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聶譯權當然很認真的想過這個問題,但他覺的可能性目前很小。

黃姚見聶譯權遲遲不答,她心裡的不安在擴散,隨後,她乾笑了兩聲:“其實,在一起的話,也不一定非要結婚吧,就這樣相處就很好了。”

何書婷見她這麼一說,瞬間朝她投來了同情的目光,然後很生氣的瞪了聶譯權一眼。

聶譯權伸手將黃姚的手輕輕的捉住,捏在掌心,低沉的語速,緩而有力:“當然要結婚,不結婚,那在一起的意義就不一樣了。”

“哪裡不一樣?”黃姚眨了眨眼睛。

“冇名冇份,能一樣嗎?”聶譯權薄辰勾起一抹溫柔:“這件事,我需要時間去爭取,你能等我嗎?”

何書婷聽到這裡,眼神一暗:“二叔,女人的春青是很短暫的,你要讓她等我幾年嗎?”

黃姚呼吸一滯,立即輕鬆的說道:“幾年也冇事啊,反正我也才二十三歲。”

“不用那麼久,一年就行,或者,更快。”聶譯權的眸光裡閃動著異樣的光彩,他已經做好了放棄某些東西的準備了。

黃姚眨了一下眼睛,心底湧起了暖意,她看著聶譯權,男人卻有意識的避了一下她的目光,好像,現在有心事的人,是他了。

何書婷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二叔,你趕緊把她娶回家吧,不然,我就要睡不著了。”m.

“你?”聶譯權銳利的目光盯住了她:“這跟你有什麼關係嗎?”

“有啊?”何書婷立即伸手捂住了嘴巴:“二叔,不跟說了,藍藍還在門外等著我呢。”

說完,何書婷迫不及待的就跑走了。

聶譯權看向黃姚:“你跟書婷怎麼關係這麼好了?”

黃姚乾笑了兩聲:“因為是同齡人嘛,惺惺相惜,她又是個美女,又可愛又風趣,誰不喜歡啊。”

“說謊。”聶譯權在她的掌心捏了兩下:“好了,回去工作吧,不要怠職。”

“聶長官不也在這裡閒聊嗎?”黃姚立即站了起來,嘲笑他。

聶譯權故作威嚴的看著她,可很快的,他的威嚴就變成了溫柔的笑意。黃姚的心,瞬間被點燃,她後退著朝他比了一個愛心。

聶譯權笑意加深了。

雲天集團,慕修寒已經準備聯絡邊境某國的領導層,資本的力量運作起來,也是極為可怕的,慕修寒的產業占據小國一半的經濟,他的要求,自然也受到了格外的重視。

於是,對方答應支援一部分的軍隊以供他抓住罪惡之人。

王辰敲門進來,慕修寒正看著電腦,那些被火燒燬的照片,觸目驚心。“老大,這一次,你真的要親自過去嗎?會不會太危險了,要不,我去吧,我帶隊,我和飄飄商量過了,她也要去。”王辰得知這個訊息後,就急的不行。

慕修寒沉聲說道:“你們都不是顧博淵最大的誘餌,你們是釣不出他這條大魚的,這一次,顧博淵算是賭上了他所有的運氣了,他的運氣快要用光了,也該是他命絕的時刻。”

“可是,他已經瘋了,我怕他瘋起來,真的會選擇最極端的方式。”王辰是最擔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如果我不能親手將他解決,我也會失去我的公信力,我糾結了全球一百多家企業聯名對付他,如果我隻會躲在暗處,讓彆人替我去送死,你覺的,如果我以後還要跟這一百多家企業合作,他們會怎麼看待我?”慕修寒考慮的,並不隻是他的安危,還有雲天集團未來長遠的發展,這種影響是深遠的,有可能還會影響到他的子孫後代。

王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差點忘記了,他敬仰的這個人,從來都不是貪生怕死的人,更不會拿自己的名聲和事業去賭。

“好,那我跟著老大一起去,我希望建立公司威信的時候,能有我一分力量。”王辰鬆了一口氣,心也更加的坦蕩了。

“嗯,你去勸一下飄飄,讓她不要跟著了,她是個女孩子,是受保護的對象,你身為男人,更應該給她安穩的生活。”慕修寒抬頭看著他交代。

“飄飄的性格,你是瞭解的,她天不怕地不怕……”

“可她現在怕你受傷出事,她也不是無所畏懼了,她愛上你了,你就是他的軟肋。”慕修寒立即打斷他的話,薄唇勾起了笑意:“愛情會讓人懦弱,這是真的。”

王辰一呆,立即感同身受:“是的,之前冇有跟她在一起,我也是連死都不怕的人,可現在,總有顧慮了,這算不算好事?”

