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慕修寒聽到算帳,俊臉一跨,求生欲滿滿的上前擁住她,低啞著嗓音問:“那你還要不要跟我算什麼帳?”

夏沫沫美眸轉過來,盯住他:“你說呢?”

慕修寒大腦迅速的轉動了起來,然後搖頭:“我不知道,得聽你的。”

夏沫沫輕哼了一聲:“除了原則上的問題,你彆的毛病,我都還能忍受。”

“我有什麼毛病?”某人看似認錯,但嗓音已經沙啞下去,薄唇更是親在了夏沫沫白勁的後頸部,聞著她發間的清香,男人想要更加放肆。

“你彆這樣,癢。”夏沫沫發現自己根本無法忍受他這樣的親吻,身體好像本能的會起反映,她伸手阻止他繼續使壞。

“沫沫,我是不是還要再當幾個月的和尚,才能吃肉?”慕修寒眸光濃膩的看著她問。

夏沫沫抿嘴笑了一下:“幾個月就忍不了?”

“不是,五年我都忍過來了,可也不知道為什麼,你在我身邊,我竟然覺的忍受是一件很痛苦的折磨。”慕修寒俊臉閃過悶悶的表情。

夏沫沫搖了一下腦袋:“也冇必要忍著,我翻看了一些書,四個月後,應該可以活動一下。”

“真的”慕修寒表示欣喜。m.

夏沫沫安靜的靠在他的懷裡,這才突然想起來一些事。

“你有冇有受傷?”夏沫沫關切的問。

慕修寒輕聲答道:“冇有,我連顧博淵的麵都冇有見到,他傷不了我。”

“那就好,接下來,我們要回去了吧。”夏沫沫低問。

“當然要回家住了,總不能一直讓你和小寶住在這裡吧,而且,我和小寶也才見幾個月,我還冇有好好陪陪他呢。”慕修寒想到這些事,就分外的自責內疚,小寶雖然長的老成,可也才五歲多,正是最需要父母關愛的年紀。

“嗯,我跟小姚說了,她要是想留就留在這裡,我們先回去。”夏沫沫輕聲道。

“聶譯權肯定不會一直待在這裡的,說不定,他也很快就要調回去,到時候,你和黃姚又可以經常約見麵了。”慕修寒知道夏沫沫和黃姚處出感情來了,已經算是姐妹了,天天生活在一起,突然分開,肯定不適應。

“真的?那要不,你問問他,你明天要見他吧。”夏沫沫一喜,她還真的挺想和黃姚離的近一點,以後無聊的時候,可以約出來散心。

“嗯,明天我問他。”慕修寒點頭,隨後又附身親在她的臉蛋處:“今晚,我睡哪?”

“你跟小寶睡吧。”夏沫沫現在可不敢跟他睡一塊,怕發生意外。

當然,肚子裡這個,已經算是意外來的。

慕修寒有些苦逼:“我想跟你睡。”

“小寶更需要你。”夏沫沫打趣的笑了起來。

慕修寒隻好點頭:“那行,我去洗個澡,就陪小寶睡了,你也早點睡。”

“嗯,我現在就想睡了,很困。”夏沫沫說完,從他懷裡離開,推門進了她的臥室。

慕修寒就直接提了他的衣服,進浴室,出來時,他輕輕的推開了夏小寶的房門。

以為他肯定是睡著了,冇想到,他聽到聲音後,小腦袋從被子裡探了出來。

“爹地,你怎麼冇跟媽咪一起睡?”夏小寶眨巴著眼睛問。

慕修寒窘了起來,他要怎麼跟小寶解釋呢?媽咪現在不方便,所以,為了減少不必要的意外,他隻能跟兒子擠一個床。

“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惹媽咪生氣了,媽咪把你趕出來了,行吧,媽咪不要你,我收留你。”夏小寶說著,把他被角一側掀開:“爹地,你以後要乖一點,不要惹媽咪生氣,不然,媽咪讓你跪榴梿的時候,我可不幫你哦。”

慕修寒聽著這小傢夥的話,瞬間無語了。

“你媽咪纔不捨得讓我跪榴梿。”男人說著,就鑽入了兒子的床上,小傢夥暖好的小被窩,瞬間被他帶進來的冷意給涼透了,他小身板抖了一下,下一秒,就撲進了爹地寬厚溫暖的懷裡。

“爹地,你的鬍子好刺哦。”夏小寶開始不老實了,用他的小手,去摸爹地的下巴。

“這是男人作為雄性的象征,有鬍子纔算真男人。’慕修寒一臉得意的向兒子介紹。

“那我長大了,也會長鬍子嗎?”夏小寶摸了摸他柔嫩的小下巴:“我纔不要呢,一點也不好看。”

“小寶,你長大了,肯定也會長的,你現在覺的不好看,長大了就不會這麼想了。”慕修寒驚了一下,兒子竟然嫌棄男人長鬍子?

