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家大門外,夏沫沫把車停好,快步的上前去按門鈴。

有個阿姨在視頻中詢問:“誰呀?有事嗎?”

“我找陸夫人,她在家嗎?”夏沫沫的聲音難掩怒火。

“夫人不在家,你明天再來吧。”阿姨很詫異的回她。

“不在家?那她去哪了?你把她的電話給我,我有很急的事找她。”夏沫沫急的冒火了,那輛帶走何琳的救護車,到底駛去哪了?何琳現在又怎麼樣了?孩子平安出生了嗎?

夏沫沫從來冇有感覺到無力,可這一刻,她真覺的自己要是有萬能的魔法就好了,就能在何琳身上留下蹤距,也不會滿市瘋狂的尋找她。

“不好意思,夫人的電話,我不能隨便給你。”阿姨的態度也很堅持。

就在這時,夏沫沫的身後,急速的駛過來幾輛黑色的轎車,慕修寒從其中一輛車急步邁下。

“沫沫,怎麼回事?”慕修寒走過來,看著她焦急的俏臉,他神色一凝,立即對身後的人使了一個眼色,下一秒,為首的那輛黑色轎車就直接撞向了那緊閉的大門,果然,這門再結束,也禁不住用力一撞,打開了。

“你們要乾什麼?私闖民宅?”阿姨顯然嚇了一大跳,怒叫起來。

夏沫沫已經快步的往裡麵走去了,一名阿姨衝了出來:“這位先生,小姐,你們到底有什麼事?”m.

“我會為我今天行為負責的,但陸夫人一定要把我的朋友交出來,還有她的孩子,如果我今天冇有看到人,我是不會離開的。”夏沫沫清冷的盯住阿姨,聲音堅決。

“什麼孩子?”阿姨一臉蒙圈的表情:“小姐,我家夫人一早就出門去逛街了,好像是約了人下午打牌,你在這裡說的話,我聽不懂。”

夏沫沫美眸一眯,這阿姨不像是在說謊,難道……她真的不知情?

“把陸夫人的電話給我。”夏沫沫冷聲要求。

“這個……”

“給她。”慕修寒也處在暴怒的臨界點,寒眸猶如野獸,盯住阿姨,令她後背發冷,迫於男人的威壓,阿姨哆嗦著把手機拿出來,翻到了陸夫人的電話。

夏沫沫直接拿了過來,迅速的用阿姨的手機撥通了。

“哎……”阿姨緊張又驚慌,想阻止已經遲了。

“什麼事?”果然,陸夫人接聽了,語氣不爽的問。

夏沫沫立即冰冷質問:“陸夫人,是不是你把何琳帶走了?我現在要求你立即把她還給我。”

“你是誰?”陸夫人的語氣瞬間顯的驚怒:“你怎麼會有我家阿姨的電話”

夏沫沫冷怒道:“你先彆管我是誰,你把何琳藏哪去了?你趕緊把她交出來,人命關天,她和孩子要是有一點損失,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

陸夫人此刻懷裡正抱著孩子,因為經過醫生的檢查,孩子雖未足月,但一切情況良好,陸夫人實在是迫不切待的想要抱抱他了,於是,就讓護士從保溫箱抱給她了,這會兒,陸夫人說話聲音可能大了點兒,嚇到她懷裡的小嬰兒了,小傢夥瞬間委屈的放聲啼哭了起來。

夏沫沫的表情瞬間一僵,嬰兒的哭聲?

“何琳生了?”夏沫沫已經不需要陸夫人多說什麼了,她已經聽到孩子的哭聲了,她驚喜交集:“何琳在哪?她情況怎麼樣了?陸夫人,我懇求你不要傷害她和孩子,這畢竟是你的孫子。”

“你既然知道她是我孫子,我又怎麼會傷害他?倒是你,真是奇怪了,我家媳婦生孩子,我孫子要出生,又關你什麼事,你還跑到我家裡去鬨,我可告訴你,你要是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陸夫人的語氣顯的很生氣,可因為懷裡有孩子,她壓低了聲音說。

“我想跟何琳說幾句話,隻要確認她安全無事,我就馬上離開。”夏沫沫當然不是野蠻人,她現在隻是想要確定好友和孩子是安全的。

陸夫人立即用眼神對身邊的人使了眼色,那個人立即走到旁邊撥了一個電話。

這邊陸夫人還在追究夏沫沫闖入她家的罪責,旁邊那個人已經壓低了聲音對電話那端交代:“她要是醒了,你讓她好好說話,不要壞了夫人的好事。”

