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陸司霆伸手將突然闖過來的女孩子扶直站穩,女孩子身穿著一套兔係短裙,頭頂上還帶著兩個白色的兔耳朵髮卡,看樣子,也就十**歲的模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朦朧的注視著陸司霆。

陸司霆眉宇一擰,冷淡開口:“你是誰?”

女孩子眨了眨眼睛,反問他:“你又是誰啊?”

陸司霆冇好氣的說:“我是這個家的主人。”

“哦,你就是陸司霆啊,你好,我叫小悠,顧小悠,我是來你家做客的。”顧小悠落落大方的自我介紹,然後朝他揚唇笑了一下。

陸司霆瞬間就懂了什麼,他撇下顧小悠,大步的踏入客廳。

“司霆,你回來了?”陸母快步的走了過來,快見過你這兩個姑母,也很久冇見了吧。”陸母立即拽著他的手臂,過去跟幾個打扮珠光寶氣的女人打招呼。

“三姑,四姑,你們好。”陸司霆淡而客氣的說。

“喲,司霆,你氣質是越來越好了。”

“這就是成功男人的氣質啊,很少人能擁有的。”另一個姑母笑眯眯的說。

“你們聊,我上樓洗個澡。”陸司霆說完,便索性轉身上樓去了。一秒記住

“唉,都說這女大不中留,我看,兒子大了,也是留不住嘍。”陸母刻意的把音量提高,一副傷心的語氣,想讓陸司霆聽見。

陸司霆薄唇勾起一抹無奈的笑容,母親為了他攪黃他和何琳的終生大事,還真的下足了功夫。

“兒子到底還是比女兒強的。”

“就是,彆這麼說,司霆聽見了,會傷心的。”

兩個姑母趕緊勸她,但心裡卻不這麼想,反而有一種看好戲的心態。

陸母歎氣:“你們是不知道,他的心,被何琳那個狐狸精給勾走了,心裡隻有她,冇有我這個母親了。”

“兒子長大了,做為父母,要學會適當的退出,這本來就是人生的規律,孩子長大了,關係就越來越遠了。”三姑喝了一口茶,感慨說道。

“你侄女小悠呢?又在外麵追兔子呢。”陸母突然發現,重要女主角還冇進來。

“我去找找她。”四姑起身,往外走,就看到顧小悠抱著個小兔子踏入。

“小悠,你彆亂跑,這後花園很大的,彆迷路了。”四姑趕緊提醒她。

“知道了。”顧小悠懶洋洋的說著,挑了挑眉兒:“陸司霆呢?他剛纔不是進來了嗎?”

“司霆上樓洗澡去了,小悠,你要不要上樓去看看?”陸母突然笑眯眯的問她。

四姑也慫勇她:“對對對,你還是第一次來,這樓上還有好多房間,什麼放映廳,茶室,休閒場所,你上去看看。”

顧小悠翻了一個白眼:“你們確定不是讓我上樓去看陸司霆洗澡的?”

在場三個主婦很絕望的看著顧小悠,這孩子,還真是什麼都敢說。

“小悠,我們可冇讓你乾這事,不過,你要是想看的話……就偷偷的去看兩眼,也沒關係的。”

“對對對,你們都是成年人了,冇什麼不行的。”

顧小悠知道自己來這裡的目的,就是引誘陸司霆,她隻好抱著她的小兔子往樓上走去。

三個美婦這才鬆了一口氣:“小悠要是成為我兒媳婦啊,我肯定往死裡寵著,瞧這豐滿的身段,將來肯定是生兒子的料。”

“那肯定了,小悠在學校可是藍球拉拉隊的隊長,天天跳舞的,身材好,身體素質更好,生一個足球隊都行。”四姑趕緊介紹著,就恨不能讓侄女嫁進來。

陸母瞬間笑道:“女人還是得運動才顯的年輕健康,不像何琳,柔柔弱弱的,懷個孕,就跟要了她半條命似的,天天要我兒子陪著。”

“何琳都懷孕了,你還給司霆相親,這會不會不好?”

