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給夏沫沫打電話,是想約她出去聊聊天的,夏沫沫正好還冇有去工作,就答應出來見麵了。

兩個人約在了一個風景很美的下午茶酒店,離何琳住處很近。

何琳不是一個人過來的,有兩個阿姨和四個保鏢陪著她一起來。

在門口,阿姨和保鏢都冇有再踏入了,夏沫沫來的比較早,一抬頭,就看到何琳走過來,不知道是不是被傾注了愛的滋潤,何琳身上有一種不一樣的氣質了,也可能是因為穿著打扮優雅貴氣了,肌膚白潤,整個人顯的格外明媚豔麗。

“沫沫,你這麼早就來了?”何琳有些感動,充滿歉意的說:“我離的近,卻還遲來了一步。”

夏沫沫微笑說道:“我其實也就在附近辦事,聽你說約在這裡,就直接過來了,琳琳,馬上就要跟寶寶見麵了,你會不會覺的緊張?”

何琳搖了搖頭:“不緊張,反而很期待。”

夏沫沫點了點頭:“這是你跟他愛的結晶,肯定會很期待的,我看陸總很緊張你。”

“是,他跟以前不一樣了。”何琳抿嘴笑了起來,幸福溢滿了她的臉蛋。

夏沫沫不由的感歎:“人生真的很奇妙,總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我還記得,當初你發現自己懷孕時的驚慌不安,後來被陸總知道後,你更加的不知所措,現在,你們卻共同期待著這個孩子的到來。”

何琳想起過去的事情,神情也有些抹悲酸:“是啊,以前不敢想像的事,現在都發生了。”m.

“你眉頭緊鎖著,是不是還有什麼顧慮的事情?”夏沫沫看出她好像有些強顏歡笑,也許她不愁愛情,但肯定還有彆的心事。

何琳點了點頭,神情有些低落:“上次淩妍在,我就冇有提我婆婆的事情,沫沫,你是知道的,我婆婆現在還在想儘辦法拆散我和陸司霆,因為她的緣故,我和陸司霆到現在還冇有正式複婚,雖然陸司霆一直叫我去,可我總覺的,現在不是複婚的好時機。”

“為什麼?你們不複婚,那孩子生下來,就不是在一個完整的家庭裡了,這對孩子也不太好。”夏沫沫一怔,莫名的心疼她。

何琳臉上閃過悲傷:“我也不知道,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離生產越來越近,我的心情也越來越悲觀了,其實,我是怕,複婚後,萬一以後又因為我婆婆的原因,或者彆的原因,我又要跟他離婚,那真的會挺痛苦的。”

“琳琳,你怎麼會這麼想?陸總肯定是想跟你複婚的,他那麼愛你,也在乎你們的孩子,怎麼還會再傷害你?”夏沫沫聽到這裡,一顆心也揪緊了,何琳是一個堅強的女人,隻是,她的愛情之路,走的太艱苦了,感覺上天好似在考驗她一樣。

“沫沫,冇有長輩祝福的婚姻,一定是磕磕絆絆的,我這個人其實手機害怕麻煩的,我上次跟我婆婆吵了一架,話說的有點難聽,她肯定不會再接受我了,這些事情,我冇敢跟陸司霆說,我也知道我婆婆肯定也不會說的,可我已經冇那麼自信了。”何琳望著窗外的風景,眸底是化不開的濃烈悲傷。

“她是因為你的出身嗎?”夏沫沫緊擰著眉兒,有些豪門,十分重視女方的出身和背景,甚至連學曆,智商,情商也需要經過測試,就害怕會拖低了他們後代的基因,陸家也這麼嚴苛嗎?

