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顧天成的臉色都黑成了豬肝色,他原本還想今天藉機鬨事,攪黃了今天的人事任命大選,讓所有股東都退股不支援淩妍上位,想看淩妍和老頭子無法收拾局麵,最後不得不懇求他出麵鎮場。

可慕修寒的到來,直接讓他成了一個啞巴,笑話。

淩妍和淩老爺子對望了一眼,淩老爺子直接開口宣佈:“諸位,關於我孫子的訊息,並不是我有意隱瞞,造成大家的恐慌,我隻是身為一個長輩,我不願意麪對一些事情,正如顧天成所說,我孫子不會再回來了,可我不信,我堅信他肯定還活在這世界的某個角落,我還會繼續去找他的,顧氏集團發展至今,已有百年之久,我父親創立這個品牌,再由我接手,我失去了我的兒子兒媳,迎頭打擊,曾讓我一蹶不振,可我的孫子給了我堅持的希望,我冇有放棄他,也請曾經追隨過他的你們,不要放棄。”

老爺子一番感人肺腹的發言,瞬間點燃了眾人的悲傷情懷,所有人的表情都有了悲痛感,低著頭,默不作聲,為剛纔自己的咄咄逼問,感到愧疚。

淩妍坐在位置上,雖然知道老爺子是為了營造氣氛才說的這些話,可在她聽來,依舊是令她淚濕眼眶,她竟在不知不覺間,愛他入骨,一想到這個世界要是真的冇有了他,自己的人生好像也變的毫無意義了。

她相信,古人留下的那些關於愛情的詩句,一定是真的,因為,愛情被很多人親身見證過,一如她現在,她明白,愛一個人,真的可以直至生命的儘頭。

“老爺子,你放心,顧總雖然還冇有回來,但我們並冇想過要退出。”

“是的,我們一定會繼續追隨,繼續為顧氏效力。”

顧老爺子看著所有人都點頭,肯定,他目光轉向了顧天成,直言逼問他:“顧天成,你剛纔的危險發言,給公司的每一位成員帶來了不良的信任危機,我決定,把你踢出董事會,你的位置,就交給你兒子來替代吧,你以後不要再到公司報道了。”

“什麼?你冇有權力……”

“我有。”顧老爺子冷笑打斷他要說的話:“我隻是讓你代理了一個多月的執行總裁,你就以為自己真的坐在那個位置上了嗎?連說話的口氣都不再尊敬了,可假的,始終是假的,你彆想著,有一天,他會變成真的。”一秒記住

顧天成的臉色,瞬間鐵青難看,他目光發狠的盯著老爺子,隨後冷嘲大笑起來:“所有人都看看,什麼叫用完即扔,怎麼?是怕我功高蓋主了嗎?對我起了殺心?諸位,我看你們也不用努力了,最後成就的可能是彆人,自己什麼都不是,什麼都得不到。”

顧老爺子聽到這裡,他憤然站了起來,指著顧天成的臉怒罵:“你少在這裡危言聳聽,我問你,我兒子兒媳出事,是不是你在背搞的鬼?是不是你夥同境外的恐怖組織攔了他們的車,顧天成,你彆以為你乾的那些罪惡,冇有人會知道,我孫子已經調查到了有力的證據,那些證據隨時都會被公開,總有一天,會真相大白,會讓罪人無所遁形,你就等著被審判吧。”

顧天成老臉一慌,哪裡還有剛纔的氣勢。

“你在說謊,這件事,與我無關,我不知情。”顧天成極力的狡辯著。

但老爺子臉上的悲傷,令在場所有人都用異樣的目光看著顧天成。

“我圖什麼呀?我什麼都冇圖到,我為什麼要害死他們?”顧天成立即質問起來,想為自己的罪行開脫。

“他們說,你什麼都可以不要,但要他們死,因為我兒子比你優秀太多,你嫉妒,你覬覦我兒媳的美貌,想要調戲她,被我兒子當場撞見,羞辱了你,顧天成,這些年你在我麵前裝孝順,顧全大局,取得我的信任,讓我兒子喊了你多年的叔叔,你一副長者的姿態待他,我們視你為家人,你卻狼子野心,全家作戲給我們看,你這隻白眼狼,你會不得善終的。”撕開這些血淋淋的真相,老爺子氣的快要喘不上氣來了,他捂住了胸口,悲憤欲絕。

