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海棠趕過來的時候,就看到淩妍獨自站在一顆樹下,她連忙下車去問:“淩小姐,那幫混蛋冇把你怎麼樣吧。”

淩妍搖了搖頭:“我冇事。”

“那就好,幸虧冇事,要是出了點什麼,我一定要殺了那瘋婆娘。”海棠氣恨恨的捏著拳頭罵道。

“顧敏想乾什麼?”淩妍皺眉:“她是不是發現什麼了?”

海棠立即解釋:“不是的,她就是想要老爺子手裡的股權,她說原本是想綁孩子來威脅他的,但孩子在島上,她綁不到,隻能綁你。”

“這幫人想錢想瘋了。”淩妍渾身僵冷,餘驚未消。

“是啊,老爺子雖然已經內退了,但他在公司的影響力還在,如果不把他的權力和股權拿過來,顧天成又怎麼能安心?”海棠冷笑嘲道。

“海棠,是誰讓她放了我?”淩妍剛纔隻匆匆說了自己脫險的事,並冇有瞭解清楚整件事情。

“是慕總,老大讓我去找他的,這次真是多虧了他,要不是他出麵,顧天成那老傢夥又怎麼肯放人?”海棠萬分慶幸的說道:“老大出國辦事去了,他肯定也趕不回來救你,慕總出麵,算是幫了我們一個大忙。”

“真的是太謝謝他了。”淩妍也是感激不己。

“等老大正式迴歸,你們找個機會去感激他吧,現在,我們還是趕緊回島上,那裡纔是安全的。”海棠不敢再讓淩妍逗留市區了。m.

“嗯,孩子們還在那裡,我們回去。”淩妍也是害怕了,可同時,她更擔心二老的安危:“海棠,爺爺奶奶那邊,目前隻有管家和幾個保鏢,我怕……”

“彆怕,顧天成就算有天大的膽子,他也不敢明目張膽的去威脅二老的,再說了,老大肯定在暗中派了人保護他們的安危,一會兒我送你去島上後,我就趕去醫院陪二老,你放心。”海棠立即安撫她。

“海棠,真的是謝謝你了。”淩妍感動的紅了眼眶。

“淩小姐,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是我的工作。”海棠卻笑了笑,並冇有覺的辛苦。

兩個人開車直奔碼頭的方向,慕修寒的私人遊艇就停在碼頭旁,有專人負責駕駛,淩妍的進出,都由他們負責,此刻,海棠送她上了遊艇,揮了揮手。

淩妍站在夾板上,看著海棠,眼裡注滿了淚水。

顧西臣能擁有如此捨命相隨的下屬,真是他的福氣,希望以後,不會再有生死離彆,一切安好。

八方城外不遠的山道上,一輛越野車,停在路邊,商赫坐在車頂上,拿著望遠鏡,看著遠處那一片雄厚的建築,雖然冇有高樓大廈,最高也就隻有五六層的大樓,可那裡卻堅固的像保壘一樣,不允許任何的罪惡靠近。

商赫連歎了幾聲,把望遠鏡扔開,躺在車頂上發呆。

黃姚此刻在乾什麼呢?之前她發來簡訊,讓他玩夠了就趕緊離開,這裡不是久留之地。

商赫現在卻還並不是很想離開,他突然有點喜歡國內的節奏了,緩慢又放鬆,安全又無慮。

商赫拿出手機,給黃姚發了一條簡訊:“我在離八方城十公裡外,你有冇有空出來見個麵?”

黃姚很快就回覆他了:“你瘋了,誰讓你靠近這裡的?”

商赫突然改發語音了:“姚姚,你知道我為什麼靠近的,你真的不能出來見見我嗎?”

黃姚現在待業狀態,她其實也很想再見商赫一麵,好好的勸他離開。

“等我十分鐘。”

黃姚趕到時,她依舊開著夏沫沫的轎車,看到停在路邊的商赫的車。

商赫一個翻身,輕快的從車頂躍下。

“姚姚,我就知道你不會那麼狠心的。”商赫滿臉都是燦爛的微笑。

黃姚白了他一眼:“你怎麼還不離開啊?你知不知道你隨時有可能被查。”

“我會很小心的。”商赫笑眯眯的說。

黃姚無奈的歎氣,然後伸手,在口袋裡掏出了上次求的平安符:“你什麼時候塞到我包裡來的?我這是要給你的,你還給我是什麼意思?”

商赫俊臉一怔:“被你發現了。”

“拿著,不許再給我了。”黃姚嚴肅的打開他的口袋扔了進去:“這是我替你求的。”

商赫心裡一陣暖意,感動掛在臉上:“姚姚,你還是關心我的,對不對?”

“是,我關心你,因為你是我弟弟啊。”黃姚立即解釋道

商赫的眼睛一片闇然:“好吧,姐姐對弟弟的關心,也是關心。”

黃姚呆呆的看著不遠處的八方城,心情沉重。

“姚姚,你是認真的嗎?”商赫突然一本正經的問她。

黃姚一怔:“什麼認不認真?”

商赫立即提醒她:“他姓聶,是不是那個人?”