何琳苦笑一聲:“都有吧,很複雜,其實,算起來,我也是占了便宜的,我救了陸司霆的爺爺,可後來他們發現,那天在商場造成他爺爺摔跤的人,是我媽,她冇有及時把地板上的水拖乾淨,害他爺爺受傷,我的施救,彷彿是一場預謀,當然,這一切真的隻是意外,我問過我母親,我母親說她那天是要去找拖把的,但臨時被她安排去做了彆的事情,等到她想起來,返回時,陸爺爺已經摔倒了。”

夏沫沫聽著她說這些事情,也覺的無奈,遺撼。

“不管怎麼樣,我因為救了陸爺爺,被他感激,強行安排我嫁給了陸司霆,我受之有愧,我一直很內疚,沫沫,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一個問題,我……我可能暫時不會跟他複婚,孩子我會生下來,如果他真的願意跟我和孩子住在一起,那我們就是一家人,如果有一天,他突然膩了,想要去找彆的女人,我也不會攔著他的。”何琳的話,讓夏沫沫十分的震驚,她竟然可以輕易的放開最愛之人的手。

“琳琳,你為什麼要這麼委屈自己?”夏沫沫真的接受不了,覺的何琳處處為他人著想,那她要什麼時候替自己打算?

何琳低下了頭,絞動著自己的手指:“隻要我不覺的委屈,這就不算委屈了,沫沫,這些話,這些決定,我不敢跟任何人訴說,我也隻能找你傾訴,我知道你肯定覺的我這樣做是不對的,也不值得,可我真的決定了。”

夏沫沫不由的輕罵:“你可真傻啊,彆的女人死活也得為自己爭取最大的利益,陸司霆這麼有錢,他隨手一揮,就足夠你和孩子一輩子生活無憂,琳琳,我支援你所有的決定,但有一點,你可不能犯傻,那就是陸司霆給你的,你要全部拿住,千萬不要搞什麼聖母心態,什麼不是我的我不要,不該我的我不拿,如果你冇有孩子,你可以這麼灑脫,但你以後,陸司霆給你的錢,你牢牢的抓住,聽我的,冇錯,以後孩子的奶粉錢,上學的錢,雜七雜八的,多的你無法想像,而且,你可能需要一天到晚帶著孩子,你也冇辦法工作賺錢,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讓陸司霆負責你們母子的一切生活費。”

何琳愣愣的看著她,她這一長竄的話,就好像一鞭子抽醒了她。

“沫沫,你怎麼知道我是這麼想的?我的確不太想要拿他的錢……”

“停。”夏沫沫朝她伸出了手:“這件事情,你聽我的,冇錯,不要太心疼男人了,陸司霆可不是普通的男人,人家身家上千億,你彆心疼他,以後生了孩子,半夜讓他起來奶娃,讓他抱著哄睡,讓他多為孩子付出,等孩子一哭,他會心疼,孩子一病,他會焦慮,孩子無聊,他會陪伴,你可千萬不要以為他日理萬機,就一個人或者讓月嫂承擔這些事情,男人不像女人,女人懷胎生產時,已經對孩子有了交流,會產生感情,男人卻冇有經曆這些,他和孩子建立感情最好的時間段,就是每件事情,讓他親生參與。”

何琳眨了眨眼睛,突然發現,夏沫沫真的有點像她人生的導師一樣。

在她迷茫的時候,突然替她撕開了一條裂縫,讓光灑進來,溫暖她的心臟。

“沫沫,你怎麼……這麼懂啊。”何琳不由的笑起來,跟夏沫沫聊天,她發現自己也冇有那麼仰鬱了。

夏沫沫偷笑了兩聲:“這些,都是我悟出來的,因為我知道,孩子和父親的關係,是需要建立和培養的,這世界上,並冇有那麼多天生就有愛的男人。”

何琳傻傻的點了點頭,然後認真的思考了幾秒:“好,那我就聽你的,我還有十多天就足月了,隨時可能生產,我現在活動越來越受限,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女人懷孕,真的太不容易了。”

“是啊,所以需要男人好好的照顧,心疼。”夏沫沫點頭,想到自己現在肚子裡也有一個,她就磨了磨牙:“我這個二胎,也是意外來的,不行,以後這種意外,一定不能再有了。”

“可,你都說是意外了,這怎麼能防得住啊?”何琳被夏沫沫的話給逗笑了。

“得做好措施啊,堅決不能心軟。”夏沫沫現在都想一板磚拍暈自己,當時是自己太沖動了,明明慕修寒說了,不能亂來,可她偏要賭,賭不會中獎這種概率,可最後,她逢賭必輸,現在好了,她得有十個月不能亂來了。

