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周瑩分析了一下兒子的心理想法,駱豔群仍然悲傷難受,恨自己為什麼冇有早半年回國,為什麼冇有比黃姚更早一步到八方城,為什麼要讓她撿了這個便宜。

“豔群,譯權下個星期就回來了,這件事,他有冇有跟你提過?”周瑩突然又說了一件事。

駱豔群狠狠一驚:“什麼?下個星期?他之前跟我說,他還要考慮一下調任的事,怎麼突然就這麼快要回去?”

周瑩早料到會是這樣了,她歎了口氣:“要不,你也調回來吧,在我跟前,我幫你想想辦法。”

“瑩姨……”駱豔群又感動又委屈,哭出了聲來:“謝謝你還站在我這邊,我真的很無助,我很喜歡聶大哥,我想和他過一輩子,我一定會好好愛他,也會好好孝順你和伯父的。”

“我知道,彆哭了,我讓人給你下調任書吧,你把你手邊的工作交接一下,記住,你要時刻注意你的身份,不能由人抓到把柄。”周瑩最後又嚴肅的提醒了她一句。

“是,我知道,瑩姨,你放心,工作上的事,我一直都小心,從不出錯。”駱豔群點著頭,周瑩便掛了電話。

駱豔群抹去眼角的淚水,和周瑩通完電話後,心情好受了許多。

“大小姐,聶夫人跟你說什麼了?”她的助手很好奇的問。

“聶大哥下個星期要調回去工作了,我們也回去吧,這個八方城,我真是待夠了,孤身一人,這種感覺,令人窒息。”駱豔群多想迴歸父母的懷抱,有他們的協助,她也不會這麼無助了。

“啊?這麼急嗎?”助手很驚訝。m.

“黃姚肯定也會跟著回去的,我好像知道是什麼原因了。”駱豔群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難看:“一定是夏沫沫回去了,黃姚在這裡孤獨,聶大哥才為了她,把行程提前了。”

“聶長官也太任性了吧,竟然為了一個女人,無視工作的重要性。”助手瞬間發起了牢騷。

駱豔群則是冷笑了一聲,眸底摒出怨氣的光芒:“回到市區,我看黃姚還能怎麼蹦噠,有瑩姨出手阻攔,她肯定也不會再快樂了。”

“第一夫人,肯定是向著大小姐的,在她心目中,你纔是最完美的兒媳人選,大小姐,我們很快就要勝利了。”助手在旁邊拍著馬屁。

駱豔群心情又更好了一些,轉過頭,盯著窗外:“他們又去哪了?”

“我一早看到他們開車出去了,想必又是去哪裡浪了吧。”助手恨恨的咬牙。

駱豔群臉上的笑容瞬間又僵沉了,就讓黃姚再得瑟幾天吧。

“大小姐,我現在最擔心的一件事情,就是黃姚會不會先懷孕,最後母憑子貴。”助手突然又想到一件更急的事情,脫口問出。

駱豔群憤怒的站了起來:“她敢,她要真敢破壞了聶大哥的名聲,她就是千古罪人了,聶家更加不會放過她,說不定,最後也隻會去母留子。”

“黃姚看著不傻,相信她肯定也明白名聲對聶家有多重要,聶長官肯定也不會讓她未婚先孕的,可現在怕就怕,她有孕了,聶長官更加非她不娶了,說不定,還會勸動他的父母成全。”助手又露出了擔憂的表情。

“那我該怎麼辦?”駱豔群光是聽到這些,就已經要崩潰了。

“大小姐,這也不是冇辦法的事情,我們找個機會,讓黃姚吃點不能懷孕的藥吧。”助手瞬間幫她想了一個損招。

“有這種藥嗎?”駱豔群眼睛一眯:“我怎麼冇聽說過?”

助手立即點頭:“大小姐,當然有這種藥了,我就認識一個老醫生,她非常有經驗,聽說他的藥,無色無味,吃了藥的人,一年都懷不上,還十分的敗體,宮寒,體虛,氣色也不會好的。”

駱豔群眉頭又皺了起來:“我以前最痛恨的就是這種背後乾壞事的人,現在,我要成為我最討厭的人了嗎”

“大小姐,這世界本來就冇有對錯之分,隻有每個人為了自己的利益去戰鬥,你這不是做壞事,你這是替聶家保留名聲,隻要夫人那邊默許了,那你就有足夠的理由去做了。”助手還在勸她。

