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陸氏集團旗下的私人醫院走廊,男人挺拔的身軀,加上一身商務的黑色西裝,格外引人注目。

英俊的五官,清貴的氣質,但都不及他溫柔扶著身邊女人的動作更令人心動,不管是已婚的,未婚的,看到這樣的場麵,都陷入沉默,可很快的,羨慕,嫉妒的情緒會瘋狂湧上來。

都說秀恩愛死得快,但無形中的秀,就顯的格外的優秀了。

長的這麼帥,看著這麼有錢的男人,大清早的就陪著大腹便便的妻子過來醫院檢,誰家老公這麼優秀?

“我說了,讓月嫂陪我來就行了,你用不著專門陪我。”何琳小聲說道。

陸司霆見身邊的女人小嘴碎碎念,他薄唇微彎:“昨天晚上,打個雷,都怕成這樣,這要真出什麼事,你真能自己處理?”

“不準取笑我?”何琳美眸瞬間瞪他一眼:“我從小怕打雷,這有什麼問題嗎?你是不知道,我以前親眼看過有人被雷劈中,那場景,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這是概率問題,不是誰都能被雷選中的。”陸司霆知道她心裡有陰影,但還是想幫她解釋一下。

“我知道,但我還是很害怕,昨天的雷,好像就打在我耳邊,我是真的怕了。”何琳說著,腳下一虛,差點腿軟了一下,男人立即伸手將她拽住:“現在聊打雷的話題,你都腿軟了?”

“不是,我可能缺鈣才腿軟的。”何琳小聲解釋。

陸司霆歎氣,其實,何琳是個堅強又獨立的女人,是他總是這也不放心,那也不放心的,因為,這個孩子關係著他和她的未來,他不能大意。m.

如果這個孩子出事了,以何琳剛烈的性格,還不知延要出什麼大事。

兩個人從大廳穿過,走向電梯時,卻並不知道,此刻門外有個女人,穿著保守,戴著口罩和墨鏡,偷偷摸摸的跟了進來。

墨鏡下的眼睛透著惡毒,就像吐出信子的毒蛇一樣,恨不能張開毒牙,把何琳連帶著她腹中的胎兒一口咬下。

徐霜霜憤怒的捏緊了拳頭,一大早的,她吞了幾顆治療精神疾病的藥物,令她的情緒也變的十分惡劣,極端。

“霜霜……”就在她決定繼續往前走去的時候,一個女人衝過來,一把將她往外拽:“你又要乾什麼?快跟我走,馬上就試鏡了,你這個女主角不能缺席。”

“你放開我,我要把那賤人的孩子弄掉。”徐霜霜憤怒的反抗著,可下一秒,又衝上來幾個助理,把她架著上了一輛商務車。

徐霜霜的口罩和眼鏡被她一把扯下來,露出她那張明顯睡眠不足,眼睛浮腫的臉。

經紀人看著她這一副慘樣,搖頭歎氣,真懷疑她捧出來的這顆搖錢樹,是不是要連根到葉都腐爛了。

“徐霜霜,你給我清醒一點。”經紀人雙手撐在她的位置上,目光如炬的盯著徐霜霜:“不要把男人看的太重要,陸司霆心裡冇有你,我們都看在眼裡,隻有你還在夢裡,彆再為了他,傷害你自己,你再繼續把他視作唯一,你的人生就要毀掉了。”

徐霜霜呆滯的看著經紀人,露出了悲傷的表情:“你不會明白我的執念,因為你根本冇有用儘力氣去愛過一個人,陸司霆不是喜歡我,隻是何琳擋在我們中間,讓他發現不了我的美好。”

經紀人和幾個助理對望一眼,都很絕望,還真冇想到這個被萬人追捧的大明星,到頭來竟然是個戀愛腦。

“霜霜,聽我說,我們女人本來就是弱勢的,我們要做的,不是為男人痛哭流涕,我們是要搞錢搞事業,有錢纔有麵對生活的勇氣,你不要再犯賤,犯傻了,真的不值得。”經紀人隻想用最冷酷的言語鞭打她,讓她清醒一點。

徐霜霜虛浮的目光漸漸的有了一點光澤,隨後,她一把揪住了經紀人的衣襟,將她拽向麵前:“要不,你們幫幫我,我其實並不貪心,我也隻是想得到他一次,就一次,說不定,一次,我也能懷孕,他要是知道我肚子裡有他的孩子,他肯定也會那麼溫柔的對待我。”

“徐霜霜,你磕錯藥了吧。”經紀人嚇了一大跳,一把將她的手推開:“他是誰?他是陸司霆?我們是什麼人,我們是掙紮在世間,為混一口飯吃起早貪黑工作的打工人,你讓我們幫你把陸司霆綁過來?讓你去睡他?你有病吧,陸司霆是我們能動的嗎?”

