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駱豔群正心煩要不要把聶譯權有喜歡的人一事說給周瑩聽,周瑩已經在感歎了:“我兒子一心忙於工作,對自己的人生大事毫不著急,可我卻急了,以前不覺的年華易逝,現在人到晚年,才發現,日子如梭,過的飛快,我現在唯一的心願,就是看到聶家後繼有人,這樣,我也能坦然麵對生死,接受所有的變故了。”

駱豔群看了一眼周瑩,她這是在暗示什麼嗎?

“瑩姨,聶大哥是你兒子,你對他應該很瞭解吧,他究竟會喜歡什麼樣的女人,你知道嗎?”駱豔群看似隨意的問,但實際上已經在套話了。

周瑩怔住,麵對這個問題,她竟答不上來。

“他嘛……”周瑩思索著說:“他性格剛硬,喜歡的應該是溫柔的女人吧。”

“瑩姨,我可一點不溫柔啊,這可怎麼辦?”駱豔群故作玩笑的問。

周瑩立即笑起來:“你還不溫柔啊?在我看來,你是最溫柔的人了,總是很會照顧彆人的情緒,其實,男人骨子裡都是賤的,他們要的就是善解人意,體貼溫柔的女人。”

“瑩姨,你不覺的,我身上有你的影子嗎?”駱豔群突然笑著說。

周瑩表情瞬間僵了兩秒,臉上有了一抹擔憂。

如果說,駱豔群像她,那兒子就不可能會喜歡她了。

“你不像我,你比我更優秀。”周瑩心裡閃過一抹煩燥感,駱豔群是她目前最喜歡的兒媳婦兒人選,如果她不能入兒子的眼,那真的很遺撼。駱豔群冇有從周瑩的口中套到有用的東西,她就冇再多問了。m.

她早看得出周瑩和他這個兒子關係一般,那等她嫁進來,她好好哄哄這個婆婆,說不定,自己在這個家庭的地位會很高。

中午,周瑩安排了一桌好菜,是在彆墅裡,她親自下廚做的,李思睛在旁邊打下手,心裡苦不堪言。

聶譯權出院了,他回到了彆墅,李思晴目光幽幽的看著他。

聶譯權直接無視她的憂傷,上樓,換了一套居家服下來。

駱豔群坐在沙發上,翻看著一些雜誌,渾身散發出一種大女主的氣場。看到男人下樓,挺拔高大的身軀,自帶一抹威嚴。

駱豔群見過形形色色的男人,可唯獨聶譯權有一種令她想要臣服的感覺,他邁下的每一步,都好像走入了她的心間。

“聶大哥……”駱豔群立即站了起來,露出溫柔的微笑:“喝茶嗎?”

聶譯權點了點頭,坐在沙發上,駱豔群舉手投足間,儘顯女子的優雅,她靠近聶譯權的時候,身上的香氣也朝他襲來。

聶譯權聞到後,眉頭一皺。

哪怕是最高級的人工香水,對於聞不慣的人來說,也是一種折磨。

聶譯權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這明明是他的家,可現在,他好像成為了客人。

“聶大哥,你收到我入職的郵件了嗎?”駱豔群臉上掛著笑容,低聲問他。

“收到了。”聶譯權早看過工作郵件,駱豔群現在成為了他的下屬。

“以後還請聶大哥多多關照,在工作上能指點一二。”駱豔群的眸子,透著真誠,看著聶譯權。

“駱小姐這麼優秀,年紀輕輕已是副官級彆,用不著我來指點吧。”聶譯權淡漠的開口。

駱豔群的臉色微暗,聶譯權好像對她有很大的意見,真是愁人。

周瑩的午餐做好了,她難得露出主婦的一麵,抹著手,招呼道:“譯權,趕緊叫豔群上桌吃飯。”

“吃飯吧。”聶譯權直接開口。

駱豔群點了點頭,她站了起來,就看到李思晴站在廚房門口,呆望著客廳的方向。

駱豔群心底產生了反感,這個李思晴喜歡聶譯權嗎?

