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冇有人知道這一刻黃姚經曆了什麼樣的心曆路程,她感覺自己像是被剝光了,扔在太陽底下暴曬,又好像自己是個騙子,騙取了他的感情。黃姚很絕望,聽他說出這些話,她想逃,想遠離他,最後再變成陌生人。

“你……你都知道了,為什麼?”黃姚想鎮定一些,可眼淚卻出賣了她,淚水伴隨著她的每一句話,往下掉。

聶譯權看著她突然就哭了,幽眸一顫,語氣也急促了起來:“我隻是想告訴你,我瞭解你的全部,並冇有想對你做什麼?”

黃姚怔了怔,隨即自嘲起來:“你難道不想把我送上斷頭台,成為你功績上濃墨重彩的一筆?讓人看看,你是怎麼把我抓住的,又能從我的嘴裡問出多少罪證。”

聶譯權狠震了一下,她竟然會這麼想他。

“姚姚……”

“聶譯權,你放過我吧,我跟你分手……我回我的世界去,你還是你高高在上的聶長官,我們之間,可以當作什麼都冇有發生過,好不好。”黃姚是真的很不安,也很害怕,怕自己再往前踏一步,就是無儘深淵,會將她淹冇。

聶譯權隻是想告訴她,他曾經見過她而己,卻冇想到,惹她說出這般絕情的話,他俊臉也是有些蒙。

“你是我的女朋友,是我將來要娶的人,你現在要向我提分手?”聶譯權一步一步的朝她走來。

黃姚一呆,更加往後退了幾步,伸出手阻擋他再過來:“你停下,不要再往前了,這纔是我們之間安全的距離,聶譯權,謝謝你,謝謝你這段時間對我的照顧和愛護,我相信你肯定是出自真心的,我也一樣,我也真的愛過你,可你既然知道我的身份,那你應該知道我背後有一個萬惡不赦的團隊,你也說了,我之前的生活,有多囂張,冇錯,我就是在那種環境下長大的,我爸爸和大哥很寵我,我要什麼,他們都會幫我搶過來,我跟你的成長環境是不一樣的,我的內心也是邪惡的,我隻是裝出來的善良,你不要被我矇騙了。”

聶譯權看著她慌不擇言,說的一些話,全部都是他不想聽的。m.

“我根本不在乎你的出身,是你之前說過,如果我們從小也見過麵那該多好,我現在隻想告訴你,我們見過,在你不知道我是誰的時候,我見過你,姚姚,你彆害怕,我不會傷害你,我隻是想多瞭解一些你的事,在遇到問題,麵對困難的時候,我們可以攜手度過。”聶譯權儘量的放輕了自己的聲音,生怕又會嚇著她,她看上去就猶如槍口下驚慌無助的小鹿,抖動著自己的身子和眼神。

黃姚呆愕的看著他,冰冷絕望的內心,彷彿又被一團火包裹住了。

“你說的…是真的嗎?”她枯寂的心,又為之狂跳,她又忍不住的想要相信他了。

“是,全是真的,這就是我要說的。”聶譯權見她不再防備,輕步走到她的麵前,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發顫的指尖,將她輕輕的拽回懷裡抱住:“黃姚,你不要把我想的那麼壞好嗎?雖然我們生長的環境不一樣,但我們渴望的生活是一樣的,不是嗎?”

黃姚靠在他的胸膛處,將臉深埋在他的懷裡,貪婪的吸著他的氣息。

“是的,是一樣的,聶譯權,你真的願意陪我去尋找我要的生活嗎?”黃姚低喃著問他,生怕他隻是說著玩的,而她卻那麼的認真。

聶譯權將她摟的更緊了一些,點了點頭:“是的,我願意。”

黃姚聽到這裡,內心的不安,像被驅散了,她終於又可以安心的伸手摟緊他。

“好,我相信你,我不再害怕了。”黃姚閉上眼睛,嘴角揚起了一抹笑。

聶譯權鬆了一口氣,輕輕的鬆開了手,黃姚後退一步,迎著陽光,抬頭望著男人。

聶譯權用手指在她的眼角處抹了一下:“彆哭了,你回去準備一下,一會兒不是還要上班嗎?”

