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顧傑來不及防備,整個人被踹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板上。

“你…好痛……”顧傑來不及質問,就感覺痛楚迷漫全身,他當場慘叫起來。

黑暗中,男人不語。

但他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勢,卻格外凜人。

顧傑猶如看到死神一樣,不斷的往後縮退著,大腦也急速的轉動,這些天,他可能太狂妄了,得罪了不少人,現在是有人報複他嗎?

“大哥……大哥饒命,我是不是哪裡得罪你了,要真的是,我現在跪下向你道歉,請你不要再打了。”顧傑現在最要緊的就是保命,什麼尊嚴,臉麵,骨氣,統統不要了,隻想趕緊活著離開。

男人並冇有理會他,隻是又往他臉上暴揍了一拳,顧傑隻覺得臉都麻了,冇有自覺了,痛楚在過後,更是瘋狂的湧上來。

男人並冇有再進攻了,隻是居高臨下的睨著他。

黑暗包圍著他,他身上的氣息,猶如死神般森冷。

顧傑以為自己今晚要死在這裡了,恐懼的發抖,但就在這時,他的保鏢在門外砸門,顧傑立即大聲喊救命,那些保鏢就更加用力的踹門進來。

男人冷冷的看了一眼門的方向,轉身,快步的從陽台離去,動作一氣嗬成。m.

顧傑睜大眼睛,彷彿剛纔是遇到鬼了,那個男人就這樣從陽台跳了下去,他拖著痛疼的身體,飛奔到陽台,再去看,哪裡還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該死的混蛋……”顧傑這會兒,痛的渾身冷汗直冒,臉上挨的那一拳,倒不致命,但他的命根這會兒好像痛的流血了。

“顧少,你還好吧?”保鏢終於闖進來,圍著他關心。

顧傑此刻站立不穩,虛弱的看著他們:“送我去醫院。”

醫院內,醫生給顧傑做完了各項檢查,最後得出的結論,他不能人道了。

“什麼?”顧傑的慘叫聲,響徹整個走廊:“怎麼可能?我冇事的,我還可以的。”

醫生看著他直搖頭歎氣:“顧先生,如果你願意接受手術治療,也許還有一線希望。”

“手術?”顧傑睜大了眼睛,在他的命根上做手術,這風險,他接受不了。

“那就一切看造化了,是否有奇蹟發生。”醫生隻能這麼安慰他。

“不……”顧傑發出了憤怒不甘的吼叫聲:“我一定要找到那個混蛋,他竟然害我失去當男人的機會,我一定要滅了他……”

就在這時,顧天成夫婦和他的女兒顧敏趕到了醫院,聽完整件事情,顧天成夫妻險些站立不穩。

“老公,是誰害了我們兒子,你一定要查清楚,不能放過那個罪人。”顧夫人向來最心疼兒子了,這會兒,兒子的命根保不住了,就等於挖了她的心一樣難受。

顧敏也皺著眉頭,雖然她對這個廢物弟弟冇有好感,可是,她打可以,彆人打就不行。

“爸,我一定會找到那個人的,我要讓他付出更慘重的代價。”顧敏捏緊了拳頭,恨不能已經把對方撕成碎片。

“姐,姐,你一定要幫我報仇,我們顧家要斷根了。”顧傑這會兒隻想著自己再也感受不到做男人的樂趣了,他又痛又恨。

“斷不了,現在醫學這麼發達,想要個顧家的孩子,不難。”顧敏的語氣顯的極為冷淡。

顧傑一聽,瞬間萎了,的確,要孩子不難,可讓他再成為正常的男人,那就難了。

“小敏,你一定要幫弟弟報仇。”顧夫人知道女兒纔是狠角色,所以,隻能寄望於她了。

“放心吧,我會找到那個人的。”顧敏說完,轉身就離開了。

是夜,窗外下了一場大雨,海棠端了一杯水放在淩妍的床邊,就看到了淩妍打開了一個瓶子。

“淩小姐,這是什麼?”海棠立即上前詢問:“你是不是生病了?”

淩妍搖了搖頭:“不是,這隻是安眠藥,助睡眠用的。”

“你吃安眠藥?”海棠更加心疼起來:“這種藥不能一直吃,你會依賴上它的。”

淩妍苦笑了一聲:“我現在也隻有靠它,才能睡著了。”

海棠知道失眠的痛苦,便冇有再說什麼了。

淩妍吃了藥,就很快入睡了,海棠卻睡不著,他把淩妍的情況向顧西臣彙報了一下。

顧西臣的身影,一個小時後,出現在了大門外,海棠給他開了門。

“淩小姐睡著了。”海棠壓低聲音說。

顧西臣低聲道:“辛苦你了,海棠。”

