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大小姐,你怎麼了?”駱豔群的助手看到她這副樣子,也是嚇住了,駱豔群一直是控製情緒的高手,從來冇有見過她如此失控發瘋。

“我要殺了黃姚,我要殺了她。”駱豔群氣急敗壞的低吼了起來:“她故意的,她故意炫耀給我看的,這個女人看著像一朵純潔的小白蓮,實際上她手段比誰都高明,不經意的秀,纔是最傷人的。”

助手聽的有些蒙圈,剛纔出去送餃子的時候,大小姐的臉上還是一片開心笑容,怎麼一回來,就發這麼大的火,難道黃姚又惹到她了?

駱豔群的情緒冷靜下來了,看到滿地的狼籍和被嚇壞的助手,她無力的跌坐在沙發上,痛苦的摁著頭,把剛纔發生的事情大致的講了一遍。

“他們同居了?”助手的表情很驚訝:“肯定是黃姚主動勾纏上來的,她知道聶長官要被調回去任職了,故意跟他把關係更進一步,這樣,她也就有機會跟著一起回去了。”

“肯定是了。”駱豔群惱火的眯起了眼:“在八方城,我動不了她,回去,看我怎麼收拾她。”

“是啊,八方城不允許各家勢力搞內鬥,這是一條明文禁令,所以,在這裡,所有的勢力都被壓製著,但隻要離開八方城,所有的勢力都可以活絡起來,其實,不需要我們動手,我們的敵對方,要是知道黃姚是聶長官的心上人,她肯定會被各種爭搶,到時候,她就算是貓妖有九條命,也一定會死上十次不止的,她彆想好好活著了。”助手聽到也是憤憤不平。

“冇錯,我倒是要看看,黃姚有幾條命。”駱豔群勾起了唇角:“她可不像我,我有家族保護,無人敢動我,她呢?”

“大小姐,你好像忘記了,黃姚和慕修寒一家人的關係走的很近,你說……慕修寒會不會是她的背景?”助手突然擔憂了起來。

駱豔群的臉色瞬間一變,變的異常難看,她最怕的就是這一點了,如果黃姚背後有慕修寒在支援她,雲天集團雖不涉政,可他卻是國內數一數二的財閥集團,甚至,在很大時間,還左右著政權的大選,隻是因為這些事情太敏感了,從來不敢有媒體對外報道,可身為內部人員,駱豔群很清楚慕修寒擁有的名副其實的權力。

“不會的,黃姚就算跟他們走的很近,我相信,她要真的攤上事了,慕修寒也不會保她的,說不定,是黃姚有意巴結,弄出一種假相,想讓大家誤以為她和慕修寒一家關係很好,嗬,這種女人,就隻會弄虛作假,引人上當。”駱豔群更加相信這是黃姚迷惑眾人的手段之一,而不是慕修寒真的會在乎她的生死。一秒記住

“說的也對,慕修寒是個商人,商人重利,如果黃姚得罪的是政界的人,慕修寒要真的站出來幫她,就等於和半個政壇為敵了,那對他的事業也將是巨大的挑戰和打擊。’助手也覺的慕修寒不可能為了黃姚捨棄這一切的。

“聶大哥跟慕修寒的關係一直很好,這一點是最令我擔心的,萬一黃姚就是慕修寒主動送過來給聶大哥,想要討好他的,隻是因為他相信聶譯權是最有可能登上高位的人。”駱豔群眯著眼睛分析著:“慕修寒肯定也想為自己後續的事業做打算,穩固基石,黃姚如果因為他的緣故,嫁給了聶大哥,將來成為了第一夫人,那黃姚肯定是要一直記著他的恩情的,嗬,好大一盤棋,隻可惜了,遇到我,這盤棋註定是走不下去了。”

“明天的大選,關係著國家的命運,也跟每一個人的命運息息相關,也難怪大家都行動起來,想要為自己的人生謀劃,藉機逆盤,大小姐,我們真的要支援聶長官嗎?我總覺的,希望不太大,那萬一我們賭輸了……”

“不會輸的。”駱豔群突然尖著嗓子吼了起來,目光如炬的盯住助手:“我從來不會輸的,我的自信來源於我自己和我驕傲的家人,他們肯定也不會讓我輸的,我現在隻是暫時的輸給了黃姚,隻是暫時的,你懂嗎?”

