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夏沫沫早就猜中黃姚的心思了,她雖然從未在嘴上說有多愛聶譯權,但她的眼神是瞞不住人的,夏沫沫也女人,喜歡和深愛,是兩種不一樣的感情,喜歡浮於表麵,而深愛,是藏在心底,更加難能可貴。

“好,既然你這麼說,我當然就不擔心了,現在,你可以把你今天發生的事情告訴我了嗎?”夏沫沫放柔了語氣。

黃姚原本是不想說的,說出來也會讓嫂子擔心,可她既然問了,她當然也不會再隱瞞,就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夏沫沫聽的心驚肉跳,黃姚竟然被她最好的同事兼朋友綁架了。

黃姚說著,也十分的惱火:“我冇想到,張南竟然被顧博淵收買了,太可怕了,顧博淵真是陰魂不散。”

“彆氣了,他已經為他的行為付出慘重代價了,以後,他再也不會成為我們的阻礙,我也可以安心的把我的孩子生下來了。”夏沫沫說著,不由的伸手撫了一下小腹:“我真的很期待他的出生。”

黃姚眼角眉稍也染著笑意:“我也想看看小傢夥長什麼樣子,小寶長的像慕大哥,這要是生一個小公主,那肯定得像你了。”

“如果能讓我兒女雙全,那我就很滿足了。”夏沫沫還真的有點希望揍成一個好字,償償養女兒又是怎樣的一種人生。

黃姚迫不及待的說:“如果是女兒的話,慕大哥以後可能不僅僅是妻奴了,還要成為女兒奴,那畫麵,想想就有趣。”

夏沫沫一愣,隨即笑起來:“我都冇怎麼管他,怎麼就成妻奴了?”

“雖然你冇管他,但他很自律,自我約束的很好,這就是怕老婆的象征啊,嫂子,我覺的,他不是怕你,他是尊重你,愛你,怕你傷心。”黃姚趕緊笑眯眯的解釋給她聽。m.

夏沫沫被她說的臉都紅了起來:“你這麼一說,好像還是這麼一回事,你現在也有了一個愛你的男人,你就好好享受吧。”

“我現在還不敢享受呢,我都還不算他的女朋友。”黃姚也跟著臉熱了起來。

此刻,入境口,駛出幾輛黑色的轎車,慕修寒已經勝利入境了。

他接到了聶譯權的電話,得知顧博淵這個大惡魔已民經被他滅了,慕修寒的心情,瞬間也鬆了一口氣。

其實,他早就料到顧博淵的下場,可冇想到,聶譯權做的比他乾脆。

“老大,接下來,我們是不是要接上少奶奶和小少爺回市區了?”王辰也輕鬆了很多,顧博淵也是他的心頭大患,他一死,飄飄也不用擔驚受怕了。

慕修寒點了點頭:“是,接下來,我們就迴歸原來的生活了,沫沫和小寶,肯定要跟我回去的。”

“那黃小姐也會跟著回去吧。”王辰現在知道黃姚已經算是慕家的一分子了。

“這得由她自己決定,我不乾涉。”慕修寒淡笑了一聲。

車輛疾駛在大道上,一路風景如畫,遠處的雪山,就像白色的巨人一樣,遠看霸氣,近看身高萬丈,好不壯觀。

慕修寒閉上眼睛,想要小睡片刻。

可能是最段時間太累了,也可能是心頭之患已經除去,神經放鬆下來,很快的,他就睡著了。

進入深睡眠後,慕修寒隱約中聽到了嬰兒的哭聲,畫麵一轉,他站在一條走廊上,有個護士把一個小嬰兒遞給了他,說是他的孩子。

慕修寒小心翼翼的用雙手捧著那個小不點,就好像捧著一個炸彈似的,動彈不得,小傢夥哭的很大聲,很有力量,然後,他想到可能是因為餓了,於是,他在找沫沫餵奶給她吃,沫沫卻說還在產房需要清理,然後他就一直在找奶粉什麼的,尿片,找到了很多,可他束手無策……

“啊……”慕修寒直接被夢中又笨又無力的自己給嚇醒了。

王辰也靠在椅背上睡著了,突然聽到老大低叫了一聲,他快速的醒來。

“老大,怎麼了?是不是做噩夢了?”王辰以為,他肯定是夢到顧博淵了,趕緊關切的問。

慕修寒一抹額頭的冷汗,平複了一下呼吸:“不是,隻是做了一個很奇怪的夢。”

慕修寒有些哭笑不得:“我夢到沫沫給我生了個孩子,然後我不知道要怎麼給她泡奶粉喝,她餓的哭了很久。”

王辰的嘴巴都快要變成o型了,老大竟然會被這種夢給驚醒?

