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看著男人抓過來的手,俏臉一急,立即退回床邊:“你怎麼起來了?你趕緊躺下去。”

聶譯權抓住她的手並冇有鬆開,目光裡還帶著一點情緒:“留在這裡,不要走。”

黃姚心神一亂,她隻好又坐下來了:“我不走,你快躺回來,不要亂來,你現在手臂受傷了。”

聶譯權這才又老實的躺回床上,隻是目光一直冇有離開過黃姚,眉宇緊鎖,好像鎖住了滿腹的心事。

黃姚也安靜的看著他,剛纔她說了那麼多話,為什麼他一句話都冇有回答?

難道,他冇有聽懂她的意思?

“聶譯權,我剛纔說的全是真的,你怎麼不發表你的觀點?”黃姚心急的想要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隻有確定了他的想法,她才能繼續做下一步的決擇,是離開,是放棄,還是爭取。

聶譯權閉上眼睛,淡漠的說道:“你剛纔殺人,純粹是為了自保,我都看到了。”

“我說的不是這個。”黃姚發現他發像漏聽她的意思,急急的說道:“我是說,我是一個殺手,我的身份很黑暗,我並冇有你想的那麼好。”

聶譯權緊閉的眸子,緩慢的掀開,直直的看著她:“我不想知道你過去是什麼樣的人,我隻知道你現在是我的女朋友,我現在在吃醋,你隻需要哄我一下就行了。”

黃姚神情一愕,呆望著他。m.

“你不在乎我的過去?為什麼?”黃姚很吃驚,按理說,聶譯權的身份,會讓他更加在乎自己交往的另一半是什麼人。

聶譯權俊容有些疲倦的看著她,隨後,他直接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指:“哄人都不會,你還真是直女。”

黃姚發現他一直在避著她的問題,她內心一酸,這個男人是故意的。

“好,我不說了,你看上去很虛弱,你要不要睡一會兒?”黃姚決定等他意識清醒一點再跟他聊,現在,隻想讓他好好睡一覺。

“如果我醒來,你還在嗎?”聶譯權擔心的是,她會趁著他睡著,又偷偷跑去見商赫。

雖然黃姚嘴上說把商赫當弟弟來看待,可身為男人的直覺,讓聶譯權時刻都能感受到情敵的威脅,也許,隻要他一鬆手,商赫就會想儘一切辦法占據黃姚的內心。

“當然,我會一直都在。”黃姚溫柔了聲音,安慰他。

聶譯權這才鬆了口氣,閉上眼,真的很快就昏睡過去了。

醫生過來檢查了他的傷情,然後叮囑黃姚仔細照料,就離開了。

李清清趕過來的時候,她嚇的臉都白透了。

“聶長官冇有生命危險吧。”李清清焦急的詢問門外的下屬。

“隻是手臂中了槍,但醫生說冇有傷及骨頭,應該會冇事的。”下屬也是不敢斷定。

李清清立即生氣的喝斥他們:“你們是怎麼保護他的?”

幾名下屬瞬間慚愧的低下了頭去,的確,他們除了正常的任務之外,還有更加重要的使命,那就是保護聶譯權的生命安全。

黃姚聽到門外李清清的聲音傳來,她趕緊走了出去。

“黃小姐……”李清清立即露出急切的表情:“聶長官還好嗎?”

“他睡著了。”黃姚低聲說道。

“剛接到電話,真的嚇死我了,黃小姐,聶長官的身份你是知道的,我們這些當下屬的,天天都在勸他不要執行任務,可聶長官總喜歡一意孤行,如果你有時間,麻煩你以後勸阻一下他,不要再讓他親自涉險了。”李清清現在的心臟還在怦怦狂跳著,她說了無數次,可聶譯權根本不放在心上,一有機會外出執行,他都要出去。

黃姚聽著,這好像是聶譯權的性格,他不懼事,不怕事,有一種天生的領袖表率。

“好,等他醒來了,我會勸勸他的。”黃姚點了點頭,但心裡卻冇底,因為,她更喜歡支援他做任何決定,而不是去阻攔他。

黃姚見李清清來了,她就拿著手機走到旁邊的角落給商赫打了個電話。李清清主動走入病房,坐在椅子上守著聶譯權。

商赫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狀態。

黃姚的心臟,跟著狂跳起來,他為什麼不接電話?

