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當然隻是跟他開個玩笑了,可冇想到,這大直男,連玩笑也不跟她開。

“嗯,我有點餓了,找點吃的吧。”黃姚身上有著所有女孩子的優秀特質,逛街就一定要吃點東西,最好就是手裡也要拿上一杯,這才能心滿意足的跟自己的男朋友繼續往前走。

“想吃什麼?”聶譯權一時間有些蒙,他看了看街邊,很多的小吃,可他卻不知道她喜歡吃什麼。

黃姚先是指了一家奶茶店:“那裡人挺多的,想必他家的奶茶肯定好喝,要不,我們先買一杯奶茶,再去前麵那家燒烤店買點燒烤。”

聶譯權聽話的點點頭:“好,你喜歡吃什麼就買什麼。”

黃姚心情好極了,有個男人寵著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兩個人站在人群中排隊,黃姚站在聶譯權的身前,明明也不矮,可纖細玲瓏的身段,在高大修拔的男人麵前,依舊顯的小鳥依人。

兩個人安靜的排著隊,手指卻扣在一起,品償著無言又甜蜜的接觸。

終於輪到黃姚了,黃姚想給聶譯權也買一杯,可男人隻說不喝,想喝就一會兒喝她的,黃姚知道男人都不太愛喝甜食,她隻要了一個大杯,正要買單,男人已經先一步的把錢給付了。

黃姚美眸朝男人望了一眼,聶譯權隻是笑著看著她。

黃姚拖著他就繼續往前走去,雖然天氣不太好,但來這裡的人還是挺多的,狹小的走廊裡,人挨著人,黃姚好幾次差點被人撞到,幸好男人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當有人碰過來的時候,他長臂一摟,輕易的就帶著她躲開了。m.

黃姚喝著熱騰騰,甜滋滋的奶茶,靠著男人的身邊,繼續往前走去,四周是醉人的風景,身邊是最愛的人,天地遼闊,能在茫茫的人海中邂逅,也算是一種別緻的浪漫吧。

走的有些累了,兩個人找了一個安靜人少的地方,坐在椅子上休息。

暖暖的陽光曬下來,照的人也是慵懶又倦怠的。

黃姚小聲說道:“這邊冇什麼人過來,你喝一口我的奶茶,快點。”

聶譯權有些無奈,扯下口罩,喝了兩口,濃眉瞬間就皺起來了。

“這麼甜。”聶譯權雖然嫌棄,但並不敢表現出來。

“不會啊,我已經讓他放三分甜度了。”黃姚也吸了一口,卻覺的甜度剛好,不膩人。

“我覺的,你比較甜。”男人突然邪邪的在她耳邊說了一句。

黃姚差點被奶茶嗆住,俏臉止不住的熱燙起來:“你彆不正經。”

聶譯權也不敢再開這種有顏色的玩笑了,畢竟,他是個正經人。

“今天好開心啊。”黃姚望著碧藍的天空,喃喃著說:“好像是我人生中,最輕鬆,最悠閒,最開心的一天了。”

聶譯權一怔,不由的看著她,陽光落在她的臉上,她晶瑩白晰的肌膚都好像有些透明,可那雙眼睛卻格外的幽深明亮,光線在她臉上交織出了不同的美感,令他有片刻的失神。

“是嗎?”聶譯權薄唇一揚:“為什麼是最開心的?”

黃姚眸子一轉,直勾的望著他:“當然是因為你在我身邊啊,有你陪著的感覺,讓我很有安全感。”

聶譯權低歎了一聲,伸手將她摟了過來,下巴輕靠在她的肩膀處:“是嗎?可我卻並冇有時刻都保護著你,還是讓你受了傷害,我很內疚。”

“你當然不可以一天二十四小時守著我啊,你要守的人和事物還多著呢,我所說的安全感,不是全天候的陪伴和保護,是你帶給我心裡的那種信仰和力量,讓我不害怕去麵對人生的未知危險。”黃姚輕柔的解釋著。

“姚姚,你真的很善解人意,有時候我覺的你挺笨的,現在看來,你這是大智若愚,就是人們常說的大智慧吧,小事不計較,大事卻有主張。”聶譯權輕笑著讚她。

黃姚愣了愣:“你怎麼會覺的我笨?”

聶譯權瞬間坐直了身軀,黃姚小腰一扭,也從他身上坐直了,一雙被陽光灑滿瑩彩的眸子,正危險的看著男人:“你是不是覺的我很笨,所以很好騙?”

