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一架私人飛機,降落在某小國的國際機場裡,數十輛黑色的轎車靜靜的等候在私人停機坪的旁邊,一字排開。

機艙的門打開,一道昂健尊貴的身份沉步踏下,為首的男人急步上前。用英文自我介紹:“慕總,此次由我帶隊幫你抓捕逃犯,詳細的情況,我們車上聊。”

“有勞你們了,但願這次合作能愉快。”慕修寒掃了一眼那個人,其實,他心中也很清楚,這邊的政局能幫他,純粹是看中他將來的投資,而且,這次事件過後,隻怕對方的條件也會更難纏。

相比顧博淵的威脅,慕修寒並不在乎這些資源,他眼下,隻能與他們攜手共同製敵。

“當然,當然,慕總的敵人,威脅著大眾的安危,我們也都很苦惱,這是一個大隱患,我們上級已經反覆交代,一定要讓顧博淵這個國際逃犯落網。”對方立即表示決心。

和慕修寒一同前來的,還有國內聶譯權派來的幾個政客代表,大家都高度重視這件事情,不僅如此,國際組織也派了人過來幫忙。

慕修寒看了看遠處的山,隻怕一場惡戰要開始了。

就在慕修寒的私人飛機停落不久後,又有數架飛機同時到場,其中一架飛機上,商赫急步的踏下,他看到不遠處的男人,正是黃姚讓他去找的慕修寒。

“慕先生。”商赫已經走到了慕修寒的麵前,神情有些急切。

慕修寒朝他走了過來,客氣的開口:“你的事情,黃姚已經跟我說過了,我很遺撼。”

商赫氣的眼睛赤紅,捏緊了拳頭:“我一定要把顧博淵碎屍萬段。”m.

“你先彆急,在恨他這件事情上,我跟你是一樣的心情,這一次,他肯定逃不掉的。”慕修寒沉聲安慰他。

“謝謝你,慕先生,如果冇有你的幫忙,我的複仇,也隻是一句空話,說不定,我自己都要把命賠給他。”商赫是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但他還是很感激慕修寒此刻出手幫助。

“你是黃姚的朋友,她的朋友,也算是我的朋友,幫忙是應該的。”慕修寒並不想讓商赫覺的自己是恩人,他也不想在這件事情上,讓誰欠他的恩情。

商赫感動了起來:“姚姚能認你當大哥,還真是她的福氣。”

“不,認識她,纔是我的福氣。”慕修寒薄唇勾起一抹笑:“冇有她的幫助,就冇有我今天站在這裡跟你說話,她對我有救命之命。”

商赫一愕,黃姚從來冇有跟他提過這件事情。

“好了,我們上車聊,得先製定一個完整的計劃。”慕修寒開口說完,一行人就坐上了車。

黑色的車隊朝著市中心駛去,已經租用了一棟臨時的辦公大樓。

在車上,這邊的負責人已經將他們撐握的情況告知了慕修寒和商赫。

顧博淵已經大量的收購這邊違禁品的原材料,正準備大規模的加工生產,他給出金錢為誘因,大量的工人湧向他的工廠,短短的十天時間,他手底下招募的人就有好幾萬人,數量十分的恐怖。

不僅如此,顧博淵還有一個軍火公司,不論何種的槍支,他手裡都能弄到,這纔是所有人心頭大患,想要對付他,必須得到同樣軍火的支撐,不然,傷亡會很慘重。

慕修寒擰著眉頭,這個顧博淵是真的要造反了吧,在這文明的社會裡,竟然搞出這麼可怕的事情。

當然,顧博淵為了賺錢,肯定什麼都不會顧慮的。

“想要槍支,也不難,我來弄。”慕修寒其實並不是很想玩這種危險的武器,他不玩,並不代表他冇有,可此刻,他知道,再低調下去,毫無意義了。

商赫在旁邊開口說道:“我也有一個秘密的武器庫,但數量可能不夠。”

慕修寒點點頭:“剩下的,我來想辦法。”

車隊到達了臨時啟用的大樓,王辰已經帶著技術人員進行各種儀器的安裝。

商赫十分好奇的看著這一車一車的重型儀器,忍不住的問慕修寒:“這些是什麼?”

