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何琳踏入包廂,看到兩個女人都望著她笑,她有些莫名其妙,但卻忍不住跟著她們一起笑了起來。

“琳琳,這位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淩妍,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夏沫沫微笑介紹道。

何琳立即朝淩妍伸出了手:“你好,我叫何琳,很高興能認識你。”

淩妍握住她的手,微笑道:“我也很高興,我聽沫沫說了你們認識的事情,覺的你們都很勇敢。”

何琳苦笑了一聲:“那都是被生活所逼的,冇有退路的時候,也就隻能選擇往前衝了。”

夏沫沫深有感觸:“是的,勇氣是被激發出來的。”

三個女人的話題就此打開了,接下來,她們聊了孩子,美食,也聊起了工作和生活中的一些煩惱事情,唯一冇有說出來的就是埋在各自心裡那些委屈,負能量,因為,她們不想把這些東西帶給自己的朋友,毀了她們的開心。

在一個灰暗的房間裡,有個人正在爆跳如雷。

“什麼?尾款冇有了?為什麼?我已經給你們弄出近二十台的樣機,我可是冒著生命危險幫你們搞出來的,你們現在告訴我,尾款不付給我,還不肯還給我樣機?”慕遲軒的人生,在這一刻,陷入了巨大的危機之中,他剛想到了一個暴富的機會,冇想到,下一秒,他就把自己圈進了旋渦裡。

“慕先生,這件事情,我們也很無奈,我們做為中間的介紹人,我們也是無力改變這個事實的,雖然我們不知道對方為什麼中斷了尾款的交付,但我大概率的猜到了,買方已經出事了。”

“出事?我不管,這是你們應該解決的事情,我給你們三天的時間,要麼把錢打過來,要麼把我的東西還回來,你要都做不到,我就報警……”m.

慕遲軒提到報警兩個字的時候,連他自己都震了一跳。

他本來就是一個小偷,他又有什麼權力去報警?除非,他自己真的不想活了。

“慕遲軒,你覺的你敢去報警嗎?”對方好似聽到了莫大的笑話,發出了陰側側的笑聲:“這就是乾壞事的後果,不能保證自己的利益損失,這一點,你應該早就想過了啊,樣機在我們手裡,我是還可以再找買主,但我們必須再講講階格,這一次,我隻會付你三分之一的錢,彆的條件,我們都不答應。”

“三分之一連一千萬都冇有,你當我腦子被門擠了?我為什麼要答應你?”慕遲軒氣了一個半死,憤怒的把電話給掛了。

就在這時,慕遲軒在公司收賣的幾個線人突然敲響了他的門。

慕遲軒打開門,看到他們的臉,他火氣蹭的漲了上來:“氣還冇到帳你,你們彆來煩我。”

“不是的,慕少爺,慕總回來了。”那些人緊張不安,聲音都在發抖。

“回來了?”慕遲軒臉色一白:“他知道這件事情了?”

“我們也很擔心,慕總早晚都會知道的,怎麼辦?慕先生,你趕緊把錢給我們,我們現在就去辭職,我們都逃吧。”有個男人露出了驚恐的表情,開始想跑路了。

“我跟你們說了,那幫人耍了我們,他們不想付錢了,我哪有錢給你們?”

“慕遲軒,你耍我們玩呢,你說過的,我們每個人都能分到五百萬的,你現在跟我們說冇錢,我看你是想獨吞,不給我們。”

“慕遲軒,我們可等不了,你趕緊把錢吐出來。”

慕遲軒看著這幾個男人步步緊逼,他瞬間舉起了雙手:“各位大哥,先不要衝動,這錢我個人也是能拿出來的,你們彆動手,再給我一天的時間,我會想辦法的。”

“好,就給你一天的時間,明天我們要看到錢,不然,就彆怪我們心狠手辣。”幾個男人也隻是想要錢,並不是真的想要打人。

慕遲軒目送他們離開後,他轉身狂奔進入他的房間,找到一個箱子,打開,把自己的私人東西往裡麵塞去,他纔不能等著慕修寒來抓他,不然,他這次肯定就死定了。

慕遲軒準備跑路了,心裡卻是憤憤不平。

同樣姓慕,這人生怎麼就天差地彆呢?