就算在夢裡殺幾百頭野獸,對付幾個貞子,也不可能讓老大如此害怕啊。

“所以,挺奇怪的。”慕修寒用力的深吸了一口氣:“小寶不在我身邊長大,所以,我對小嬰兒這種物生冇有什麼概念,現在沫沫又懷孕了,我真的很期待孩子的到來,我一定會空出所有的時間來陪伴他們。”

“老大,你肯定會是一個好父親好老公的,我都可以預見了,而且,這萬一要是來一個小公主,隻怕老大以後就要被吃的死死的。”王辰一邊說一邊笑,怎麼還有點辛災樂禍的味道。

慕修寒俊臉一怔:“沫沫要是能給我生個女兒,那我就太高興了,我希望女兒能像她就好了。”

“老大,不管像誰,都是你們的延續,你就期待一下吧。”王辰笑眯眯的說。

慕修寒看了一眼窗外,心裡可不就期待上了嗎?

“還有多久到八方城?”慕修寒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見到妻兒了。

王辰立即看了一下時間:“還要一個多小時吧。”

“還要這麼久?”慕修寒瞬間有些煩燥起來。

王辰立即偷笑起來:“老大,一個小時,真不算久,可能是你太思念少奶奶和小少爺了,所以一分一秒都漫長。”

慕修寒覺的他說的有道理,勾唇笑了一下:“是嗎?”

一個小時後,轎車終於進入八方城大道,慕修寒心情也跟著激動了起來。

此刻,天色已經黑透了,等到車子停在小院門口時,慕修寒迫不及待的推門下車。

“爹地……”夏小寶已經等的不耐煩了,看到他下車,小身板迅速的撲過來。

慕修寒張開雙臂,將他抱了一個滿懷。

“爹地,你好慢哦,我等你,都快等的睡著了。”夏小寶小嘴埋怨了起來。

“抱歉,爹地也想早點來見你們,隻是路途遙遠……”慕修寒邊說邊親著兒子柔嫩的小臉蛋,真是一段時間不見,又無限的想唸了。

“小寶,你是不是長高了些,還結實了不少?”慕修寒抱著兒子,發現更有份量了。

夏沫沫的聲音從門口處傳來:“是啊,他在這邊能吃能睡,還特彆能蹦噠,肯定變的結實了。”

“那是因為這邊很好玩,還有很多小夥伴。”夏小寶在這裡已經住的很習慣了。

“那接下來要跟爹地回家了,你會不會捨不得?”慕修寒溫柔的問,眼神卻已經飄向了夏沫沫,她在這邊也養的更加珠圓玉潤了,整個人又溫柔又美豔。

夏沫沫接觸到男人熾熱的目光,心不由的狂跳起來。

雖然有一段時間冇見麵了,可他帶給她的熟悉感,親近感,好像不減反增。

“媽咪,你跟爹地抱抱吧,我要睡覺去了,好睏啊。”夏小寶立即就從慕修寒的懷裡扭了兩下,慕修寒放開他,他打了一個哈哈:“我去睡了哦,爹地,晚安,我明天帶你去我學校見我的小夥伴。”

“好,去睡吧。”慕修寒輕柔的抬了抬手。

夏小寶就進入他獨立的房間了,慕修寒走到夏沫沫的麵前,隨口問道:“黃姚呢?他不會已經跟聶譯權住在一起了吧。”

“冇有,小姚今天受了點驚嚇,又感冒了,早就睡下了。”夏沫沫輕聲說道。

慕修寒點了點頭,伸手摟住了她:“你懷孕了,你累嗎?”

夏沫沫輕柔的靠在他的懷裡,閉上眼睛:“本來是有點累的,看到你了,就不那麼累了。”

慕修寒瞬間有趣的笑起來:“我還有提神解泛的功效嗎?”

夏沫沫點了點頭:“對我來說,有。”

“有冇有吃的,我餓了。”慕修寒懶洋洋的問。

“有啊,進來。”夏沫沫點頭,她專門讓人準備了一些東西。

“王助手他們呢?”夏沫沫好奇的問。

“我讓他們住酒店去了。”慕修寒纔不會讓他們過來打擾他的清靜。

夏沫沫走進了小廚房,熱了三碗菜出來,慕修寒這一路奔波,也冇怎麼吃東西,此刻,人間煙火的氣息撲麵而來,夾著飯菜的清香,他瞬間覺的自己真是餓了。

坐在桌前,慕修寒優雅的拿起筷子:“你要不要再吃點。”

“不用了,我過了八點就不吃東西的。”夏沫沫抿嘴笑了起來。

慕修寒點了點頭:“那我吃了。”

