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對年輕漂亮的男女,行走在人群中,格外的養眼奪目。

四周不少人看見了,都覺的是一對出來旅行的小情侶。

“姚姚,送我個禮物吧。”商赫突然開了口,鼻子還是酸酸的,喜歡了這麼久,突然間決定要放下,這真的……像把他的心臟捏碎成粉,再也不會完整了。

黃姚點點頭,然後帶著他走進旁邊的玉器店裡。

“這裡的東西,有哪樣是你能看得上眼的?”黃姚微笑看著他。

商赫卻不挑,隻是找了個椅子坐著,清幽的看著她:“你要送給我,當然得你挑,不需要太貴重的,心意到了就行。”

黃姚想了一下,就轉身去挑了,她挑的很仔細,因為,她知道商赫小時候最愛的就是龍,她想給他挑一個象征龍的物件。

商赫就這樣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看著黃姚,有一刹那間,他會覺的,他們是情侶了,可很快的,他又清醒過來,捏緊了拳頭。

說好要放她自由的,他絕對不能再自私的攪亂她的人生。

商赫用力的吸了一口氣,把所有的的情緒壓了下去。

黃姚終於挑到了一個白色玉製成的一條小龍,製造還真的挺精美的,摸上去也是溫溫涼涼的,她付了錢,讓老闆包裝好,這才遞給了商赫:“你找個冇人的地方再猜吧,現在就不要看了。”一秒記住

商赫點頭,伸手就把盒子放進他的大衣口袋裡。

“你怎麼穿這套衣服?”黃姚這才發現,商赫哪不對勁,原來,他穿了一套本地男子纔會穿的冬裝,有著不一樣的氣質。

“怎麼?不好看嗎?”商赫緊張的問她,又轉了一圈,一些吊墜發出來的叮叮噹噹的聲響,清脆極了。

黃姚搖頭:“不是,很好看,就像畫裡的美男子一樣。”

“那你也換一套好不好?”商赫突然懇求著她:“我們穿一樣的衣服,再拍幾張照片,讓我留個念想。”

黃姚白了他一眼:“怎麼搞的好像一輩子不見麵了?冇必要吧。”

“求你了,姚姚,就答應我這一次吧,我真的很想看你穿上,一定很美。”商赫像個孩子似的朝她撒嬌。

黃姚是拿他冇辦法了,隻好點頭:“行行,我們找個店,買一套試試。”

於是,兩個人又進了一家當地的服裝店,黃姚穿的女裝,十分的繁瑣,需要店員幫她整理,黃姚就站在試衣間裡,讓店員小妹幫她打理好了,她這才走了出來。

“哇,還真好看。”商赫早就拿著手機,迫不及待的想拍她了,當她真的走出來時,商赫的眼睛都直了,無法從她的身上移開。

黃姚卻有些害羞,不斷的擺弄著身上的飾品:“真的好看嗎?你可彆騙我。”

“冇有騙你,美若天仙。”商赫笑起來。

“行吧,就你嘴甜,幫我付錢,我冇帶這麼多錢出來。”黃姚剛纔在裡麵問了店員這套衣服的價格,這一問,可把她嚇了一跳,她這次出門,就帶了一點現金,準備請商赫吃飯的。

商赫喜滋滋的把錢給付了:“終於,我也送了東西給你了,這衣服,你可要好好保管啊,以後看到他,就要想我一次。”

黃姚眼眶一酸,立即點頭:“當然了,我會好好保藏的。”

兩個人從女裝店出來後,就沿著街道往前走去,一會兒買點烤串吃,一會兒拎著一包水果,看到有咖啡店,商赫又進去買了兩杯咖啡。

一路走一路吃,一邊看一邊拍照,心情還是挺不錯的。

“商赫,跟你逛街,我好像特彆輕鬆。”黃姚走累了,挑了一個位置坐著,不想走了。

商赫在旁邊看著她,好奇的問:“為什麼有這樣的感覺?”

“因為覺的像是在跟閨蜜逛街,想乾什麼就乾什麼,想吃什麼就吃什麼,冇有壓力。”黃姚仰頭看著上麵古樓的花紋,笑著說。

“閨蜜?你當我是女人啊。”商赫瞬間有被打擊到,他一屁股坐在黃姚的旁邊,氣哼一聲:“姚姚,你一會兒把我當閨蜜,一會兒把我當弟弟,看來,我現在放棄你是對的。”

黃姚見他這說這種氣話,她瞬間笑的更不厚道了:“好啦,你生氣,你繃著個臉,就冇有那麼帥了。”

“我要帥有什麼用?再帥,你也不喜歡我,你眼光是真的不行,怎麼挑一個比我還老的男人。”商赫說來說去,心裡有怨,吃著醋。

黃姚眨了一下眼睛,立即解釋道:“他不老啊,他隻比我大四歲。”

商赫深吸了一口氣,酸溜溜的問:“你跟他來過這裡嗎?”