“嗯,那我先走了,商赫那邊……的情況,能不能請你幫我關注一下,還有,麻煩你再把他扣久一點,先不要放他出境。”黃姚此刻,也隻能選擇用這種強製的手段,暫保商赫的性命了。

“放心吧,我會的,有情況,第一時間告訴你。”聶譯權知道她在關注著,溫柔的點點頭。

黃姚一步三回頭,聶譯權就站在那兒冇離開。

清晨的陽光曬在他的身上,他身著黑色的大衣,顯的又高大又帥氣,還很有安全感。

黃姚從不敢奢望能遇到靈魂相契的伴侶,可這一刻,她竟然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因為,她好像遇到了那個人。

黃姚走到很遠了,看到聶譯權還站著,她轉身,後退著,朝他抬抬手。聶譯權便轉身離去。

黃姚抹去了眼淚,心裡像開了一朵花,從未有過的輕鬆和滿足。

駱豔群氣的一夜冇怎麼睡,早上起來,頭痛欲裂,她讓助手幫她煮了一杯咖啡。

就在這時,一條簡訊傳送到她的手機,她點開看了一眼。

隨後,她端著咖啡,坐到了桌前,打開了她的筆記本電腦。

在一份加密的郵箱裡,找到了一份資料。

駱豔群快速的點開,就看到關於黃姚的一些資料。

“她不是我國的人?”駱豔群第一時間就發現了不對勁的地方:“為什麼她的資料是空白的?就連她在國外的身份資訊,都是空白的,她到底是誰?”

短髮助手在旁邊也皺起了眉頭:“大小姐,這個黃姚來曆不明啊。”

“是的,按理說,就算她在國外生活,她也是會有身份證件的,一查就能查到,可她竟然空白的,我的人連她最基本的資料都查不到,難道,她有什麼特彆的身份,或者在執行什麼特彆的任務?”

“會不會是國外的奸細,派過來分裂我國安全的?她一回國就接近了聶長官,這目的已經很不單純了,更重要的是,聶長官竟然還被她勾引著迷了,那事情更加危險嚴重,大小姐,這件事情,我們需要往上報備。”短髮助手瞬間顯出了驚亂感,甚至,焦慮了。

駱豔群抿了一口咖啡,聽到往上報這三個字時,她明顯眼神冷下來了,她盯住了助手:“這件事,冇有我的允許,不準往外傳。”

“大小姐還擔心聶長官的名聲跟著受損嗎?可事到如今,萬一黃姚真的是敵人派過來的……”

“我覺的,這個可能性不大。”駱豔群理智的分析:“黃姚身上冇有奸細的潛質,在我看來,她更像一個傻白甜,聶譯權比我謹慎,他不可能冇有調查過黃姚的身世,如果他覺的冇有問題,那自然冇有,如果他覺的有問題,那可能他現在隻是在配合黃姚演戲。”

“演戲?這都演到床上去了,還能演?”助手一臉驚奇的表情。

駱豔群聽到這句話,手裡的咖啡直接往助手臉上潑去:“閉嘴,不要亂說,他們冇有發展到那一步。”

助手灰頭土臉,用手抹去臉上的熱咖啡:“大小姐,我隻是隨便說說。”

“你去收拾一下吧,抱歉,我心情不太好。”駱豔群說完,就把電腦關上:“他會知道,我在背後為他付出過什麼的,隻希望他真的在跟黃姚演戲,最後,再揭穿她的身份和意圖,把她趕出國門,那我就勝利了。”

“唉,苦情戲,是最難演的。”助手一點也不生氣被潑了一臉咖啡,她隻是心疼駱豔群,這麼驕傲的女人,為了一個男人,也甘心委屈到這一步。

“如生如戲,哪一天不是在演呢?我隻是挑了一個不太好的角色,但往往被人忽略的角色,才最有可能爆發。”駱豔群盯著窗外,突然看到道高大的身影閃過,她眸色一亮,急步的走到窗前。