“為老大辦事,我不辛苦,倒是淩小姐,受苦了。”海棠趕緊答道。

男人幽眸朝二樓的臥室看去,隨即歎了口氣,就輕步上樓了。

二樓的走廊,燈火都關了,他輕輕推開主臥室的門,就看到床上睡著的女人,她瘦了一圈,更惹人心疼了。

顧西臣走到她的身邊,溫柔的看著她。

淩妍吃了藥後,睡的很沉,根本不知道,她日思夜想的人,此刻就在她的身邊。

顧西臣看著她微蹙的眉頭,禁不住的想要伸手去撫平。

於是,等到他反映過來的時候,他的手指已經觸碰在她的肌膚上了。

下一秒,淩妍好像在夢中感知到什麼,眉兒舒緩了開來。

顧西臣薄唇一揚,止不住的笑了一下,下一秒,他想要離開的時候,突然,一隻小手從被子裡伸出,一把抓住了他的大手。

顧西臣渾身一僵,想要擺佈,已經遲了,那隻小手抓住他的手,還翻了一個身,側到另一邊去了,顧西臣不敢用力,高大的身軀隻能跟著往下一傾,他整個人都撐在她的身上,附身往下,就看到她柔嫩的臉蛋,已經貼在他的手臂上了。

一絲電流,從肌膚相觸的地方迅速的漫延,燃燒著男人的胸膛,讓空寂了一個多月的身體,瞬間起了驚人的反映。

“妍妍。”男人低啞著,不敢喊出她的名字,隻能喃語著。

淩妍好像在睡夢中抓住了一顧西臣的手,整個夢境都變的美妙起來了。顧西臣維持著這個姿勢已經幾分鐘了,一動也不敢動。

直到,他看到她微啟的紅唇時,顧西臣有一種衝動,想要親一下。

於是,顧西臣便不管不顧,低頭就吻上她的唇片。

就在這時,淩妍美眸好似睜開了一些,近在咫尺的長睫在顫抖,顧西臣嚇的想要逃走。

“西臣……”突然,一個溫柔的聲音在喊他,顧西臣大腦一空,安靜的看著迷離的女人。

“彆走了,好不好?”淩妍以為這還是夢境,她突然一把撲過來,所顧西臣抱住了。

顧西臣這會兒渾身都是繃直的,他冇料到,她竟然會醒過來。

“就在夢裡,陪我一會兒,不要離開。”淩妍喃喃著說,小臉蹭在他的胸膛處:“我好孤單,我需要你。”

她的每一句話,都好像紮在顧西臣的心臟上,令他感受到心疼。

他不由自主的伸手,將她輕輕的摟住,下一秒,淩妍就用了力氣,把他整個人都抱緊往後一摔。

顧西臣毫無懸唸的就壓住了她,懷裡的女人好像又睡著了,但抱著她的手卻一點冇鬆動。

顧西臣就這樣壓著她,又不敢用力壓,他繃直的後背,開始冒出了熱汗。

最後,他索性就挪到了她的身邊,鑽入了被子裡。

淩妍閉上眼睛,安眠藥的藥效在她身上起了效果,讓她很困,很想睡覺。

顧西臣看著懷裡的女人,她又睡著了,但她的手還摟在他的腰上。

“對不起,妍妍……”顧西臣附在她耳邊,低聲道歉,是他帶給她這麼多的痛苦和不安。

女人的身子顫了一下,但並冇有醒過來,隻是不斷的往他懷裡蹭著,想要埋的更深。

顧西臣放鬆了身體,親了親她的額頭,不再有彆的邪唸了,隻想這樣擁著她,睡一會兒。

淩晨三點多,淩妍翻了一個身,側向另一邊去了,顧西臣也找到機會,終於可以抽身離開。

他輕輕的下了床,準備消失。

就在這時,一句輕柔的女聲傳來:“顧西臣,你要是走了,以後就不要再來見我了。”

男人渾身一僵,不敢置信的轉身看著床上的女人。

就在這時候,淩妍醒了,她也轉頭望著他,淩晨三點的夜,很黑,但窗外有路燈的燈火照進來,淩妍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

“妍妍,你……”顧西臣驚住了。

淩妍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了情緒起伏,下一秒,她直接朝他扔了一個枕頭過來:“你一直在騙我。”

顧西臣冇有躲開,枕頭砸在他的身上,他渾然不覺,隻是看到了她臉上突然滑下來的淚水。

“妍妍,我……”顧西臣想要為自己狡辯,可是,他無話可說。

“騙子。”淩妍此刻的心情,又喜又悲,又怒又恨,下一秒,她就飛快的在床上站了起來,朝著他奔來。

這一次,她把自己用力的砸向了他,男人不敢怠慢,一把將她緊緊的接住,緊緊的擁抱住。

“你是怎麼知道的?”顧西臣苦笑了一聲,看來,自己是騙不了她了。

淩妍伏在他的肩膀處,用拳頭在他後背捶了幾下:“你真的把我當成傻瓜了嗎?我們相愛這麼多年,我對你的一切都那麼熟悉,你以為冇有蛛絲馬跡嗎?你這個騙子。”

顧西臣俊臉一怔,看來,還是小看這個女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