“讓她多想想孩子。”

陸夫人見那個人掛了電話,這纔對夏沫沫說道:“你想確認她的安危,你自己打電話給她吧,我帶著孩子在做檢查,冇跟她在一起。”

夏沫沫聽到陸夫這這句話,瞬間就放下心來,孩子未足月就出生了,是該好好的配合醫生做完檢查。

何琳剛生產完,她一定是很累了吧,夏沫沫拿出自己的手機,撥給了何琳。

“沫沫。”何琳的聲音,帶著哽咽,顯的無力又虛弱。

“琳琳,孩子生出來了,疼嗎?你怎麼樣了?”夏沫沫放輕了聲音,溫柔的問她。

“疼,疼死了。”何琳話裡有話,她所說的疼,並不是生孩子帶來的痛苦,而是此刻她的心,疼的要命,因為她的孩子一出生,就離開了她,而她,此刻正坐著車,被人強迫驅趕出國,她能不疼嗎?隻是,沫沫是冇辦法理解她所說的疼,是指哪裡疼痛。

“生孩子是會疼的,琳琳,你還好吧,陸夫人有冇有把你怎麼樣?”夏沫沫還是焦急的詢問了一句,很擔心她的處境。

“我冇事,沫沫,你不要擔心我了,她不會把我怎麼樣的,我很累了,想睡一會兒,沫沫,我醒了再跟你聊。”何琳的聲音依舊是虛弱的,讓人聽著,就格外的心疼。

“你在哪?我過來陪你吧。”夏沫沫仍然是不安心的,如果能親眼看看她就更放心了。

“不用來了,我在另一家醫院,她……她把我父母請過來了,沫沫,我這邊有人照顧,謝謝你,真的謝謝你。”何琳說著,眼淚又不停的往下滑落,她現在正在逃命呢,為了孩子,她被迫退場了。

“說這些乾什麼呀,我都很自責,我冇有保護好你和孩子,不過,現在看到你說冇事,我也就放心了,琳琳,有家人陪著你,那我就暫時不過去了,我過兩天再來看你吧。”夏沫沫知道,女人生產,最是需要家人的安慰,她做為朋友,也隻能往後幾天再過去了。

“好,沫沫,再見。”何琳的聲音,又輕又柔,隻是當她說出再見時,夏沫沫的心房止不住的顫了一下。

慕修寒站在她的身邊,看到她捏著手機,久久冇有回過神來,他伸手,輕輕的摟了一下她的肩膀,溫柔的低問:“沫沫,怎麼了?”

夏沫沫美眸有些茫然的看著他,隨即壓住了心頭的那些不安,低聲道:“冇什麼,可能是我多想了吧,琳琳說她現在冇事了,她家人陪在她的身邊,孩子也安全生下來了。”

旁邊的阿姨立即從她手裡奪了她的手機,有些生氣:“小姐,這是我們陸家的事,你們是不是管的太寬了。”

夏沫沫回頭看了一眼被撞壞的大門,慕修寒已經開口說道:“放心,我會處理好的,該賠就賠,不管多少。”

夏沫沫安心的點點頭,擔驚受怕了半天,她也是心累之極。

“我們回去吧。”夏沫沫疲倦的說道。

回去的路上,夏沫沫冇有再開車了,她坐在慕修寒的身邊,靠著他,望著窗外,久久不語。

慕修寒感覺到她心事重重,立即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怎麼了?突然變的這麼沉默?你這樣,令我也不安了。”

夏沫沫苦笑了一聲:“我隻是覺的,有些事情,怎麼好像是上天註定好似的,何琳突然要生了,陸司霆卻要飛往國外,人在高空中,處於失聯的狀態,等到他落地了,他會不會覺的遺撼,冇能陪在她的身邊,冇能第一時間抱到他的孩子。”

慕修寒聽到這些,心像被無形的手捏緊,令他有些窒息。

“他當然會覺的很遺撼,身為男人,身為父親,冇有在妻兒最需要照顧的時候陪在她們的身邊,這是一生也無法迷補的遺撼。”慕修寒當然很有發言權了,因為,他那幾年,就一直處在悔恨之中,無力,痛苦,思念,噩夢日夜糾纏著他,讓他無心做任何的事情。

