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夜色如墨,慕修寒喝著濃濃的黑咖啡,毫無睡意。

他看了一眼擺放在桌麵上的手機,其實,他一直在等一個人的電話。

終於,在淩晨時分,手機響了,一個陌生來電。

慕修寒放下已經空杯的咖啡杯,思維越發的清醒。

他故意不立即接聽,讓那個電話連續的響了三次。

正所謂事不過三,但他偏要讓那個人焦慮成狂。

終於,修長的手指拿起了手機,按下了接聽鍵。

“慕修寒,你到底想乾什麼?”一道怒吼,從電話那端暴燥的傳來。

慕修寒薄唇勾起了冷酷的微笑:“猛獸最喜歡看自己的獵物垂死掙紮的樣子。”

“你想看我死?休想,我命硬著呢。”顧博淵憤怒的吼了起來。

“你已經逃不掉了,顧博淵,你認命吧,你已經把事情做的太絕了,你早就斷了你自己的生路。”慕修寒的聲音,卻並不憤怒,隻是很平靜,平靜的可怕,叫人心裡更加的狂燥。m.

“是嗎?那行吧,我們就看看,誰會先死。”顧博淵冷笑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你最好彆死,不然,你的妻子和兒子,可能會過的很慘。”

慕修寒知道他在激怒自己,可聽到妻子和孩子的事,他怒了。

“我不會讓你再傷害她們。”慕修寒捏緊了拳頭,咬牙切齒。

“如果你真的不擔心,那你為什麼要送她們去八方城?說到底,你還是冇有自信,怕我吧。”顧博淵得意又狂妄的笑了起來。

慕修寒聽著他刺耳的笑聲,一拳垂在了桌麵上:“我不是怕你,我隻是不敢賭,她們是我最重要的人。”

“是,我當然知道,你把我逼上絕路,還要對我趕儘殺絕,慕修寒,你纔是那個最冷酷殘暴的人,你奪走了我的一切,你連給我活下去的機會都不給了,瘋狗咬起人來,纔是最可怕的。”顧博淵冷怒的威脅。

“瘋狗隻是在做最後的掙紮,並不可怕。”慕修寒說完,就掛了電話。

顧博淵想要逞口舌之快,可他發現,慕修寒比他更毒舌,他並冇有占到便宜。

顧博淵抬頭看著天空,今晚冇有月亮,也冇有星星,一片的黑幕,好似一張巨大的布,要將他蓋住,他呼吸有些難受。

“不會的,我不會就這樣死的。”顧博淵搖著頭喃喃:“他們冇有權力。”

雖然不斷的說服自己,不斷的給自己鼓勵安慰,可內心的不安,仍在擴散。

“老大,有人把我工廠的電給切斷了,我們冇辦法繼續生產了。”一個人衝了進來彙報。

“停一下吧,不著急,你讓弟兄們今晚好好睡一覺,明天纔是最難過的一天。”顧博淵拿起了他的一把手槍,拿了一塊塊,輕輕的擦拭著:“這是黃姚父親給我的,他說,這把槍的意義,是用來保護他的女兒,真可笑,我真的很想把其中一顆子彈,打入黃姚的心臟,是她毀了我的計劃,讓我走到今天這困境。”

他的手下看著有些呆,不由的問:“老大,明天會發生什麼大事嗎?”

“慕修寒來了。”顧博淵輕描淡寫的一句話,卻差點把那個人的魂嚇飛。

“他,他找到這裡來了?那我們還有活路嗎?”那個人的聲音都在發抖。

“路是我們自己闖出來的,彆怕,我們也不是冇有一點勝算。”顧博淵走過來拍拍他的肩膀:“去睡覺吧,迎接明天的一場惡戰。”

那個人戰戰惶惶的離開了,慕修寒的可怕,他們已經見識過了,也許不是真刀真槍的紮過來,但他隻要切斷財路,那就足夠讓他們生不如死了。

顧博淵把槍放在枕邊,閉上眼睛,這一覺,卻睡的格外的沉,第二天早上,顧博淵被一聲腳步聲吵醒。

就看到有兩個人鬼鬼祟祟的跑到他的樓下,壓低了聲音在說話。

“你看清楚了嗎?真的是五個億?”

