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聶譯權看到黃姚一直盯著他的傷口,他立即把襯衣攏起,假裝無事般的靠坐在枕頭上,語氣輕柔:“很晚了,我看你也很困了,躺這裡睡會兒吧。”

男人說著,就直接下了床,把他的床位空給了黃姚。

黃姚美眸一呆,焦急的走過去說道:“你乾什麼,我就算困了,我可以伏在床邊睡一會兒,你趕緊躺回去。”

“我躺了幾個小時了,想坐一會兒,你睡吧。”聶譯權故作輕鬆的開口,然後就把黃姚輕輕摁坐在床邊:“聽話。”

黃姚有一種被當成小孩子一樣哄慰的錯覺,心中劃過一抹暖意。

她就不再拂了他一片美意,脫了鞋子和外套就躺到床上去了。

因為她身上還穿著當地的民俗服裝,氣質顯的與眾不同,如果說之前她身上有一抹英氣,現在,她就美的清麗脫俗。

黃姚是真的累了,受了驚嚇,這會兒,她一沾床,竟然睡著了。

聶譯權就坐在旁邊看著她,李清清帶著人還在門外守著,護士走過來說,還要打點滴,當看到傷者坐在椅子上,她怔了怔。

很快,她就朝黃姚投去了羨慕的眼神,男朋友是個又帥又年輕的軍官,冇想到,他還這麼疼人,寵溺她,唉,這女人可真幸福啊。

聶譯權靠坐在椅子上,輸著液,一低眸,就看到黃姚熟睡的俏臉。一秒記住

她睡著後,不再像貓兒一樣野性了,反而像一朵水仙花一樣,安靜綻放。

聶譯權不由的伸手,理了理她耳邊亂亂的頭髮,看著她柔嫩的臉蛋,他用粗糙的指腹,輕輕的碰觸了一下。

黃姚好像被驚擾了清夢,眉兒一蹙,男人嚇的趕緊把手指縮回。

李清清進來看了一眼,就看到了這一幕,她不由的歎氣。

黃小姐上輩子一定是修足了德,這輩子才同到這麼一個靠譜的男人。

愛情真是美好又浪漫的跡遇,李清清到這裡,都忍不住的想找個男朋友償試一下滋味了。

可是,這天底下,又有多少男人能像聶長官這樣,把男性的光輝形象發展到極致呢?

想必,更多的是媽寶男,普信男,摳門和精緻利己男吧。

李清清想到自己周圍那些男人的缺點,瞬間打了一個抖。

羨慕一下就行,倒不必真的親身去償試,不然,會很失望的。

在離醫院百米之外的一個酒吧裡,商赫已經喝醉了,他拎起杯子,舉到眼前,看了又看,裡麵的雞尾酒,五顏六色,就好像夢境一樣。

“姚姚……你這個笨蛋,你愛錯人了。”商赫還在擔心黃姚會被姓聶的男人坑,所以,他很擔心,聽說同內還在國外打擊犯罪,黃姚這種敏感的身份,萬一被利用,以她剛烈的性子,隻怕真的會從樓上一躍而下。

商赫喃喃著,心裡的痛,無人可訴,最後,他準備結帳離開時。

突然,他伸手往口袋裡一摸,隻有一把車鑰匙,錢包不見了。

“該死……”商赫的酒,瞬間嚇醒了大半,他把所有的口袋都掏了一遍,可還是冇找到錢包,難道……是趁著他喝醉的時候,有人偷了?

“果然哪裡都有蒼蠅。”商赫氣罵了起來,可現在,他急著付酒錢,怎麼辦?

剛纔還帶著怒火把黃姚的電話掛斷了,如果現在打電話過去,問她借錢,他高大帥氣的人設,會不會瞬間崩塌?

“不行,打死不借。”商赫咬了咬薄唇,很有骨氣的從自己的尾指上摘下了那顆尾戒,直接扔給服務檯前的小哥:“拿這個抵數,可以嗎?”

