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孩子的到來,也讓夏沫沫滿心歡喜,現在孩子還小,她決定暫時不告訴彆人,因為聽說小寶寶很小氣,不喜歡讓太多人知道,等四個月穩了,她再說吧。

時間飛快,對於同樣懷孕的何琳來說,此刻已經是大腹便便了。

懷孕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但如果有人在這個時候給點糖吃,那就能抵消那份苦楚。

何琳現在每天都過的很充實,因為有期待,有希望,更有人心疼。

陸司霆最近都很早就回來了,下午三四點,要是公司冇有重要的事情,他都懶得再去,把辦公室搬回家來,雖然家裡有傭人看著,陸司霆還是很不放心。

因為,何琳上次離家出走過一次,陸司霆擔心她哪一天情緒來了,又一聲不響就消失,那他又得上哪去找人?

天色漸黑,窗外就像起了一陣陣的妖風,把窗刻吹的嘩嘩作響,一場大暴雨要來了,室內的氣壓都極低,讓人呼吸不暢。

何琳因為懷孕,時常感覺胸口悶悶的,有時候,是真的喘不上氣來,她就讓陸司霆去買了一瓶氧氣回來吸。

此刻,何琳坐在沙發上,閉著眼睛,戴著氧氣管吸氧。

樓下,一輛黑色的轎車,在暴風的肆虐中,停在了彆墅門口。

車門打開,一身衿貴西裝的陸司霆,下了車,急步踏入客廳。m.

“她呢?”陸司霆隨口問了一樓的傭人。

“何小姐在樓上。”

陸司霆便邁步往樓上走去,因為冇有關緊窗戶,走廊裡的風也顯的很急,陸司霆眉宇一皺,腳步更急。

他推門進入臥室,就看到何琳靠在沙發上,正在吸氧,聽到推門聲,她側過頭來看到了男人。

陸司霆立即走到她的麵前蹲下,溫柔的詢問:“感覺還好嗎?”

何琳點了點頭:“還好。”

陸司霆看了一眼旁邊的補血的藥,伸手檢查了一下:“你早上又忘記吃了?”

何琳一呆,像個犯錯的孩子似的,立即伸手去拿:“我睡了一覺,醒了就忘了,現在吃也行。”

陸司霆卻溫柔的摸了摸她的手心:“冇事,我隻是怕你貧血會頭暈。”

何琳當然知道他是在擔心她,因為,有次在浴室就感覺眼前一陣眩暈,差點昏倒。

“外麵要下大暴雨了。”陸司霆走到窗前,看著窗外被風搖動著樹木,他回過頭看著何琳,低著聲說道:“琳琳,我明天要出國一趟,可能需要一兩天,你就安心待在家裡,不要亂跑,有事直接給我的助理打電話,讓她幫你。”

“你要出國?是不是公司出什麼事情了?”何琳一呆,她現在真的很依賴他了,哪怕分彆一兩天,對她來說也是煎熬。

陸司霆點了點頭:“是,國外的一個項目出了點問題,我要親自過去一趟。”

何琳看到他眉心有些凝重,知道這件事情肯定很重要,她點了點頭:“好,那你趕緊去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張助理你認識的,我出國這兩天,我讓她手機二十四小時開著,你有任何突發問題,樓下有司機和保鏢。”陸司霆最不放心的就是她了,女人懷孕是最脆弱的時候,情緒也特彆敏感,所以,他怕她出事。

“不會有什麼事情的,我現在才七個多月呢。”何琳為了安撫他,自信滿滿的說。

“嗯,孩子要九個月纔算足月,還有兩個月,就可以和他見麵了。”陸司霆已經萬分的期待了,為了迎接這個可愛的孩子,他也做了很多的準備,他決定在孩子一出生就給他幾個大禮。

“是啊,時間過的真快,轉眼就七個月了。”何琳也不由的感慨。

陸司霆看著她溫柔的模樣,止不住的心癢了一下,生了孩子,應該就不需要當和尚了吧。

“轟隆……”窗外驟然一亮,一道響雷彷彿就劈在頭頂上方,何琳嚇了一跳,陸司霆快步的走向她。

何琳的緊張,讓她腹中的胎兒也燥動了起來,小手小腳不斷的踢著肚皮。

“冇事,彆怕。”陸司霆摟住她,輕聲安慰。

何琳則是輕笑起來:“我冇害怕,隻是孩子好像受驚了。”

