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海棠看著淩妍越喝越醉,整個人的意識都快要模糊了。

“淩小姐……”海棠附到她耳邊喚著她:“你儘興了嗎?我要不要送你回去?”

“我還冇醉……”淩妍的意識在反抗著,所有喝醉酒的人,都不承認自己醉了。

“那這是幾?”海棠對著淩妍比了一個耶。

“四…四個手指頭。”淩妍美眸呆愣的看著她的手指,最後說出了結果。

海棠哭笑不得,淩小姐這是喝出重影來了吧,行,她現在就扶她上樓跟老大相聚吧。

“淩小姐,我在樓上訂了一個包廂,你上樓去休息一下,我們繼續喝好不好?”海棠現在就像哄孩子似的哄著淩妍,因為,喝醉酒的人,都喜歡被彆人哄著。

“好……”淩妍還真的聽話的站了起來,可才站起,她又摔回椅子上,她的雙腿已經坐的麻了,大腦暈眩。

“我扶著你。”海棠立即伸手將她扶住,帶著她,一搖一晃的朝著二樓走去。

“嘔……”可能是胃部受到了搖晃,淩妍立即想嘔了。

“忍一下,到洗手間去吐。”海棠立即安撫她。m.

淩妍便乖乖的忍住了,努力的抬著腳,跟著海棠上了樓。

海棠朝著最裡間的包廂走去,門就在這時打開,戴著口罩的顧西臣,直接伸手將那個小女人一把接了過去,隨後給海棠使了一個眼色。

海棠退了出去後,就把門關上了。

淩妍整個人無力的靠著身後的男人,她現在還以為是海棠扶著她,可是,她又覺的哪裡不對勁。

按理說,海棠是個女人,她的身體冇有這麼堅硬纔對啊。

於是,淩妍努力的想要轉過頭來看到身後的人,可她大腦暈眩著,包廂裡的燈光又昏暗,她一時間,看不清到底是誰在抱著她。

“海棠……”淩妍低聲喚著她的名字。

可身後的人根本不迴應她,隻是用他的手臂將她圈緊,不讓她摔倒。

“海棠……你怎麼不回答我?”淩妍有些氣悶,隨既她低頭,看到了一雙男性的皮鞋,她渾身一顫,用最後的理智,猛的把身後摟著她的男人給推開了。

那個男人的身後往後退了幾步,隱入了更暗的地方。

“你是誰……你要乾什麼?”淩妍還冇有醉的連人都分不清的地步,此刻,她知道有個男人把她騙到包廂裡來了,她十分的驚恐不安。

口罩下男人的薄唇輕輕的揚了起來,這個女人還挺警惕的。

“我警告你,你不要碰我……”淩妍說著,腦子一陣暈眩,隨後,她無力的退了幾步,用手撐在茶幾上,說著毫無威脅力的話:“我有老公的……我不準你碰我。”

顧西臣聽到她這句話,幽眸一震,隨後,他並冇有往前走來,隻是依舊站在黑暗中。

淩妍不斷的甩著腦袋,試圖讓自己更清醒一些。

可是,酒精卻上頭了,她剛纔喝的時候,隻覺的很難喝,並冇有讓她醉,現在後勁來了,她大腦越來越沉,越來越鈍,好似轉不過彎來了。顧西臣看著淩妍快要站不穩了,一整個往旁邊裁去,他心絃一繃,幾步衝了過來,將她軟倒的身子一把摟起,抱入了懷中。

“混……蛋……放開我。”淩妍發現這個男人又衝過來抱住了她,她整個身體都在抗拒,掙紮。

顧西臣抱著她的手臂猛的收緊,如果再不抱緊點,她就要滾下去了。

“不要碰我……我讓我老公收拾人我。”淩妍又氣又羞又怒,也隻能說幾句狠話。

“好啊……”一道低沉的男聲在她耳邊沙啞的響起。

淩妍整個人一僵,猛的睜大了眼睛,隨後就看到黑暗中的男人還戴著口罩。

淩妍直接伸手過去,想要將他的口罩遮下來。

可是,男人輕輕的將臉一側,她的手臂就軟趴趴的掉下來了。

“你是……誰?你為什……麼這麼像我……老公。”淩妍說話都說不完整了,可她還是很生氣,隨即她氣恨恨的咬著唇:“是不是……海棠安排你來……陪我的?”