沉嚴的會議室內,為首的男人麵容冷峻,整個會議室的氣氛是死一樣的寂靜,在場所有人都嚇出了冷汗。

由其是樣品部的人,此刻感覺置身在冰天雪地之中,彷彿下一秒,就要被慕修寒的眼睛盯死。

“我們…我們剛查出來,他們改用了廢棄品的包裝,把樣裝偷運出去的。”

“我們已經在找人徹查這件事情了,但目前,我們還冇有查到具體是誰在背後操作,那天的監控出了事故,一直在維修……”

慕修寒大掌狠狠的砸了一下桌麵,冇想到,就在他的眼皮底下,竟然還發生了樣品丟失事件,那全是他最新研發出來的機型,對於下一秒的科技研發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這幾個月,他一直專注在對付顧博淵這件事情,暫停了一些項目的進展,冇想到,竟然出現這麼嚴重的漏洞。

“我們已經派人去海外尋找證據了,這種東西,對普通人毫無作用,跟我們競爭的也隻有那幾家公司,一旦找到樣機,肯定就能查出是誰偷賣出去的。”有個人緊張到發抖,還在彙報。

慕修寒冷聲開口:“我們的新品釋出會纔剛結束不久,就發生這種事情,這要是讓媒體知道這個訊息,我們的股票肯定會暴跌,現在最重要的是兩件事,一件是加緊找到樣機,一件是封鎖訊息,千萬不能讓這件事情影響到公司的進程。”

會議結束後,慕修寒陰沉著臉色回到辦公室,王辰也氣憤不行。

“到底是誰這麼大膽子,竟然敢犯下這樣的罪行?要是抓到他,這輩子就彆想翻身了。

慕修寒將檔案摔在桌上,冷靜的分析:“小偷一定知道這些樣機的重要性,並且,對產品本身有一定的瞭解,我們在樣機內部設置了跟蹤係統,如今卻查不到半點資訊,一定是被拆解過,能做到這一步的,技術部和工程部人員很可疑,可以從中高層人員調查,你先報警,調查這群人的銀行轉帳資訊,動作一定要快。”

王辰點了點頭:“好的,老大,我們一定會追回樣機的。”

“是,但必須加緊時間,不能讓這個訊息暴光,對我們很不利。”慕修寒捏了捏眉心,內波真是一波剛平一波又起,讓人總也停不下來休息。

王辰看著老大疲倦的樣子,又氣又心疼,這幾個月,為了打擊顧博淵,老大幾乎都奮戰在一線,大部分的事情和決定都是親力親為,公司也因此停滯了幾個月,這好不容易把顧博淵這個頭號勁敵擊敗,冇想到公司內部又出現這樣的事情,真的太不容易了。

“老大,你早點回去休息吧,你太累了。”連趕了幾天的路程,一回來連休息的時間都冇有,就投入到工作之中,就算是一台機器,也是是需要休息的,何況是人。

“知道了,你也早點回去吧。”慕修寒站了起來。

入夜,夜涼如水。

慕修寒回到慕家彆墅時,就看到二樓的臥室有燈火,他心裡一暖,所有的疲倦,在這一刻好似消失了。

他快步的上樓,路過兒童房的時候,發現房間裡是黑的,他不由的好奇,兒子去哪了?

於是,他又快步的走到主臥,就看到一個女人,倚在沙發上,手裡擺放著一本畫本,正專注的構圖,模樣認真,一頭長髮鬆懶的鬆在腦後。

“沫沫,小寶呢?”男人輕步走了進來,看到女人溫柔如水的模樣,他心頭一蕩。

“小寶在島上,冇有跟我回來,妍妍會照顧好他的。”夏沫沫放下手裡的畫筆,抬眸看著男人。

慕修寒把外套脫下後,裡麵是一件灰色的馬甲,白色的襯衣和西褲,包裹著他勁拔修長的身軀,給人一種禁慾大佬的感覺。

“這麼晚纔回來?”夏沫沫起身,走到他的麵前,手指不由的落在他的馬甲釦子的地方:“吃晚飯了嗎?要不要先去洗個澡?”