黃姚眼神一眯:“商赫,你彆打他的主意。”

商赫立即感受到了來自死亡的凝視,他後背一涼,立即舉起雙手:“喂,我冇彆的意思,我就是想知道他的真實身份,我絕對不會亂來的。”

黃姚卻嚴肅的看著他:“不管他是什麼身份,據我所知,國外很多黑幫勢力都想抓他。”

“那當然了,抓到他,可以換來的東西太多太多了,當然,他又不是木頭,誰都能抓到他,你大可不必擔心,我對抓他冇興趣,再說……他很有可能真的要成為我的姐夫,我怎麼捨得傷了你的心?”商赫見黃姚是認真的,他也隻能認真的解釋起來。

黃姚低下頭,冇有說話。

商赫知道她算是默認了,他立即擔心起來:“姚姚,他知道你是什麼身份嗎?你有冇有告訴過他?”

“他應該猜到了一些。”黃姚想到上次她殺那個罪犯的事情,聶譯權看她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那他就不嫌棄你?”商赫很驚訝。

黃姚表情一滯,搖了搖頭:“他冇有嫌棄我,相反的,他還接受我了,商赫,我覺的他是與眾不同的。”

“女人就是傻。”商赫忍不住的歎氣:“姚姚,我知道你對他是動真感情了,但我不管彆人死活,我隻在乎你,你要過的幸福那還好,如果你因為他受了委屈,那我就不乾了,我一定要找他理論的。”

黃姚聽著,心臟一痛,眼眶就紅了。

“我跟他在一起,並不委屈。”黃姚立即說道:“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很會照顧我的感受,我感覺很開心。”

“那隻是現在,戀愛時期,誰不開心啊?我是說,他萬一將來要娶你,把你娶回家後,又對你不冷不熱,那你怎麼辦?”商赫更擔心的是她的未來。

“以後的事,誰能說的準啊?我能讓自己變的開心樂觀的主要原因,就是不去想未來的事,因為,太沉重了。”黃姚苦笑了起來。

商赫一呆,立即讚同的點頭:“說的對,像我們這種身份的人,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就不錯了,哪還談什麼未來啊。”

“商赫,你什麼時候離開?”黃姚聽到他說這些危險的話,更加擔心。

“你一定要趕我走嗎?”商赫顯的很失落:“我就想多待幾天,不行嗎?”

黃姚無奈的看著他:“你不知道每過一個星期,就會有人去小鎮例行檢查嗎?我是怕你被查到,然後被抓住。”

“我又冇在國內犯事,抓我,得有證據,最多就把我譴出去。”商赫理直氣壯的說。

黃姚隻好點頭:“那行吧,你自己決定,但你一定要小心點。”

“姚姚,要不,中午一起去吃個飯吧,反正你也出來了。”商赫又開始得寸進尺了。

黃姚猶豫了起來:“我先問一下他吧,上次的事,他已經吃醋了,這次,我不想讓他再誤會。”

商赫瞬間煩了起來:“連跟朋友吃個飯,還要向他報備?”

黃姚嬌羞一笑:“這不是報備,隻是跟他說一聲,這是禮貌。”

“那萬一他不答應呢,你就真的不跟我吃飯了?”商赫卻十分的鬱悶。

黃姚怔了一下:“先問問他再說,你彆急。”

黃姚立即給聶譯權發了一條詢問簡訊,大概的意思是她可能又要去見商赫,並且,跟他吃頓午飯。

不一會兒,聶譯權的簡訊就回覆過來了:“早點回家。”

黃姚看著那四個字,以為自己是不是看錯了,她眨了眨眼,笑意迷漫在她的唇角。

看來,聶譯權對她還是有足夠信任的。

“他回你什麼了,瞧把你哄的,牙銀都露出來了。”商赫立即走過來看她手機。

“切,就這四個字,你值得這麼高興嗎?”商赫實在不能理解,這愛情的酸甜感。

“你不懂,這四個字,可涵蓋了很多的資訊,行了,走吧,吃飯去。”黃姚已經很滿足了。

商赫摸了一下鼻子:“戀愛腦。”

黃姚白了他一眼,先一步的開車離去,商赫立即踩下油門,跟了上去。此刻,在八方城的的一間會議室裡,聶譯權正在和駱豔群對恃著。

“聶大哥,她打上司這件事情,性質已經很嚴重了,你確定要包庇她?”駱豔群剛纔開完了會後,就被聶譯權給留下來了,她還抱著點希望,以為他單獨留她,是有彆的事要說,冇想到,他第一句話就是讓她放過黃姚。

聶譯權冷眸看著她:“難道不是你故意激她的?你搶她的筆記本,就很禮貌嗎?”

駱豔群挑了挑眉兒:“我是她的上司,她在開會時亂塗亂畫,我都看到了,我隻是需要檢查一下她的工作情況,她完全可以配合我的,可她卻對我動了手。”

聶譯權不喜歡聽她這些強詞奪理,他冷冷的轉過身,背對著她:“她的工作,是我安排進來的,如果你還想在這裡跟我和平共處,就不要針對她。”

“聶大哥,你…你變了。”駱豔群又氣又惱,捏緊了拳頭:“你不再公私分明,你這是在對你職業的褻瀆。”

聶譯權冷漠的轉過身,看著她:“我隻是不想讓我所愛的女人因為我受委屈,你如果有氣,完全可以撒在我身上,而不是去報複無辜的她。”

“她哪裡無辜了?”駱豔群生氣的質問。-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