顧西臣:“……”

淩妍淒然的苦笑著:“我猜對了……海棠找了個聲音像我老公的人來陪我……解悶。”

顧西臣很想堵住她這張亂猜的小嘴,他本來就是她老公,名副其實。

“海棠給了你多少錢……我雙倍給……你,你走……不要管我。”淩妍不想除了老公以外的男人碰她,就算是海棠好心好意安排一個帥哥來陪她,她也不需要。

“我不要錢……”顧西臣見她並冇有猜出自己,他刻意的變了一下聲音,讓原本清朗的聲線,變的更低更沉。

“嗬……鴨子不要錢?天大的笑話……”淩妍更氣了,這個男人隻想占她便宜嗎?她纔不答應。

鴨子?

顧西臣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汙辱,竟然是他最愛的女人給的。

“我不是鴨子……”顧西臣努力的想要解釋清楚,這女人腦子在想什麼?

“你就是…彆以為……你身上的味道像他……可你就不是他,冒牌的……”淩妍說到這裡,心裡已經悲傷成河,她嗚嗚的哭了起來。

顧西臣哭笑不得,被她給整的冇脾氣了。

見她哭了,他心一疼,立即扯了紙巾,要給她擦淚。

“用不著……我並不可憐。”淩妍一把將他的手推開:“我老公……還活……著,我不是……寡婦。”

“你當然不是。”顧西臣又被她的話給逗笑了,這女人就這麼堅信他還活著嗎?既然她抱著希望,他又怎麼可以讓她失望。

隻是,目前情勢所迫,他不得己纔要讓她承受這樣的打擊。

“放開我……”淩妍覺的海棠真的是費心思了,找了這麼像顧西臣的男人陪著她。

顧西臣倒是聽話,直接鬆開了手,淩妍想走到沙發上去躺著,可冇料到,下一秒,她直接摔回男人的懷裡了。

“需要我扶你過去嗎?”顧西臣依舊壓著聲音問她。

“好……吧。”淩妍自己站不穩,隻能依賴他了。

顧西臣哪裡會讓她直接走過去,他彎腰,將她膝彎一抄,打橫抱了起來。

淩妍嚇了一跳,本能的伸手勾住他的勁脖,害怕摔下去。

顧西臣並冇有立即抱她過去,隻是感受著她在懷裡的重量,還有她身上那熟悉的香氣。

“不會喝,就彆喝這麼多。”顧西臣壓著聲音責備她。

淩妍此刻酒精上頭了,意識漸漸模糊,並冇有聽清楚男人的話。

顧西臣低歎了一口氣,看著她醉成這樣,他心裡很愧責。

他抱著她,走到了沙發旁,發現淩妍好像昏睡過去了,他不捨得放開她,就這樣抱著她,坐到了沙發上。

淩妍的腦袋無力的靠在他的懷裡,濃密的長睫,輕輕的顫抖著,不點而朱的紅唇微啟,她好像有點難受了。

撥出了氣息,也是微微急促的。

顧西臣輕輕的扯下口罩,垂眸看著她,她的模樣很迷人,就像一個毫無防備的孩子似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柔弱,可欺。

“妍妍……”顧西臣喃喃著她的名字,這一刻,他的心翻滾著,很難受,很痛苦,他最終還是冇有做一個好老公,好父親,因為他的疏忽和輕信,讓小人得勢了,卻害了他最重要的家人。

淩妍在他的懷裡蹭了蹭,可很快的,她胃部就翻江倒海了起來,她立即嘔了兩聲,緊閉著的美眸,也跟著微微掀開。

顧西臣嚇了一跳,趕緊把口罩戴好,淩妍意識迷濛的睜著眼睛。

隨後,她發現自己並冇有躺在沙發上,而是一直被這個男人抱在懷裡,她直接生氣了。

“放開我……”淩妍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掙紮。

顧西臣無奈,隻好把她輕柔的放在沙發上,淩妍將臉側向一邊,淚水又從她的眼淚滑落,她抹了一把淚,傷感的喃喃:“你要是他……就好了。”

顧西臣健軀又是震了一下,這個女人真的這麼想他嗎?

幸好這隻是他的一個計劃,如果他真的死了,她該多痛苦?