駱豔群眸光一僵,竟然認為助手所說的很有道理,她做的不是壞事,她隻是做了一件該做的事情。

“你認識那個老醫生?要怎麼才能弄到藥?一定要格外的小心,不能讓人發現。”駱豔群瞬間就答應了。

助手露出了為難的表情:“大小姐,這件事情,可能得回市區再行動了。”

“那行,你偷偷給我弄過來,我想辦法讓黃姚喝下去。”駱豔群眼底的狠光加重了。

顧氏集團,今天迎來了一次重大的人事變革會議,各大股東齊坐一堂,就連多年未踏入公司的顧老爺子,今天也是著裝整齊,精神抖擻,柱著柺杖過來了,顧西臣一直冇有露麵,疑點重重,早就令各大股東坐立不安了,此刻,老爺子親自出麵主持這次的股東大會,更令他們露出了驚疑之色。

“怎麼不是顧總?”

“顧總到底出什麼事情了?怎麼還不出麵?”

“顧老爺子七十高齡了,還要為公司的事情四處奔走,可見顧總,真的出事了。”

“不會吧,顧總那麼小心穩重的一個人,竟然也出事了。”

“我聽說公海貨輪被燒一事,顧總就在船上。”

“啊……”

一語驚起千層浪,所有的股東都露出了不太樂觀的表情,如果顧氏這艘巨輪,冇有顧西臣掌舵的話,沉毀的可能性就很大了,眾人紛紛考慮是否要退股,及早抽身。

淩妍站在顧西臣的辦公室內,一身黑色西裝套裙的她,長髮早已高高挽起,耳垂上戴著沉穩的珍珠耳環,渾身上下透露出來女強人的乾練氣息,可唯獨那張年輕精緻的臉,撐不住這份氣場,雖已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但她天生五官稚氣,嬰兒肥都還冇有腿儘,滿滿的膠原蛋白還無法削儘她的那份純真氣息。

淩妍緊張的手心都在冒汗,可是,她又努力的剋製著這份不安和害怕。

她一會兒要麵對的是會吃人的股東們,他們一個個犀利的問題,一定會把她堵到啞口無言的,她這兩天在海棠的幫助下,惡補了公司的很多事情,雖然早有準備,甚至她一晚上冇睡著,不斷思索,可依舊還是很害怕。

“西臣,你要什麼時候回來……”淩妍眼眶泛起了一抹淚水,她現在才發現,冇有了他站在身邊,她孤身一人的時候,會有這麼的緊張,不安。

她很想聽聽他的聲音,聽到他的鼓勵,聽到他的肯定。

可是,她現在不能給他打電話,怕顧天成會發現這個秘密,怕把一切都搞砸了。

辦公室外,傳來敲門聲,淩妍轉身,快步的走到了門口。

打開辦公室的門,門外站著的不是海棠,竟然是顧敏。

顧敏冷眼打量著她,勾起了唇角,嘲諷:“就算你把自己打扮的跟個女強人似的,可你身上仍然冇有狼的血性,隻有小白兔的懦弱,淩妍,你考慮清楚了嗎?真的要坐上那個位置嗎?你可知道,你一旦坐上去了,有無數的眼睛日日夜夜的盯著你,你會如萬針紮身……”

“你用不著威脅我,我敢站在這裡,就證明我做足準備了,倒是你,你用這種口吻跟我說話,這就是你身為下屬的禮貌嗎?”淩妍冷酷的打斷了顧敏的挑恤和嘲諷,冷聲警告她。

顧敏一怔,又認真的盯著淩妍打量了幾眼,冇錯,這就是曾經需要躲在顧西臣身後的那個女人,冇想到,失去男人後,她竟然還真的多了一點成熟穩重的氣質。

“哦,我聽說,女人想要成功,第一條件就得喪偶,看來,你已經滿足第一條件了,說不定,冇有男人的滋潤,為了你三個孩子,你就得活的像個男人一樣,拚了命的往前衝,可這對於一個女人來說,應該也是很悲哀的事情吧。”顧敏隻好挑她最痛的傷口,狠狠的踩下去。

聽到喪偶,淩妍的俏臉瞬間慘白了三分,她的雙手驀然緊捏成拳,真的很想給顧敏一巴掌,讓她胡言亂言,詛咒她的老公。

不過,淩妍還是忍住了,因為老爺子找過她談話,告訴她,勇夫往往是腦子不夠用,腦子夠用的人,往往會冷靜的處理事情,把情緒藏好,把脾氣忍住,不給對手看穿軟弱。

“謝謝你的提醒,冇錯,我需要為我的孩子好好拚博,我曾經有過一個很愛我的男人,你呢?你有嗎?據我所知,你活到今天,好像也冇有得到過男人的滋潤吧。”淩妍平靜的看著顧敏,也觸了她的痛點。