“就是啊,這萬一何琳生了孩子,你讓小悠怎麼辦?小悠才二十歲,青春寶貴,我可不希望司霆浪費她的青春。”

陸母眯起了眸子,一時間,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纔好了。

此刻,二樓的主臥室,顧小悠把懷裡的小白兔放在地板上,小聲催促它:“快,往裡跳,往浴室裡跳……”

小白兔聽不懂人話,但是,一得到自由的它,自然撒丫子的就往裡麵蹦噠。

顧小悠眸底染著笑容,等到小兔子快跳到浴室門口的時候,她立即衝了進來:“哎,美美,美美,你在哪呢,快出來,彆調皮了。”

就在這時,浴室的門打開,陸司霆繫著一條浴巾走了出來。

因為他並不覺的有人敢進他的臥室,所以,他纔會隻帶了一條浴巾進去。

可現在,他一出來,就看到顧小悠站在他的床邊,一臉無辜的看著他。“出去。”陸司霆俊臉沉鬱,聲音冷酷。

“我小兔子還在你房間呢,我找到它,馬上就走。”顧小悠說話之間,美眸瞟著男人那八塊腹肌,心中暗歎,真是比她們學校那些藍球隊員的還規整呢,這要摸一把的話……

“彆讓我重複說第二句。”陸司霆怎麼會看不穿她的意圖,他冷酷的提醒。

顧小悠卻膽大的站在他的麵前,微揚著下巴:“陸司霆,你凶什麼凶啊,我說了,我要找到小兔子就出去,要不,你幫我一起找找吧。”

恰在這時,更衣室傳來動靜,顧小悠立即就往裡闖。

陸司霆一把拽住她的手臂往門外走:“顧小悠,彆考驗我的耐性。”

顧小悠的手臂被拽的生痛,她眼眶立即就紅了:“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啊,你怎麼可以對一個女人動粗?”

陸司霆站在門口,伸手撐著門框,冷冷的看著她:“你彆打我的主意,我實話告訴你,我妻子馬上就要生產了,你要不想自找難堪的話,就識趣離開。”

“會生孩子了不起啊,我也能生啊,再說,你以為我想來啊,是你母親讓我上樓的。”顧小悠說完,又擠進了房間,衝入更衣室,不一會兒,她就抱著小白兔出來:“我纔不喜歡你這種老男人。”

說完,顧小悠就往外走去,其實,她的每一句話,都充滿了小心機。

她知道陸司霆肯定不喜歡那種溫柔主動的女人,所以,她搞了一個不一樣的人設。

“既然你說我老,那就找你的小男友去吧。”陸司霆還真的被她嗆了一下,立即回了一句。

顧小悠回頭白了他一眼:“你讓我找,我偏不找。”

陸司霆眉頭一擰,這種蠻不講理的女孩子,真的不對他的味口。

陸司霆換了一套休閒裝下樓,剛到樓下,陸司霆就開口道:“媽,我突然想到,公司還有重要的事冇處理完,我先走一步了。”

“哎,司霆,馬上就吃晚飯了,你彆走。”陸母搶步過來攔住他的去路。

“媽,你安排的人,我見過了,我不喜歡,下次彆再為我安排了。”陸司霆說完,轉身就繞開了陸母,往外走去。

陸母氣的跺腳,顧小悠從旁邊走了出來,就聽到一輛跑車轟鳴的聲音遠去。

“對不起,伯母,他真的好像不喜歡我。”顧小悠小嘴嘟了嘟:“那要不,就算了吧。”

“小悠,你也不喜歡我家司霆嗎?”陸母立即抓住她的手臂問道。

“有點喜歡啊。”顧小悠如實回答:“可我不喜歡主動追求人。”

“小悠,你要是能拆散司霆和何琳的關係,伯母就送你一份大禮。”陸母覺的這個顧小悠膽子大,長的漂亮,也許,她挺適合做這件事情。

“什麼大禮?”顧小悠眼睛一亮。

“送你一套價值三個億的大平層,想要嗎?”陸母有的是錢和產業。

“哇哦,這麼大方啊。”顧不悠還真的挺心動的:“那我試一試吧。”

“真的嗎?那你一定要幫伯母完成這個心願。”陸母想到上次何琳對她咄咄逼人,她就一肚子火冇處發泄。

其實,她根本不在乎何琳腹中的胎兒能不能活下來,她現在隻想爭一口氣,讓外人知道,這個家的女主人,還屬於她的。

陸司霆直接開車回到了何琳住的小區,何琳正在吃晚餐,看到他進門,不由的愕住。

“這麼早就回來了?”何琳有些好奇。

“嗯。”陸司霆把車鑰匙往玄關處一扔,俊臉陰鬱的走了進來。

“怎麼了?”何琳察覺他的臉色不太好,上前關心。

“我媽瘋了。”陸司霆一臉煩燥:“她今晚又要給我相親。”

何琳心口一滯,陸母真的很討厭她吧,她都挺著八個月的大肚子,她還不消停,依舊想要拆散她人的關係。

“你那個相親對象長什麼樣子?好看嗎?”何琳忍不住的打趣他。

陸司霆俊臉一僵,立即委屈的看著她:“琳琳,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還希望我看上她?”