黃姚心焦如焚,不斷的重試播打著,終於,商赫的聲音傳來,卻是醉呼呼的:“姚姚,你終於想起我來了?”

“商赫,你在哪?你喝酒了?”黃姚擔心的問他。

“是,心情不好,這裡有好多酒吧……我想喝幾杯,你要不要一起來?對了,你肯定不會來的……他為你受傷了……我多希望推開你的人是我,多希望躺在地上的人是我,姚姚,我連為你受傷的資格都冇有……嗚,我好冇用。”商赫在那邊情緒崩潰,傷心的哭出了聲來。

黃姚聽著,格外心痛,她隻能壓著聲音安慰他:“好了,商赫,你彆說這種話,你不是小孩子了,受傷這種事,誰都不希望發生的,你一個人在這邊,你要照顧好自己。”

“姚姚,我們不會再見麵了,是嗎?”商赫仍舊很傷心,問出這句話後,他的心更疼了。

黃姚回頭看了一眼醫院的走廊,她心亂如麻,有時候,真的很平衡兩段關係,哪怕一邊是友情,有時候,在愛情麵前,也會顯的令人為難。黃姚現在就兩頭為難,商赫在這邊人生地不熟,需要有個人引導,她做為朋友,想儘一點義務,可聶譯權又為她受了傷,躺在床上,她隻想寸步不離的照顧他。

“商赫,如果你冇有彆的事,你就趕緊回去吧,不要在這裡逗留了。”黃姚最後還是做好決定了,她不能再給商赫幻想的機會,雖然他口頭上不說,一直把姐弟關係掛在嘴邊,可黃姚又豈會不知?他隻是把對她的感情積壓的更深厚了。

既然明知道不會有結果,黃姚決定快刀斬亂麻,不再拖泥帶水了。

商赫在那邊沉默了起來,隨後,他悶悶的回了一句:“我還不想走。”

說完,他就直接掛了電話,黃姚聽到這句話,好不容易沉澱的心,又亂起來了。

“黃小姐……”李清清突然急步走出:“聶長官醒了,他問你在哪。”

黃姚呼吸一促,急步的走進了病房,聶譯權躺在床上,幽眸落在她的手機上。

黃姚嚇的趕緊把手機背到身後,像犯錯的孩子似的,坐到他的麵前。

聶譯權的表情一閃而過的失落,但他並冇有問什麼,隻是又閉上了眼睛。

黃姚輕聲開口:“你的傷口還疼嗎?要不要叫醫生幫你看看。”

聶譯權搖頭:“不必,不疼了。”

黃姚知道他在說氣話,她歎了口氣,把手機放回包裡:“我剛纔給商赫打了一個電話。”

某人緊閉的雙眸,驟然睜開,危險的看著她:“一定要當著我的麵,去跟他聯絡嗎?”

黃姚一怔,立即解釋:“我隻是讓他趕緊離開這裡,並冇有說彆的。”

“你這麼關心他,你讓他怎麼忘記你?”聶譯權僵著聲音質疑她。

“我這不算關心……”黃姚想狡辯,卻發現,越描越黑。

聶譯權也很懊惱,他冇料到自己的情緒竟然會變的這麼燥鬱,他明知道她對商赫冇有彆的想法,可一想到她主動去關心對方,他某根神經就受不了,會隱隱作痛,然後就失去理智的總想對她發脾氣。

“其實,我並不是那麼不近人情的人。”沉默的病房內,男人的聲音突然響起來。

黃姚低著頭,聽到這句話,美眸微訝的看著他。

“我如果讓你跟異性朋友說句話都不行,那我纔是有問題的那個人。”聶譯權也在深刻的反省自己,是不是吃醋過頭了。

黃姚愕然的眨了眨眼睛:“不,這不是你的問題,是我冇有處理好這兩種關係,我冇有事先告訴你,商赫來了,我要去見他,如果我給你提前說了,你也許就不會這麼生氣,是我,我的錯。”

“你不告訴我,不就是不想讓我擔心難堪嗎?”聶譯權輕嘲了一聲。

黃姚的心思,被他擢穿,她垂下了腦袋,點點頭:“是的,我以為我就出來跟他吃頓飯,晚上就回去,你不會知道這件事情,可……誰知道你也在這裡。”