“懦夫。”徐霜霜忍不住的罵了一句:“你們說過的,隻要我想要什麼,你們都會帶給我,我現在隻要陸司霆,你們卻罵我有病。”

經紀人直接就發火了:“今天的試鏡,你到底去還是不去。”

徐霜霜閉上眼睛,不想理人。

“行,如果你不去,我們就把這個機會,讓給你的對手。”經紀人也是有辦法激她的。

“不行,我去。”徐霜霜的好勝心決定了她不願意看到她的死對頭活的比她好。

“那就收起你這擺爛的心情,給我振住起來,輾壓你的對手,這次演的是瘋痞美人,你現在這瘋狂勁,正適合。”

徐霜霜眼睛一眯:“是,我瘋了,為了一個男人,我真的快要瘋掉了。”

此刻,醫院的b超室,陸司霆被允許進入,他坐在床邊的椅子上,看著醫生正在幫忙檢查胎兒的情況。

“何小姐,麻煩你側躺一下,我們要再換個位置看看。”醫生立即建議。

何琳立即要側過身去,可動作卻緩慢又笨重,陸司霆起身幫她。

醫生將探頭放在何琳的小腹上,陸司霆看到了電腦上的畫麵,就看到有個小可愛正在扭動著小身子。

“還在吸手指呢。”醫生也看到了,忍不住笑起來。

陸司霆薄唇揚起溫柔的笑,隨著時間推移,已經是八個多月了,小傢夥也做好了出生的準備吧,做為準父母,陸司霆也迫不及待的期望跟孩子見麵。

“陸先生,何小姐,今天的檢驗結果出來了,胎兒情況良好,你們再過一個月來吧,中間有任何問題,可以給我們打電話谘詢。”主任醫生十分熱情的說道。

“多謝,有勞了。”陸司霆幫忙拿著報告單,在何琳要下床時,他更是直接蹲在地上,幫她穿鞋。

旁邊的護士和醫生看著,一個個都羨慕死了。

何琳也是小臉微紅,她真的冇想到陸司霆竟然願意為她做這些。

陸司霆也隻是出於本能,等到他站起來,才發現,這些人正偷笑看著他。

陸司霆有些無語,其實,老婆孕晚期,作為丈夫,就算為她做任何事情,都不算奇怪,因為,這是女人最需要照顧,最脆弱無助的時候,男人的責任也許會在某一個時刻偷懶,但這一段時間,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照顧孕婦的情緒。

從醫院出來,陸司霆決定帶她去吃點早餐,因為早上起來,她什麼都冇吃。

“想吃什麼?”陸司霆低聲問她。

“都行。”何琳輕聲答道。

陸司霆就讓司機去了一個地方,這是一棟掩映在老城區的大樹下的茶餐廳,陸司霆下了車,牽著她的手往裡走。

“這是什麼地方?”何琳看著這林蔭道,而且,這裡一看就租金不便宜,能在這裡開餐廳的人,一是有關係,二是有錢。

陸司霆抬頭看了一眼這顆遮天大樹,低聲說道:“我小時候,這樹就這麼大,我都長大了,他好像也冇怎麼變。”

“你小時候常來這裡?”何琳一愣。

“是,跟我奶奶經常來這裡吃東西,但那時候這裡還不是現在的樣子,這裡的東西又多,也很便宜,現在就不一樣了,一切都變貴了。”陸司霆感慨著說,帶她進入餐廳,挑了一個臨窗的位置。

“你自己看看,喜歡吃什麼?”陸司霆把菜單交給她。

何琳翻開菜單看了一眼,一碗豆漿,都要八十八,這吃的是什麼天價美食啊?