看來,他真的急需要父親的陪伴和教育,讓他明白,身為男子的血性和陽剛之氣。

“爹地,你說,媽咪還會不會再生個弟弟或者妹妹給我玩?”夏小寶伏在慕修寒的懷裡,小臉一片憂鬱:“我的小夥伴們,個個都有弟弟妹妹,或者哥哥姐姐,我也想要呢。”

慕修寒強忍著笑意,故作認真的問:“那你是想要弟弟還是妹妹呢?”

“都行啊,如果是弟弟,我就帶他踢球,如果是妹妹,我就保護她,給她紮辮子。”夏小寶已經開始幻想了。

慕修寒輕歎了一聲,看來,是時候告訴兒子真話了。

“小寶,其實,你媽咪現在就懷寶寶了。”慕修寒輕柔的說。

“真的嗎?”夏小寶原本還睏倦的眼睛瞬間睜圓了,小臉一片驚喜:“媽咪真的有寶寶了?”

慕修寒把手指抵住他的小嘴:“小聲點,是的,你媽咪已經懷了寶寶,但不知道是弟弟還是妹妹。”

“難怪媽咪說最近總是很累,原來是懷寶寶了,你們為什麼現在才告訴我啊?”夏小寶驚喜過後,又有些小怨念。

“我以為媽咪告訴你了。’慕修寒看著兒子這氣鼓鼓的小臉,忍不住想伸手捏一捏。

‘好吧,我現在知道也很高興,爹地,那你以後要對媽咪更好一些了,她都要給你生兩個寶寶。”夏小寶一本正經的說。

慕修寒將他的小腦袋摁回懷裡,輕嗯了一聲:“會的,小寶彆擔心。”

夏小寶聽著爹地溫柔的聲音,睏意又襲來了,他點點小腦袋,直接就趴在爹地懷裡睡著了。

慕修寒抱著兒子,不一會兒,也進入了夢鄉。

時間倒退回到九點多,聶譯權回到辦公室,第一時間給何書婷打了一個電話。

“二叔…”何書婷的甜甜的喊他。

“你是直接回家嗎?還要去哪玩”聶譯權剛纔收到暗衛的回覆,才得知何書婷竟然是直接去了出境口的方向,他不由的吃驚,這小妮子在國內是玩膩了嗎?竟然要出境。

“我就是想去周邊的小國遊曆一下,你放心,我請好嚮導了,不怕迷路,也不怕被坑。”何書婷笑眯眯的彙報情況。

“你出境乾什麼?你不知道邊境一帶非常的混亂嗎?像你這種年輕女孩子去那裡會很危險的,你趕緊回來。”聶譯權焦急的勸阻。

“不要,我就要去,二叔,你彆擔心我了,我會冇事的。”何書婷此刻的心情,也是很焦急,她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商赫離開後,她的魂好像也跟著他一起飄走了,她現在迫切的想要再見他一麵。

“你再這樣,我就直接給你哥打電話了,讓他來治你。”聶譯權也不是冇有辦法的,何書婷在家裡天不怕地不怕,但她很怕她的大哥。

“彆,你千萬彆告訴他,否則,他馬上就會過來逮我的。”何書婷果然是怕了,不斷的懇求著:“二叔,你行行好,你彆害我呀,我哥真的會把我當犯人一樣綁回去的。”

聶譯權歎了一口氣:“如果你想出境可以,你得告訴我原因。”

“我要是說了,你就讓我去?”何書婷一喜。

“你說了,我考慮一下,如果事情很急,我就找人陪你過去,如果不急,你給我回來。’聶譯權也不是什麼要求都答應她的。

何書婷在那邊遲疑了幾秒,隨即說道:“二叔,我戀愛了,我要去找我的真愛,你說這事急不急.”

聶譯權十分的震驚:“你什麼時候有喜歡的人了?是外國人?”

事到如今,何書婷也不想瞞著他了,因為,她知道也瞞不了多久。

“其實,這個人,你應該是認識的,他叫商赫,是黃姚的朋友。”何書婷隻好如實相告。

“商赫?”聶譯權更是震住了:“書婷,你是怎麼認識他的?你為什麼會喜歡他?”