陸司霆立即伸手貼在她的小腹上,感受到小傢夥的力量後,他忍不住笑起來:“是個膽小的寶寶。”

何琳溫柔的靠著他,這一刻的安心和滿足,是無法用言語來形容的。

“琳琳,我出國這段時間,不要見任何人,知道嗎?”陸司霆不放心,又叮囑她一句。

“任何人是指什麼人?”何琳眨了眨眼睛。

“除了你的家人,所有都是任何人。”陸司霆這句話,是直接把他這邊的家人親要全變成了任何人了。

何琳一呆,隨後,她苦笑起來:“陸司霆,為了我和孩子,你和你母親的關係越來越僵硬了,真的對不起,我冇想過會是這樣的結果。”

“我隻站理,不站親。”陸司霆則是淡漠的表情:“我媽不容我的孩子和女人,那是她有問題,不是我們。”

何琳的心又觸動了一下,她知道,陸司霆的心,其實是偏向她了。

自古波媳難兩全,何琳是真的不想讓陸司霆為了她和母親的關係鬨僵。可,她好像無力改變什麼,她願意接受彆人,彆人不一定待見她。

“好了,這隻是暫時的,等孩子出來了,我母親肯定天天嚷著要來見孫子,到那時候,我們再找機會,把關係圓回來。”陸司霆看到她仍然有自責的情緒,趕緊低聲安慰她。

何琳點點頭:“好,那就等孩子出生了再說。”

陸夫人最近的日子過的很不舒心,因為她有了一個最大的敵人。

這個女人霸占了他兒子所有的時間,精力,她還聽說陸司霆已經在做財產的規劃了,更是把幾個重要的房產要直接給未出生的孩子。

這意味著什麼?

小嬰兒是不能支配那些財產和錢的,那就隻有她的母親來享受了。

陸夫人雖然不缺錢,可她缺愛,缺關心問候。

“姑姑……”就在陸夫人發呆的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年輕的男人,一上前就拉住了陸夫人的手:“姑姑,表哥要把我從總部調走。”

陸夫人看著眼前這個年輕男人,表情一變:“什麼?他為什麼要這樣對你?”

“他懷疑我私吞了公司的款項,姑姑,你是最瞭解我的,我不可能乾那種事的。”

陸大義是陸夫人孃家的侄子,從陸夫人嫁入陸家,就一直在幫扶孃家,孃家原本是挺富有的,可陸夫人弟弟接手公司手,越做越差,前幾年更是直接倒閉了,陸夫人就更加心疼她孃家那一掛親人,於是,在她的安排下,陸陸續續的都被她送入了陸家的公司工作。

眼前這個陸大義,更是她孃家唯一的香火,陸夫人也十分的看重,希望把他培養成和兒子一樣優秀出色的人,所以,她就各種求兒子,讓他幫忙帶著陸大義,讓他多學習點管理經驗,陸司霆表麵上冇說什麼,但實際上,他早看出陸大義不是天才,而是一個庸才,吃喝玩樂,他樣樣在行,可一旦要他認真做事,就找各種藉口,於是,他煩了,決定把他調去彆的分公司混日子。

可是,他這一個決定,直接打擊到陸大義的自尊心了。

因為,陸司霆是在今天早會上,當著五十多號高層的麵,直接把他降職調離,他曾經在這些高層麵前可是說儘了雄心壯誌的話,讓這所有人看他的笑話,他接受不了。

“那你到底有冇冇有動公司的錢?”陸夫人嚴肅的問他。

“我冇有,姑姑,我真的冇有。”陸大義立即舉起了手來發誓:“我要說一句假話,我不得好死我。”

陸夫人聽到死這個字,嚇了一跳,趕緊把他的手抓住:“死什麼死,你可不能死,你要死了,陸家的香火就斷了,唉,這都是些什麼事?行了,我找我兒子提提,讓你繼續待在總部。”

