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她趕緊撐起雙臂,可因為壓的太久,雙臂都麻掉了,下一秒,她就直接又摔回床上,男人及時的伸手將她一抱,將她整個人摟了過來。

“臉還疼嗎?”聶譯權粗厲的指腹,輕觸著她柔嫩的臉蛋,低啞著問。

黃姚聽後,猛的抬起頭來:“為什麼問這個?”

“駱豔群打你的事,你為什麼不打電話告訴我,是擔心我不會替你做主嗎?”聶譯權見她這驚愕的表情,就猜到她在想什麼了,這個笨蛋,說到底還是不相信他嗎?

黃姚俏臉微熱,輕輕的靠回他的懷裡去,思索著說:“我是想過不說的,因為我不想讓你為了我和她吵架。”

“為什麼?”聶譯權的手指輕撫著她的頭髮:“你這樣步步退讓,倒是更加縱容了她的囂張,她以後會更加覺的你好欺負的。”

“我知道。”黃姚低歎了一口氣:“我也冇想到,她一見到我就打我,我要是能反映過來,我就躲開了。”

“這不是躲不躲的關係,是她想打你,起了這個惡毒的念頭,你要把她欺負你這個念頭給壓下去。”聶譯權也歎氣,他知道黃姚不是任人欺負的人,可現在,為了他,她卻忍受著捱打。

“你是怎麼知道這件事的?”黃姚好奇的看著他。

“這是我家,我家裡有監控,你在這裡,我就讓李清清多盯了一下,冇想到,就看到這一幕了。”聶譯權到現在,心裡都還有火氣,總覺的罰駱豔群罰的輕了。

“原來,你這麼在乎我啊?”黃姚臉上流動著醉人的微笑。一秒記住

聶譯權責備的看著她:“都這樣了,你還笑得出來?我來了,你不是該抱著我哭一場嗎?”

“剛纔哭夠了,我現在不想哭了。”黃姚說完,用手摸了摸臉頰,不要還有鼻涕和眼淚,那就丟臉了。

聶譯權起身,進入浴室手,拿出一條擰乾的濕毛巾遞給她。

黃姚立即抹了一把臉,這才覺的清爽多了。

“你怎麼回來了?”黃姚看了一眼時間,原來是午飯時間到了。

聶譯權低柔道:“餓了嗎?下樓吃飯。”

黃姚點頭:“好,我想刷個牙,你這裡有冇有備用的牙具?”

聶譯權這纔打開一個櫃子,從裡麵拿出了一個新的杯子和一個粉色的牙刷給她。

“這些是你事先準備的?”黃姚眯著眼睛笑。

聶譯權搖了一下頭:“這些是我妹妹去年過來時買剩下的。”

黃姚臉上的笑容一僵,看來是自己想多了。

聶譯權見她笑容一秒就收回去了,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捏了一下她的臉:“趕緊去刷吧,飯菜要冷了。”

黃姚這才又進入浴室洗瀨了。

下了樓,黃姚就看到聶譯權把飯菜打開在等她。

“你吃過了嗎?”黃姚低聲問。

“吃了。”聶譯權坐在桌旁,溫柔又溫雅,窗外的陽光折射進來,投在他的身後,他逆著光看著她,黃姚的心臟瞬間怦怦狂跳起來。

這一幕,他真的又帥又溫柔,把她的心給偷走了。

黃姚有些不自然的走到桌前,男人把洗好的筷子遞給了她。

她拿起,低頭扒飯。

聶譯權見她突然臉紅,有點害羞的樣子,不由的笑起來:“怎麼突然淑女了?”

黃姚臉更紅了,她怎麼好意思說,就在剛纔,她為他入謎了呢?

她可不想被他當成是無腦的花癡,可她就是癡了呀。

“我本來就是淑女啊。”黃姚厚著臉皮說。

聶譯權無奈一笑,溫柔的搖頭。

黃姚看到他竟然還帶著檔案回來了,她便不支聲了,聶譯權也不打擾她吃飯,拿起檔案隨手翻開。

午後的陽光,有些暖,有些慵懶,寧靜又詳和。

黃姚吃飯的時候,偷偷的打量他,發現他認真專注的表情,真的很好看。

“半個月後,我們就一起回去吧。”聶譯權好似知道她在偷看他,突然輕柔的開口。

“啊?”黃姚嚇了一跳,有一種做壞事被活抓的感覺,麵紅耳赤:“半個月後?這麼快嗎?”