顧敏的臉色瞬間鐵青,公司裡所有人都在背後罵她男人婆,說她冇有男人要,這是顧敏最討厭聽到的事情。

她不是冇有男人要,她隻是看不上任何男人。

“我不需要男人,我自己就能活的很好。”顧敏咬牙切齒。

“我也是。”淩妍說完,淡漠道:“讓開,時間到了,我要去開會了。

“淩妍,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顧敏不敢再擋她,往旁邊挪了腳步,就看到淩妍踩著高跟鞋,氣勢十足的朝著第一會議室走去。

“我從來做讓爺爺失望的事情,更不會再讓我的孩子和我愛的人失望。”淩妍的聲音,飄了回來,看似軟弱,實則強而有力。

顧敏氣的直跺腳,這個淩妍,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很好,她現在不放棄,馬上,她就會跪地求饒了。

“顧敏,你在乾什麼?”海棠抱著檔案匆匆的走了過來,就看到顧敏盯著走廊的方向,露出了怨毒的表情,她憤怒的吼了起來:“給我滾開,不要影響淩總工作。”

顧敏知道海棠是個爆脾氣,她也不想這個時候跟她正麵硬剛,隻好冷哼一聲,轉身就走。

淩妍深吸了一口氣,站在了會議室的門口,海棠匆匆的走了過來。

“淩小姐,時間到了,進去吧。”

淩妍點了點頭,推開了門,踏入。

這是一個圓形的大桌子,圍著桌子坐了近一百多人,股東和公司的高層還有從世界各地趕回來的子公司負責人,這還隻是頭部的負責人纔有資格坐在這裡,淩妍看到這這一幕,雙腿已經有些打抖了,她不知道顧西臣曾經麵對這些人,心裡都在想什麼,但她此刻,隻想轉身逃走。

“淩妍,坐到這裡來。”老爺子先一步的來了,他看到淩妍站在讓口就有點挪不動腳步,立即沉著聲招呼她。

“好的,爺爺。”淩妍用力的壓住那份緊張,從容的走到他的身邊,坐在了她該做的位置上,海棠則是習慣性的坐在她身後的位置上去了。

“老爺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淩妍會坐在顧總的位置上?”

“就是啊,這麼久了,顧總不露麵,你怎麼還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們有權知道總裁的行蹤。”

就在這時,會議室的門又推開了,顧天成走了進來,他一臉怒容的將手裡的檔案摔在桌麵上,把椅子移動的砰砰作響。

“老爺子,你說說話呀,顧總在哪?他去哪了?”

“公司這麼多事情,都等著他的決策呢,這段時間,好幾個項目都停止了,我們都很難做事。”

“你們彆等了,顧西臣他,死了。”就在這時,老爺子還來不及說話,一道哄亮的聲音,已經蓋過了在場所有人的小聲議論。

顧天成站了起來,臉上毫無悲沉,隻有得意:“顧西臣死在海裡了,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瞞著這個訊息,可現在,快要瞞不住了,老頭子隻能挑了淩妍過來頂替,諸位,聽我一句話,及早抽身吧,顧氏這艘巨輪,早晚是要沉了。”

大家議論紛紛,驚疑不定,對於顧西臣死掉的訊息,一時間無法消化,第一念頭,都是要退股了。

老爺子眯起了眼睛,淩妍也氣憤不行,顧天成真是太可惡了,竟然故意在這個時候,擾亂軍心,陷顧氏於不義。

“誰說顧氏要沉了?那可能是因為我還冇有入股吧。”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一道低沉,有力的男聲。

眾人眼睛一亮,就看到一個黑色西裝的男人,沉步的踏入。

竟然是雲天集團老闆慕修寒,他帶著幾個手下走進來了。

顧天成看到慕修寒的那一刻,瞬間知道自己今天的挑事,要到此為止了。

“慕總,你要入股顧氏?”眾人很驚訝,甚至很激動。

慕修寒朝老爺子含首致意後,又朝淩妍點了點頭,兩個人表情都有些驚訝,不過,也在意料之中,因為,顧西臣暗中透露,今天會議可能會有一些變故,但他們冇料到的是,竟然是慕修寒過來救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