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黃姚有些迷失在男人溫暖的懷裡了,她一時間,不想把頭抬起來,隻想這樣靠著,真希望,這就是一輩子了。

聶譯權的手,溫柔的撫觸著她的長髮,還真的很少看到她這麼安靜的樣子,他突然不忍心說出那些殘酷的事。

“很晚了,你早點休息,我也先回去了。”一分鐘後,黃姚從他的懷裡退了出去,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

聶譯權看著她臉上的笑容,心情更亂了。

他送她到門口時,突然,伸手將旁邊的燈給關了。

黃姚一愣,下一秒,她就感覺一股力量壓過來,她本能的後退一步,抵在牆壁處,男人的手指輕輕的撫觸在她的下巴處,隨後,隻輕輕一抬,黃姚的唇片就被男人的薄唇捉住了。

黃姚呼吸一亂,心臟怦怦狂跳。

她的兩隻手,不由自主的屈在他的懷裡,揪住了他的衣服,不知道是防止自己腿軟摔倒,還是想要抓緊他,不想這麼快就結束。

聶譯權感受到女人的手指在他身上用力,幽眸染上一抹笑意,也更加溫柔的去吻她,吻她的眉眼,吻她的頸項……

黃姚感覺身體裡像被人點了一把火,燒的她渾身火熱,大腦空白。

“不要這樣……小心你的手……”黃姚一直避開他受傷的那隻手臂,怕會扯到他的傷口,可這一刻的聶譯權,比以往的任何時候都要凶猛,渾身的氣勢透著侵略性,又危險又致命,讓黃姚心裡緊繃的那根弦都要斷了,真怕自己理智也潰散了。一秒記住

“我的手冇事……”男人啞著聲在她耳邊低語著,下一秒,薄唇又吻上她清香的頸項,一股不知名的香氣從她的發間傳來,融著她自身的體香,對於聶譯權來說,簡直就像是在無聲的邀請。

黃姚並不反感和他做這些親密的事,相反的,事業的她,還會無限的回味。

黑暗中,氣息交織。

窗外昏暗的光線透射而來,映襯在彼此的眼底,黃姚澄亮的眸子裡,滿是溫柔,而男人的幽墨中,卻多了一抹重欲。

聶譯權低喘著,往後退了一步,手指卻流連在她柔嫩的肌膚上,捏著她的下巴,又捏著她的臉蛋,好像這一刻,她哪裡都讓他稀罕的緊。

黃姚閉上眼睛,像一隻得到主人寵愛的小貓咪似的,沉侵在這一刻的互動中。

聶譯權理智險些崩潰,她的主動熱情,彷彿是給了他通往的鑰匙。

隻是,他知道,哪怕今晚夜色很好,也不是時候。

“小姚,我媽要給我介紹一個相親對象。”就在黃姚迷醉的時候,耳邊傳來男人低沉自責的聲音。

相親對象?

黃姚頓時就像被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了腳。

她微合的眸光猛的睜大,對上男人那自責的眼睛,黃姚直接伸手,把旁邊的燈打開,病房內一片亮瞠,她看到了男人愧疚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我媽要做這件事情,我瞭解她的性格,如果拒絕,這件事情將會冇完冇了,所以,我決定去見那個女人,當麵跟她說清楚。”聶譯權看到她美眸中的失落和呆滯,他心一痛,趕緊解釋。

黃姚慢慢的從震愕中緩過神來,他的話,給了她勇氣麵對。

“我能理解你母親想要你早點成家的心情,沒關係的,你去見她吧,我不會生氣的。”黃姚努力的想要擠出一抹微笑,可是,她發現,自己根本笑不出來。

她愛的男人,要去見另一個女人,就算冇有結果,她滿腦子也會閃過他們坐在浪漫餐廳裡的畫麵,彆提有多紮心了。

“小姚,謝謝你的理解,我會跟她說清楚的,她是個驕傲的女人,肯定不會糾纏不放。”聶譯權對駱豔群有一點瞭解,隻知道她性子孤傲,從她的名字可見,她的父母對她抱有多大的期待,豔冠群芳,相信她也是被逼迫的。

“你們以前就認識啊。”黃姚更酸了。

聶譯權點了點頭:“我媽眼中的優秀女人,我基本都見過。”

黃姚立即開了個玩笑:“要是我們以前也見過,那該多好啊。”

聶譯權一怔。

她真的不記得他了。

“如果我們真的見過呢?”聶譯權也開玩笑式的說。

“怎麼可能,如果見過了,我肯定記得你啊。”黃姚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她努力的在記憶中想著,並冇有他的影子。

聶譯權捏了捏她的臉蛋,不想現在就把話說透:“好了,就算以前冇有見過,也沒關係,現在遇見了,也不遲。”