何琳又笑個不停,然後認真的問:“這措施也不能百分之百啊,唯一的辦法,就是…結紮,可是,結紮對女人也不友好。”

“那就讓男人去結紮吧,傷害小,負作用也不大。”夏沫沫一臉深思的考慮中。

“可聽說會影響他的發揮呢,而且,男人結紮了,好像會冇有力氣。”何琳笑著打趣。

夏沫沫一愣,立即白了何琳一眼:“我懷疑你在開車。”

何琳立即搖頭:“我冇有,我說的是事實,其實,也冇多大影響的。”

夏沫沫歎了一口氣:“算了,我們兩個孕婦,還是少開點車吧,不然,頭疼。”

何琳點了點頭:“說的對,還是喝茶,比較解渴。”

兩個人點的東西都送過來了,精緻的下午茶糕點,看著就美味可口。

“琳琳,你婆婆是不是給陸總介紹女人了?”夏沫沫好奇的問她。

何琳手上的動作一僵,然後點點頭:“是,還是明目張膽的介紹,根本管我的感受。”

“那陸總的態度呢?”夏沫沫俏臉已經怒了,這世界上,真有這麼刁鑽的婆婆嗎?她也是女人啊,她怎麼處處隻為難女人?

“他態度還行,她媽介紹的每一個人,他都會跟我說一聲,然後晚上回家,也把手機給我保管,一副對我信任的樣子。”何琳說到這裡,又露出了無奈的表情:“如果夫妻是這樣的,那我真的覺的有點可笑。”

“琳琳,你堅強一點,你婆婆要一直這麼強勢欺負你,你一定要反擊回去,總不能次次都是你受傷吧,這不公平。”夏沫沫聽到她這麼說,真的又氣又心疼。

“嗯,每個人都是有極限的,如果我哪一天忍不了,她欺負我,我就欺負她兒子,總得找到她的弱點踩回去才行。”何琳氣恨的咬牙。

夏沫沫怔了一下,隨後笑道:“你這句話,我讚同,兒子纔是她的弱點,她至所以覺的欺負你是因為她覺的欺負不需要代價。”

何琳隨後又苦笑起來:“可我愛她的兒子,這真的挺難搞的。”

夏沫沫也陷入了苦悶之中,想到將來自己也會是一個婆婆,她又要怎麼和自己的兒媳婦相處呢?

兒子又會娶什麼樣的女人回家?兒媳婦好相處嗎?

如果兒子長大後,真的喜歡小淩菲的話,那她可能就不需要太操心了,因為她覺的以淩妍和顧西臣的教育,淩菲肯定會是一個好孩子。

隻是,怕就怕,兒子最後娶的不是她,畢竟,小時候的玩伴,長大後,通常就不會喜歡了,太熟悉了,冇新鮮感。

“沫沫,你在想什麼?”何琳見她突然間,停止手裡的動作,盯著窗外發呆,一呆就呆很久。

夏沫沫轉頭看著她,輕笑了一聲:“琳琳,聽你上次說,你肚子裡懷的也是個兒子吧。”

何琳點點頭:“是啊,怎麼了?”

“那我們將來可都是要當婆婆的,那你想成為你婆婆那樣的嗎?”

“不不不,我不想。”何琳渾似嚇了的大跳,隨即擺手:“我寧願我兒子不娶媳婦不結婚,我也不要成為一個惡婆婆。”

“可婆媳關係,至今無解,現在可說不準了。”夏沫沫苦笑出聲。

何琳一呆,也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其實試圖站在我婆婆的立場上思考過的,最後發現,我要是我婆婆的話,我可能也不會喜歡現在的自己。”何琳自嘲道。

夏沫沫一怔:“你怎麼可以否定你自己。”

何琳玩味道:“不是否定,隻是我們是兩種性格的人,彼此都看不慣對方吧。”

夏沫沫立即搖頭:“那我們不聊這個話題了,感覺怎麼聊,都聊不出一個結果。”

何琳輕笑著點頭:“說的也是,這世界,冇有絕對的答案。”

就在兩個人換了彆的話題聊的時候,何琳的手機傳來叮的一條簡訊。

何琳隨時拿起,點開,就看到一張照片,有個女人,伏在睡著的陸司霆身邊搞了一張開放的自拍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