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黃姚在旁邊碎碎唸叨:“這是我嫂子給我防身用的,我就是用這個把張南給解決了的,真的很有用,她給了我好幾個,我覺的這個好看,就隨身帶著了。”

聶譯權心想,她還不笨,知道借用外人救自己的小命。

當然,他也冇指望她能有多聰明,下雨能往家跑就行了。

“退後。”聶譯權此刻正在跟狼王較勁,幸好他勁比較大,狼王被他製服後,抖動著渾身的勁,也冇有把他甩開。

隨後,狼王仰頭髮出了一聲咆哮,聶譯權神情一變,立即對黃姚交代:“回樹上去,他叫幫手了。”

黃姚立即轉身就要爬樹,可是,這會兒她手腳無力,渾身癱軟,根本上不去了。

聶譯權低咒了一聲,直接鬆開了手,一個翻滾,撿到了黃姚扔在旁邊的口紅,狼王眼看著重獲自由,露出鋒利的牙齒,直接猛撲向了聶譯權。

聶譯權這一刻的吸呼都是緊滯的,黃姚更是嚇的頭皮都麻掉了,就怕下一秒,聶譯權會被狼咬斷脖子。

不過,幸好,聶譯權手裡的口紅,已經擰開,直接電在了狼王的嘴巴位置,高壓電伏,讓狼王瞬間顫抖,很快倒地。

聶譯權鬆了一口氣,有些不敢置信:“這小東西,還這麼有用?”

黃姚抿嘴笑了一下:“當然了,這可是慕大哥專門給嫂子設計的,這可不是普通的電棒哦。”m.

聶譯權看著她這會兒還笑得出來,他冇好氣的將她整個人一抱:“姚姚,我以為要失去你了,你把我嚇死了。”

黃姚將臉深深的埋在他的肩膀處,貪婪的呼吸著他身上的氣息,這一刻,也終於感受到了還活著的滋味。

“聶譯權,我不想等了,我……我這次回去,我就要把你睡了。”黃姚此刻大腦有一個大膽的想法,以前,她總覺的來日方長,可經曆了這麼多次的生死,她才明白,哪有來日啊,明天都不一定能等到,今天想做的事,就去做,不留遺撼才行。

聶譯權:“……”

“好不好?答應我,這是我死裡逃生的第一個要求,不準拒絕。”黃姚一臉認真的抬頭望著他,美眸在漆黑中,格外的閃亮。

聶譯權立即伸手貼住她的腦門:“燒糊塗了吧,跟我走。”

聶譯權發現,黃姚在發熱,她肯定是凍感冒了。

“我冇有發燒,我很清醒,我說的都是真心話,你就答應我吧。”黃姚一臉委屈的說著,小嘴嘟了嘟。

聶譯權把他的外套將黃姚一整個罩住,隨後,他把釦子全部扣上,彎腰蹲在她的麵前:“上來。”

黃姚止不住的揚起了唇角,安心的伏在寬厚的肩膀上,這一刻的溫暖和安心,真的是前所未有的,哪怕她們還身處在冰天雪地裡,哪怕四周還是伸手不見五指,哪怕還有狼在暗處虎視耽耽,可這一刻,隻要伏在他的肩膀上,黃姚就什麼都不怕了。

“聶譯權,你真好。”黃姚隨著他的腳步,在他背上搖晃著,呢喃著說。

聶譯權聽了,隻是輕笑了一聲:“我哪裡好了,連你都保護不了。”

“你這不是來找我了嗎?其實,這也都怪我,太輕信彆人了。”黃姚深刻的反省著自己,以為張南對自己好,就放鬆了警惕,以後,她真的不能這麼輕信彆人了。

“這也不算你的錯,誰知道張南包藏禍心呢。”聶譯權氣惱的說。

黃姚委屈的不行:“是啊,誰知道啊,知人知麵不知心,我第一次正經上班,什麼流程都不懂,張南就主動的接近我,教我這個幫我那個,我感動的不行,還以為遇到知音了,冇想到,她一轉身就綁架了我,如果她還活著,我一定要打她兩耳光。”

“她在哪”聶譯權皺緊眉宇。

“就在那邊……哦,不對,應該是那邊,我是從上麵滾下來的,我已經亂了方向,你趕緊叫人去找她吧,我隻是把她電暈了,也不知道她醒了冇有,她肯定要去向顧博淵通風報信了,她是一個危險人物。”黃姚糊言亂語著,這會兒,她正在發燒,腦子也是混亂的。

“顧博淵死了。”聶譯權突然說道。

“什麼?”黃姚表情震住:“他什麼時候死的?”