黃姚抿唇笑了一聲:“嗯,我隻是覺的遺撼,好了,我真的要走了。”

聶譯權聽到她說要走了,心頭一急,不由的又把她抓回來。

黃姚看著扣在手腕上的大掌,愣了一下。

聶譯權今天的心情特彆的低落,冇有安全感,她的存在,是他尋找安全感的來源,所以,他不是很想讓她走。

在黃姚錯愕的眸光中,男人輕輕鬆開了她的手:“早點回去,晚安。”

黃姚點點頭,道了一聲晚安後,就真的打開門離去了。

聶譯權靠站在牆壁上,突然間,他有點想抽菸。

他直接去自己的外套裡麵找,冇有找到,他打開了病房的門,立即有個下屬走過來詢問:“聶長官有什麼吩咐?”

“有煙嗎?”聶譯權直接索要。

下屬立即伸手拿出半包煙,有些窘的說:“我這煙是很便宜……”

聶譯權已經抽了一根,下屬迅速的給他點了火。

“你們不要守著了,都回去睡吧。”聶譯權拿著煙,把門關上,並且讓他們都離開。

聶譯權站在窗前,深吸了一口,煙在他的肺腑中迷漫,他的心情也漸漸的平靜下來了。

他知道自己愛上黃姚,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因為他不喜歡母親那種性格的女人,她們有一個特點,強勢,自我,冷漠。

黃姚是聶譯權遇到的唯一一個冇有這些特質的女人,她身上隻有隨性,樂觀,堅強,善良。

其實,這些性格,他也曾經遇見過,那是他的奶奶。

奶奶是個很普通的老太太,她並冇有什麼野心,上進心,但她本質純樸,溫和良善,可在他心裡那麼看重的東西,在媽媽眼中,卻是一文不值。

也許,他骨子裡是叛逆的,媽媽越是看不起的東西,他便要一一撿拾,視之珍寶。

漆黑的夜色,黃姚獨自走在大街上,這裡晚上冇什麼人了,但每十步都有崗哨,很安全。

黃姚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大腦一片混亂。

他要去相親了。

其實,她早就知道,會有這麼一天的,但冇想到,會這麼快。

他相親的對象肯定是一個很完美的女人吧,聶譯權真的會不喜歡她嗎?黃姚對人性看透了很多,她其實明白,男人本性都是一樣的,他們偏理性,不想女人喜歡感性的去思考。

聶譯權不可能會不喜歡一個完美的女人,卻偏偏來喜歡她一個……身上毫無價值可言的人。

心情墜入了冰庫,黃姚越想,越覺的自己一無是處,根本配不上聶譯權。

“該死的……愛情。”黃姚不由的罵了一句,她現在怎麼像個失戀的人一樣。

夜裡三點多,聶譯權住的彆墅旁邊,就清理出一個新的小院,一輛越野車,悄無聲息的駛過八方城大道,停在了門口處。

一個身穿著黑色長風衣的高挑女人,戴著一個優雅的禮帽,臉上妝容格外的精緻,一雙狐眼,四周看了看後,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清晨,陽光出來後,雪景也美出新高度了。

李思晴聽到敲門聲,她穿著睡衣,打著哈欠,走過來開門。

門一打開,她眼睛瞬間看直了。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明藍色套裙,披著同色外套的女人,長髮打理的十分蓬鬆有型,五官也十分的豔麗,雖然全身上下隻露出一截簡約的錶帶,可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勢,卻讓李思晴秒變成了山雞。

李思晴從頭到腳的把對方打量了一遍後,自信心被對方輾壓在地上磨擦了好幾遍。

“你好,我叫駱豔群,你是……”女人的音質很美,但透著點清冷感。

李思晴眼裡冇有光了,她趕緊低下頭,答道:“我是聶譯權的表妹,李思晴。”

“李小姐,你好,我聽瑩姨提過你。”駱豔群依舊帶著笑容,客氣十足。

李思晴強扯了一抹笑容,她也就隻能在黃姚的身上找找優越感,在麵對比她高層次女人的時候,李思晴自覺的站到了旁邊,不敢攀比。

“瑩姨在嗎?”駱豔群並冇有進來,依舊站在門口,顯示出她極好的修養。

“在,在樓上,進來吧。”李思晴往後退了一步。

“打擾了。”駱豔群落落大方的踏了進來,然後把外套脫下,掛在旁邊的衣架上,一雙優美的眼睛,在房間看了看。

李思晴的目光,又忍不住的去看駱豔群,心裡開始辛災樂禍的想,黃姚遇到這個女人,她會不會也很自卑?

肯定會的,眼前這個女人,才更有資格站在聶譯權的身邊,他們兩個人的氣質很登對,外形也很般配,強強聯合,所向無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