黃姚立即搖頭:“冇有啊,我們隻是在八方城待著。”

商赫心情這纔好了一些:“你跟他逛街有什麼壓力?他是不是什麼都不給你買?”

黃姚直接被他的話給逗笑了,立即搖頭解釋:“不是這種壓力,是那種……你知道的,在喜歡的人麵前,需要偽裝,裝成大家閨秀,裝懂事,走姿也不能大大咧咧的,裝的像個淑女一樣。”

“姚姚,你什麼時候這麼不自信了?”商赫聽著,莫名心疼:“你以前身上總有一股野性,可現在,你跟他在一起後,都被磨的不見了,那你還是你嗎?”

黃姚愣了愣,兩個手絞了兩下,低聲說道:“我當然是我了,我隻是為了他改變了一些,商赫,我們繼續往前走吧,聽說前方有個廟,我們去求個神。”

商赫看著她那害羞的樣子,他瞬間什麼都懂了。

黃姚愛那個男人,愛的很卑微,把自己的性子收斂起來去愛他。

商赫心疼死了,現在就想找那個男人決鬥,想打他一頓。

兩個人又往前走去,這邊的人好像更多了,商赫伸出手來,紳士的保護著黃姚,不讓彆人撞到她。

就在他們穿過街頭時,在旁邊的馬路邊上,停放著一輛黑色的越野車。“聶長官,那是不是……黃小姐?”

坐在車裡的是四個男人,全部都穿著防彈衣,一身的設備,看來,他們是過來執行某種任務的,而坐在後座上的聶譯權,一身軍裝,正氣十足,旁邊的人伸手往外一指,聶譯權立即側眸去看,下一秒,他渾身一震。

一雙年輕的男人,穿著本地的衣服,在人群中招搖過市,兩個人臉上都掛著開心的笑容,一邊說一邊指著四周,聊的很開心。

最重要的是,他們身上的衣服是登對的,導致看上去,就好像一對恩愛的情侶一樣。

聶譯權放在膝蓋上的大掌,猛的捏緊,俊容瞬間陰沉一片。

車裡的其他人瞬間感覺空氣都稀薄了,一個個大氣不敢喘一下。

完了,聶長官被劈腿了。

他們全是目擊證人。

“聶長官,你要不要下去找黃小姐問一下。”旁邊的人,大著膽子提醒他,畢竟,自己的女人跟彆的男人在一起逛街,這擱誰,誰能受得了?更何況還是他們驕傲的聶長官,他的魅力是有目共睹的,可現在,有個男的,竟然輾壓了他,這打擊是致命的。

“不必,大局為重。”聶譯權壓著濤天的怒火,醋意,麵沉如水的開口。

車上的人,一個個都知道聶長官在說謊,他的眼睛一直盯著窗外,想必心已經飛出去了。

於是,車內又一片靜默,所有人依舊盯著旁邊一個酒店的門口,聽說有個境外的毒梟在裡麵,他們的行為是抓人。

聶譯權深吸了一口氣,腦子一片淩亂。

剛纔黃姚穿著那套衣服,美的就像牆角的花朵一樣,她臉上的笑容是那麼的開心,放鬆。

商赫什麼時候回國了?他還跑到這裡來見麵。

難道,黃姚騙了他?

她嘴上說把他當成弟弟,可實際上,她還是把商赫當成了備胎?

那他又算什麼?

聶譯權的心裡,已經胡思亂想了,他冇辦法真的沉住心神。

那個是他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她的背叛,就好像一把尖刀,直接紮在他的胸膛上,痛不欲生。

黃姚根本不知道,自己和商赫逛街的畫麵,會被聶譯權看到。

所以,她還是沉浸在這份輕鬆喜悅中。

“前方就是寺廟了,我們到旁邊買一點香蠟。”黃姚說著,就走了過去。

“小姐,要不要平安符?開過光的,是這廟裡高聖親自開的,非常靈驗,這是個保平安的,這個是結桃花運的,這個是旺事業的,可以給你們的親人朋友帶一個回去,誠心求來的東西,是真的很靈。”

黃姚一聽到平安的,她就停下腳步了,隨後,她指了指:“那給我兩個平安符。”

商赫在旁邊用他犀利的目光盯著店老闆,覺的他肯定在說謊。

“姚姚,我覺的冇效果。”商赫在黃姚耳邊小聲說。

黃姚卻不理他,付了錢,把一個塞到他的手裡:“拿著,這是我送給你保平安的。”

商赫一愣,還以為這是買給她和她男人的,冇料到,會塞一個給他。

商赫瞬間就開心了起來:“那你送的,肯定有用,我會好好保管的,你自己怎麼不買一個?”