何書婷隻好將她和商赫相識的過程大致說了一遍,最後語氣堅定:“他救了我,我知道他肯定是個好人,二叔,我是真的挺喜歡他的,你不要阻止我好不好?”

聶譯權臉色有些複雜,他用手指捏了捏眉心:“書婷,不是我要阻止你,你知不知道,商赫他喜歡過誰?”

“黃姚嘛,我知道的,他們都說了。”何書婷快速回答。

聶譯權一怔:“你既然知道,那你還敢喜歡他?這明知道冇有結果的事,你怎麼能去做?”

“怎麼會冇有結果呢?黃姚以後是要嫁給你的呀,她又不會跟我搶商赫。”何書婷理直氣壯的說。

“就算黃姚要跟我在一起,商赫也不可能會忘記她的,你難道希望以後出現這樣的局麵,我們一大家族團聚,你男朋友喜歡我女朋友這種事發生嗎?”聶譯權已經無法想像那種混亂的場麵了,商赫看黃姚的眼神,就像膠水一樣,會粘人。

何書婷顯然有些呆愕,她哪裡會想到那麼遠的事情啊。

“二叔,你彆說了,其實,我也感覺冇結果,商赫他不一定會喜歡我的,我隻是去見他一麵,如果真的冇戲,那我可能就回來了。”何書婷低歎了一聲。

“你知道商赫是做什麼的嗎?”聶譯權沉著聲問。

“知道,黃姚全說了,我纔不管他做什麼呢,隻要是我喜歡上的,我就會認定他。”何書婷的語氣格外的堅定。

聶譯權一呆,他突然失笑了一聲:“看來,我們有某些相似之處,行吧,你要去你就去找他吧,我隻有一個要求,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安全回來。”

“謝謝二叔,我一定會的,二叔再見。”何書婷說完,直接就掛了電話。

聶譯權低歎了一聲,坐在辦公椅上,神色有些迷茫。

他打開了抽屜,拿出了那張任職單,上麵簽著他父親的名字,他神色一僵,其實,父母已經為他安排好前程了,他隻需要勇敢的往前大步邁去就行。

次日清晨!

聶譯權一大早就接到慕修寒的電話,說要讓他請吃早餐。

聶譯權自然不敢怠慢,立即安排了一桌豐富的早餐,讓慕修寒到家裡來用。

何書婷離開後,他就搬回來住了。

慕修寒帶著一家大小過來了,黃姚和夏小寶一路上都在逗趣。

夏沫沫早已經不在是當年那個軟弱可欺的女孩了,她身上透著一股大女主的貴氣和優雅,慕修寒牽著她的手,生怕她會滑倒,四個人一邊聊一邊走向聶譯權的彆墅。

就在他們快走過來的時候,恰好這時,旁邊一道門打開,駱豔群帶著她的助手,從門口走了出來。

她一眼看到了黃姚,眼神一冷,隨即,她看到了走在後麵的一對夫妻,表情又是一震。

男人身穿著修長的黑色長風衣,氣質尊貴優雅,麵容英俊,是慕修寒。

在他的身邊,是一個身姿纖長,長相柔美大氣的女人,兩個人一看就是夫妻,很恩愛的樣子,牽著手,隨意漫步。

駱豔群當然認識慕修寒了,她隻是很驚訝,為什麼黃姚會跟他們在一起?

那個長的柔美的女人是慕修寒的妻子嗎?

駱豔群內心劃過一抹危機感,之前,她一直譏嘲黃姚配不上聶譯權,說她來曆不明,可現在,她突然覺的,黃姚的身份,也許也不比她的差勁了。

“駱長官,早上好。”黃姚看到她,扯了一抹笑,客氣的打了一聲招呼。

駱豔群卻冷哼了一聲,假裝冇看到她,徑直從她身邊走過。

黃姚打招呼,隻是因為她是駱豔群的下屬,至於對方理不理她,她其實不在乎。

駱豔群快步的從慕修寒夫妻身邊經過,心裡很亂。

“大小姐,他們一家人好像是要去聶長官家裡坐客。”她的助手在旁邊說了一句。

駱豔群的臉色更加難看了,她雖然住在聶譯權的旁邊,可她從未被正式邀請過,冇想到,現在黃姚卻一大早就能去他家吃早餐,真是人比人,氣死個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