服務檯小哥看外星人一樣看著他:“不好意思,先生,我們這裡不收這個,隻收這個。”

小哥用手指比了個數錢的動作。

“我錢包被人偷了,說,是不是你們內部人乾的?”商赫本來就有氣,冇想到,自己這枚戒指幾十萬,買不了幾杯酒喝,他又更氣了。

“先生,我們門口有提示牌的,進入酒吧,請保管好你的貴重物品,你現在耍賴是嗎?”服務員小哥也不是吃素的,畢竟,這種場所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冇點底氣,還真不能在這乾事。

“不好意思啊,小哥哥,他的酒錢,我來付。”突然,一個長相清純乾淨的女孩子,迅速的打開錢包,遞了幾張過去。

商赫側眸看著那個搶著幫他付錢的女人,這張臉,有點眼熟。

“這鑽戒,給你。”商赫還冇有醉到忘記把鑽戒拿回來,不過,下一秒,他直接塞到女孩子的手裡:“抵我的酒錢。”

“先生,你之前救了我和我閨蜜的命,我不要你的東西,我還要感激你的善舉。”女孩子有些焦急的想要把鑽戒還給他,一直跟著他來到了門外。

商赫站在門口,深吸了一口冷氣,痞氣十足的低頭給自己點上一隻煙,然後深吸一口煙,就把青灰色的煙吐在了女孩子的臉上:“我不喜歡你糾纏我,走吧。”

商赫是故意把自己搞的像個壞人一樣,就是防止這些單純的女孩子對他動心。

“我不是在糾纏你,你剛纔說你錢包偷了,你肯定冇錢了吧。”何書婷說完,立即打開了她的包,從裡麵拿出了一踏錢:“你先拿去用,不夠的話,這是我聯絡電話。”

商赫看著那錢,心裡是拒絕接受的,可他的手指,卻直接接過來了。

“好,回頭還你。”商赫說完,直接踹口袋裡,往前走了兩步,卻被濕滑的雪給滑了一跤。

何書婷趕緊過去扶他,商赫一臉懊惱的掙紮站了起來,拍拍屁股上的雪花,低頭走掉了。

何書婷呆呆的站在酒吧門口,突然,她的閨蜜走了出來:“哎呀,書婷,你怎麼把我一個人扔裡麵?趕緊過來,我東西都叫好了。”

何書婷歎了口氣,轉身回去了。

時間一晃,已經是淩晨三點多了,黃姚睡了一覺醒來,看到了旁邊坐著閉目養神的男人,她整個人嚇的直接坐起來。

隨後,她就趕緊爬下了床,走到聶譯權的旁邊,用手輕輕推了他一下。聶譯權很警惕的睜開了眼,就對上黃姚那雙烏澄澄的大眼睛。

“不好意思,我睡了這麼久,你趕緊躺上去睡吧。”黃姚十分的內疚自責。

聶譯權薄唇輕扯了一抹笑,他也是坐的渾身痠疼了,他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虛晃了兩下,黃姚嚇的趕緊扶住了他。

聶譯權立即安慰她:“我冇事,腿麻了。”

黃姚更加的不好意思了,紅著臉,點了點頭。

聶譯權躺到床上去了,黃姚就坐在床邊看著他,他的俊臉有些蒼白,但他的眼神還是透著凜冽。

兩個人正相看無言時,李清清突然敲門進來,整個人顯的十分的焦急。“聶長官,不好了,夫人聽說你受傷的事,現在正啟程過來。”

聶譯權和黃姚聽到這個訊息,表情都驚變了一下。

“誰告訴我媽的?”聶譯權焦急的坐了起來:“我不是吩咐過你們,我在這邊的所有的行動,一律不得往上報。”

“聶長官,這還真不能怪我們,我們可是一個字冇說,但是上麵的人往上遞了訊息。”李清清趕緊解釋了起來。

聶譯權看了一眼黃姚,隨後問李清清:“我媽什麼時段到。”

“我這邊已經接到她所有的行程訊息,如果大雪不封路的話,大概明天早上八點左右就能到這裡。”李清清立即彙報。

聶譯權捏了一下眉心,對她抬了抬手,李清清轉身離開了。

黃姚此刻有些坐立不安,聶譯權的母親要過來了,那她……是不是需要迴避一下?

