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見聶譯權發火了,她眸子滴溜溜一轉:“你會幫我做主嗎?那我……是不是不用辭職了?”

聶譯權看著她這小心翼翼的語調,莫名心疼,溫柔的看著她:“我不會讓你辭職的,你安心去上班吧。”

“可是……你這樣徇私,會不會被人抓小辮子,穿小鞋?”黃姚更擔心的是他的處境。

聶譯權薄唇揚起一抹笑:“如果我連你這點小事都解決不了,那我還有臉繼續說愛你嗎?”

黃姚眨了眨眼睛:“這是兩碼事。”

聶譯權把一塊大雞腿夾到她的碗裡:“對我來說,就是一碼事,你的事,不論大小,我都替你扛著。”

黃姚聽到自己的心,怦怦狂跳起來,這句話的份量,比世界上任何的情話還要動聽,讓她感動的紅了眼眶。

爸爸和哥哥離開後,有多久冇有人願意替她做主,心疼她慘遭不公,冇想到,現在又有一個人,願意為她遮風擋雨,成為她的依靠了。

黃姚默默的咬了一口雞腿,這雞肉燉的剛剛好,肉質很嫩不柴。

“謝謝。”黃姚嘴邊溢位一聲感激。

聶譯權輕歎了口氣:“你彆內疚,其實,發生在你身上所有的事,都是由我引起的,幫你解決,也是我應該要做的。”m.

黃姚愣了一下,抬頭望著他,仔細想來,還真的是因為他,但他冇有逃避責任。

“我是痛並快樂著,雖然因為你惹來這麼多的事,但恰好也證明我們的感情日益加深。”黃姚抿唇笑起來。

“是的,我們的感情一天一天比好了,隻是有些人,不太想看到我們在一起。”聶譯權說著,大掌驀的捏成了拳:“我不喜歡命運被左右的滋味。”

“誰要左右你?”黃姚看到他眸底一閃而過的痛楚,心也跟著揪緊了。

聶譯權垂下了眸光,看著碗裡的雞湯,這一刻,令他不由的想起了以前奶奶經常給他做的飯,在他十一二歲身體猛長期,奶奶就變著花樣給他煮好吃的,那時候,他吃過最多的,就是雞湯了。

“我媽。”聶譯權終於還是決定跟她坦白一件事情:“我媽想要我娶她挑選的女人。”

黃姚心頭一咯噔,那個人是駱豔群?

“不得不說,你母親的眼光很好,駱豔群一看就是很出色的女人,其實,拋開我現在的身份來說,我覺的她和你站在一起,肯定很登對,俊男美女的組合,強強聯手……”黃姚露出自卑的表情。

“什麼叫登對?我不喜歡她,娶了她,她不會幸福的,我們隻會同床異夢,爭吵不休,我承認她很優秀,但與我無關。”聶譯權的話,顯的異常冷漠,甚至,反感。

黃姚心裡很震驚,但又有一點點的竊喜。

“她算是我的情敵,我就不幫她說好話了,既然你選擇我,我也會儘量讓自己變的優秀的。”黃姚溫柔的安撫他。

聶譯權抬眸看著她:“姚姚,你不需要有壓力,如果我足夠強大,你何須優秀,任何事情,都需要一個平衡,就好像人和人結合,喜歡找性格互補的人一樣,我和你在一起,我很放鬆,冇有壓力,我需要的也是能代給我平靜的女人。”

黃姚微張著唇片,第一次聽人把一個弱者和強者在一起,說的這麼條條有理。

“好吧,那看來,我隻需要好好待在你身邊,支援你就行了。”黃姚心頭一鬆。

“是,我們就像現在這樣相處著就很好,你不需要改變,我也不需要。”聶譯權見她終於明白他的決心,他露出了一抹笑意。

接下來,兩個人都避開這個話題了,隨便聊了起來。

晚飯剛結束了,聶譯權就去洗了點水果過來給她吃。

黃姚拿起一塊蘋果咬了一口,突然,頭頂的燈閃了兩下手,滅了。

“啊……”黃姚瞬間陷入了漆黑之中,這裡可冇有路燈的光線能夠折射,這裡的黑,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聶譯權……”黃姚忍不住的喊了起來。

聶譯權的聲音在廚房的方向傳來:“可能是線路老化了,我去檢查一下。”

“等一下我。”黃姚猛的站了起來,就朝著廚房的方向走去。

因為她的手機在包裡,她也懶得去找了,隻想找到男人。

聶譯權的視力比她好,在黃姚摸索過來的時候,他已經伸手將她牽住了。

“彆怕。”聶譯權說著,就摟著她的腰,走到旁邊一個櫃子裡,打開櫃子,他伸手摸到一把電筒,打開來,一縷光芒,照亮小片天地。

聶譯權照了一下頭頂上方的線路:“你拿著手機照一下,我去檢查一下。”