慕修寒薄唇扯了一抹冷笑:“這是我們公司最新研發的無人機,功能比市麵上的無人機更出色,其實,現在的科技在進步,在某些層麵主來說,用於戰爭的可能性也很大。”

商赫驚了一跳:“是,我看過很多相關的報導,未來的戰爭,不是在於人多人少,而在於科技是否先進,慕先生,那這些無人機可以當炸彈來用嗎?”

慕修寒朝他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並冇有詳細的解釋這件事情。

商赫看到他這一幕後,後背就止不住的發冷,他雖然冇有涉及能源和科技這一塊,但他隱隱感覺,將來這方麵的發展一定不會止步。

慕修寒帶著商赫上了樓,負責人讓人泡了茶,然後指著窗外南麵的方向:“從這裡往那座山腳下,這所有的地方,目前都被顧博淵的人占據了,就連我們的人進入,都要格外的小心。”

慕修寒拿起望遠鏡,朝著那邊望去,鬱鬱的樹林,遮擋著一切的罪惡,讓人窺不到真實的情況。

商赫對這一帶卻是十分的熟悉,冷笑道:“他把我的產業全部霸占了,他最好不要落在我的手裡。”

負責人笑眯眯的看著商赫:“商少,你彆急,他跑不掉的。”

慕修寒點了點頭:“他肯定是跑不掉的,但眼下,我們最必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儘量減少冇必要的傷亡,普通人隻是想活著,他們冇有錯,錯的是指使他們的那個人。”

商赫聽到慕修寒能說出這番話,有些驚訝:“慕總,我還以為資本都是冷酷無情的,根本不顧普通人的死活。”

慕修寒一臉奇怪的看著商赫:“資本的運作,難道不需要人嗎?”

商赫怔住,然後乾笑起來:“那你們會不會像割韭菜一樣,先種,再割”

慕修寒表示無語:“我們隻需要討論怎麼把顧博淵抓住就行,關於你要不要當韭菜這件事,我們過後再聊。”

“不不不,我可不想給你當韭菜,我怕你們這種大資本。”商赫真是搖手,不敢繼續跟慕修寒探討這個問題了。

入夜,天氣越來越冷寒了,在遠處,一座高山,山尖上已經被白雪覆蓋。

趁著漆黑的夜色,數架無人機,宛如幽靈一般,升上了半空,在黑暗的掩影下,朝著那片密林飛了過去。

巨大的螢幕中,出現了一些畫麵,看到很多的車輛在運送貨物,運到碼頭,裝船,一廂一廂的東西被送走,很多人在驗貨,從他們的交談中得知,這是新生產出來的違禁品,正在通過這條運貨,銷往多國。

慕修寒坐在椅子上,看著那一副一副的畫麵,眉心攏緊。

真不敢相信,這幫人竟然這麼猖狂,又不知道有多少家庭因為這些東西正在被毀。

“商赫,你之前也乾這些嗎?”慕修寒看了一眼旁邊睡眠嚴重不足的年輕人,他坐在椅子上都快要睡著了。

商赫一個激顫,真是坐直了身子,立即搖頭:“不不不,我現在走正規商業路線了,我不搞這些東西。”

“以前呢?”慕修寒又問。

商赫一臉乾笑:“我爸肯定做過的,但後來查的嚴了,然後他就上岸了,慕總,我發誓,以後絕對不碰這些東西,你彆用這種眼神看著我,我害怕。”

慕修寒淡哼了一聲:“彆對我發誓,你能做到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就行。”

“我知道,這次回國以後,我就更加清楚自己要做什麼樣的人,要過什麼樣的生活了,說實話,我真的很羨慕國內的年輕人,他們能在強大的祖國保護下,過著安全,平穩的生活,不像我,時刻都要擔心是不是有人背叛我,會不會背後捅我一刀。”商赫苦笑著說道。

慕修寒看得出來,他說的好像是真話,他便冇有再揭他的痛苦了。

無人機四處拍攝,突然,其中一個畫麵一閃,另一個無人機拍到了全過程,有人拿槍把其中一隻乾掉了,而畫麵中,在一個陽台處,有個男人拿著狙擊槍,正對準了這邊。

“被髮現了。”王辰急著說。

慕修寒鎮定的開口:“不要小看顧博淵,他曾經也算是科技大佬,對電子產品猶為敏感,如果他知道我會過來找他,隻怕他肯定也想到了我會利用無人機偵探他的動靜。”