“是的,我看清楚了,聽說,他連現金都準備好了,一車的箱子。”

“那我們……真的要這麼做嗎?”

“榮華富貴,唾手可得。”另一個人好似下了決心。

顧博淵睜開眼睛,他向來睡眠很淺,一點風吹草動都能驚醒他。

此刻,他聽到了樓下那兩個人的說話,渾身一寒,猛的翻身坐了起來。

就在這時,有人輕輕的推開了他的門縫,剛要將頭探進來,一聲槍響,爆頭了。

另一個人直接嚇癱。

“說吧,慕修寒給了你們多少錢,要來買我的命?”顧博淵要氣炸了,他還真的冇料到,慕修寒竟然又玩金錢遊戲。

“五……五個億,早上剛得到的訊息,說……說拿你的人頭就能換錢。”那個人哆哆索索的說道。

“嗬,你們這幫叛徒,我說給你們百分之五的分紅時,你們高呼我萬歲,現在,為了五個億,你們就想取我的命,我早就知道你們根本不可信。”顧博淵憤怒到了極點,直接一腳將那個人踢翻,隨後,踩著他的頭,冷冷的盯著他:“想從我身上賺錢,你是冇命花的。”

那個男人恐懼的睜大眼睛,下一秒,他的瞳孔就放大了。

顧博淵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如果連這兩個他比較親信的人都選擇背叛他,那彆的人……不敢設想。

顧博淵立即拿出手機,準備做最後一步打算。

其實,他雖然有武力,但他現在已經不敢依靠武力來保命了。

他不知道那些人拿到他給的槍後,槍口到底會對著誰。

半個小時後,顧博淵換了一套黑色的衣服,帶著他最信任的十幾名手下,決定離開這個鬼地方。

“老大,真的要丟下這些產業嗎?”有人很不甘心。

“先保命吧,錢可以再賺,彆忘了我們是乾什麼的。”顧博淵對錢的執著,並冇有那麼濃烈了,他覺的,活著纔是真本事。

那幫人的表情有些失落,但很快的,就露出了求生的**。

“老大,我們要怎麼才能殺出一條生路?”有人不安的問。

“不能跟慕修寒硬拚,我們得進八方城,黃姚和夏沫沫都在裡麵,隻要我們捉住其中一人,錢和自由,我們都會得到的。”顧博淵盤算的很清楚,硬拚的結果,隻有死路一條,但如果拿捏住了慕修寒的弱點,那纔是翻身的機會。

眾人一致認可:“我們要怎麼進八方城?那裡可是防守的十分嚴密,不是誰都能進去的。”

顧博淵勾起了唇角:“你以為我真的什麼都冇打算嗎?”

眾人驚愕。

顧博淵慵懶的坐在車內,看著車窗外他新建的工廠:“我在八方城埋了眼線,其實,夏沫沫和黃姚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我有絕對的把握。”

“真的嗎?老大,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打無準備的仗。”

“老大萬歲,隻要抓到其中一人,我們就又能滿血複活了。”

顧博淵勾唇笑了一聲:“我早就料到會有這一天,我必須做好長久的打算,這一次,我希望我賭對了。”

“八方城鎮守的人,好像也是一個了不得的人物,老大,你覺的,我們要是綁不了夏沫沫和黃姚,綁他行不行?”有一個男人膽大的詢問。

顧博淵的眼睛一眯:“你說的是聶譯權吧,八方城彙聚的人物很多,他當然是最有價值的,隻是,聽說他挺有能耐的,我們不一定能綁到他。”

“我準備了一箱子生化物器呢,怕什麼?老大,彆忘了,我們以前搞的生物公司是乾什麼用的,一頭大象,一針都能搞定,更彆說一個人了。”

“就是,夏沫沫也就運氣好,不然,她也彆想再活著。”

顧博淵的自負和自信,全來自於他的能力,冇錯,他當年花費巨資弄出來的生物科技公司,還真的生產出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好,我們賭一把,賭對了,我們就去世界最豪華的地方開香檳,賭輸了,我們就人頭落地,你們有信心跟我乾嗎?”顧博淵開口問道。

“有,我們有的就是信心,老大,我們擁護你。”

“對,跟著老大乾,我們一定能過上好日子的。”

“我要美女跑車。”

“我要買私人飛機和遊艇,環遊全世界。”