聶譯權目光認真的朝她望了過來:“你不是捨不得你嫂子和小寶嗎?我可以提前帶你回去見她們。”

“我隻是隨口一說的,你不需要為了我,特意提前你的行程,應該是我來配合你的時間。”黃姚立即嚇了一跳,搖著頭解釋。

“沒關係的,我來配合你吧。”聶譯權薄唇勾起輕笑:“反正我也是要回去了,隻是還冇來得及跟你商量,既然有一個合適的時機了,那正好可以提前回去準備上任的事宜。”

黃姚眸子一呆,俏臉又熱了起來,為什麼剛纔他說配合她的時候,她竟然想歪了。

聶譯權見她冇來由的又臉紅,他哪裡還有心思再看檔案,隻好把檔案放下,全副心思的來逗她。

“你今天好像格外容易臉紅,是不是想歪了什麼事?”男人低啞的打趣她。

黃姚還真的想歪了,此刻被他一問,更歪了。

“冇……冇有啊,我能想什麼?我可是很純潔的人。”黃姚嘴硬的否認著。

“哦?純潔?”聶譯權薄唇笑意加深:“我可真的冇看出來,膽大,我倒是看出來了。”

“我……”黃姚被懟的啞然,隨後,她眼睛一眯:“你說的對,成天麵對你這樣有魅力的大帥哥,你讓我怎麼清心寡慾啊?臣妾辦不到。”

聶譯權又無語了,不過,她這率真肯說實話的樣子,倒有幾份嬌態。

“那你想怎麼樣?怎麼才能解決你的困擾?”男人笑意更深了。

黃姚眨了眨眸子:“不用解決啊,我喜歡被困擾著。”

聶譯權又被她的回答給嗆住了。

“姚姚,要不要,今晚留在這裡?”聶譯權問出這個問題時,連他自己都震驚臉紅了。

說實話,挺無恥的。

黃姚怔了一秒,隨即呼吸急促了起來:“今晚嗎?這太……太突然了吧。”

“我隻是讓你住在我這裡,慕大哥來了,她和夏小姐肯定也想過過二人世界,你住我這裡,不正好讓他們一家三口相聚?”聶譯權立即給她找了一個合理的要求住進來。

“你說的挺對,我是該給他們一家三口團聚的機會,那行,我一會兒回去拿了衣服就過來。”黃姚也不矜持了。

聶譯權心口一燙,莫名覺的連空氣中,都飄散著火熱的氣息。

“那好,說定了。”男人目光灼灼的看著她。

黃姚挑恤般的迎視著他的眸子,美眸染著笑意:“嗯。”

聶譯權鎖著她這張明豔動人的小臉,剋製著想親過去的衝動。

“你慢慢吃吧,我先回去工作了。”聶譯權急需要冷意降降溫。

“嗯,你去忙,彆管我。”黃姚站起來,送他到門口。

聶譯權在她的額頭處親了一下:“晚上見。”

黃姚剛纔還敢挑恤他的目光,這會兒倒是慫慫的,小聲道:“好,晚上見。”

聶譯權轉身,邁入冰天雪地中,渾身的熱燙瞬間被消下去了。

他薄唇不由自主的勾了起來。

其實,他現在突然改變了一些想法,特彆是在駱豔群打了她之後,她竟然不告訴他這件事,讓聶譯權心裡生出一些驚慌感。

萬一以後,黃姚受了更大的委屈,她會不會不聲不響的就離開他?

聶譯權猜不透黃姚的心思,更摸不透她會有的行為,所以,他突然腹黑又無恥的想要先留住她,用他的身和心,把她捆的更緊一些。

聶譯權擰著眉宇,腦子有些混亂,唯一能篤定的是,他不會放開手,他現在要的隻是她和他是同樣的堅定。

可,她真的能堅持住嗎?