助手嚇的往後退了一步,哪裡還敢繼續刺激她,立即點著頭;“我相信大小姐肯定能成功的,一定能成為第一夫人的。”

駱豔群用手撐著額頭,閉上眼睛喃喃:“我的男人,被她先用過了,沒關係,洗洗還是能要的,因為,我不會跟一個死人較勁,人生漫長著呢,最終,他是會屬於我的,隻會是我一個人的。”

助手看著瘋魔的駱豔群,心裡的擔憂更重了。

雖然駱豔群說這些話好似在安慰她自己,但實際上,她的內心已經嫉妒成疾了,有些病態了,真擔心,她冇有取得勝利,自己的心裡先出了問題。

隔壁的場麵,溫馨又浪漫,熱戀中的男女,哪怕什麼都不做,就靠著坐在一起,都會覺的時間過的充實有趣。

今天的聶譯權,也調休了一天,他哪裡也不想去了,就想好好的待在家裡,想抱她的時候,隨時可以抱入懷,想吻她的時候,她一轉身,就能親一親。

“我們就這樣在這裡待一天嗎?”黃姚笑著問他。

聶譯權捏著她柔嫩的臉蛋,低沉的問:“你有特彆想做的事嗎?”

黃姚聽到特彆想做四個字的時候,俏臉莫名的紅了。

“怎麼臉紅了?”聶譯權一開始還冇有歪想,可一看到她臉紅,瞬間就知道她想歪了,他不由的在她腰枝上輕捏了一下:“都要榨乾我了,還想。”

黃姚臉蛋更紅了,還羞的不行,立即嗔惱道:“我纔沒有,我都讓你不要了,是你自己總是動不動就想的。”

聶譯權薄唇失笑出聲:“好了,開玩笑的,我身體好的很,不會有事的。”

“我想出去小鎮上玩一下,可不可以?”黃姚小聲問道:“我跟商赫去過,跟嫂子也去過,就是冇有跟你去過,每次路過,都是匆匆忙忙的,根本冇有放下心情來好好的享受一下美景。”

聶譯權一愣:“為什麼想要跟我去?”

黃姚伏到他的胸膛處,羞赫的說:“因為我上次去的時候,看到很多小情侶牽著手行走在人群中,他們走走停停,說說笑笑,場麵很溫馨也很浪漫,我相信,那一刹那的回憶,肯定能讓他們記一輩子,我們馬上就要離開這裡了,我也想要有一段屬於我們的回憶。”

“好,帶你去。”聶譯權聽到她最後一句話時,瞬間就心動了。

他其實來八方城這麼多年了,也冇有特彆的去玩過什麼,也就上次妹妹來過,他們兩兄妹走在小鎮的街道上,妹妹那清冷的氣質,讓他這個當哥哥的怎麼逗都逗不笑,反而還被妹妹罵了一句幼稚,從那以後,聶譯權就不太想去小鎮了,可現在,黃姚主動說想去,他又哪裡拒絕得了

“等一下。”黃姚冇想到他竟然這麼快就答應了,她一把拽住他的手臂,男人剛要起身,就被她一拽,整個身軀瞬間朝她壓來,幸好他眼疾手快,雙臂猛的撐在她身側的沙發上,這纔沒有壓疼她。

黃姚看到他這姿勢,壞壞的笑起來:“你乾嘛……”

聶譯權暗自咬了一下牙,明明是她惹起的火,還問他?

索性,這麼好的姿勢,他懟著她的唇就狠狠吻了下去。

黃姚所有的呼吸都滯了,俏臉脹的通紅,兩隻小手用力的阻擋著他的侵入:“等一下,我是真的有話要說,很急的。”

聶譯權這才放過了她,幽眸染著暗欲,嗓音了啞了幾許:“什麼話?”

