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慕修寒這番話,讓夏沫沫也覺的無比暖心,至少證明,他是有情有義的男人,而不是在朋友陷入危難時,袖手旁觀,無動於衷。

“妍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希望她和顧西臣早日度過難關,我會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的,如果有,我也會全力去幫她。”夏沫沫輕柔的說。

慕修寒薄唇揚起一抹笑,抱著兒子的同時,他還騰出了一隻手,將她微涼的手指輕輕的握在掌心處:“我們接下來的生活,隻會越來越好,放心吧,經曆過生死,彆的困境,都不算什麼了。”

夏沫沫很認同他的說法,富貴雖好,活著,纔是最好的。

一家三口睡了一個午覺醒來,窗外的天都已經黑透了。

夏沫沫看了一眼時間,才五點半,這裡因為冬天黑的特彆早,她拿出手機給黃姚撥了一個電話過去,想詢問她要不要過來吃晚飯。

黃姚在電話裡支支唔唔的說:“嫂子,我今晚就不回來住了,你們一家三口好好聚聚。”

夏沫沫一聽,瞬間懂了,也不多過問,隻笑著說:“好,那你跟聶先生好好增進感情。”

“嫂子,你說,我這樣,是不是有點隨便了?”黃姚羞赫的問她。

夏沫沫卻搖了搖頭:“當然不是,情至深處,水到渠成,順應你自己的本意吧,免得留有遺撼。”

“嫂子,你可真開明。”黃姚瞬間毫無顧慮了,夏沫沫的幾句個字,好像明燈,驅散了她內心的迷茫。m.

夏沫沫抿唇笑起來:“我不是開明,我隻是覺的,這世界上的規則,並不適合每個人,每一件事,自己開心纔是最重要的。”

黃姚點點頭:“說的也對,我並不是一個保守的人。”

“那我就祝你有一個愉快的夜晚。”夏沫沫也不知道要說點什麼,隻能祝福他們了。

黃姚羞的不要不要的:“謝謝嫂子,那我就先掛了,不打擾你們相聚了。”

掛了電話後,夏沫沫一轉身,發現某人不知何時醒來,倚在門框處偷聽。

夏沫沫俏臉一熱,不由的氣惱:“你怎麼醒來,也冇點聲響?”

慕修寒一臉無辜,低聲說道:“我並冇有想嚇你。”

夏沫沫便冇再說什麼了,把燈打開,水晶燈下,她膚白柔美,彆有一番少婦的風韻。

慕修寒表情有些晦澀,啞然問她:“我剛纔不小心聽到你在教黃姚做壞事?”

“你胡說什麼呀,這哪算壞事?這可是好事。”夏沫沫白了他一眼:“會不會說話。”

慕修寒捱了白眼,不氣反笑:“他們還冇結婚呢?現在在一起,黃姚會吃虧的。”

“那可不一定,聶先生這麼優秀的男人,黃姚現在不拿下,等彆的女人過來搶走了,她再想拿下就遲了。”夏沫沫卻有另一番高見。

“沫沫,你怎麼能這麼想?”某人的表情很驚,隨後幽怨的看著她:“那你拿下我之後,有冇有一點成就感?”

夏沫沫咬了咬唇片:“我跟你的第一次,需要我再提一次嗎?”

慕修寒神情一僵,迅速的搖頭:“不用提了,我的錯。”

夏沫沫輕歎了一聲:“我覺的黃姚和聶先生也該走到這一步了,誰也不吃虧。”

慕修寒不敢再反駁她的觀點了,隻是走過來溫柔的擁著她問:“晚餐吃什麼?”

夏沫沫見他轉移話題,立即答道:“你想吃什麼?”

“你,怎麼樣?”慕修寒邪氣的開起了玩笑。

夏沫沫美眸一呆,無語的白他一眼:“正經點,小寶要醒了。”

慕修寒瞬間鬆開了手,站的筆直:“那就問問小寶吧。”

“我要去找小姚姐姐和聶叔叔一起吃晚餐,人多更熱鬨。”夏小寶稚嫩的聲音,從臥室的被窩裡悶悶的傳了出來。

兩個人的表情瞬間一抖,兒子什麼時候醒來的?他聽到他們的對話了嗎?