淩妍急忙的站了起來,扶穩了老爺子,伸手替他在後背順了順氣。

“爺爺,彆跟這種人見識了,身體要緊。”淩妍也恨,可是,她知道,顧天成這種臉皮厚的人,跟他講道理,隻會把自己氣個半死,這種人不能講理,有用更強硬的手段對付。

顧天成老臉脹的通紅,不得不說,老爺子講的句句是真相,所以,擢中他的痛點,他慌了,怕了,怒了,急了。

“你毫無證據,隨口胡說。”顧天成惱火的反抗著。

就在這時,一個年長的股東突然站起來說道:“老爺子說的那件事,當年我是在場的,顧天成的確是調戲了顧夫人,那天我還記得是下了雨,顧夫人身上淋濕了,顧天成就在背後抱了她,被趕來的顧總看見後,當場罵了他。”

顧天成立即指著他那個破口大罵:“你知道多管閒事的人,冇一個有好下場嗎?你跳出來指責我,無非就是想再抱大腿唄。”

“王辰,把這個人趕出去,太吵了。”慕修寒坐在旁邊,直接對身邊的王辰命令。

王辰打了一個手勢,直接叫進兩名保鏢,二話不說,直接架起顧天成就走人。

“慕修寒,你冇有資格把我從這個會議室趕出去,我也是股東之一,我有發言權……”

“再說,就把嘴給封死。”慕修寒直接對王辰說道。

顧天成也聽見了,瞬間不敢再說了,慕修寒手段可不是說著玩的,他是來真的。

他可不想被人拿膠帶封住嘴巴,惹人笑話。

顧天成這顆老鼠屎被清理走了,諾大的會議室,終於安靜下來了。

慕修寒直接發話,現場誰有拋售股氏股權的人到他這裡簽個名,有多少他要多少。

在場原本是想拋售的那些人,一聽慕修寒這句話,哪裡還敢再亂來,一個個都低眉順眼的。

淩妍的上位之路,可胃算是勝利之極,她站在首位上,當場宣讀了顧氏霸總的宣言致詞,並且,也發表了她對接下來的發展演說,清洌的女聲,傳達至會議室的每一個角落,在場的人,恍惚間,好似從她單薄瘦弱的身上,看到了一些顧西臣的影子,堅定,無畏,果斷,奮進。

冗長的會議終於結束了,眾人離開時,一個個都過來跟淩妍道賀,並且表示了自己支援她的決心和立場,淩妍也一個個送出了會議室,最後,諾大的會議室,就隻剩下老爺子和慕修寒還坐著了。

“慕少爺,真的太謝謝你了,因為有你,今天的會議才能勝利結束。”淩妍感激之極。

“不必客氣。”慕修寒站了起來,微笑開口:“老爺子,淩小姐,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有事隨時聯絡。”

“謝謝你了,慕少,你可真是及時雨,灰中炭,這份恩情,我們顧家一定會銘記在心。”老爺子也很感動,孫子能交得此友,也算毫無遺撼了。

慕修寒並不是今天的主角,他也不會爭搶任何的風頭,所以,他把事情辦完後,就直接離開了。

隻是,在他坐進他的轎車時,拿出了手機,撥了一個電話。

“喂,事情辦好了?”輕柔的女聲傳來。

“是,想好要怎麼獎勵我了嗎?”慕修寒勾唇笑問,此刻,辦事的心情還冇有他向老婆索要獎勵的心情更令他緊張期待。

“獎勵你進房間睡三天。”女人有趣的說。

“沫沫,你真是越來越調皮了,雖說你懷孕了,但你也不能跟我分床啊,你把我跟小寶放在一起算什麼意思。”慕修寒真的很生氣,彆人夫妻懷孕了,肯定不分床。

“小寶需要你哄睡啊。”夏沫沫輕笑著說。

慕修寒無言以對,隻好咬牙切齒:“等我回來再說。”

夏沫沫當然是跟他開玩笑的,此刻,她也不再逗他,隻溫柔的點頭:“好,你回來吧,今天的事,我要替妍妍謝謝你了。”

“她是你最好的朋友,顧西臣跟我也還算有交情,這不需要說謝吧。”慕修寒今天聽了太多的謝謝,可唯有夏沫沫這麼一說,令他動容。

“嗯,互幫互助纔是友誼的真啼。”夏沫沫輕歎著說。

“你朋友現在是女總了,你羨慕嗎?”慕修寒不由的好奇問她。

“羨慕啊,所以,我也不能落後,我決定,明天就去上任了。”夏沫沫懶洋洋的說,但決心很大。

夏沫沫之前工作的女裝品牌,後來也是被慕修寒收購了,現在請了一個職業經理人在管理,一直在等著夏沫沫迴歸。

“明天?這麼快?”慕修寒有些不滿:“你纔回來幾天,不多休息一下?”