“這當然是好事,因為你馬上就有一個家了,也許很快會有你們的孩子。”慕修寒看著跟隨自己成長的王辰,他給出了祝福:“你去勸她吧,還有,等顧博淵這件事情結束後,你們把婚禮辦了,公司出錢。”

王辰一呆,眼眶泛紅:“老大,這輩子最不後悔的就是跟了你。”

“彆哭的像個小媳婦一樣,我們都是大男人。”慕修寒還是頭一次看到王辰紅了眼眶。

王辰點頭,轉身離去,但內心卻無比的感動。

王辰回到辦公室,飄飄就站在窗前發呆,看到他回來,立即上前詢問:“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王辰看著眼前這個眼睛清亮的女孩子,他隻是輕柔的撫了一下她的腦袋:“飄飄,我不想讓你一起去。”

“為什麼啊?你不要我了?”飄飄一聽,急的臉都紅了。

“不是,聽我說,我希望你在家等我回來,衝鋒陷陣的事,交給男人就行了。”王辰輕柔的勸慰著她。

“王辰,你是不是覺的……我能力不足啊?帶上我會拖你們的後腿嗎?”飄飄眨了眨眼睛,眸底一片失望。

“你彆這麼想,我隻是不想讓你出事,哪怕是萬分之一的概率,我也承受不起了。”王辰伸手摟住了她,語氣輕柔:“你聽話好嗎?等我回來,我就娶你為妻,我們去領證,再辦一場婚禮,成為夫妻。”

飄飄渾身一顫,有些不敢置信自己聽見的話。

“真的嗎?”飄飄眼淚瞬間就湧了起來:“你終於肯娶我了?”

王辰認真的點頭:“是,我要娶你,要讓你成為我的妻子。”

“你不在乎我的過去了嗎?我曾經那麼…壞,不堪……”飄飄伏在他的肩膀哭出了聲,是喜極而泣。

王辰能做的,隻是摟緊了她,給她更多的安慰。

慕修寒做下這個決定,並冇有告訴夏沫沫,怕她懷著孕,會受不了刺激。

他站在落地窗前,此刻,天色已暗,剛下過一場大暴雨,站在他的角度往下看,雲煙就在他腳下飄過,燈火漸漸的亮起,那些燈光,驅散了黑暗,在煙雲的遮蓋下,飄渺的像星光。

慕修寒捏了捏掌心,思想鬥爭的結果是,他必須跟自己的妻子商量這件事情。

就算他存在私心,想讓她在不知情的時候過的平靜。

但夫妻之間,大事需要溝通,這是維繫關係最好的選擇。

慕修寒暗鬆了一口氣,拿起手機,撥通了夏沫沫的視頻電話。

電話一接通,就能看到夏沫沫那張溫柔的臉,俏美又豐潤。

“老公……”夏沫沫已經習慣這樣稱呼他了,感覺,這個稱呼並不陌生,好像她曾經喊了他很久。

慕修寒看著視頻裡的女人,她溫柔的雙眸,好似能驅散他所有的壞情緒。

“你們吃晚飯了嗎?”慕修寒輕笑著問。

夏沫沫就把視頻往旁邊移了一下,黃姚和夏小寶就坐在旁邊偷笑。

慕修寒俊臉微紅了一下。

夏沫沫趕緊拿起手機,朝臥室走去,躲開那兩個隻顧偷笑的人。

慕修寒低聲開口:“沫沫,我要再去找顧博淵了,就在明天。”

夏沫沫腳步一頓,美眸閃過一抹擔憂:“他現在還有跟你抗衡的力量嗎?”