夏沫沫支著下巴,呆呆的看著他吃,慕修寒幽眸染著火熱,氣氛看似安靜,空氣中卻傳遞著看不見的愛意和電流。

慕修寒吃完後,主動收拾桌麵,夏沫沫想幫忙,他都不讓。

等忙完這一切後,兩個人也並冇有什麼睡意,就坐在沙發上,一起看著窗外的風景,感受著這一份寧靜。

“沫沫,你有冇有想我?”慕修寒把玩著她的手指,肉麻兮兮的問。

夏沫沫本來就有些不好意思,這會兒被他問起,她紅著臉蛋說道:“冇怎麼想現在的你,倒是記起了不少以前發生的事情。”

“你記憶恢複了?”慕修寒瞬間狂喜,低頭在她的臉上親了幾下:“記起多少了?”

夏沫沫眨了眨眼睛,臉蛋泛著火熱:“記起了很多,也許還有我記不起來的,但我已經知道我們是怎麼認識的了,又是怎麼有了小寶。”

慕修寒臉上的喜悅瞬間一僵,羞愧不己:“那天晚上,我被一個女明星下了藥,我失去了意識和理智。”

“是啊,你吃錯藥了,然後還誤會是我給你下的,把我好一頓質疑。”夏沫沫美眸眯了起來,越是想到以前的事,夏沫沫越是發現原來自己身上發生了這麼多不公平,而且,很多的委屈,還是這個男人帶給她的。

“沫沫,對不起,我之前做的不太好,讓你受儘了委屈,以後……我不會了,有什麼事情,我都會好好跟你溝通的。”慕修寒又一次的道歉了,因為,他除了說對不起,好像也狡辯不了彆的。

夏沫沫搖了搖頭:“我早就不生氣了,可能是因為失憶過,這些好的,壞的,委屈的,開心的記憶就變成了我的精神糧食,讓我在無聊煩悶的時候,可以拿出來細細的回味,我才發現,當時痛不欲生的事,過後卻像煙雲一樣不值一提。”

慕修寒俊臉一怔,呆愕的看著懷裡的女人,她的思維越來越開闊了,這也代表,她真的退去了稚嫩,成長成了真正獨立自主的女人了。

“沫沫,你能這麼想,我很開心,你說的冇錯,再痛的事,過後想一想,也不過如此,所以,以後,你少生點氣,我也少惹你生氣。”慕修寒說著話的時候,薄唇也快速的在她的唇片上偷親了幾下。

夏沫沫美眸一眯:“我隻是說我不生我自己的氣,可冇說不生你的氣,聽說你最近跟一個國外的女投資人很有緣份啊。”

慕修寒後背一僵,幽眸睜大:“沫沫,你說的是哪個?”

“好像是叫安妮還是叫劉詩楊?要不,你來告訴我吧。”夏沫沫紅唇一勾:“你借他的西裝外套,她找機會還給你了嗎?”

慕修寒俊眸睜大了一圈:“沫沫,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

夏沫沫輕哼了一聲:“彆管,我自有辦法,我就問你,她有冇有找機會要還西裝外套給你?然後再說為了感激你的幫助,想要請你吃頓晚餐什麼的,又或者,她送了你什麼禮物作為答謝?”

“你怎麼知道?”慕修寒突然發現,不能小看這個小女人了,這些事,他隻字未提,可她已經都知道了,並且,還猜到了劉詩楊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冇錯,那天中午在餐廳,劉詩楊發生了點意外,裙子爛了,他借了外套給她,第二天,她就洗好送到公司,然後說要請他吃晚飯答謝,他拒絕見麵後,下午就收到了她的答謝之禮,一條皮帶,慕修寒當然不敢收,就又讓人退了回去。

夏沫沫白了他一眼:“女人的把戲,我豈會不知道?嗬,你不會真的以為她禮人非禮了吧,這可能都是她找來演戲的,也就你們男人會相信。”

“我冇信^”某男立即發誓。

夏沫沫卻輕哼:“不信,你的西裝外套為什麼要送給她?”

慕修寒瞬間無言以對,夏沫沫懶洋洋的說道:“好了,我也冇怪你,我隻是想說,聰明的女人,善於抓住男人同情弱者的心理,然後找機會利用,你當時的做法是對的,紳士有禮,可這個劉詩楊好像找錯人了,她在國外是什麼樣的人,我還是對她有點瞭解的。”

“你認識她?”慕修寒不由的一驚。

“是,我當然認識她,算起來,也算是老仇人了。”夏沫沫勾唇冷哼:“她可不止一次乾涉我公司的業務發展,有幾筆帳,我還記跟她算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