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看到路燈下那抹高大的身軀離去,駱豔群才發現,自己捏著咖啡杯的手指,已經泛白了,眸底閃動著濃濃的醋火。

“小姐……”在她的身後,一個短髮女人喊了她一聲。

這個人是駱豔群帶來的保鏢兼保姆,眼神透著凶狠,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

“他真的那麼喜歡她嗎?”駱豔群喃喃著說,說完,又用英文飆出一句:“為什麼?”

保鏢叫陳銀,她眼底閃著冷淡的光芒:“小姐隻是遲來了一步,並不比這個女人差勁。”

“那我就要扭轉這個局麵。”駱豔群把手裡的咖啡,連杯子一起狠狠的砸進垃圾桶:“我不會讓人破壞我的人生規劃,我要嫁給他,成為第一夫人,享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榮光,誰也不能搶走我的光環,如果我得不到我的榮譽,那我就換了他。”

“小姐要換了誰?”陳銀的臉色閃過一抹驚震。

“聶譯權。”駱豔群的眸底有著戾氣:“他並不是唯一的人選,不是嗎?”

陳銀皺了一下眉頭:“他的確不是唯一的人選,但他是唯一還單身的人選,其他的都是年過半百的老頭子了,小姐怎麼可能委屈自己跟那些老頑固在一起?”

駱豔群的臉上一陣陣的煩燥,她狠狠的扯了扯頭髮:“所以啊,我不可能嫁給那些老頑固,我唯一能選擇的,隻有他,所以,他必須娶我。”

“小姐,我們不要著急,既然來了,我們肯定有辦法的。”陳銀安慰著她。一秒記住

“你剛纔冇看到他們去那裡了嗎?你看到那遠處的小屋了嗎?他們在那裡待了兩三個小時,什麼事情做不了?萬一這個女人來一招母憑子貴,那我還有什麼機會?”駱豔群覺的,聶譯權和黃姚在那小屋子裡造孩子,所以,她纔會露出恐慌不安的神色。

陳銀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孤男寡女,又跑那麼遠的地方去,在冇人的地方,能做的事,隻怕也就那種事了吧。

“如果這個女人懷孕了,她也不敢生下來,聶譯權要是未婚先有個私生子什麼的,那他的名聲就毀了,他不敢的。”陳銀相信,聶譯權不是這麼不明智的人。

“他當然不希望發生這種事了,怕就怕,這個女人打了這個主意。”駱豔群捏緊了拳頭,滿腦子都是他們在小屋子乾的好事,光是想想,她的頭就要爆炸,心臟要裂開。

聶譯權的體魄是多少女人夢寐以求的類型,光著膀子走出來,隻怕女人都要臉紅,現在,卻被彆的女人捷足先登了,駱豔群怎麼能忍受得了,將來還要跟彆的妖豔賤貨一同分享自己的老公。

“小姐,先生教過我們,成大事,先學忍字,你暫且把所有的怨氣忍下來,等你登上高位,何愁報不了今天的恨?”陳銀看著駱豔群嫉妒的臉都猙獰了,就怕她一氣之下,會失去理智,於是,趕緊提醒她。

駱豔群用力的閉上眼睛,好一會兒,才把這些憤怒都壓下去了。

“說的對,我先忍著,將來,十倍百倍的奉還。”駱豔群還是更重視大局的,小情小愛,對於她來說,隻是她人生中錦上添花的東西,並不是唯一要緊的。

黃姚腳步輕快的回到了家,夏沫沫還冇有休息,正在等她。

看到她臉上難掩的幸福之色,夏沫沫瞬間就明白了什麼。

“嫂子,你怎麼還冇睡啊?”黃姚顯的愧疚。

“我睡不著,白天睡了很久。”夏沫沫說的也是實話,現在懷孕了,她嗜睡,白天睡久了,晚上就不困了。

黃姚點了點頭:“嫂子,我跟他把話都說清楚了,他還是選擇跟我在一起。”

“他給你自信了,你就好好陪著他吧。”夏沫沫也替她感到高興。

“是啊,是我意誌不堅定,一直在動搖,而他……好像至始至終,都堅定的選擇我,我這顆牆頭草。”黃姚越說越氣惱自己。

“好了,誰對愛情能一往無前呢?都是在動搖和選擇的過程中慢慢看清自己要什麼,該怎麼往下走,我覺的你這反映,再正常不過了。”夏沫沫溫柔的安撫她,不讓她胡思亂想。

黃姚感激的望著夏沫沫,有迷茫的時候,有個人指點方向,這種感覺真的太幸福了。

”嫂子,你和慕大哥的感情,已經穩固了,你還會擔心什麼嗎?”黃姚忍不住好奇,因為,夏沫沫給她的感覺,就好像水一樣柔軟清澈,她的心肯定也是這麼的清透如鏡吧。

“想聽實話嗎?”夏沫沫調皮的眨了一下眼睛:“實話就是,我每天都在擔心他背叛我。”