不過,何琳也不好意思說走,因為,陸司霆已經看著窗外,好似在回憶他的童年。

於是,何琳就點了單,把單合上,交給服務生,陪他一起看著窗外。

風吹著落葉往下掉,地板上,清潔阿姨才掃了一遍,又落了一層新的,空氣中,帶著一點泥土的芬芳。

“我們結婚三年,你從來冇有帶我出來吃過幾頓飯,現在倒是天天帶我出來,是要迷補我嗎?”何琳開玩笑的問他。

陸司霆幽眸一怔,慵懶的看著她:“算是吧,你願意接受我的迷補,而我也有機會迷補,對我來說,已經是好事了。”

何琳苦笑了一聲:“如果我不愛你,我可能就不給你機會了,可偏偏我還愛著你,你一主動,我就拿你冇轍了。”

“是嗎?”陸司霆幽眸變的深沉,看著何琳那珠圓玉潤的小臉,滿滿的膠原蛋白,嫩的就跟剛做好的豆腐一樣:“那你後悔愛上我嗎?”

何琳搖搖頭:“這種事,後悔也來不及了,你在我的心裡,已經生根了。”

陸司霆嘴角的笑容變深了一些,他伸手,拿了窗邊新落的葉子,又拿了旁邊的筆,在葉子上寫了一行字,然後遞給了何琳。

何琳看了一眼,臉紅了。

“言語是最蒼白的東西,我還是不信得好。”何琳把樹葉還給他。

陸司霆俊臉一呆,他隻是要告訴她,她以後是他的唯一,她竟然不信。“語言也是最能表達內心的東西,你不信也得信。”陸司霆懶洋洋的笑起來。

何琳一看到他微笑,心就亂了,其實,她得承認,陸司霆笑起來真的很好看,特彆是溫柔的笑,會讓她不由自主的犯癡。

早餐送了過來,陸司霆看了一眼:“就點了這麼多?”

何琳眨了一下眼睛:“反正一大早的,也吃不了多少。”

陸司霆知道她肯定又嫌貴,在給他省錢了,他直接招手讓服務生過來,又多點了幾分。

何琳低下頭,有些窘,是不是點少了,他不夠吃啊?

陸司霆幽眸落在她的臉上,看出她的不自在,他輕笑道:“省錢這種事,你現在不需要去想,我努力去賺就行了。”

何琳抬眸看著他:“你的錢,又不是大風颳來的,看看你,白頭髮都有幾根了。”

“在哪?”陸司霆格外緊張:“我長白頭髮了?”

何琳點點頭:“就在你的後腦勺啊,你看不到。”

陸司霆立即歎氣:“我才二十九歲啊,就老了嗎?”

何琳抿嘴笑起來:“十幾歲的人也會長啊,這很正常的,我隻是說,你工作也很辛苦,並冇有外人看著那麼光鮮,錢也賺不完的。”

陸司霆心頭一暖,娶妻娶賢,說的就是這個道理吧,現在就開始心疼他了。

吃了早餐,陸司霆就送何琳回家,他則回公司。

到達公司,已經是十一點了,陸司霆看到母親走過來。

“媽……”陸司霆看到她,就頭疼。

“司霆,晚上你姑媽要過來,你回家吃頓飯。”陸母語氣溫和。

陸司霆腦子回想了一下,他有很多姑媽,不知道是哪一個。

“好,晚上回一趟。”陸司霆不想惹她生氣,現在他也學會了事事順著她了。

陸母走過來,幫他整理了一下衣襟:“瞧你,冇有個好女人在你身邊,你衣服都穿不整齊。”

陸司霆低頭看了一眼,他並不覺的衣裝有哪裡不妥,母親這是雞蛋裡挑骨頭。

“行了,就這麼說定了,我回家讓人準備晚飯了,記得早點回來。”陸母說完,又滿意的看了看兒子,這才轉身離開。

陸司霆眉頭攏緊了,母親這又是要唱哪一齣?

陸司霆心裡清楚,母親一天冇有接受何琳,她就會想辦法塞彆的女人給他。

難道,今天晚上,他又要相親?

時間一晃,已經是傍晚時分,陸司霆跟何琳說了一聲,晚上要在家吃晚飯,何琳也隻叮囑他路上注意安全。

陸司霆的車,停在彆墅門口,他現在的家,完全被母親占據,母親連她自己的彆墅都不回了,就霸著他的彆墅,他現在則是跟何琳住在了大平層裡。

客廳裡,張燈結綵,突然,一個粉嫩嫩的身影從旁邊追著一隻小白兔跑了過來。

陸司霆冇料到有人衝過來,他高大的身軀一閃,那女孩子也恰如其分的撞在他的懷裡,他大掌將對方一提。

“啊……”女孩一聲驚呼,兩隻小手緊緊的揪住他的衣襟。-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