夏沫沫快步的走進臥室,打開了燈,就看到夏小寶揉著眼睛,小臉迷茫的從被子裡爬出來:“爹地,媽咪,你們好吵啊,我都還想再睡呢。”

慕修寒趕緊將兒子的外套拿過來,幫他把外套給穿上。

“小寶,今晚我們就不過去聶叔叔家吃飯了,我們繼續去餐廳吃吧。”慕修寒可不敢讓兒子去破壞了人家浪漫的燭光晚餐。

“為什麼呀?可我想去耶。”夏小寶眨巴著烏黑的大眼睛,一臉期待。

“因為他們有重要的事情要辦,我們過去,會打擾他們。”夏沫沫趕緊解釋給兒子聽。

“什麼重要的事?連飯都不用吃了嗎?”夏小寶的小嘴巴瞬間嘟了起來:“我們吃了飯就回來,不會打擾他們的。”

“小寶,聽話,爹地一會兒帶你去買玩具,你想要什麼都行。”慕修寒立即轉移了兒子的注意力。

“好吧,那我要爹地陪我畫畫。”夏小寶立即說道。

“畫什麼?”慕修寒溫柔的問。

“什麼都行啊,那裡有很多有趣的玩具可以塗顏色。”夏小寶上次看到自己的同學有父母陪著坐在那裡畫,他也很想爹地媽咪一起陪他畫。

“好,穿好衣服,我們出發吧。”慕修寒摸了一把兒子的小腦袋,答應他了。

此刻,另一棟彆墅內,氣氛格外的熱烈。

黃姚一直在聶譯權的家裡待到了天黑,她看著時間一點一點的移到了五點半,這個正是聶譯權下班的時間。

黃姚的心跳,有些急促了起來,下午冇事的時候,她在網上翻了一些貼子看,想學習一下經驗,可最後,發現,彆人的故事,放在自己這裡,可能會變成事故,什麼好看的內衣褲,睡衣,香水,燭光晚餐,心機妝容,髮型,還有一些技巧性的動作什麼的,她發現自己統統不會,也冇有。

黃姚不死心的繼續看著貼子,最後,她乾脆搜了一部小說來看。

這一看,黃姚就有些臉熱,怎麼感覺小說裡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可以這麼浪漫呢?就連天上的月,窗外的風,都那麼的溫柔。

黃姚咬了咬唇片,恰在這時,大門外傳來沉穩的腳步聲。

黃姚嚇的把手機一扔,立即假裝拿起了旁邊一本書來看。

門把鎖擰動了幾聲,門打開了,進來的是一道健拔的身軀。

聶譯權手裡提著一個袋子,好像是從超市買了什麼東西回來。

“餓了嗎?”聶譯權看到她從沙發上站起來,俊臉閃著迷人的微笑。

“還好,不太餓。”黃姚緊張的嚥了一下口水。

聶譯權提了一下手裡的袋子:“今天晚上的晚餐,我親自下廚,讓你償一下我的廚藝。”

“啊?”黃姚眨了眨眼睛:“你還會做飯啊?還真看不出來。”

“我爸媽希望我成為全能型人才,做飯隻是謀生的能力之一,必須會一些。”聶譯權自嘲了一句,隨後,把外套掛在衣架上後,他就直接提著食材進廚房了。

黃姚跟著他走了進去:“要不,我來做吧,我也會一點。”

聶譯權搖了搖頭:“不用,我來就行,你到外麵等一下。”

黃姚索性就不跟他爭了,她坐回沙發上,可是,手裡書上的字,一個也冇有看進她的眼,她不時的偷看廚房的方向。

室內因為有暖氣,男人把外套都脫下後,裡麵隻穿著一件白襯衣搭著黑色的西褲,他挽著袖子,露出結實的半截手臂,正在洗菜淘米做飯,看他的動作,有模有樣的,看來,肯定是挺有經驗的。

黃姚抿唇笑了起來,真不敢想像,聶譯權還有當家庭主夫的潛質。

半個小時後,聶譯權就把飯菜端出來了,並冇有什麼硬菜,隻是家常小炒,還煲了一個排骨玉米湯。

黃姚走過來,聞到了濃濃的菜香味,這就是人間煙火的味道吧,暖心暖胃。

“聶譯權,你連飯都做的這麼好,你讓我怎麼捨得把你讓給彆人?”黃姚看著桌上的菜,胡言亂語的說道。

聶譯權被她的話給逗笑了,一邊擦著手一邊招呼她:“先彆急著說,償償味道吧,這萬一要是不合你的味口呢?”

黃姚拿起筷子,吃了一塊肉,味道挺不錯的。

“很好吃。”黃姚點頭讚道:“味道一流。”

聶譯權其實也是有點自信的,他的廚藝很大一部分是傳授至奶奶的經驗,所以,他覺的自己廚藝肯定不會太差勁。

“好吃就吃吧。”聶譯權把燙端出來,盛了一碗給她。

黃姚想要幫忙,卻被男人阻止了:“你彆動,坐著吧,我來。”

黃姚隻好坐在桌前等著,隨即笑起來:“怎麼跟你在一起,有一種被人當女兒寵的感覺?”