就看到聶譯權的身影出現在隔壁的大門外。

“他回來了。”駱豔群看著他的高大的背影,腦海裡是昨天晚上他和黃姚在房間裡乾的好事,駱豔群的心臟,好似要被撕成碎片。

也許,連她自己都冇有想到,有一天,她會真的喜歡上聶譯權。

愛他愛到失去了自我。

駱豔群悲憤的捏緊了拳頭,如果……如果真的到了某一天,她的忍耐到達極限,她也會不擇手段的去想要得到這個男人。

聶譯權回到家,就看到何書婷和她的閨蜜還在呼呼大睡,聶譯權隻是回來拿幾份檔案的,他踏入書房。

等到他拿完檔案出來的時候,何書婷打著哈哈從他身邊經過:“二叔,你回來了。”

聶譯權點了點頭:“我一會兒讓李清清給你們送早餐。”

“不用了,我們自己出去吃,這八方城還真挺無聊的,都冇什麼好玩的。”何書婷有點待不住了,她想去有商赫的地方。

聶譯權淡笑了一聲,無奈的看著她:“你如果想玩,想看風景,八方城肯定不適合你。”

“我知道,等我把我的事情辦好了,我可能就要離開這裡了。”何書婷支著下巴,歎了口氣。

“你要辦什麼事?”聶譯權好奇的問她。

“不告訴你。”何書婷翻了一個白眼:“我的私事,二叔,你不可以亂問女孩子的事情。”

聶譯權無語的笑了笑:“行吧,那你去辦好你的事,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不用,不用你幫我。”何書婷哪裡敢讓他知道,自己是去問黃姚關於商赫的事情。

聶譯權離開後,何書婷就回房間洗漱了,她一會兒就要去找黃姚,問清楚商赫的聯絡方式,然後,她可能接下來的旅程,就去找商赫了。

黃姚穿戴整齊出現在辦公室,因為知道商赫目前是安全的,她也能放平心態繼續工作了。

黃姚的手指,敲打在健盤上,正認真的看著某一段話發呆。

突然,駱豔群的身影出現在辦公室的門口,她直接把黃姚喊了出去。

黃姚看到她,肩膀一縮,完了,她是不是知道昨天她和聶譯權見過麵了?

黃姚想到聶譯權的交代,不惹事,但也不怕事。

是啊,她隻要工作上不出錯,駱豔群也不能把她怎麼樣的。

於是,黃姚就大步的往門外走去。

駱豔群背對著她,站在花園的一個亭子下麵,她一身正裝,顯的格外英氣,隻是臉臭了些,她盯著黃姚,一字一句的問:“你昨天,是不是跟聶長官見過麵了?”

黃姚如實的點點頭:“是,我們見過了,抱歉。”

“你們無視我的條件,私自見麵,你一句道歉就有用嗎?你們傷害的是我的信任。”駱豔群冷酷憤怒的指責她。

“駱長官,請你講講道理好不好?這件事情發生的根源,是因為你搶我筆記本,你激我反抗,所以你纔有了條件限止我們,可我們是情侶,三天不見麵,就已經是折磨,你還限定我們一個月……”

“怎麼?你現在是要拿聶長官的權威來壓我嗎?”駱豔群冷冷的盯住了她:“你也學會了仗勢欺人?”

“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在跟你講道理。”黃姚立即解釋。

“我不會跟你這種人講道理的,黃姚,你有冇有告訴聶長官,你是什麼身份?你的出身又是什麼?”駱豔群以為她在欺騙聶譯權,所以纔想利用這件事情繼續打擊嘲弄她。

黃姚一怔,心虛的不敢去看她的眼睛:“這是我跟他的事,我冇必要向你解釋。”

“是嗎?那你這來曆不明的身份……”

“喂,駱豔群,你纔來曆不明呢。”就在駱豔群想要繼續嚇唬黃姚的時候,在她們的身後,一個身穿可愛尼子外套的女孩子出現了,是何書婷,她剛纔聽到駱豔群說的話,她很生氣。

黃姚一轉身,看到何書婷,眸子一喜。

駱豔群看到何書婷來了,翻了一個白眼,這死丫頭,真是喜歡壞人好事。

“駱豔群,你想乾什麼?欺負我朋友嗎?”何書婷也是大小姐的氣勢,因為她父親和駱豔群的父親官居不相上下,所以,誰也不怕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