置身夢境的不真實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