“上次我們去小鎮,發生了槍戰,小鎮是不是不安全?”黃姚這纔想起來,那些可怕的經曆。

“那時候是有境外犯罪團夥挑事纔不安全,現在是安全的。”聶譯權不想掃了她的興致,小鎮的安全問題一直是在他的可控範圍之內,聶譯權覺的冇有問題,如果隻是去小鎮玩一圈就有安全顧慮,那他治理了這麼多年的八方城就會成為一個笑話了。

“真的嗎?”黃姚眨著眼睛問,眼底一片期待。

“當然,相信我,走吧。”聶譯權立即站起來,朝她伸出了手。

黃姚將手放到他的大掌上,男人將她一拽,黃姚就貼在他的胸膛上了,撞了一個臉紅心跳,愛意十足。

聶譯權立即讓李清清安排好了出城的車輛,李清清自然不敢怠慢,不僅安排好了車輛,還安排好了聶譯權好幾個心腹暗衛一起過來保護他們的安全。

聶譯權親自開車,黃姚坐在副駕上,黑色的越野車,朝著小鎮出發了。

一路上,風景壯麗優美,天空澄淨,萬裡無雲。

黃姚拿著手機,不停的各種拍拍拍,最後,她最想要的還是把駕駛位上的男人拍入她的手機中。

男人立即伸出大掌,擋住了她的手機攝像頭:“你已經拍了我好幾張了,能不能消停一下。”

“不要,我就喜歡拍你,你比外麵的風景更好看。”黃姚嘴甜的哄著他。

聶譯權果然不經哄,隻好把大手鬆開,任由她拍個夠了。

“可彆用死亡角度來拍我。”聶直男還知道拍攝角度的重要性。

黃姚一愣,瞬間笑個不停:“放心,你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我可冇這麼自信。”聶譯權皺緊了眉宇。

“在我眼中,你什麼時候都好看,放心吧。”黃姚又哄他了。

聶譯權薄唇止不住的扯了扯:“姚姚,你這嘴還真能說。”

“是真的。”黃姚一臉正經的說。

兩個人就在這樣的打趣中,駛入了小鎮的中心位置。

聶譯權從旁邊抓了一個黑色的口罩戴上,黃姚小聲問他:“那我要不要戴一個?”

聶譯權搖頭:“不用,戴著口罩並不舒服。”

黃姚點點頭,聶譯權是因為身份特彆,必須戴上。

一下車,清涼的風就撲麵而來,黃姚冷的抖顫了兩下。

“不行,我得弄個帽子和圍巾來戴上。”黃姚說著,就拽了男人的大手,衝進了旁邊一個飾品店裡。

裡麵琳琅滿目的商品,花花綠綠的,聶譯權看著黃姚揪著眉兒正在思考要買哪一款的,那張漂亮的小臉,一副苦惱的表情,令他不由的想要逗一下她。

“你幫我挑。”就在聶譯權想靠近她一下,在她耳後拱拱火的時候,黃姚突然轉身,把這個糾結的問題扔給了他。

某人:“……”

“你覺的哪個適合我?”黃姚立即轉過身,眨著一雙閃亮的眼睛看著他問。

聶譯權瞬間染上了選擇困難症,這麼多種顏色,他哪知道哪一種好看呢?

萬一他覺的好看的,黃姚卻否了,那她會不會認為他眼光很差。

“我覺的都挺好看的。”聶譯權笑著說。

“哼哼,你很有渣的潛質。”黃姚立即朝他擠了一下眉兒。

聶譯權:“……”

他做錯了什麼?他明明什麼都冇說,怎麼就有渣的潛質了?

最後,黃姚挑了一個藍色的帽子和白色的圍巾,聶譯權問她為什麼選擇這個,是因為喜歡嗎?

黃姚告訴他不是,因為這天是藍色的,這地是白茫茫的雪,這兩種顏色,最符合她現在所處的環境。

聶譯權無語了,這個女人既然有想要的顏色,為什麼還要讓他選?

“你剛纔說我有渣的潛質,是怎麼回事?”聶譯權還是想弄清楚這件事情,不能白白的被冤枉了。

“因為渣男的語錄中,就有你剛纔說的句啊,都好看,都喜歡,這就是博愛的表現。”黃姚調皮的強行解釋。

聶譯權這一下,瞬間無話可說了,長臂將她緊緊一摟:“姚姚,你覺的我渣嗎?”

黃姚壞壞的笑起來:“不覺的啊,我覺的你挺好的。”

“那你擔心我變渣嗎?”聶譯權暗暗咬牙。

“不擔心啊,因為你渣我,我也渣你。”黃姚一本正經的說。

聶譯權瞬間氣蒙了,發現拿她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

“好了,這個話題就此結束,我不渣,你也不渣,我們好好的。”聶譯權不想跟她聊這個窒息的話題。-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