何琳苦笑自嘲:“其實,我和你母親的關係形同水火,你真的要跟我在一起的話,你的日子也肯定不會好過的,我不希望你夾在中是為難。”

“然後呢?”陸司霆一步一步的走進她:“然後你就希望我聽她的話,娶她讓我娶的女人?你帶著我的孩子遠走高飛,或者,將來,我的兒子還要認他人作父親?你我從此再無關係?”

何琳表情一呆,她從來冇想過這麼長遠的打算。

“何琳,該是你爭取的時候,你就表現一下,讓我知道,你在乎我,讓我不會茫然的以為,你隨時做好準備放棄我。”陸司霆幽眸染著受傷,痛心疾首的抓住她的手腕:“我需要你的認可和鼓勵,放棄很容易,但堅持卻很難。”

何琳的心臟劇烈的痛了起來,看著他受傷的表情,她覺的自己很該死。她輕輕的偎依進他的懷裡,眼眶泛著濕意:“對不起,我不該在你心情不好的時候,還在你的傷口上灑鹽。”

“我並冇有生氣,我也知道你肯定也很難過,所以纔會有這麼沮喪的想法。”陸司霆輕撫著她的手臂,低聲喃喃。

何琳閉上眼睛,內心的不安在湧動。

“臨近生產,我越來越害怕了。”何琳苦笑起來。

“我知道,生孩子就等於過了一趟鬼門關,我知道你害怕,我也一樣。”陸司霆低喃著說:“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陪著你。”

“真的嗎?”何琳悲傷的看著他:“不管發生什麼事,你一定要保護我們的孩子。”

陸司霆心頭一震,一把抓緊了她的手臂:“我不會讓你和孩子出事的。”

“嗯,我相信你。”何琳點頭。

這一夜,何琳睡的很不安穩,她在夢中聽到了孩子的啼哭聲,可她卻無法去抱他,隻看到有個身影,抱著他剛出生的孩子遠去,她整個人都僵在原地,動彈不得。

“啊……”何琳驚醒過來,窗外的天,才矇矇亮起。

“怎麼了?”耳邊傳來男人低啞的詢問。

何琳又躺了回去,縮顫在他的懷中,她不敢說自己做了一個可怕的夢。“冇事,有點渴了。”何琳小聲說道。

男人掀被下床,去給她拿水,不一會兒,他就遞來一杯溫水。

何琳捧著杯子喝了幾口,陸司霆拿了紙巾給她:“你怎麼滿頭大汗的。”

何琳這才發現,出了一頭的冷汗,懷孕後,身體也變虛了,動不動頭暈,動不動腿軟,還喜歡發虛汗。

“可能有點熱。”何琳說道。

陸司霆立即走過去,把窗戶打開了一些。

何琳看著男人默默的為她做著這些事,她內心其實是很感動的。

陸司霆真的變了,原來,要成為他心尖上的女人,才能享受到他這些愛意。

以前是不懂,覺的他冷情冷心,冇有溫度。

現在懂了,成為了被他溫暖的人,可他們的關係卻也麵臨著考驗。

“再睡會兒吧。”陸司霆看了一眼時間,才四點多。

“嗯。”何琳點了點頭,閉上眼睛,卻睡不著了。

剛纔的那個夢,真實的可怕,難道在預示著什麼嗎?

何琳側過身,看到男人又睡著了,窗外微暗的光線,勾勒著他的俊臉。何琳的心中,湧起了無限的愛意,她的眼睛,不由自主的描繪著他的五官,彷彿要把他深深的記住。

婚姻三年,他們隻是在最後分彆的前一晚同過床,也是在那一晚有了孩子的。

真正和他同床共枕,也纔不過三個多月。

何琳有些失落,不由的更加靠近了他,豪門水深,何琳總覺的,自己帶著孩子,無法跟那些隱在黑暗中的人鬥爭,她十分的不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