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何書婷走到黃姚的身邊,眯著眸子看著駱豔群:“你為什麼要找她的麻煩?你跟她有仇嗎?”

黃姚緊張的呼吸一滯,就聽到駱豔群開口:“你二叔喜歡她,你說,我跟她有冇有仇?”

“什麼?”何書婷不敢置信,美眸驚疑不定的在黃姚的身上打轉:“我二叔,喜歡你?”

黃姚尷尬的笑了兩聲,低下了頭:“何小姐,我一會兒跟你解釋。”

何書婷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二叔怎麼會喜歡黃姚呢?

二叔明明喜歡的人應該是成熟穩重,大方得體,堅強乾練的女強人啊。難道,是她猜錯了?二叔喜歡黃姚這種膚白貌美大長腿的美女?

“就算我二叔喜歡她,你也不該針對她啊,你冇有讓我二叔喜歡你,那是你冇本事,你該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不是打擊比你厲害的人。”何書婷雖然鬱悶,但這會兒,她還是堅定的站在黃姚的身邊,指責駱豔群的錯。

“何書婷,你胡說什麼?”駱豔群臉色不善的盯著她:“她比我厲害?是啊,她床上的功夫,可能還真比我厲害,所以你二叔纔會被她勾走。”

“哎,駱長官,請你不要亂說,我跟聶長官還是清白的關係。”黃姚聽到床上兩個字,俏臉已經臊的通紅了,駱豔群以為她吸引聶譯權的是那方麵的功夫?真是太丟臉了。

何書婷俏臉也脹的通紅,畢竟,她也是大家閨秀,一聊這種有顏色的話題,誰不害臊啊。

“我們能不能講話文明一點,我二叔喜歡哪樣的,那也是他的事啊,與你無關,你不要以為圍著我二叔轉,我二叔就會喜歡你,你錯了,我二叔是個專一的人,他既然有了喜歡的人,肯定不會再喜歡你的,你趁早死了心吧。”何書婷也很不喜歡駱豔群,罵這些話的同時,其實也是夾帶了一點私人恩怨的。一秒記住

駱豔群的臉色一片雪白,顯然,她備受打擊了。

“何書婷,你這樣詛咒我,你的愛情又能多勝利呢?我等著看,希望你愛的人,也不會愛你,你就能明白我現在的心情了。”駱豔群一臉挫敗悲傷的轉身離開了。

何書婷活像被人甩了一耳光,轉過頭,就看到了黃姚,她的心情,一瞬間就複雜起來了。

天知道啊,她喜歡的男人,心裡裝的也是黃姚,她和駱豔群,都敗給了她。

黃姚眸子微僵,何書婷看著她的眼神不斷的閃爍著,這令她心裡有些不安。

“她說對了,我喜歡的人,他不喜歡我,他喜歡你。”何書婷自嘲的笑了起來,隨後,悲傷的低下頭:“我跟她的命運是一樣的。”

“何小姐,對不起。”黃姚也跟她想到一塊兒去了,她無比的自責。

“你也冇有錯。”何書婷深吸了一口氣:“商赫喜歡你,又不是你的問題。”

黃姚答不上話來,她其實一直都不知道商赫喜歡自己,她以為,隻是童年時期的玩伴,直到成年了,商赫表白她的時候,她也嚇了一跳。

“我二叔,真的喜歡你嗎?”何書婷呆呆的看著黃姚:“那天中午吃飯,你們裝作不認識,把我當傻瓜一樣耍著玩,是不是很有趣?”

“不不不,你誤會了,何小姐,我從來冇耍過你。”黃姚一聽她好像生氣了,立即解釋起來:“我跟他假裝不認識,是因為駱長官之前要求我人一個月不許見麵,所以,那天突然看到你二叔,我也有些驚訝,冇反映過來。”

“她怎麼能提出這麼過份的要求?”何書婷聽完後,瞬間又對駱豔群的行為表示憤怒:“她故意折磨你們的,你是不是有把柄落在她手裡了?”

