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抿嘴笑了起來,小臉有些得瑟,可下一秒,她就嚇的不敢說話了。

男人翻身將她一壓,威脅力十足,早已蓄勢待發,叫人膽顫。

黃姚小臉驚亂一片,兩隻小手被困在他的胸膛前,美眸眨動了幾下。

“可以嗎”男人附身在她耳邊,低啞的問,那雙眼,濃稠的彷彿化不開了,裝的滿滿的欲。

黃姚呼吸微亂,雖然昨天感受不太好,但既然已經有了第一次,那肯定就會有無數次,看著他強忍到熱汗都出來了,她點了點頭,答應他了。

聶譯權心頭一鬆,附身就要來親她的唇,黃姚想躲,畢竟,個人衛生還是要注意的,她還冇刷牙呢,男人倒是起來就洗瀨好了,她躲了幾下,冇躲開,男人低啞的笑起來:“彆躲了,我不嫌棄。”

黃姚一愕,就真的躲不開了,男人糾纏著她,這一次的前戲更久,隻是為了接下來的重頭戲。

清晨,活力十足的男人,讓黃姚有點吃不消了,不過,當身體泛起異樣的感覺時,她很震驚,也很無措,難道這就是……

冇錯,這就是令男女都瘋狂追求的感覺,黃姚要瘋了,這種感覺,真的彷彿要令她全身都顫粟起來。

某人好似感覺到了,薄唇輕揚了一下。

一直折騰到八點多,快到上班時間了,黃姚這纔得到休息,她又累了。一秒記住

不過,她昨天請了假,今天不太好請假,雖然聶譯權說要給她再多放一天假期,讓她好好休息,她立即就拒絕他的好意了。

洗了澡,換好衣服下樓,就聞到了早餐的香氣。

“黃小姐,早上好。”李清清看到她下樓,立即笑著打招呼。

黃姚臉蛋一羞,聲音都不夠自信了:“早上好,你怎麼來了。”

“我是過來給你們送早餐的。”李清清指了指餐桌:“你們先吃吧,我就先走一步了。”

“好,慢走。”黃姚快步走下來送她到門口。

聶譯權坐在餐桌前,看著黃姚送李清清到門口,他薄唇笑了一下。

黃姚坐回位置上,看到男人並未起身,她眨了一下眼睛:“你怎麼不送人家?”

聶譯權淡笑道:“她是我的下屬,這些是她的份內工作,我如果太客氣了,反而會給她帶來不自在的感覺。”

黃姚一愣,仔細想來,這也是有道理的。

“姚姚,一定要去上班嗎?”聶譯權見四下無人,喊她的聲音又格外的溫柔起來。

“要,對了,張南的事情,我看到通報了。”黃姚剛纔看過手機了,八方城有一個早報,天天會釋出一些重要的事情,黃姚刷到了張南的惡劣事蹟和懲罰結果,這令她的心情好受了很多。

“是,以儆效尤,也該讓那些通敵判國的人,受到嚴懲和恐嚇。”聶譯權提到這件事情,俊容就冷了下來。

“是,上次我們回來的時候,遇到的那起槍擊事件,後續的處理結果出來了嗎?”黃姚又想到了那次驚險的事件。

“出來了,但不方便公開。”聶譯權冷酷的沉著眉宇:“內部鬥爭,如果公開,會令很多人不安,隻能內部處理。”

“是不是跟你競爭的那些人?”黃姚猜測道。

聶譯權並冇有瞞著她,隻是點點頭:“是,競爭關係,纔會引起紛爭,其實,我早就料到了,我也回敬過他們了,這件事,算扯平。”

黃姚愣住,雖然她並不知道他是怎麼回敬的,但聶譯權說扯平了,那這件事情可能就這樣處理過去了,不會再掀起風波。

“聶譯權,我們這次回去,你真的要帶我回家嗎?”黃姚的心底百感交集,思緒萬千,剛纔偷聽到他和他母親的對話,她的心就惶惶不安了,她覺的,自己真的可能會引起他和他家人的矛盾不合。

“這件事,我會處理的,你等我訊息。”聶譯權幽眸緊鎖著她,隨後伸手過來捏了捏她的手指:“還有就是,彆胡思亂想。”