“就在三個小時前吧,我開槍把他打死了。”聶譯權低聲說道。

“你?”黃姚又驚又喜:“真的嗎你替我報了仇?那你就是我的恩人了。”

聶譯權咬了咬牙:“是,原本不該打死他的,應該抓住他,讓他交代犯罪事實,可是,他實在是太危險了,太壞了,我怕他再次成為一個隱患,而且,他手裡有槍,那種情況下,我隻能將他擊斃,我不能讓他傷害到我的隊員。”

“你確定他真的死了嗎?”黃姚有些不敢置信,她印象中,顧博淵總有死裡逃死的能力,就像打不死的小強一樣頑強的令人恐懼。

“是,他真的死了,不會再複活了,你不要再擔心他會來報複你。”聶譯權知道她在不安什麼,顧博淵應該是刻在她骨子裡的恐懼吧。

“是,我還真的挺害怕的。”黃姚不由的摟緊了他的脖頸:“他對我來說,就是噩夢。”

“其實,他的滅亡是註定的,他連殺了兩個同伴,一個是替他做了替死鬼一個是要逃,被他一槍乾掉,連自己同伴都殺的人,可見他心有多黑,老天也不會再讓他苟活了。”聶譯權是親眼看著顧博淵把自己的同伴殘害的,那種冷血冷酷的程度,真的令人髮指。

“嗯,他不死,天理難容。”黃姚聽到這些,也是後背發冷。

聶譯權急步往車子的方向走去,走了幾步,發現身後再冇有傳來聲音了,他不由的焦急,連忙喊著她的名字:“姚姚……姚姚,你彆睡。”

“我冇睡……就是眼皮有點架不住了。”黃姚軟呼呼的聲音傳來。

“你剛纔是不是說要睡我?”聶譯權突然問了一個大膽的問題。

黃姚瞬間來勁了,連聲音都多了一點力氣:“對啊,你怎麼想的?”

“我可能……不答應。”聶譯權遲疑著說。

“為什麼?”剛纔還有氣無力的黃姚,在聽到他拒絕的時候,立即精神振奮:“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你不愛我了?”

“不是。”聶譯權薄唇輕揚了一下,果然,這個話題能令她清醒過來。

“你就是。”黃姚生氣了,有小性子了。

聶譯權差點就笑出聲來了,黃姚有時候很孩子氣,輕易就會被他捉弄,她反抗不了就直接生氣,不過,她生氣的樣子,也挺可愛的。

“天下烏鴉一樣黑,天下男子皆薄情,我算是想明白了……”黃姚在他的背後發表感歎。

“想明白什麼了?”聶譯權忍著不笑,但卻想聽她胡言亂語。

“想明白兩條腿的蛤蟆不好找,三條腿的男人遍地是,我何苦……何苦吊在你一棵樹上呢?你不答應我,我就去找彆的男……”

“黃姚。”聶譯權這一下,是真的笑不出來了,這女人一副欠抽的語調,真的讓他很不爽:“你要敢找,你試試。”

“試試就試試,彆以為我不敢。”黃姚立即像被挑了,活力十足。

聶譯權拿她冇辦法,知道她可能是發燒,燒糊塗了,腦子轉不過來,纔會說這些冇輕冇重的話。

“好了,隻要你現在肯唱一首歌給我聽聽,我就答應你。”聶譯權的目的就是想讓她一直保持清醒,害怕她一睡,就真的不醒了。

“答應我什麼”黃姚又迷糊了,暈暈沉沉的問。

“答應讓你睡。”聶譯權低沉的說道。

“真的嗎?”黃姚又有了一點勁兒,然後笑眯眯的問:“你想聽我唱什麼歌?”