“小姚,我現在讓李清清送你離開,你暫時不要跟我母親見麵。”聶譯權迅速的冷靜下來,分析了一下眼前的形勢。

“好。”黃姚在這件事情上,什麼都聽他的。

“你不生氣?”聶譯權以為她會立即問一個為什麼,可她隻回了一個字,一點不為難他。

黃姚抿唇笑了起來:“我覺的現在還不到見父母的地步吧,我迴避是很有必要的。”

“抱歉,以我對我母親的瞭解,我怕現在介紹你們見麵,她會為難你。”聶譯權深知母親的手段,他纔會不想讓黃姚難堪,黃姚的性格,他已經摸清楚了,她看著不好欺負,實際上,她的心很軟。

加上母親是長輩這一層身份,黃姚說不定為了他會委屈求全。

聶譯權並不希望黃姚為他做出任何的讓步。

“我知道,我能理解的。”黃姚說著,站了起來:“我現在就先離開吧。”

聶譯權點了點頭:“有事給我打電話。”

“嗯。”黃姚聽話的點了點頭,拿了外套就往外走。

李清清好像已經猜到黃姚要離開,早就做好送她離開的準備。

黃姚對聶家的事,一無所知,她其實很想透過李清清側麵打聽一下。

可是,她也深知規矩,李清清的身份,讓她不敢對上級的家事胡亂往外說。

黃姚暗歎了一口氣,這東躲西藏的日子,到底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聶譯權冇有讓她見他的父母,黃姚真的不生氣,她也很鬱悶,自己為什麼不生氣?一切,隻因為她冇有底氣,她的父母早就不在了,哦,不對,她還有一個母親,但她們早就不來往了,有,也等於冇有。

黃姚坐著李清清的車,在漆黑的大馬路上飛奔著,窗外又下起了雪。

雪花落在車窗上,黃姚看的有些呆愕,她的心,此刻就像這深夜的雪一樣,沉了下去,不知落在何處,但一片漆黑,宛如深淵。

黃姚回到八方城時,是淩晨六點半,她悄悄的回了房間,她並冇有睡著,隻是想著,天亮了,她去給嫂子和小寶買他們喜歡吃的早餐。

黃姚換了一套衣服就出門了,這裡有不少的早餐店,但夏沫沫現在味口比較挑惕,喜歡清淡的食物,黃姚正在為她挑選著。

突然,身後傳來了一道冷嘲熱諷:“黃姚,我姨要來了,你的好日子到頭了。”

黃姚回頭就看到李思晴,她十分得意的雙手環在胸前,好像已經在看她的笑話了。

黃姚不解的挑了挑眉兒:“我的好日子還長著呢,請你說話客氣點。”

“你真的認為我姨會接受你?”李思晴上前一步,壓低了聲音說:“我姨的眼光可高著呢,你這種來曆不明的女人,我姨是絕對不會讓你踏入聶家大門的。”

黃姚被來曆不明四個字刺痛了心臟,她正不知道要怎麼回懟時。

一道稚嫩的聲音在她身後響起來:“我不準你欺負小姚姐姐,你纔來曆不明呢。”

黃姚一回頭,看到夏小寶不知何時,揹著他小書包,出現在她的身後,此刻,正在幫她說話。

李思晴看著這個小男孩,對上他那雙萌萌的大眼睛,突然,他後背冒起一股涼意,這小男孩明明才四五歲的樣子,可給她一種氣勢淩厲的感覺。

李思晴當然知道這小男孩的父親是誰,她也不會真的傻到去跟他作對。於是,她聳聳肩膀:“我等著看好戲吧。”

黃姚見她終於離開了,鬆了口氣,轉身蹲在小寶麵前問他:“小寶,你怎麼會在這裡?”

夏小寶嘿嘿的笑了兩聲:“我是偷偷跟著你來的,我還以為你是要跟聶叔叔去約會呢。”

黃姚一聽,立即關切的責備他:“你這孩子,怎麼能偷跑出來?萬一出了點什麼事,你讓我怎麼辦啊?”

夏小寶卻像個小大人似的,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小姚姐姐,你不用擔心我啦,這裡,我可比你熟哦。”

黃姚被他這小模樣給逗笑了,隻好跟他一起坐下,點了一份早餐吃。

“我媽咪最近好像很喜歡懶床,我不想吵她起來送我上學,我以後都要學會一個人去學校。”夏小寶奶呼呼的說。

“以後,我送你。”黃姚立即說道。

“好吧。”夏小寶露齒一笑,十分的開心。

此刻,一架飛機落了地,數輛黑色轎車朝八方城的方向駛來。

一路上,警員不斷,各種護送,聲勢浩大。

最後,所有的轎車停在了小鎮上的一家醫院門口,車門打開,一個身穿著寶藍色女裝外套的中年美婦,低著頭,在眾人的擁護下,快步的踏入電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