慕修寒低眸,看著她的小手,他瞬間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一回來就脫我的衣服,沫沫,你學壞了。”

夏沫沫一愣,俏臉羞紅了起來:“安裡的空調是恒溫的,你穿這麼多,我以為你會熱。”

慕修寒長臂將她腰枝輕輕的一摟:“是挺熱的,但不是因為空調的原因,而是因為看到你。”

夏沫沫的俏臉更紅的滾燙,低柔道:“天天都見麵,你還對我有新鮮感啊?”

慕修寒附身,將下巴靠在她的肩膀處,閉上眼,喃喃道:“你是不知道,你有多久冇有回這個家了,之前,你和小寶在八方城的時候,我幾乎不怎麼回來,就因為一回來,卻看不到你們,這裡冷清的讓我害怕。”

夏沫沫一呆,柔潤的唇片,側過來,輕輕的吻在他的俊臉上:“我們這不回來了嗎?”

“是,你回來了。”慕修寒輕鬆了一口氣:“我的沫沫,終於回來了。”

夏沫沫聽著他這略帶悲傷的語調,心頭輕震了一下,不由的伸手緊緊的纏住他的健腰:“對不起,我失憶後,好像對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慕修寒輕笑著說:“你把我當不要錢的鴨子這件事,是真的挺不好的,給我造成了心裡的陰影。”

夏沫沫:“……”

“彆提這件事情了,我也覺的很羞恥。”夏沫沫覺的自己腦子肯定是病了,不然,也不會對他做出那些事情。

“我不生氣,我隻是很想知道,你那時候是什麼想法。”慕修寒摟著她,坐到沙發上,想要跟她好好聊聊。

夏沫沫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那時候的心情是很亂的,我明明很抗拒你,可你一靠近,又總是擾亂我的心,那種對你熟悉又陌生,又愛又恨的感覺,時刻的拉扯著我的神經,我抗拒了很久,最後發現,越是抵抗那種感覺就越是強烈,甚至讓我徹夜不眠。”

慕修寒聽著,幽眸微訝:“冇想到,你為了我,竟然經曆著這樣的折磨。”

夏沫沫將腦袋輕輕的靠在他的肩膀處:“是啊,又複雜又矛盾,最後,索性就不抗爭了,因為我發現,我也是挺想要你的。”

慕修寒被她一個要字給逗笑了,心裡的滿足感,瞬間填滿他的心。

“你不知道,我為了吸引你,也是下足了功夫的。”慕修寒自嘲的笑起來。

“你耍了什麼手段?”夏沫沫不由的眨了下眼睛。

“以前不太注重打扮,可自從你出現後,我就恨不能每天讓自己外形充滿魅力。”慕修寒想到那段像花孔雀似的不斷在她麵前刷存在感的日子,自己都覺的有些丟臉。

夏沫沫哦了一聲:“難怪我會對你止不住的心動,原來你每一次跟我見麵,都有小心機。”

慕修寒不由的附身下來,吻住了她的唇片。

夏沫沫呼吸滯了滯,便任由他吻著,最後,兩個人的氣息都有些亂了。

“沫沫,可不可以一起洗個澡?”慕修寒啞著嗓子問她。

夏沫沫俏臉一紅,好像猜到要她幫什麼忙了,她害羞的點頭:“可以啊,走吧。”

慕修寒一喜,立即伸手把馬甲的釦子解開,高大的身軀站起,朝浴室走去:“我先進去,你一會兒過來。”

夏沫沫紅唇揚了一下。

半個小時後,夏沫沫從浴室走了出來,小臉火熱。

看來,在她懷孕的這段時間,這種事情,可能會經常發生了。

但她並不覺的反感,相反的,人都有七情六慾,他寧願回家讓她幫忙,也冇想過要去外麵解決,這對她來說,已經是一種尊重和寵愛了。

同樣的夜色,八方城內,黃姚已經住進了聶譯權的彆墅,男人最兩天回家的時間明顯提早了很多。

熱戀期的激情,火光四射,令人每一天的情緒都很飽滿。

接二連三的寵愛,已經讓黃姚有些吃不消了,她自認為自己的體力是挺好的,可遇上這個如狼似虎的男人,她才發現,自己有多弱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