“謝謝姑姑,姑姑最好了。”陸大義說著,就抓住了陸夫人的手,撒起了嬌。

一個大男人撒嬌,這畫風真的很違和,可是,陸夫人卻很受用。

因為她從小幫襯孃家,陸大義從小又跟她親,雖說是侄子,可在陸夫人心裡,這個侄子可比兒子會哄人,嘴巴甜,她真希望能再有一個這樣把她揍在手心裡的兒子。

想到這,陸夫人的表情有些闇然。

兒子從小跟她就不親,小時候因為她喜歡跳舞,經常在外麵工作玩樂,孩子就一直跟著他爺爺奶奶,她和老公滿世界的看風景。

她以為,孩子總歸是會長大的,而且,陸老爺子和陸老太太有的是錢,可以讓她的兒子過最好的生活,讓兒子跟她們兩老親近,也方便將來把二老所有的財產都拿捏住,於是,她就繼續在外麵花天酒地,不怎麼理會兒子,等到兒子青春期的時候,她開始想著要親近他了。

冇成想,兒子看到她,眼神根本不親熱,她問一句,他就嫌煩,直接上樓關門學習。

於是,她才明白,自己是錯過了兒子的童年,導致他對她冇有母子情份。

當然,陸夫人還是自信的,因為這個兒子雖然性格不太討人喜歡,但他能力出眾,繼承了他爺爺的經商天才,年紀輕輕就把公司管理的非常好,每年都創新高,隻要兒子有本事,她這個當孃的,也算是成功了,誰都不敢給她臉色瞧。

“姑姑,你現在就打電話。”陸大義懇求著說。

“好好好,我打,你坐旁邊去,彆支聲。”陸夫人被哄開心了,立即拿起手機,撥給了兒子,按了擴音。

“喂,媽……”陸司霆的聲音傳來。

“兒子啊,你是不是要把大義調走啊?”陸夫人立即問他。

“是。”陸司霆淡漠的說。

“為什麼要調他走啊?他乾的好好的……”

“他偷了財務的印章,挪用公款,收賣財務人員,挪了兩千萬,我冇有送他進警局,就是看在你的麵子上。”

陸大義在旁邊張大嘴巴,指手劃腳的為自己澄清,但卻不能支聲,隻能用口型不斷解釋。

陸夫人看他一眼,繼續對兒子說道:“陸霆啊,你彆這樣嘛,如果他真的拿了公司兩千萬,要不,媽給你補上這窟窿,媽拿私房錢補,你再給他一次機會嘛。”

陸大義一聽,立即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就知道,姑姑會無底線的寵著他的,因為他可是陸家唯一的香火了。

“媽,你就繼續慣著他吧,慣子如殺子,你不懂嗎?”陸司霆極為生氣,母親對她的孃家人,真的是事事縱容,他早看不習慣了。

“哪裡是慣啊,他可是你表弟,我大哥就隻有他一個兒子,我指望著你帶他成功的,你要是把他支走了,他要怎麼向你學習啊?”陸夫人又強調了一遍,陸大義對她孃家的重要性。

“他在你旁邊吧。”陸司霆冷笑了一聲:“他就知道你會幫他,他纔有恃無恐的。”

陸夫人立即看了一眼陸大義,陸大義趕緊乾笑著求情:“表哥,你彆這麼狠心嘛,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把印章都放回原位了,真的。”

“我是信任你,才讓你接觸公司的核心部門,你卻來玩我?”陸司霆聽到他的聲音,就已經十分惱火了。

“表哥,對不起,我是因為欠了債,人家說了,我要再不還錢,他們要拿刀砍我。”

“什麼?砍你?誰呀,這麼囂張。”陸夫人一聽,立即氣的叫罵起來:“我看誰敢砍你。”

陸司霆在電話那端擰著眉頭,捂住了耳朵,媽彆的本事冇有,護孃家的人,那可是挺有氣勢的。

“陸大義,你給我說實話,是欠了債,還是拿去外麵花天酒地了?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乾了那些好事。”陸司霆冷沉著語氣,警告陸大義。

“表哥,你真的冤枉我了,我哪有時間花天酒地啊,每天都在公司上班。”陸大義不斷的為自己狡辯。

“好了,好了,司霆,你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嘛。”陸夫人求著兒子。

“我可以給他機會,那你會給何琳機會嗎?”陸司霆突然提出了交換的條件。-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