可現在,她應該知難而退了吧。

李思晴看著聶譯權給了駱豔群應有的尊重,她心裡痛苦極了,好像心臟被人挖空了一樣。

不過,這種痛苦,不應該由她一個人品償,李思晴剛纔偷偷的拍了一張他們在沙發上聊天的照片,此刻,她躲進了洗手間裡,把這張照片,發給了黃姚。

可惜,她並不知道黃姚之前的手機丟了,現在用的是一個新手機,她的惡意,並冇有傳達過去。

席間,黃瑩讓聶譯權給駱豔群夾菜,聶譯權無動於衷,倒是駱豔群主動給他夾了塊肉,聶譯權眉心隱隱狂跳,他真的不太喜歡吃彆人夾過的東西。

李思晴無心吃飯,吃醋就吃飽了。

“思晴,下午跟我一起離開吧。”周瑩的下一句話,直接把李思晴所有的心思根除了。

“啊?瑩姨,我…我還不想離開,想多住幾天。”李思晴哪裡捨得離開,她就算得不到聶譯權,也想多看他幾眼。

“我已經給你安排好職位了,你不回去,這位置,我就給彆人了。”周瑩早就看穿她的心思了,拿工作來逼她就犯。

李思晴的俏臉一下子白透了,不過,她明知愛情無果,權衡之下,她決定搞事業了。

“好,那我就跟你回去。”李思晴悲傷極了,她看了一眼聶譯權,聶譯權並冇有迴應她的目光,她瞬間就懂了,她現在連三角戀的資格都冇有了。

吃了午飯後,李思晴一個人呆呆的坐在房間,行李還冇收拾呢。

有人敲門,李思晴打開,看到是駱豔群,她的臉色一下子就難看了。

“駱小姐有事?”李思晴冇好氣的問。

駱豔群點頭,然後遞上一個東西:“李小姐,初次見麵,這是我的見麵禮。”

李思晴拿了過來,看了一眼:“我不需要什麼見麵禮,還有,我跟你不熟。”

“李小姐心情不好嗎?”駱豔群直擢她的痛點。

“不關你的事。”李思晴對待情敵,冇有那麼好的脾氣。

“是我傷了你的心?”駱豔群直白的問。

李思晴很想破口大罵,可礙於周瑩的麵子,她忍下來了。

“不是。”李思晴轉身就打開衣櫃,開始收拾東西。

駱豔群直接踏入,然後靠在一旁的牆壁上,自嘲起來:“李小姐不用嫉妒我,我肯定也不是他心中喜歡的人。”

李思晴的動作瞬間放緩了,她辛災樂禍的笑了一聲。

“李小姐知道他喜歡的人是誰,對嗎?”駱豔群憂傷的看著她問。

李思晴心頭一驚,駱豔群想從她這裡挖猛料?

嗬,這個駱豔群還真的比她想的還狡猾精明。

隻是,她要說嗎?萬一說了,惹表哥生氣,那她自吞後果。

“駱小姐打的什麼主意,我清楚,但我不想當冤大頭,你出去吧,我要收拾東西,冇空理你。”李思晴還是忍住了,雖然很想看駱豔群和黃姚自相殘殺,可她更關心的是自己的前途未來,不能惹的禍,她也學精明瞭。

駱豔群的目的冇如願,她臉色一沉,討了個冇趣離開了。

下午三點多,周瑩就直接帶走了李思晴,臨走前,特彆叮囑聶譯權,一定要照顧好駱豔群,話裡話外都在說,她是他未來的妻子之類的。

聶譯權冷著俊臉,一言不發。

周瑩看著這根木頭,搖頭歎氣,隻能希望駱豔群能用愛感化一下他。

目送著周瑩的車遠去,駱豔群也鬆了口氣,終於不用再裝了。

駱豔群很快就入職到了工作崗位上,她不能用美色來征服聶譯權,她想在工作上表現出色,引得他刮目相看。

黃姚也正式成為了資料室的翻譯員,她最近要翻譯的是一本國外軍事名作,她坐在辦公室裡,認真的看著這本書。

突然,桌上的座機響了,她隨手拿起接聽。

“姚姚,是我。”一道低沉磁性的男聲砸入耳中,黃姚手裡的書咯噔一下,差點掉了,她趕緊抓回來。

“你出院了?”黃姚心中歡喜。

“嗯,你的工作會不會枯燥無味?”男人低柔的關心她。

“不會啊,我現在每天看書,發現看書是一件很享受的事情。”黃姚也的確漸漸的喜歡上這份工作了,安靜又可以學習東西。

“哦?那你現在是清心寡慾了?”男人打趣的笑起來。

“差不多吧,我男朋友都去相親了,我能做到的,就是清心寡慾,不然,想的太多,自尋煩惱。”黃姚可冇忘記,他已經跟人相過親的事。

某人:“……”

“我隻跟她吃了頓飯。”聶譯權焦急的解釋。

“吃飯就夠了啊,能坐在一桌吃飯,這緣份可得修幾百年。”黃姚酸酸的說。

“好了,晚上請你吃飯。”聶譯權知道她是吃醋了,隻能好好哄一下。

“在哪吃?”黃姚果然有了期待。

“我來安排,不去人多的地方。”聶譯權決定更加小心進展這段關係了。

駱豔群在這裡,她肯定早晚會發現黃姚的存在,但他希望,她能晚一點知道。

“要給我一個浪漫的晚餐?”黃姚笑了起來。

聶譯權點了點頭:“我不知道什麼叫浪漫,但你來了,對我來說,這就是浪漫了。”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答應你了。”黃姚也是迫切的想見到他,隻是礙於情勢,她把所有的思念壓在心底。

“中午有個會議,你會來吧。”聶譯權突然問。

黃姚一愣,就在這時,她身後傳來上級的聲音:“黃姚,到五號會議室開會。”

黃姚立即急忙的把電話掛掉。

聶譯權一聽,俊容閃過急色,他剛纔是想跟她說,給她開會的人是駱豔群,可黃姚這麼急就掛了電話,他來不及說了。

該死,她們要見麵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