黃姚無奈的笑了笑:“算是吧。”

“她這個小人,手段倒是挺多的。”何書婷咬了咬牙根:“黃姚,你對上她,你會很吃虧的,以我對她的瞭解,她是一個目標明確,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

“哦?”黃姚很意外。

何書婷卻哼哼了兩聲:“我記得,我跟她同讀一所學校時,她在學校的名聲可不怎麼好,聽說她為了爭當學生會主席,拿捏了好幾個人的把柄,最後勝利上位,後來這件事情被暴光了,她還死不承認。”

黃姚聽到這裡,內心閃過一抹不安,駱豔群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何小姐,你來找我,有事嗎?”黃姚還是很感激她的出手相助的。

何書婷走到亭子裡坐著,遲疑的看了黃姚兩眼:“那個……我就是想問一下你,你能不能把商赫的聯絡方式給我一下,我……我接下來有點想去找他。”

“你要去找他?”黃姚一怔:“他現在可能有點忙,心情也可能不太好,你找到他,也不一定能跟他在一起的。”

“黃姚,你是不是不想把他的電話號碼給我?”何書婷現在心裡也急了,黃姚又一通解釋,她直接就想歪了。

“不是的。”黃姚也急的不行,不知道要怎麼告訴她,商赫的身份。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是怕我去找他,怕他會喜歡上我嗎?”何書婷皺著眉頭,說出了她的心聲。

“不,你誤會了,我也是希望你和商赫有一個好的結果,可我怕……”黃姚捏緊了手指,美眸有著為難。

“怕什麼?你能不能把話說完整?我什麼都不怕,你彆看我現在好像很嬌氣,但我也是很堅強的人。”何書婷現在隻想知道商赫在哪,她要去哪裡,才能見到他。

黃姚聽到她的決心,她一愣,突然生出一個念頭,必須把事實告訴她了。

“你真的想見他嗎?那也許,你真的可以去幫幫他。”黃姚這一刻,突然希望有個人陪在商赫的身邊,讓他不那麼孤獨。

“他是不是出什麼事情了?黃姚,你快告訴我。”何書婷聽到這裡,俏臉一片的焦急擔憂。

黃姚做了最後的決定,她坐到了何書婷的身邊,拿出了她的手機,翻到了商赫的聯絡方式:“這裡有兩個號碼,一個是他在國內暫用的,一個是他在國外常用的。”

何書婷一愣,立即拿出她的手機存了下來。

“何小姐,商赫有冇有跟你說過,他是做什麼的?”黃姚小聲問她。

“冇有,但我想,他應該挺有錢的吧,是富二代之類的嗎?”何書婷猜測著說。

“不是的。”黃姚立即嚴肅的回答她:“商赫是自己經營著產業,他手底下有酒吧,酒店,休閒山莊,還有會所……他把這些產業,遍佈在幾個發達的國家,但,你彆看他表麵很光鮮,實際上,他和我家的發家史,我們是一樣的,是父輩賺到了錢,然後由他來經營投資,但你知道我們父母是做什麼的嗎?”

何書婷聽的一愣一愣的,然後搖搖頭。

黃姚苦笑一聲,自嘲道:“我和他的父母都是黑幫人物,在上一輩中,他們其實算是十惡不赦的罪人。”

“啊?”聽到這裡,何書婷不淡定了:“你們出身在黑幫?”

黃姚點點頭,一點也不再避諱自己的出身了:“是的,你可能想不到吧,商赫他現在說不定還乾著違法的事情在賺大錢,雖然我也不太清楚,我跟他有好多年冇見麵了,也是前不久剛聯絡上的,他在做什麼,我也不太清楚,但眼下,他遇到了一樁大麻煩,有個敵人前幾天找到他的地盤,放了一把火,把他的家燒了,還占據了他的產業和他的資源,商赫現在情緒應該麵臨崩潰。”

何書婷小嘴微張,因為驚呆了。

黃姚看到她這副表情,心裡咯噔了一下,完了,她是不是說的太可怕,把這位大小姐給嚇壞了?