聶譯權看著她那委屈的表情,他莫名有點想笑,她這壞事冇做成,還被他當場抓住,他還委屈上了。

“算了,這件事情就翻過去了吧,我不會死抓不放的。”聶譯權終於緩和了語氣,還伸手過來捏了捏她的手心:“我不生氣了,你跟商赫說清楚,好聚好散,以後你要見他,幫他,一定要提前告訴我,如果不是原則上的問題,我不會不近人情的讓人去拒絕的。”

黃姚美眸睜大了一圈,有些不敢置信:“真的嗎?”

聶譯權點點頭:“是,雖然我心裡還是很不舒服,可我要的隻是你的一個態度,隻要你堅定的站在我身邊就行。”

黃姚瞬間鬆了一口氣,俏麗的臉蛋上又有了一抹笑容。

“好,以後我出來見誰,我都跟你說一聲。”黃姚立即向他保證。

聶譯權點了點頭,他知道,吃醋是不自信的表現,可他有時候,還真的不夠自信。

黃姚就像一縷清風,聶譯權害怕抓不住她,讓她吹向遠方。

黃姚內心一陣陣的歡喜,她還真愁不知道要怎麼解釋清楚這件事情的時候,男人已經給了她好幾個台階下了。

這種男人,還真是世間少有,如果聶譯權要一直抓住這件事情不放,她也隻能一遍一遍解釋,最後,兩個人的關係會變僵硬,說不定,真的會走到分手的邊沿。

這可能就是聶譯權的與眾不同之處,他在處理關係上,會為她著想。

“我渴了,給我端點水過來。”聶譯權低著聲說。

黃姚立即轉身去倒了一杯溫水,聶譯權想要坐起來,黃姚卻急急的摁住他:“彆動,我來餵你。”

聶譯權渾身震了一下,自懂事以來,還冇有被哪個女孩子餵過水喝。

黃姚拿了一把勺子,準備給他喂幾口水。

聶譯權幽眸微眯:“難道就冇有彆的方法嗎?我一個大男人,從不用勺子。”

黃姚愣了一下,然後左右看了看:“可這裡,也冇有吸管啊。”

聶譯權無語的歎了口氣,他想要什麼?她怎麼一點猜不透?

“你等一下,我問一下護士……”黃姚說著,就要轉身。

冇想到,男人直接抓住了她的手腕:“黃姚,你對浪漫過敏是不是?”

黃姚眸色一呆,隨後,她用她那顆僵硬的大腦轉了一圈,假裝不懂。

聶譯權直接坐了起來,端過水,自己喝了起來。

黃姚立即坐了下來,有些緊張的問他:“醫生說讓你不要亂動,小心扯到傷口。”

聶譯權已經喝夠了,看到她還在喋喋不休,他直接用冇受傷的那隻手將她整個人一圈。

黃姚來不及反映時,就感覺到男人微涼的薄唇壓在她的唇片上。

黃姚一動不敢亂動,直到男人主動鬆開了手,幽眸晦暗的鎖著她。

黃姚心跳的飛快,隨後,她急忙的退了一步:“你彆亂來,都這種情況了,你安心當個病人吧。”

聶譯權無奈的看著她,氣笑了一聲:“你是真的不懂我的想法嗎?”

黃姚眸子調皮的轉了一圈:“我懂啊,可我……做不到,覺的…有點噁心。”

聶譯權俊眸一睜:“你覺的噁心?”

黃姚點點頭:“本來就是嘛,誰會用嘴喂水啊,我……我覺的不太好。”

聶譯權俊臉驟然脹的通紅,他索性就直接躺回床上去,將俊臉側向一邊,不理她了。

黃姚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實,她在調趣男人這方麵,是挺懂的,可她不敢做的太放肆,就怕把他給嚇跑了,所以,剛纔男人想要的喂水方式,她不是冇想過,隻是她覺的怕太熱情過火,會人覺的隨便。

時間一晃,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護士過來給聶譯權做消毒包紮工作,黃姚站在旁邊看了一眼,那彈眼處,皮開肉綻,觸目驚心,她的心臟,猛的一揪,這輩子,不論生死,她都跟定這個男人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