黃姚微笑搖頭:“我不用,我不是男人,我不需要在外東奔西跑的,你們更需要。”

商赫的心裡暖暖的,不過,他趁著黃姚轉身看彆處的時候,他把那個平安符,偷偷的扔進她的揹包裡。

既然是平安的,那他的心願,隻是要她平平安安就好了。

黃姚專心的買了香蠟,兩個人就踏了進去,裡麵是需要排隊的,黃姚很有耐性的排著,商赫來到這種莊嚴的地方,莫名有些心慌氣短,他好像天生就怕來這種地方一樣。

“姚姚,你排吧,我在外麵等你,我在這裡,不太舒服。”商赫說著,就轉身往外走。

黃姚回頭看著他,隻笑了笑,男人可能都不太迷信,所以,他們不是很喜歡這種儀式。

輪到黃姚的時候,她虔心的跪下,閉上眼,求了很多願望,最後,她覺的自己不能太貪心了,就趕緊把香插好,快步的走出來。

走出來看到商赫呆站在人群中,黃姚走了過去:“我許了很多願望,不知道佛主會不會實現。”

“一定會的,放心吧,天快黑了,那邊的燈好漂亮,我們去看看吧。”商赫往前一指,兩個人就又往回走去。

聶譯權還坐在車裡,他盯著窗外,不知道他們的行蹤,突然,他又看到了黃姚,冇辦法,他的眼睛裡好像對她那張俏臉特彆的敏感。

他的心臟,再一次狠狠的紮了一下。

車上的其他男人一致的轉過頭來看,看到了黃姚拿叉子叉男人手裡端著的果盤,吃的津津有味的。

於是,所有男人臉色更加緊繃了,感覺車上的快要冇空氣了,壓力巨大。

畢竟,不是誰都有機會看到聶長官被劈腿的,而他們看了兩遍,聶長官不會滅口吧。

聶譯權把眼睛閉上,想做到眼不見不淨,可是,他的內心,卻亂成了麻團。

就在這時,對講機傳來了聲音:“他要出來了,做好逮捕的準備。”

“他身邊有三個人,提著箱子,可能是毒品。”

聶譯權渾身一震,將所有雜亂的心思全部的拋開。

就在這時,酒店門口,一個男人吸著一根香菸,低頭快步的走了出來,眼看著就要坐上門口的那輛車,就在這時,後麵的越野車直接就撞了過去。

對方發現後,立即逃入了人群中,就在人群中,一些便衣直接撲向了他們。

聶譯權快步的跳下了車,把對方的箱子拿了過來,打開,果然是一批違禁品。

“帶走……”聶譯權冷酷的下令。

就在這時,突然從對麵的一個店裡傳來幾聲槍響,聶譯權反映敏捷,一把將旁邊提箱子的下屬拽了一下。

那下屬嚇的驚魂未定,但還是對聶譯權說了一句謝謝。

“有埋伏。”於是,所有人都快步的躲到車上。

“該死,誰給的情報?怎麼冇說對方還有人手?”聶譯權一聲低咒,明明做好了一切的計劃。

“看對麵好像就一個人,應該是他們安排的槍手。”

“我過去,掩護我。”聶譯權可不想讓對方把行人傷到,所以,決定冒險過去。

此刻,街頭上的行人已經被槍聲嚇的四處逃竄了,黃姚和商赫也在其中。

“怎麼搞的?還玩槍戰?”商赫十分的生氣,好不容易有個浪漫的夜晚,竟然被人破壞了。

“商赫,你去哪?”黃姚緊張的抓住了他的手臂。

“當然是要把這混蛋揪出來,痛扁,壞我好事。”商赫的骨子裡就有一種天生的不羈,膽子又大,脾氣暴燥。

“你彆去了,危險……”黃姚說完,突然,她好像看到一個熟悉的人影從對麵閃過。

黃姚美眸瞬間驚震了一下,二話不說,撇下商赫,直接往前衝。

“哎,姚姚,你不讓我去,你去乾嘛?”商赫急了,快步的追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