她的心太軟了,顧慮的太多了,萬一哪一天,她心絃斷了,她可能會認為,消失纔是對他最好的事情,那他真的會傷透心的。

慕修寒帶著妻兒吃了午飯後,就直接回家休息了,夏小寶吃了晚飯就伏在慕修寒的肩膀處打起了磕睡,小腦袋一搖一晃,眼皮困的睜不開。

慕修寒看著他這強忍睡意的小模樣,真是可愛極了,他溫暖的大手摸了摸他的後腦勺,將他輕輕的靠到肩膀上。

“爹地,我撐不住了,就睡一會兒,睡一會兒就醒來陪你。”夏小寶也捨不得睡著,可他支撐不住了,一靠到爹地溫柔的肩膀,他就秒睡過去。

夏沫沫笑了起來:“兒子這倔強的性子,就連睡覺都能看出來。”

“這像誰?”慕修寒低笑著問。

“肯定像你啊,我纔不是這樣的人,我想睡就睡。”夏沫沫撇了撇嘴角。

“是,像我,固執,堅定,沉穩……”男人低沉的嗓音,好似在自誇。

夏沫沫又逗笑了:“你在賣瓜嗎?還能自賣自誇?”

慕修寒俊臉一愕,白了她一眼:“難道我冇有這些特質?那我在你眼中,是個什麼樣的人”

夏沫沫歪著頭仔細想了一下:“是個對我很好的人。”

慕修寒俊臉一愕,還以為她會繼續損他,冇想到,是肯定了他。

“哦?是嗎?那說說,我哪好了?”某人得意的冇邊兒了。

夏沫沫美眸看他一眼,隨即又低著頭看路,輕柔的說:“從那些恢複的記憶中,我找到了你愛我的證據,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你一直在幫我,照顧我,我們相處的點點滴滴,你一直在維護我,雖然你騙了我,可我知道,你也是被迫無奈的。”

慕修寒一呆,冇想到,有生之年,還能聽到她說這些話。

“沫沫,你能回想起來,我真的很開心。”慕修寒感動極了,幽眸都濕潤了起來。

“可能是那些解藥有效果吧,等我們這次回去,何琳也快生了,到時候,小寶就有一個弟弟可以玩了。”夏沫沫最段時間也一直會跟何琳通電話,知道她懷孕已經八個多月,快九個月了,臨產時間快到了。

慕修寒點點頭:“是,到時候,你們就有共同話題了。”

“嗯,我希望她生產的時候,可以去看她,給她送一束花。”夏沫沫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在等到那一刻了:“還有淩妍,她最近的情緒好多了,之前冇次跟她通話,她都在哭,哭的我心都碎了,真不知道顧西臣現在怎麼樣了,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慕修寒見妻子臉上儘是擔憂,他突然想把自己的猜想告訴她。

“沫沫,你有冇有想過,顧西臣是詐死?”慕修寒知道這裡冇有彆人,他可以跟她聊聊這件事情了。

夏沫沫表情震驚:“怎麼可能?之前淩妍傷心之極,他要真的詐死的話,他為什麼不告訴淩妍呢?”

“因為某些原因,就好像當年我偽裝植物人一樣,有些原因不能對外言說。”慕修寒低聲道。

“說來也奇怪,最近兩次跟淩妍打電話,她還給我分享了一下她給孩子們做的美食,按理來說,要是顧西臣真的出事了,她也冇這心想呀,難道,真的如你所說的,顧西臣冇死,他隻是裝給某些人看的?”夏沫沫猜想到這裡,臉上露出欣慰的表情:“那真要這樣,就太好了,妍妍也不要受苦了。”

慕修寒點頭:“我大概知道他在玩什麼手段了,他的伯父對顧氏虎視耽耽,居心不軌,他可能就是想藉機把這一家人從顧氏趕出去,這才演了這麼一出好戲。”

“那可真是用心良苦啊,有時候,我覺的你們這些有錢又成功的男人,可以為所欲為,現在看來,是我想的太天真了。”夏沫沫苦笑自嘲。

“這個世界太複雜了,適當的偽裝自己很有必要,畢竟,命隻有一條,可卻都想活的長久一些,顧西臣選擇在這個時候剷除他伯父一家,可能是因為他有了三個孩子,境況就不一樣了,為了孩子,所有的父母為了孩子,都可以無所畏懼。

夏沫沫聽完後,點點頭:“是啊,做了父母,就有了弱點,誰都會害怕了。”

“你告訴淩妍,如果有需要我幫忙的,可以直接來找你,我會儘最大的力量去幫她們的。”慕修寒也希望顧西臣趕緊把這些異己剷除,奪回屬於他自己的權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