“何小姐,你現在知道商赫是做什麼的了,你還會喜歡他嗎?你能接受他不再是你想像中的那種光鮮的富家公子哥嗎?其實,如果你不能接受的話,現在停止對他的喜歡,還是來得及的。”黃姚輕歎了一聲,她真的不希望何書婷去愛商赫,因為,她們的生活是不一樣的,就好像她和聶譯權一樣,從小生活環境不同,造就了兩個人的人生觀,也會不一樣,隻是,她的懦弱,被他包容著,所以,她纔會有勇氣和他走下去。

何書婷迷茫的眼神,漸漸變的清明,她堅定的看著黃姚:“謝謝你讓我更瞭解他的事情,黃姚,我並冇有被嚇住,其實,我也覺的商赫身上有一種不一樣的氣質,他有點邪惡,痞痞的,可他也讓我看過他身上的閃光點,他其實也並冇有那麼壞,對不對?不然,你怎麼會跟他成為朋友?怎麼還會擔心他?”

黃姚啞然,答不上話來,但隨後,她抿唇一笑:“是的,商赫本性是不壞的,他隻是冇有一個好的出生。”

何書婷輕鬆了一口氣:“出生這種事,誰又能選擇呢?彆人都說我會投胎,投在權貴家庭,其實,我也覺的很慶幸,能在這種家庭長大,黃姚,你相信嗎?我知道商赫喜歡你的時候,我也冇有嫉妒你,我隻是很羨慕。”

黃姚點頭:“我能感覺出來,你是一個明事理的女孩子,其實,如果你和商赫能夠在一起,我一定祝福你們。”

“我會努力讓他喜歡我的,你跟我二叔……你們交往很久了嗎?他眶的可真好啊。”何書婷忍不住的八卦起她的事情來。

“也不算久吧,算起來,也就三個多月的樣子。”黃姚一回想,真的不長,很短暫,在她二十三年的人生中,這真的很短暫了。

“三個多月,你們就愛的這麼深了,看來,你們是命中註定的緣份啊。”何書婷笑眯眯的誇著:“幸好我二叔喜歡的人是你,要是他娶了駱豔群,我可能跟他的關係就要變淡了。”

“為什麼?”黃姚一怔。

“娶錯妻,毀三代啊,我不喜歡駱豔群,自然就會少往來,可我覺的我二叔是一個很好的人,我喜歡被他寵著,可我也知道,他將來要寵愛他的老婆,但要那個人是你的話,我就樂意多了。”何書婷眨了眨眼睛,調皮的說道。

“我也不一定能嫁給他,我冇有自信。”黃姚自嘲了起來。

“彆灰心嘛,我會幫你的,我二叔是根木頭,他可能就是我們大家常罵的直男,不浪漫,冇情趣,也不會哄女孩子開心……”

“書婷,我有那麼差勁嗎?”就在兩個女孩在亭子裡並排坐著聊天時,一道男人的聲音,在她們的背後響起。

兩個人嚇的猛的的轉身,就看到陽光下,聶譯權不知何時站在她們的身後。

“二叔,你偷聽我們講話?你聽到多少了?”何書婷氣憤不己,俏臉脹的通紅。

果然不能背後說人壞話。

聶譯權沉步走了過來:“我剛來,就聽到你在說我冇情趣。”

“我說的是實話嘛,又冇冤枉你。”何書婷小嘴一撇。

聶譯權幽眸落在黃姚的身上,語氣莫名:“我有冇有情趣,你得問黃姚吧。”

黃姚的臉一下子燒的通紅,這男人,乾嘛要在這裡說這種令人心跳的話?

“二叔,你完了,你陷入愛河了。”何書婷用手指著他笑起來。

聶譯權終於不再躲避彆人的目光,直接坐到了黃姚的身邊,懶洋洋的說:“都到了談婚論嫁的年紀了,墜入愛河,不是很正常的事嗎?”

黃姚在旁邊抿嘴偷笑,她看了看身邊的男人,又看了看笑容燦爛的何書婷,在這陽光籠罩的亭子裡,這一幕,刻在她的記憶中,很久很久。“二叔,那你什麼時候把黃姚娶回家啊?到時候,一定要給我吃喜糖,我要沾沾你們的喜氣。”何書婷已經期待上了。

“放心吧,一定給你吃糖,隻是,目前可能還吃不上。”聶譯權說話間,幽眸望著黃姚:“等我跟她的關係公開後,應該就快了吧。”

黃姚一愣,美眸泛起了一抹淚光,也不知道為什麼,聽到他這句話,她心裡即感動,又激動。

何書婷突然擔憂了起來:“二叔,你要是娶黃姚,二爺他們,會同意嗎?”

聶譯權俊臉一僵,黃姚也緊張了起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