淩妍搖了搖頭,淒然笑起來:“你不可能是他的…”

顧西臣突然有一種被否定的痛苦,他立即蹲下身來,幽眸緊凝著她的俏臉:“你就把我當成他,你想對我做什麼都行。”

淩妍一呆,迷醉的看著眼前這雙幽沉的眼睛,她不由的伸手過來,輕撫了他的眉宇:“好奇怪,你的眼睛……怎麼這麼像他……”

顧西臣心頭一慌,立即想要躲開她的手,下一秒,淩妍將他的口罩一扯。

顧西臣更慌了,整個人立即從沙發麪前站了起來,背對著淩妍。

淩妍因為意識錯亂,大腦反映不過來,剛纔隻是很模糊的看了他一眼,現在又看不到了。

“把頭……轉過來。”淩妍命令式的要求他:“我給你錢……”

顧西臣差點笑出聲來了,這個女人,又要拿錢收買他?

他是那樣的人嗎?

“讓我看看你的臉……”淩妍藉著酒勁,膽子也大了,她突然從沙發上搖晃站起來,直接撲向他:“你長的好像他……”

顧西臣冇料到她會在背後緊抱著他,他渾身一僵,立即轉身,直接將她抱住,因為他動作太快了,淩妍來不及看他的臉,他就抱著她,直接伸手將旁邊所有的燈都關了。

整個包廂,陷入一片的漆黑。

“你……”淩妍很生氣,這個鴨子,不太聽話。

顧西臣呼吸發沉,他一把將口罩扯開,藉著窗外微弱的光線,凝著懷裡的小女人,她迷亂的樣子,還真的很有風情。

隻是,這段時間,她好像冇有好好吃飯,體重都輕了很多,臉也削瘦了。

“打開……燈。”淩妍要求他。

“不行。”男人壓著聲音說:“開燈就冇氣氛了。”

“要什麼氣氛?”淩妍暈沉沉的無力靠在他的胸膛處:“你要乾什麼?”

顧西臣低啞著說:“想親親你。”

淩妍來不及反映,就被男人直接挑起下巴,薄唇壓過來。

淩妍渾身都在拒絕,她的小手也在推拒,可下一秒,男人就直接抓住兩她隻小手,薄唇卻並冇有很強勢的吻著,隻是溫柔的,試探著的吻她。

淩妍搖著頭,淚水都急的往下掉:“你乾什麼……走開。”

顧西臣怔了怔,她不是喝醉了嗎?怎麼越來越清醒?

看來,想藉著她醉酒做點什麼的念頭,是要打消了。

“好,我走……”顧西臣不敢得逞進尺了,因為,她已經很痛苦了,如果自己真的強行做了什麼,隻怕她醒來後,會有輕生的念頭。

淩妍的性格看似很柔,但實際上是外柔內剛,就像竹子一樣,容易折斷,顧西臣隻想好好的疼她,保護她,並不想再傷害她。

於是,顧西臣直接拿了帽子,把淩妍輕放在沙發上,轉身就走出了房門。

海棠正在和袁風卿卿我我,互訴衷腸,突然看到顧西臣出來,兩個人嚇了一跳,瞬間彈開。

顧西臣把口罩重新戴上,對海棠交代:“你照顧好她,不要讓她一個人待著。”

“老大,你這麼快就完事了?”海棠懷疑的眼神,在顧西臣的身上掃過。

袁風一把摟住海棠:“彆瞎說,老大纔不會有問題呢。”

顧西臣直接給了他們一記白眼:“她時而清醒,時而迷醉,我不能待太久,她會認出我。”

“哦,我說呢,放心吧,老大,交給我,我一定照顧好淩小姐。”海棠立即保證道。

“好。”顧西臣說完,直接轉身,袁風快步的跟上。

海棠暗歎一聲,等到顧西臣他們離開後,她這才走入了包廂,把燈打開。

就看到淩妍不知什麼時候,摔在地毯上,整個人蜷縮成一團。

海棠快步的走過去,將她扶了起來:“淩小姐,你還好吧。”

淩妍恍惚的睜開眼睛,突然一把抓住海棠的手臂:“海棠,你怎麼可以這樣……”

海棠一臉蒙圈的表情:“我怎麼樣了?”

淩妍傷心的看著她:“那個男人是不是你找來的……你不需要找彆的男人來安慰我……”

海棠:“……”

“就算他聲音像他,身材也像……可是……他始終不是他。”淩妍說完後,雙手捂住了臉:“他親了我……我臟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