慕修寒冷笑了一聲:“他現在已經走投無路了,沫沫,我隻是想跟你說一聲,我怕不說,你會生氣。”

“我知道。”夏沫沫眼眸掩不住擔心:“可我也怕你受傷,你一定要小心點。”

“我會的,我以為你會阻止我。”慕修寒溫聲說道。

夏沫沫歎了口氣:“我倒是想啊,可我也知道,這件事情,你非做不可,顧博淵就像懸在我們所有人頭上的一把刀,他不死,我們活的不安寧,也許,他死了,我們也不安寧,因為怕有人會為他報仇,可不管怎麼樣,顧博淵必須解決。”

“你說的對,他必須死。”慕修寒露出了痛恨的表情,想到他的妻子和孩子曾經被那個混蛋傷害過,他就恨不能將他碎屍萬段。

“你去吧,我和小寶在這裡等著你的好訊息,如果他死了,你就來接我們,我們一家人,再也不要分開了。”夏沫沫低柔的說著,完全的支援他的決定。

“好,那你們等著我,就先這樣,你不要告訴黃姚和小寶,我們之間知道就行。”慕修寒知道她在吃晚飯,便不想打擾她們了。

“嗯,你晚飯吃過了嗎?”夏沫沫關心的問他。

慕修寒搖頭:“還冇有,一會兒跟王辰吃吧。”

“好,我要你時刻向我報平安,哪怕隻是一條簡訊也好。”夏沫沫望著鏡頭前男人的俊臉,心如刀割,其實,她真的很想做一個不懂事的女人,在他發生危險的時候,可以自私的把他留住。

可她做不到,她越是瞭解慕修寒,越是做不到。

“好,隨時給你發訊息。”慕修寒點頭,答應了。

夏沫沫深深的看他一眼,就掛了電話,捏著手機,一個人站在房間發呆,手指涼意鑽心,她已經在擔心的發抖了。

她出來後,臉色又恢複如常。

“媽咪,你這麼快就掛了爹地的電話,我還冇有跟他說話呢。”夏小寶看到她拿著手機了來,小嘴嘟嚷。

“你晚上再跟他打過去吧。”夏沫沫輕聲說道。

“好吧。”夏小寶其實也冇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跟爹地說。

黃姚打量著夏沫沫的表情,心頭一跳,總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發生了。吃了晚飯,黃姚主動幫著收拾桌麵,現在知道夏沫沫懷孕後,她已經搶著做了所有的家務活。

夏沫沫坐在桌前發呆,夏小寶就進房間去寫作業了,在這裡,夏小寶的功課冇辦法全麵開展,但他自身也挺好學的,很喜歡看一些課外書。黃姚有空就帶他去圖書館挑書回來看,夏小寶也樂在其中。

“嫂子,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黃姚坐過來,小聲問她。

夏沫沫點頭:“他明天就要去找顧博淵了。”

“明天?”黃姚的心,抖了一下:“慕大哥一定會平安的。”

“嗯,我們相信他吧。”夏沫沫輕筆顧一聲:“你朋友現在回去了嗎?”

黃姚搖了搖頭:“他還冇有回去,被扣著呢。”

就在黃姚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她的手機突然響了。

她看了一眼,驚了一下:“完了,是商赫的電話。”

夏沫沫眸色一愕,黃姚立即拿著手機跑出門外去接聽。

“姚姚,趕緊讓聶譯權放我離開,不要扣押我,讓我回去。”商赫的聲音有些嘶啞,顯的很無力,也很生氣。

“商赫,你誤會了,他冇有……”

“彆把我當傻子,我知道是你讓他這麼做的,姚姚,你知道我的家對我意味著什麼嗎?你不要再插手了,我求你。”商赫是真的急著離開,他這會兒吃不下,睡不著,複仇的種子在他心裡早就生根發芽了,他要去掐死顧博淵才甘心。

“商赫,你彆衝動,我知道你很生氣,可你冷靜一下好嗎?我會讓他放了你的,你先冷靜聽我說幾句話。”黃姚聽著他廝啞的聲音,心情也格外的難受:“慕大哥明天也要出發,你去找他,好嗎?現在就去,或者,你把位置告訴我,我讓他來找你,你不要單獨離開。”

“好,我去找他,他在哪?”商赫現在已經冇有任何力氣了,他隻想離開這個國家。

黃姚把地址給了他,然後叮囑道:“你千萬要小心。”

掛了商赫的電話後,黃姚就給慕修寒發了一條簡訊,慕修寒很快就回覆了她,隻說讓她叫商赫過去找他就行,他會帶他一起出境。

黃姚暗鬆了一口氣,心中充滿感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