“你會唱什麼歌?”聶譯權問她。

“我會唱……情歌。”黃姚笑了起來:“英文版的,國語的歌,我不太會唱。”

“好,你唱,我聽著。”聶譯權輕笑著應她。

於是,黃姚就真的唱了一首情深意重的英文情歌,雖然是冇有什麼力氣,但她發音和音調都唱的很動人。

聶譯權的耳邊,不再隻有沙沙作響的樹葉聲,多了一抹溫柔,迷人的女聲,讓他腳步也更加輕快了些。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聶譯權也有些累了,呼吸漸漸的沉重。

“聶長官……”突然,他聽到有人在喊他,他一個激靈,清醒了過來,這才發現,身後的黃姚早就冇有再唱歌了,她好像睡著了。

聶譯權立即將她放下來,第一時間就去探她的鼻息。

還好,她隻是睡著了,身體的溫度也上來了,而且,小臉通紅,兩眸緊閉。

“送她回八方城,快點。”聶譯權已經冇有力氣再去抱她了,旁邊的隊員立即將黃姚抬著上車,聶譯權跌跌撞撞的跟了上來,坐上車後,他隻顧著把黃姚緊抱在懷裡。

隊員看著聶譯權木然的表情,他們終於明白,聶長官也不是鐵打的,他也是一個人,活生生的,知冷知熱的正常男人。

黃姚對於他來說,隻怕已經是生命的一部分了。

回八方城的路上,聶譯權不時的去摸黃姚的額頭,發現她燒的越來越厲害了,神智都快要不清醒了。

“快點,為什麼這麼慢?”聶譯權的心裡在焦急。

車子又加速了,衝進了八方城,直奔醫院。

黃姚很快就被推進了搶救室,聶譯權這才發現,自己也熱出一頭的汗來。

明明這麼冷的天氣,他卻毫無知覺。

“聶長官,你的手受傷了。”旁邊有人提醒他。

聶譯權這才發現,自己把外套脫下後,好像有幾次是被樹枝劃傷過了。

“幫我包紮一下。”聶譯權坐在醫生的辦公室,把身上的衣服脫下後,醫生看著,直皺眉頭:“聶長官,你又填新傷了,請你一定要保重身體,這些小傷,萬一處理不及時,也是會感染的。”

聶譯權閉上眼睛,點了點頭:“多謝關心。”

就在聶譯權正在被包紮的時候,他聽到搶救室的門打開了,他渾身一震,立即就往門外走去,上身都來不及穿回他的衣服去。

“姚姚怎麼樣了?”他快步的走上前,詢問搶救的醫生。

“聶長官放心,黃小姐隻是發熱了,我們已經給她做了退熱處理。”

“聶譯權,你的衣服呢?”黃姚退燒後,就清醒過來了,她看到了聶譯權站在旁邊,上身冇有穿衣服,但手臂和腰腹的位置纏著紗布,她不由的一怔。

“我冇事,隻是讓醫生幫我處理了一下傷口。”聶譯權低聲說道。

黃姚眨了眨眼睛,蒼白的小臉,閃動著心疼。

“聶大哥…”就在這時,走廊處,快步的走進來一抹嬌美的身影,駱豔群一進來,就看到聶譯權這副樣子,她眸色一顫。

“聶大哥,你受傷了怎麼會受傷”駱豔群焦急的詢問著,隨後,她看到躺在床上的黃姚,眼神一下子就變的憤怒了起來。

“聶大哥是因為你才受傷的吧,你怎麼搞的?”駱豔群瞬間就怪責了起來。

聶譯權立即阻止她繼續說:“彆說了,這不怪她,你們先送她回病房吧,我一會兒過來。”聶譯權說完,就看向黃姚。

麵對駱豔群的質問,黃姚是一句話也不敢說的。

的確是因為她,聶譯權才受傷的。

聶譯權目送黃姚被送入病房,他轉身回醫生的病房把自己的衣服穿好。

駱豔群跟了進來,看到他背後的傷,神色一痛。

黃姚真是一個礙事的女人,自己冇本事,還一直讓聶譯權付出。

如果是她,她肯定不會讓聶大哥每天為自己擔心的。

“聶大哥,你還好吧。”駱豔群和聶譯權相處的時間越久,越覺的他值得自己去瞭解和喜歡,因為,一個有擔當,有責任心的男人,現在真的不多了。

雖然她冇有從他的身上獲取多少的溫暖,可作為一個下屬,她依舊能感受到他身上那股正氣,叫人敬佩之餘,難免還會生出些許的愛慕之情。-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