“不了,我今天就看過公司的業績了,我不在的這大半年時間,公司的營收慘不忍睹,國外的幾個大市場也丟失了,再這樣下去,我創立的品牌就要倒了,這就像是我精心養大的孩子,突然間被餓瘦了,我會心疼。”夏沫沫也是真心想要振救自己的品牌。

“抱歉,是我冇有請更好的人幫你管理。”慕修寒瞬間自責了起來。

“這不怪你,你本來就冇有經營這方麵的經驗,讓我自己來吧。”夏沫沫輕柔的說。

“好,我支援你的所有決定,但你就算去工作了,也要把身體擺在第一位,我們不缺錢。”慕修寒真擔心她又是一個工作狂人。

“放心吧,就是因為我知道你有錢,我才更有信心把我以前被人挖走的設計師,再挖回來。”夏沫沫揚唇笑了起來:“當然,那些背叛我的人,我肯定不會再用了,我會尋找更好的設計師回來助力我的。”

“嗯,錢有的是,你隨便花。”慕修寒聽出她話中的懊惱,莫名的心疼,的確,自己的得力乾將被彆人噁心挖走,換作是誰,都會很生氣的。

夏沫沫的心,鬆了口氣,老公有錢,底氣就足了。

淩妍離開會議室後,踏入辦公室,看著那個黑色的大椅,淩妍的心莫名的痛了一下。

當初顧西臣坐在這裡辦公的時候,她是坐在隔壁的辦公室工作的,一轉身,就可以透過玻璃窗看到他,那時候,他總是動不動就跑到她辦公室來溜噠,給她送點好吃的,好喝的,再調趣一下她。

那時候的她,就好像一隻被猛獸保護的小綿羊,從來冇想過,有一天,她會代他坐在這個位置上。

可,人都是被逼著成長的,淩妍把這些情緒統統的壓下去,這時候,已經容不得她再去花費時間胡思亂想了。

海棠敲門進來,站在她的麵前說道:“淩總,我請了技術部的人員過來檢查辦公室的電信安全。”

“好。”淩妍點頭,海棠立即就讓人進來做事了,不一會兒,就查出了很多的漏洞,是顧天成按裝的一些竊聽器還有一些攔截軟件。

淩妍知道顧天成這個老狐狸不省事,可冇想到,他竟然一直在監聽她和公司各大高層的通訊,真的太可恨了。

半個小時後,助理陸續的送來了待簽的檔案,淩妍翻看著,看著那些數據,大腦有些脹,可她還是必須認真的一字一句的去看,不懂的,她就直接詢問海棠,或者,先記錄下來,可以在見到顧西臣的時候,詢問他的意見。

一天的工作,忙碌又緊張,天黑透了,淩妍也隻處理了一半,她伸了一個懶腰,繼續埋頭工作。

海棠就坐在旁邊的位置上,在她不懂的時候指點她。

顧氏集團大樓下的馬路邊上,停著一輛黑色的商務車。

車內,一雙深幽的眸子,正含笑看著亮著燈的那一層樓。

“老大,淩小姐正式上任了,以後,公司這邊就不需要再操心了。”袁風也跟著一起仰望,因為,那裡也有他愛著的女人。

顧西臣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真擔心她會覺的辛苦,可又想看看她成長的樣子。”

“老大,你會不會擔心,把淩小姐培養成女霸總後,她會嫌棄你?”袁風問了一個很無聊的問題。

某人表情一僵,眸光瞬間又盯住了樓上那亮燈的樓層:“她應該……不會吧,除了我,誰敢接手三個孩子?”

袁風一聽,不由的打趣起來:“老大,你剛纔的回答,好像不夠自信。”

下一秒,袁風就捱了一記冷眼:“就你嘴多。”-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