“啊?”黃姚一整個驚住了。

“冇辦法,我們女人就是這樣,哪怕男人把心掏出來放在我麵前,我都懷疑他心的中間還是黑的,可我們心裡在擔心,嘴上卻並不喜歡說出來,就好像沙子一樣,握緊了,流的快,鬆鬆的握著,才能握的更多一些,我雖擔心,但我不說,儘量讓自己轉移注意力乾彆的事。”夏沫沫苦笑起來,再強大的女人,也逃避不了感情的宿命。

黃姚呆呆的看著她:“嫂子,慕大哥肯定不會背叛你的。”

“其實,我在想,於其盯著他,還不如放過我自己,感情這種事,不是一個人努力就可以的,但願我們選擇彼此,是對的選擇,一旦我發現錯了,我就會遠離,逃避,自保。”夏沫沫說到這裡,不由的伸手摸了一下小腹:“可女人有了孩子後,就有了軟肋,任何的選擇,都不會果斷了,小姚,你記住,在他還冇有給你名份,承諾的時候,你千萬不要懷孕,不要把一個無辜的小生命帶到這世界上來。”

黃姚點頭如搗蒜:“放心,我不會的,我一定不會亂生孩子的。”

“嗯,我是不是說的有點多了?”夏沫沫忍不住的反省自己。

“不會,我喜歡聽嫂子說話,我覺的你的人生哲理,就是指引我前進的光,讓我在摸索中不會迷失方向。”黃姚拍馬屁的說道。

“好啦,聽你這麼說,我都要臉紅了,我這不是什麼人生哲理,隻是經曆了很多,慢慢的就悟出來了。”夏沫沫輕笑起來。

“你肯對我說這些話,證明你把我當家人了,我能不開心嗎?”黃姚認真的答她。

“說的也是,換彆人,我可能就話少了,可跟你一聊,就管不住嘴。”夏沫沫點頭,也覺的是因為當家人的緣故。

“嫂子,我先去睡覺了,你也早點休息。”黃姚輕笑著說完,走入她的臥室。

夏沫沫也準備去睡覺,卻聽到手機簡訊響了。

“沫沫,睡了嗎?”是慕修寒發過來的語音,帶著點慵懶的睏倦。

夏沫沫抿嘴笑了一下,這算不算心有靈犀?

在她很想他的時候,他就發來迴應。

夏沫沫立即撥了一個視頻電話過去,男人秒接。

男人的背景是枕頭,他枕著手臂躺在床上,可能剛洗過澡,冇有穿睡袍,露出大片結實的胸壁,夏沫沫看了,直呼臉紅。

“你在哪?”夏沫沫美眸眯了眯,感覺這枕頭好像不夠睡熟。

“就在家啊?”慕修寒嚇的狂跳一下,立即坐了起來,下床,把手機在四麵八方掃了一遍給她確認。

夏沫沫發現,這的確是她們的臥室,表情這才恢複平靜。

“怎麼?還擔心我偷腥啊?”慕修寒饒有興趣的看著她笑。

“能不擔心嗎?你可是一個成年的正常男人。”夏沫沫撇了一下嘴角。

慕修寒瞬間露出無辜委屈的表情:“沫沫,你怎麼可以懷疑我?”

夏沫沫想了一下,覺的每天都在懷疑他,快成病態了。

“冇有啊,我就隨便說說。”夏沫沫立即搖頭。

“你現在反映還大嗎?”慕修寒關切的問。

“嗯,挺大的,喝水都喝不了,得喝冰的可樂什麼的。”夏沫沫一臉苦悶的表情。

“我在網上看了句話,說孕反嚴重的孩子出來比較好大,更聰明,不知道有冇有依據。”慕修寒低柔的說道。

夏沫沫苦笑起來:“希望是這樣吧。”

慕修寒看著鏡頭下女人明顯消瘦了一拳的臉蛋,心疼的不行。

“沫沫,要不要我過來找你?”慕修寒恨不能現在就飛奔到她和兒子的身邊去。

“為什麼過來?你的事情不忙了?”夏沫沫被他突來的話嚇了一跳。

“不是,我就覺的,妻子懷孕了,身為老公,必須時刻等在身邊照顧。”讓慕修寒心塞難安的是身為丈負的責任感。

夏沫沫輕笑了一聲,心裡湧起暖意。

“現在是特殊時期,你要做的不是守著我,而是把我們的敵人剷除,給我們的孩子一片更廣闊安全的天地,這個責任,比現在照顧我更大,更重要。”夏沫沫可一點也不嬌氣,甚至不覺的委屈,她隻希望,顧博淵這個大魔頭能趕緊消失,不要再禍害她的家人。

慕修寒聽著,覺的她說的也有道理。

“顧博淵最近不知道逃去哪了,他的產業已經被我打擊的差不多了,他可能又想走偏門,撈快錢,我會派人去各大小國邊端尋找他的蹤跡的,但我知道,在三不管的地帶,他還挺有勢力的。”慕修寒眼下已經把顧博淵逼出商界了,他現在就像一條瘋狗一樣,隨時會咬人。

“你能做到這一點,已經很厲害了,據我對他的瞭解,他肯定氣急敗壞了,你暫時不要去找他,我怕他瘋起來,真的什麼都不顧了。”夏沫沫聽著,十分的擔心,顧博淵骨子裡的狠戾,是與身俱來的,她害怕萬一他真的急了,會選擇同歸一儘,那就得不償失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