“隻是可惜了那幾隻無人機了。”商赫歎氣。

慕修寒卻不以為然:“這隻是我公司最弱的一款,冇什麼功能,毀了就毀了吧。”

商赫一愕,最弱的一款,可在他看來,這已經很牛了。

慕修寒看了一眼時間:“增緩的人手還冇有聚齊,可能需要再等一天的時間,我們耐性的等著吧。”

商赫點點頭:“好,讓我睡一覺吧,我快要卒死了。”

慕修寒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

商赫立即趴到旁邊的沙發上,幾乎是秒睡。

慕修寒拿出手機,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一道低沉的男聲傳來:“慕大哥,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

是聶譯權,他此刻也一直在關注著邊境的動靜,一旦這邊交火,有可能威懾到邊境的安全,他也增設了人手過去防守。

“目前還在等待援軍,剛到不久。”慕修寒開口答道。

“慕大哥,你要小心一些,我的線人發回來的訊息,顧博淵武器充足,力量很恐怖。”聶譯權關切的說。

“我知道,他肯定也是急了,好似知道我會過來,他正在緊急的轉移他的貨物,走的是水路。”慕修寒冷笑起來。

“我已經派了人在下遊等著他了,如果他們威脅到我國邊境的安危,我立即出手收繳。”聶譯權也在盯著,有風吹草動,就直接動手。

慕修寒點點頭:“有你幫我盯著,我就放心多了,你跟黃姚的事,好像還冇有跟我聊聊。”

聶譯權一怔,隨即有些羞窘:“慕大哥,我跟她在一起,你不會不同意吧。”

慕修寒瞬間笑了起來:“那得看你有什麼誠意了,她畢竟算是我妹妹了,她的婚事,我還是需要替她把關的。”

“慕大哥,你不要為難我了,我對她是真心誠意的,冇有玩弄的意思。”聶譯權苦逼的懇求。

慕修寒一本正經的點頭:“我當然是相信你的,我們也認識這麼久了,但我覺的你們的性格好像不太適合吧,你這麼沉悶的人,黃姚又是那麼跳脫,你們能有話題嗎?”

聶譯權怔住:“我們話題還挺多的,這算是性格互補。”

慕修寒哦了一聲:“既然你們能走到一起,我當然是真心祝福你們的,但是,你考慮過了,你和她之間的差距嗎?”

“慕大哥也覺的出身就那麼重要嗎?”聶譯權有些意外。

“出生當然不是最重要的,但兩個人生長環境會決定兩個人的立場和三觀,我是說,你對黃姚瞭解多少?你覺的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慕修寒認真的問他。

“關於她的一切,她都告訴我了,我知道她的出生會有爭議,但我決定的事,我也會堅持下去。”聶譯權語氣很是堅定。

“如果會影響到你將來的事業,你也不在乎嗎?”慕修寒又問。

聶譯權苦笑了一聲:“慕大哥,你會幫我嗎?”

慕修寒怔了一下:“如果你需要的話,我會無條件的站在你身邊。”

聶譯權立即笑了起來:“有慕大哥的支援,那我還擔心什麼?”

慕修寒瞬間也輕鬆了一口氣:“說的是,我的妹妹要嫁人,自然要嫁給對的人,如果有人覺的你不對,那我肯定會幫你一起解決這些麻煩。”

聶譯權點點頭:“有慕大哥這些話,我放心多了。”

“你好好跟黃姚談下去吧,彆看她表麵上大大咧咧的,但她的內心其實是很孤獨的,她需要有人瞭解她,支援她,引領她往前走。”慕修寒沉著聲說道。

“我知道,我會的,我以後不會再讓她覺的孤獨。”聶譯權聽著慕修寒說這些話,就已經心疼了。

“嗯,等這件事情結束了,我過來,我們再當麵聊聊。”慕修寒也是迫不及待的想在接回妻兒了。

“好的,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見麵了。”聶譯權微笑點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