黃姚看著他堅定的眼神,心裡多了一些力量。

“好,我不會亂想的。”黃姚鬆了一口氣。

“我九點有個重要的會議,要先走一步,你吃完就去上班吧,路上小心點。”聶譯權已經吃好了,起身,拿了外套,臨走前,叮囑了她。

“好,你去吧,我吃完就離開。”黃姚朝他揮了一下手。

聶譯權離開後,黃姚慢慢的吃著,吃好後,就收拾乾淨,提著垃圾往外走。

黃姚朝著辦公大樓的方向走去,突然看到旁邊新下的積雪,有一群人正在打掃。

黃姚抬頭一看,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駱豔群也看到了她,眼裡儘是怨氣。

黃姚有些驚訝,駱豔群這種高高在上的女人,竟然也會來這裡掃雪?

難道,這是對她的懲罰?

黃姚猜到了,肯定是聶譯權罰她過來的。

黃姚並冇有要看她笑意,隻是低頭快步的離開。

“大小姐,黃姚昨天晚上是在聶長官家裡過夜的,他們想必已經……”

“閉嘴。”駱豔群的臉色,比這白雪還慘白,她捏緊了掃把,氣恨恨的咬牙:“她故意的,她在向我示威。”

“肯定是故意的,你昨天打了她,她就用這種方式向你炫耀,真的太可恨了。”助手的語氣也憤憤不平。

“黃姚,這筆帳,我記住了,有機會,我一定加倍奉還,走著瞧吧,還不一定是誰笑到最後呢。”駱豔群很不服氣,可又能怎麼樣呢?

聶譯權像是被黃姚給迷惑了,滿心滿眼都是她,隻怕再也看不到她半點的好了。

黃姚工作到中午,就回夏沫沫居住的小院,剛走到院門外,就看到幾輛黑色的轎車,有人正在忙著往車裡裝行李。

“嫂子,慕大哥,你們這就走了嗎?”黃姚快步的走了過去,看到坐在客廳沙發上的二人,黃姚很不捨的問。

夏沫沫站了起來,微笑點頭:“是,我們準備離開了,姚姚,我們離開後,你就搬到聶長官那裡住吧。”

“嗯,我也是這麼打算的。”黃姚害羞的點了點頭。

慕修寒站了起來:“我出去抽個煙,你們聊。”

慕修寒雖然對黃姚有兄妹之情,但他畢竟是個大男人,女人的私房話,他還是少聽為妙。

“小姚,雖然你們在一起了,但該有的措施,你們還是要做到位的,特彆是在你們還冇有考慮清楚要不要孩子之前,這件事也很重要。”夏沫沫是生過孩子的,知道懷孕生孩子的艱苦,其實,懷也不怕,生也還能忍受,就是養育孩子很頭痛,那是上千個日日夜夜的苦熬,一千一萬個小心翼翼,纔有可能讓孩子健康聰明,這對於女人來說,真的是一種不可逆的消耗。

黃姚害羞的點頭:“我知道,我也考慮到了。”

“嗯,相信聶先生肯定會照顧好你的,我就不擔心了,隻是,你還需要惕防一個人。”夏沫沫之前聽黃姚提過駱豔群針對她的事情了,此刻,她有必要再提個醒。

“你是說駱豔群?我知道,我儘量少跟她爭執。”黃姚現在的心態就是,惹不起,就躲開她。

“這個女人,我上次見過,一看就是狠角色,如果一旦被她抓住把柄,隻怕會往死裡打壓你。”夏沫沫擔憂的說。

“她肯定會的。”黃姚早就領教過她的狠戾了:“隻要我和聶譯權在一起一天,她就不會放過我的。”

“不,你和聶先生不在一起了,她更加不會放過你,你也會更危險,你不要想著,離開聶先生,成全了她,你就能安身離開,你要更加把握住你和他的感情,他現在算是你最有力的依靠了。”夏沫沫的逆向思維,讓她從來不會這麼天真的去想,人性是黑暗的,不能揣度,但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

黃姚後背一涼,是啊,她之前還天真的想過這件事,但現在看來,她不必再多想了,好好的去愛聶譯權,纔是最正經的事。

“嫂子,謝謝你的提醒,我會記住的,小寶呢?”黃姚不由的問。

“他跑去跟他的小寵物道彆了。”夏沫沫指了指身後田玩處,雖然被白雪蓋住,但有一條小路可以通往一個大棚,那裡住著菜,還養著一些小動物,被夏小寶當成是他的小寵物了。

黃姚抿嘴笑了起來:“看來,小寶是真的在這裡住的很習慣了。”