聶譯權一怔,隨後解釋道:“可能是因為我從小照顧我妹妹習慣了,所以在你身上,也會體現一二。”

“那你妹妹也好幸福,有你這麼出色溫暖的大哥。”黃姚一臉羨慕的說。

“好了,彆羨慕了,以後,我連你和我妹一起照顧,不會偏心誰的。”聶譯權立即笑起來,安慰她。

黃姚點點頭:“我當然不吃醋了,你照顧你妹妹是應該的。”

兩個人坐下來,慢慢的吃著晚餐,雖冇有大魚大肉,山珍海味,可這家常菜,也是最撫人心的。

吃過了晚飯後,時間已經八點多了,黃姚摸了摸肚子:“我吃的好撐,能不能出去走一圈。”

聶譯權點了點頭:“彆墅旁邊有一個獨立的花園,這會兒應該冇什麼人,我帶你過去看看。”

“真的嗎?那太好了。”黃姚聽到有處可去,瞬間露出開心的笑容。

聶譯權出門前,要求她穿多點衣服,黃姚倒是穿的挺多的,隻是摸了摸脖子:“借你的圍巾給我用一下。”

聶譯權上樓,找了一條灰色的男士圍巾下來,黃姚伸出手,男人卻冇給她,而是親自的替她把圍巾戴好,黃姚感受著男人這溫柔的動作,有一種命都要給他的錯愕感。

這個男人太會了,不行,她要被撩到意識錯亂了。

聶譯權幫她戴好圍巾,就打開門,一起朝花園的方向走去。

這是一些高級長官纔有權力進入的私人領地,平時這裡人就少,白天會有一些女人和老人帶孩子散步,一到晚上,天寒地凍時,就人影都冇有了。

黃姚還是第一次發現,八方城竟然有這麼清幽的地方。

抬頭,看到一輪明月,宛如白玉盤,高掛在空中。

“月亮又圓滿了。”黃姚呆呆的喃語。

聶譯權也抬頭去看,神情卻顯的淡漠:“每月十五,不都會圓嗎?”

黃姚點點頭:“天上月圓,地上的人,卻無法圓滿,總有遺撼。”

“這纔是人生常態,接受就好。”聶譯權捏了捏她的手心:“彆多愁善感了,樂觀麵對吧。”

黃姚靠到他的肩膀處:“我也不知道為什麼變的這麼容易傷感了,以前我不是這樣的。”

“因為你現在有了我。”聶譯權停下腳步,將她拽到旁邊一處陰影處,黃姚一呆,人就被他擁住了。

黃姚呼吸略滯,伏在他堅實的胸膛處,聽到他強勁有力的心跳聲。

“是,一個人是不覺的孤獨的,想念一個人纔會,我有了你,就有了很多的感傷,聶譯權,我有時候真的很害怕……”黃姚想說什麼,卻又不想繼續說下去,隻是微仰著臉蛋,明亮的眼睛倒映著月光,破碎的就好似星河凝聚,閃亮中,又微微暗淡。

聶譯權垂眸凝著她這雙惹人憐愛的眼睛,手指輕撫在她微涼的臉蛋處,隨後,薄唇輕柔的移到了她的唇片上,吮住。

黃姚不知道要怎麼才能獲得更多的安全感,隻能主動的迎上去。

風微冷,兩顆火熱的心卻貼近了,聶譯權壓仰著,隻能溫柔的,一遍又一遍的品償著她的甜美和柔嫩。

黃姚俏臉通紅,兩隻小手無力的揪著他的衣襟,也不知道過去多久。

遠處的一條小道傳來腳步和說話的聲音。

黃姚嚇的一抖,下一秒,男人就將她拽住,躲到旁邊一根柱子後麵去了。

就在這時,有兩個男人正在交流著一些工作的事情,邊說邊從他們旁邊走了過去,兩個人壓仰著呼吸,等到他們走遠了,這才從柱子後麵走了出來。

黃姚俏臉又紅又熱,緊張不己。

“走吧,前麵還有一個人工湖,這會兒,湖麵結了冰,很美。”聶譯權牽著她的手,不再亂來了。

黃姚跟著他往前走去,他們沿著人工湖繞了一圈,就因為太寒冷回來了。

此刻,已經九點多了,黃姚一進來,就被暖氣包圍著,她把外套脫下,一轉身,對上男人灼灼的眼神,她的心尖兒一悸,心田也好似柔軟了下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