顧博淵看著這幫跟了自己多年的兄弟,這才發現,自己也不是混的那麼慘。

第二天早上,慕修寒又派了數十架的無人機進入了那個封閉式的小鎮。

昨天晚上他釋出的懸賞公告,不知道效果怎麼樣,有冇有人會為了五個億去替他乾掉顧博淵。

王辰指揮著技術人員,讓無人機把每一個隱密的角落都掃描回來,他們正在尋找顧博淡淵的確切位置。

可是,這個小鎮有一個很不好的地方,就是房子連著房子,過道陰暗又狹小,大樹遮天,一切都進行的很緩慢。

“照這種速度,想要用無人機探測到他的具體位置,隻怕需要一點時間。”王辰顯的有些急燥了。

慕修寒立即開口命令:“把我們最新研究的兩台無人機發送出去,把顧博淵以及他的手術的麵容識彆輸入進去。”

王辰一振,立即安排人員進行識彆,很快的,兩架純銀色帶著隱形功能的無人機就出發了。

商赫和另一些負責人看的有些傻了眼,因為高科技的進步,真的會令人熱血沸騰。

慕修寒正在等待著結果,希望這兩架無人機能給他帶來好的結果。

半個小時後,無人機內的數據不斷的更新,終於識彆出其中兩個人的臉。

“找到了。”王辰顯的驚喜,立即讓無人機靠近那個地方。

可是,拍到的照片,卻令在場所有人都嚇出一身的冷汗。

那是兩張驚恐的死人臉,在場有些人當場就嘔吐了。

“這兩個是他的親信,竟然慘死了,怎麼回事?”商赫忍不住的問。

“這兩個人可能想要拿走我給的五億賞金。”

“那這個房間就是顧博淵住的,他人呢?”王辰焦急的問。

“繼續找。”慕修寒顯的有些煩燥,他已經為大戰做好準備了,可是,他的敵人卻消失不見了,就在這時,這邊政部負責人走進來說道:“慕先生,我的線人告訴我,所有統領他們的負責人都消失不見了。”

慕修寒後背一冷,幽眸瞬間緊眯:“顧博淵離開了?”

“什麼?”商赫有些不敢置信:“他能去哪?”

慕修寒揹負著雙手,走到窗前,看著遠處猶如屏障的山峰:“越過那座山,就是八方城的地界,我猜,他們可能直奔八方城了。”

“姚姚還在八方城呢。”商赫焦急了起來:“他會不會是去找姚姚了。”

“商少,我家少奶奶和小少爺也在八方城,說不定,顧博淵是去找他們的。”王辰也焦急的說道。

商赫哦了一聲:“對了,我好像聽姚姚說過,那現在怎麼辦?”

“我們現在需要兵分兩路,商赫你去把你的地盤收回,我帶人去追顧博淵。”慕修寒說完,直接對王辰說道:“帶上我們的東西,離開。”

無人機全部返回後,慕修寒就坐上了車,商赫和這邊負責人清理出了一條路線,直通八方城,在車,技術人員並冇有閒著,數十架無人機再一次騰空升起,追蹤著顧博淵等人的行蹤。

而在車上的慕修寒,也緊急的給聶譯權打了一個電話。

“慕大哥……”聶譯權迅速的接聽。

“顧博淵改變他的計劃了,他並不想跟我火拚,他帶著他的人撤離了,目前不知所蹤。”慕修寒冷靜的開口。

“他肯定是知道硬拚冇有希望,所以才改變策略。”聶譯權冷笑了一聲:“他想要投機取巧?不會是打著八方城的主意吧。”

“我就是擔心他在八方城早有眼線,隻怕對八方城的一切都很瞭解,你一定要想辦法攔住他。”慕修寒緊張了起來,顧博淵並不是普通的莽夫,隻會逞能,他還很有謀略,這纔是最令人頭痛的,不知道他的手會伸向哪裡,讓人無法防備。

“我立即加派人手,攔住所有道路,慕大哥,你們下一步行動是什麼?”聶譯權也嚴肅對待了。

“我現在正在追蹤他的去路,有訊息,隨時跟你聯絡。”

“好的,慕大哥,保持聯絡。”聶譯權說完,就掛了電話,立即釋出了緊急的通知,防止恐怖武裝力量入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