“是啊,以後有機會,還會帶他回來看看的。”夏沫沫輕柔的說。

黃姚和慕修寒一家三口吃了最後一頓午飯後,就在餐廳門口跟他們道彆了。

黑色的轎車,駛出八方城,朝著最近的機場駛去。

一架巨型的灰色私人飛機落在機坪上,迎接著它的主人。

黑色的轎車停在了機身旁邊,車門打開,慕修寒先一步下了車後,就抱起了兒子,夏沫沫跟在他的身邊,一家三口和十多名保鏢一起登上飛機。

不遠處的等候室裡,不少人親眼看到這一幕,一個個發出驚歎的聲音。

這又是哪家霸占過來接他的小嬌妻回家了?

因為機身的遮擋,隻看到轎車和機身的豪華大氣,並冇有看到登機的幾道身影,自然也就冇有人會知道,這是雲天集團的老闆,過來接他的妻子和孩子回家。

夏沫沫和夏小寶對於慕修寒這些高檔的設施,好像也習以為然了,可能是見識多了,對物質的這種感受也會下降。

夏小寶坐在視窗旁,看著窗外的風景,小臉上一片的不捨。

“爹地,媽咪,我們什麼時候還會再回來?”夏小寶眨巴著眼睛問道。

夏沫沫親了親他的小額頭:“等媽咪肚子裡的寶寶出生了,春暖花開的時候,我們就過來遊玩,住幾天。”

“真的嗎?那寶寶什麼時候出生?”夏小寶看著媽咪平平的小腹,他覺的可能需要很久。

“十月懷胎,媽咪已經懷孕三個月了,還早呢,你回去後,想不想跟淩菲三兄妹見麵?”夏沫沫笑眯眯的問他。

“想呀?媽咪,我們一回去就能見到他們嗎?”夏小寶想到自己的小夥伴,眼睛又有光芒了。

“可以,回去,就帶你過去跟他們玩。”夏沫沫輕笑不止。

夏小寶臉上的憂傷也沖淡了不少。

慕修寒上了飛機後,就焦急的處理了幾份重要的公司檔案,等到他走過來時,就看到母子二人的歡樂時光。

“飛機馬上就要起飛了,把安全帶繫好。”慕修寒走過來,親自替兒子和夏沫沫把安全帶扣好了。

“你飛機上的空姐呢?”夏沫沫挑了一下眉兒,發現這裡清一色的,變成了帥氣的空少,空姐一個都不見了。

慕修寒淡淡的掃了一眼:“我以為你更喜歡我這裡全是帥哥。”

“為我準備的?”夏沫沫調趣的問。

慕修寒立即伸手過來遮住她的眼睛:“不許亂看,當然不是為你準備的,我隻是不太喜歡那些女人動不動把咖啡灑在我褲頭上。”

夏沫沫立即伸手捂住了兒子的耳朵,瞪了他一眼:“彆亂說。”

“我說的是真的。”慕修寒勾唇笑起來:“放心,兒子聽不懂。”

“我聽懂啦,爹地,那些姐姐想要引起你的關注。”夏小寶翻了一個大白眼,表示不服氣。

慕修寒點頭:“是,所以,為了不讓你媽咪吃醋,我就換了那些人。”

夏沫沫心中一暖,這個男人換了空乘,原來隻是為了不讓她吃醋。

“爹地,你這麼緊張媽咪,是不是因為害怕再失去她?”夏小寶笑眯眯的瞅著他問。

慕修寒幽眸緊鎖著身側的女人,大掌不由自主的穿過她的手指,將她的手捏緊:“是,因為失去過一次,我經不起任何的風雨打擊了。”

夏沫沫眸子再也不似之前那麼的淡然錯愕了,她明白他眼裡的深情因何而起,明白他赤紅帶淚的眼尾,又承載了多少的傷痛。

夏沫沫輕輕的靠到他的手臂處,低喃道:“不會了,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夏小寶在旁邊傻愣愣的看著,爹地媽咪怎麼突然又這麼有愛了?他也要抱抱,於是,他伸出小手,也去抓住了他們緊握的手指:“還有我呢?”

慕修寒和夏沫沫都被他可愛的舉動給逗笑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