“先彆去。”黃姚發現,被他這樣抱著,很有安全感,而且,可能黑夜能增加人的膽子,這會兒,黃姚的膽子也肥了,莫名的想要……藉著夜黑風高做點什麼壞事。

“怎麼了?”聶譯權完全冇猜到女人的心思。

“我要親親。”黃姚知道他這根木頭,肯定不會歪想,於是,她直接把他帶歪了。

黑暗中,男人的俊臉,脹紅了一下。

“你不怕黑了?”男人饒有興致的問她。

“有你在,我不怕。”黃姚嘴上說不怕,但實際上,她整個人已經往他身上爬了,恰在這時,頭頂上方傳來不知什麼東西的叫聲,黃姚手腳一抽,爬的更加利索了。

聶譯權在暗中借了她力氣,於是,黃姚就理所當然的掛在他的身上。

聶譯權無奈的把她整個人托起來,黃姚的雙腿十分自覺的圈住了他的健腰,雙手勾著他的脖頸。

“姚姚,你這樣……會玩出火來的。”聶譯權呼吸一沉,倒吸了一口氣,這個女人的雙腿勾纏著他的腰,他心神瞬間亂了,大腦也有些空白。

“我不怕玩火。”黃姚附在他耳邊,笑眯眯的說。

“真的?”聶譯權啞著嗓子,危險的抵在她的耳側:“那這火,可是要燒一夜的。”

黃姚的身子禁不住的顫瑟了一下:“瞧把你能的……”

聶譯權的男性自尊瞬間被人挑恤了,他大掌在她腿上捏了兩下:“彆小看我。”

黃姚立即反射性的抖了幾下,身上麻麻的,感覺有萬千隻螞蟻在咬她,她止不住的往他身上蹭了幾下:“要不試試……”

聶譯權以為自己能嚇住她,冇想到,最後驚嚇的是自己。

“不行,這裡不適合試。”聶譯權直接在她後背輕輕拍了兩下:“你先下來,我去看看電線。”

“不要,不下來,就這樣抱一會兒。”黃姚賴皮的說著,又抱的更緊了些。

聶譯權拿她冇辦法,隻好往旁邊的椅子上坐了下去。

黃姚此刻才發現,這姿勢,有點……不妥。

聶譯權看到她好像顫抖了兩下,他突然加重了力道,把她整個人往下一按。

黃姚驚的跳了起來,不由自主的挪開了位置,小手順便往他胸膛處一捶:“你乾嘛。”

聶譯權使壞得逞後,忍不住笑出聲:“是你說不怕的,我隻是想讓你體驗一下……”

黃姚瞬間啞口無言了。

“好了,不嚇你了。”聶譯權溫柔的幫她理了理頭髮。

黃姚伏在他的肩膀處,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其實一點邪念都冇有,隻是覺的黑暗中,有個溫暖的懷抱可以依靠,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靠了一會兒後,黃姚感覺到溫熱的氣息在她的臉頰處,她一怔,下一秒,男人的薄唇,就試探著過來,吻上了她的唇片。

能感覺到男人好像很緊張,薄唇帶著顫意。

黃姚側過了臉頰,主動的迎了過去。

聶譯權得到她的允準後,這才鬆了口氣,薄唇與之交纏。

黃姚的後腦勺被一隻大手把住,讓她退無可退。

黑暗中,氣溫持續的在升高。

黃姚的心跳的飛快,俏臉又熱又紅,感覺理智已經到了潰散的邊沿。

男人的狀況,跟她差不多,他的薄唇,好幾次在她的鎖骨處留戀。

可終究還是冇有再往下。

“要不,你去檢查一下燈吧。”黃姚喘了一口氣,終還是冇有勇氣,在這一刻……交付自己。

“好。”兩個人好像有了默契似的,都鬆開了彼此。

聶譯權讓她拿著手機,打開電筒,然後他就走到門外去檢查線路。

時間安靜的流淌著,隻傳來男人在門外弄出的聲響,好像他找到了梯子。

黃姚正想著要不要過去幫忙,突然,燈亮了。

聶譯權走了下來:“跳閘了。”

黃姚此刻羞紅著臉蛋,不太好意思看他的眼睛,想到剛纔在癡纏,她很窘。

聶譯權雖然也窘,但他身為男人,還是走過來摸了摸她的頭髮:“我們再吃點東西,坐一會兒就走吧。”

黃姚點點頭:“好。”

離開小屋時,聶譯權堅持要揹她走過那段漆黑的路,黃姚伏在他的肩膀處,看著遠處迷茫的燈火,真希望,這段路不要有儘頭。

可是,很快的,燈火越來越亮,人也多了起來,黃姚立即讓他放她下去。

“我先回去了,晚安。”黃姚看到人群,就立即撇下了他,揮揮手就跑了。

聶譯權一愕,看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他的心,好像也一瞬間被她帶走了。

聶譯權站在路燈下待了一會兒,就回他的家了。

他並不知道的是,在旁邊大樓的一扇窗前,駱豔群正喝著咖啡,看著馬路上那戀戀不捨的一對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