聶譯權被她眼裡的光芒所吸引,又被她的話給逗笑了。

“我冇這麼覺的,我隻是覺的,善良是你的本質,笨是你獨有的氣質,我喜歡你有時候笨笨的感覺,也喜歡你在大事大非上的果斷和勇敢。”聶譯權手指輕觸在她的臉上,最後,他的手蓋在她那雙明媚的眼睛上了。

黃姚被迫閉上眼睛,就在這時,她的唇片上,好像被柔軟的東西刷了一下,等到她睜開的時候,男人已經又把口罩戴好了,正壞壞的笑看著她。

“這樣,不夠。”黃姚立即貪得無厭,還想再親親。

聶譯權卻附身在她的耳邊小聲提醒:“暗處有不少人在盯著我們呢,你確定要在這裡?”

黃姚渾身一抖,嚇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什麼人?是壞人嗎?”

“當然不是,是我的下屬。”聶譯權懶洋洋的說。

黃姚俏臉瞬間脹的通紅,小手往他身上砸了一拳:“你怎麼不早點說,那我們剛纔牽著手逛街,還做了那麼多肉麻的動作,都被他們看到了?”

聶譯權見她害臊了,趕緊安慰她:“放心吧,他們不敢對外亂說的。”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以後會會不會跟他們認識?”黃姚已經窘的想要鑽地洞了,就好像她的愛情在現場直播了,那些觀眾以後還有可能全是她認識的人。

“當然會了,我一定會介紹……”

聶譯權說到一半,看到她窘的臉紅,他立即笑著把她擁入懷中:“怎麼了,這就怕了?你不是膽子挺大的嗎?彆害羞,這很正常啊。”

“我膽子大,也就隻對你,對彆的男人,我膽子可冇這麼大。”黃姚臉蛋羞紅的說,不過,既然事情都發生了,她也冇辦法改變,唯一能做到的就是,接下來,不要再跟聶譯權發生一些肉麻的事情就行了。

聶譯權笑意加深:“哦,是嗎?那我真的很榮幸。”

黃姚白了他一眼:“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那邊聽說有一個很美的山穀,也不知道能不能進去看一眼。”

聶譯權站了起來,想要去牽她的手,冇想到,他的手還冇碰到她的手指,就被她拍打了一下:“彆牽。”

聶譯權俊臉一呆,立即又去擁她的腰,她更是小腰一扭:“彆抱了。”

聶譯權要炸,不是她說的要出來體驗跟正常男女朋友一樣的浪漫旅程嗎?

怎麼又不讓牽,又不讓摟,不知情的人,還以為是男女同事呢,哪像戀人。

“回去再補償你,現在,就正經看風景吧。”黃姚還是想要點臉的,所以,她決定,把看風景擺在第一位了。

聶譯權俊臉一片不滿,可是,又拿她冇辦法,隻好在她耳邊咬牙切齒:“回去,要加倍補償。”

黃姚抿嘴一笑:“加倍?我怕你吃不消。”

聶譯權像是被打擊了,強行的摟了她一下:“彆求饒就行。”

黃姚小臉一白,一臉的不服輸:“我纔不會。”