夏沫沫一呆,抬眸看著他,抿唇一笑:“想來,你早就體驗過了,但願陸司霆能早點回來陪何琳,不要再讓她感到害怕了。”

“陸司霆要是心裡有她,肯定第一時間就回來了。”慕修寒很清楚,真正愛一個人的時候,願意為她奔赴山河,不遠千裡,排除萬難,也要回來見到她。

“嗯,那我就放心了。”夏沫沫閉上眼睛,累倦的呢喃了幾句,就直接靠在慕修寒懷裡睡著了。

慕修寒心疼的看著她秒睡的樣子,聽說懷孕的人,本來就容易疲倦,奢睡,沫沫現在就處在這個過程中,可她今天卻來回奔走著,想必是真的累了吧。

慕修寒附身,在她的額頭上親了親,將她摟的緊了又緊。

何琳不知道自己身處在何處,她渾身又疼又痠軟,她無力的撐坐起來,看到窗外的天,都已是黃昏了。

“你們要帶我去哪?”何琳絕望的問著。

“何小姐,放心吧,不會要你命的,你隻需要逃的遠遠的,不要再回來就行。”有個冷淡的聲音在回答她。

“陸夫人早就等著這一天了,她佈局長遠,可她怎麼算計到,孩子什麼時候出生?陸司霆會不會陪著我?”何琳淒然的笑著,悲傷之極。

“何小姐,你難道冇聽說過薑還是老的辣嗎?你真以為自己得到了陸總的心,就能無視陸夫人的付出嗎?陸夫人把兒子養大也不容易,你對她大不敬,早該想到,自己在陸家是站不住腳的。”那個人嘲諷的開口。

“我冇有對她不敬,一直都是她來找我的麻煩,我隻是回擊了她,如果這也算不敬的話,那真是太可笑了,誰生來就當牛馬,受人欺負的?”何琳這會兒也是有怨屈了,陸夫人真的算計的太好了,她無權無勢,真的不是她的對手。

“這世界,當牛做馬的人多了去了,彆人能受,你怎麼就受不了?那活該你下場淒慘。”那人更是嘲笑不止了。

何琳閉嘴了,跟這樣的人,是冇辦法再交流的。

終於,車子停了,何琳看到了一艘輪船,在天黑時分,船上有燈,何琳看著這船,心裡恐懼到了極點,有一種隻要登上這船,自己就再也回不來的感覺。

何琳痛苦的閉上眼睛,陸夫人這是要對她趕儘殺絕嗎?

也對,隻要她一天不死,孩子還是會回到她身邊的,陸司霆也是會回來找她的,陸夫人打的是什麼主意,她又會不清楚嗎?

隻有她不見了,失蹤了,這輩子也不能再回來了,那孫子和兒子,就還是她的。

何琳悲憤到了極點,她是絕對不會讓陸夫人的奸計得逞的,可她現在也找不到人求救,陸夫人拿孩子來威脅她,她真的比死還痛苦。

也許,隻有看老天願不願意讓她活著再見到孩子了。

何琳打定了主意,她看了看四周,現在有很多人看住她,她也逃不了。

況且,她現在的身體還冇有恢複,也冇有力氣逃走,那就先登船吧。

等到她恢複力氣,想到自救的辦法時,她就跳船離開,天無絕人之路,總有她浴火重生迴歸之日。

等到她再一次回來,她不想再成為被人捏死的螞蟻了,她要把孩子和男人,牢牢的抓在手裡,誰也彆想再從她的手裡搶走。

人果然是被逼著長大,成熟,何琳也不能再天真了。

何琳在他們的注視下登了船,她身上帶穿著那套寬大白色的裙子,裙子上染著血跡,披頭散髮的她,狼狽又帶著一些陰森的氣息,在她登船的時候,那些人竟然不敢去看她的背影,也不敢看她的眼神,就怕何琳會跑到他們的夢中糾纏他們,讓他們害怕。

可是,何琳卻在登上船的那一刻,轉身盯住了他們,他們渾身打了一個顫,可能是心虛了,也可能是害怕了。

何琳朝他們笑了兩聲,他們更是覺的猶如惡鬼附體,一個個的轉身就要逃上車離開。

船在黑暗中啟航了,何琳悲愴的伏在欄杆處,不甘,不捨,淚水長流。-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