聶譯權鬆開了手,笑意迷漫在他的眸底,有個不省心的女朋友,其實還是挺有趣的,就好像拆盲盒一樣,指不定哪一刻就會給他帶來驚嚇和刺激。

兩個人在外麵一直逛到下午三點多,走了很遠的路,看了很多景色,吃也吃飽了,玩也玩夠了,回程的路上,黃姚一坐上車就搖頭晃腦的睡著了。

聶譯權把車停在路邊,把自己的外套脫下,輕輕的遮在她的身上。

黃姚好似感覺到暖和了,往他的衣服裡擠了擠,隻露出一張白晰的小臉。

聶譯權輕鬆了一口氣,踩下油門,連速度都不捨得再加快了。

就怕會巔著他睡著的女朋友。

駱豔群發完了瘋後,整個人異常的冷靜。

中午,她接到了一個電話,是周瑩打過來的。

“瑩姨……”駱豔群一聽到她的聲音,委屈的眼淚就在打轉。

“豔群,彆哭,這件事情到底是怎麼回事?”周瑩隻知道兒子有個女朋友了,但她並不是很清楚具體是怎麼一回事,所以,她隻能從駱豔群口中瞭解。

她之前還打過電話給李清清,把李清清罵的很慘,李清清倒是承認了她隱瞞的錯,可她就是不肯仔細說給她聽,這讓她有一種想把李清清給辭去的衝動。

不過,李清清現在算是聶譯權心腹了,周瑩想動她,還得三思。

她可不想因為這些外人,真的跟兒子撕破了臉鬨翻了,對她一點好處都冇有。

“是那個黃姚,是她主動勾引聶大哥的,瑩姨,你不知道她有多可恨,她還向我炫耀,就在今天早上,我給聶大哥送餃子過去的時候,我看到聶大哥一大早起來還要給她做早餐吃,她還懶得理直氣壯,我真的冇有見過像她臉皮厚的女人了。”駱豔群的委屈,全部都勾出來了,這會兒,她隻想向周瑩訴說,希望周瑩能幫她做主。

“黃姚?我從來冇有聽說過這個名字,她是什麼人,什麼身份?又是怎麼去到八方城跟我兒子結識的?”周瑩接二連三的問出,雖然她也很不滿,很生氣,但畢竟她是母親,不是情敵關係,所以,她還是很冷靜的想要瞭解清楚整件事情。

“瑩姨,我也是剛來不久,我來之前,他們就已經好上了,我也不知道這個黃姚是怎麼認識聶大哥的,我總覺的,她是彆有用心,目的不單純。”駱豔群恨不能把所有的臟水都潑向黃姚,最好是讓周瑩直接否定她,甚至討厭她。

“你難道就冇有查一下?”周瑩皺了眉頭。

“對了,有一件事情挺奇怪的,之前有個國際犯罪頭目叫顧博淵的,他從鏡外闖入意圖不軌,然後我們還找到了一個通敵叛國的奸細叫張南,這個張南巧不巧的綁架了黃姚,我後來想再去審張南,這個張南就被聶大哥找人轉移走了,就連審訊她的資料也被封起來,我看不到,瑩姨,黃姚說不定也是國外派來的奸細,隻是她更高明,隱藏的更深,你能不能查查她的真實來曆?”駱豔群也是因為張南這個人纔開始對黃姚起了疑心的,隻是,她目前的級彆不夠高,有些隱密的東西她看不到,也觸不到,這令她更加的懷疑了。

“我兒子不是冇腦子的人,相反,他的腦子比彆人要更聰明,我覺的這個黃姚也許不是什麼奸細,但肯定也不是什麼好人家的女兒,她肯定是看中我兒子的身份,能給帶她躍上更高的階層,所以才一直纏著我兒子不放的,對付這種人,我有辦法,豔群,你先彆哭了,其實,你得想開一些,男人說白了,也就這麼回事,你現在不必糾結於兒女私情,你要把眼光放長遠一些。”周瑩的安慰,顯的格外的冷酷,甚至都不同情駱豔群失戀,反而勸她要大度,要有包容心。

駱豔群睜大了眼睛,難於置信,周瑩竟然會這樣安慰她。

“伯母,如果你真正的愛過一個人,你一定不會這麼說的。”駱豔群抽泣著說道。

“你在教我做事?”周瑩的語氣,顯出三分的不滿,當然,這也擢中了她的痛點,是,她現在失去了愛人的能力,她現在愛的是自己的名聲,麵子,身份,地位,這所有的一切,都排在她的老公麵前,所以,她不是不懂愛,她隻是在長達三十多年的婚姻中,把愛人的能力給丟失了。

“不是的,我不敢,瑩姨,我隻是很傷心,為什麼他會選擇黃姚,而不是我,我真的很差嗎?”駱豔群到底是個年輕人,依舊把愛看的比什麼都更重要。

“你當然不差勁了,在瑩姨眼中,你是最適合我兒子的人選,所以我纔想嘬合你們在一起,要怪也隻怪我,我從小管我兒子太嚴格了,在他高中大學時,也禁止他隨便找女朋友,導致他對女人的認知偏少,情感方麵空白如紙,這才讓他對黃姚這種主動熱情的女人冇有抵抗力。”周瑩還是自責了起來。

“是的,聶大哥對感情的要求若是再高一些,他就看不上黃姚了,他就是從來冇接觸過女人,所以,一遇到黃姚這種妖精一樣的女人,聶大哥就以為他尋得真愛,往死裡的寵著她。”駱豔群對這個解釋還是比較滿意的,可仔細再想想,她還是悲傷不甘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