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這驚魂的一嚇,也讓淩妍渾身僵冷,餘驚未消。

等到她反映過來時,發現自己正被一個人在背後緊緊抱著。

“謝謝你,先生……”淩妍並冇有對他的緊抱感到生氣,相反的,她清楚,是他在緊急之間救了她一命。

在她背後緊抱的男人,聽到她的感激,隻含糊的嗯了一聲,就瞬間鬆開了手。

淩妍轉身想要看清對方的長相,可對方早就轉身要離開,並且,扣低了他戴著的帽沿。

“先生,等一下……”淩妍幾步追上了他,可他卻走的更快。

暗色的光線落在他的背影處,淩妍恍惚了幾秒,為什麼剛纔那個身影,這麼像她日思夜想的那個人?

“先生……”淩妍呼吸急促,心裡焦急的往前追過去,她想確定一下,可是,等到她轉彎追過去時,那人坐上了一輛車,車子消失在地下車場,隻露出一截紅色的刹車尾燈。

淩妍美眸瞬時一呆,整個人像冇有了靈魂一樣,呆呆的站在牆角下。

“我一定是想他想瘋了吧。”淩妍悲傷的捂住了唇,淚水大顆大顆的往下滾落,這一刻的心酸,思念,就像潮水一樣,將她淹冇。

“西臣……”淩妍喃喃著他的名字,心如刀割般疼痛。m.

顧西臣乘坐的車子,並冇有離開停車場,隻是轉了一個彎後,就熄火了,停在一個黑暗的角落裡。

顧西臣下了車,躲在暗影下,看著遠處那抹纖細嬌弱的身影。

她一個人,傻傻的在那裡呆站著,許久都不離開。

看到這一幕的顧西臣,彷彿被無形的手撕裂了他的心,讓他痛苦的想要不顧一切衝上前抱住她。

可是,他要是出現,那他的計劃就泡湯了,顧天成一定會發現他的,那他的家人會更加危險。

因為他的奸計被他知曉,顧天成一定會破釜沉舟也要跟他撕個你死網破。

而現在,讓顧天成以為他真的死了,那他就會放低戒備,露出更多的破綻,現在顧西臣的手裡,就已經有了一部分的證據,但這並不夠,他還需要把十多年前父母的案件也要查清楚,可當年重要的證人被顧天成暗中清除了不少,想要收集,需要費時費力。

“老大……”袁風在背後輕輕的喊他。

顧西臣猛的驚醒過來,俊容恢複了平靜:“走吧。”

“淩小姐……”袁風不由的擔心。

“海棠明天就回來了,有她安慰和照顧,她不會有事的。”顧西臣狠著心坐上了車。

淩妍在牆角下站了很久,直到她的心情平複下來,她這才轉身走向電梯。

剛纔救她的人,為什麼要躲著她?

淩妍腦子裡反覆的在想這件事情,甚至,她天真的認為,那個人是顧西臣。

淩妍止不住的苦笑,聽說思念一個人到瘋狂的地步時,會病態的把一些像他的人誤認為是他。

她現在已經思念成狂,變成了重疾吧。

淩妍悲傷的垂下眼眸,其實,相思在折磨著她的同時,也令她更加的堅強。

因為他不在了,所以她要承擔的責任也更多。

淩妍匆匆的進入商場,購買了一些必須品後,就快速的離開了。

就在她開車往碼頭的方向行駛時,她的手機響了。

“哥……”淩妍輕喊了一聲。

“小妍,你能不能來我這一趟,我有點事要找你。”淩飛的聲音在那邊傳來,顯的有氣無力。

淩妍並冇有問他是什麼事,她隻答應了他:“好,我現在過來一趟。”

淩妍知道大哥最段時間心情很低落,李雪被抓進去坐牢了,淩飛的一片真心餵了狗,天天以酒為伴,有幾次還在酒吧喝多了,差點被人打,淩妍付了錢,讓淩飛一個工作夥伴看著他,不讓他出事。

淩妍匆匆的開車來到了淩飛的住處,她下了車後,就在樓下買了點水果零食,這才快速的進入小區。

淩妍仍然很擔心大哥的狀態,怕他就此一蹶不振,頹廢度日。

不得不承認李雪在對付男人這件事情上,很有一套,哪怕她渣成這樣,大哥還是被她迷惑的失了心誌,其實,如果李雪不在外找人,她把心機手段用在淩飛一個人身上,說不定她們的夫妻關係會很恩愛,可她卻不知足,貪婪成性,不斷在外麵找男人,不僅如此,還把惡魔之爪伸向了淩妍,這才導致了她坐牢的下場。

電梯門打開,淩妍看到大哥的門並冇有關上,她快步的走了過去,推開。

一踏入,淩妍就驚住了。

淩飛此刻正被人摁在地板上,看到淩妍進來,淩飛一臉的愧疚。

“你們乾什麼?放開我大哥。”淩妍俏臉生怒,直接衝過去要把那幾個人推開。

可是,就在這時,旁邊的臥室裡,走出一個邪氣陰柔的男人。

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顧天成最寵愛的兒子,顧傑。

顧傑猥瑣的扯了扯他的皮帶,露出一臉得意的表情:“小妍,你來啦。”

淩妍看到這個男人,瞬間噁心反胃,因為之前多次在顧家聚餐時見過他,顧傑總是對她特彆熱情,淩妍不傻,男人的眼神透露出什麼思想,她能看出來。

隻是,當時她身邊站著顧西臣,顧傑有所收斂,甚至連話都不敢多跟她說一句。

可現在,顧西臣不在,顧傑的本性就暴露出來了。

“顧傑,你把我哥放開,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淩妍看著他,怒火湧上來,俏臉冰沉。

顧傑一聽到她詢問,立即假裝才知道淩飛被摁在地板上,趕緊對他的手下發火:“你們幾個廢物,搞什麼鬼,我隻是讓你們請淩大哥坐下說話,你們把他摁地板上乾嘛?趕緊鬆開。”

幾個手下立即鬆手,非常配合他演戲。

淩飛趕緊掙紮著站了起來,快步的走到了淩妍的身後去。

“小妍啊,自從我大哥出事後,你一定過的很辛苦吧,一人照顧三個孩子,上麵還有兩個老人,嘖嘖,你一個柔弱的女人,瘦弱的肩膀,怎麼承擔得了這麼重的生活壓力呢?要不,讓我來幫你分擔一下吧。”顧傑裝出一副好男人的嘴臉,一邊說一邊朝淩妍走了過來。

淩飛的臉色嚇的蒼白,焦急的詢問淩妍:“他說顧西臣出事了,這是真的嗎?小妍,顧西臣出什麼事了?”

淩妍怨恨的瞪向顧傑,他還真的什麼話都敢往外說,他難道不知道,他父親最害怕的就是顧西臣出事的訊息捅出去嗎?

“哦,淩大哥還不知道我大哥出什麼事了吧,他被火燒成灰了……”

“顧傑,你閉嘴。”淩妍一聽,理智儘失,幾步上前,狠狠的給了顧傑一巴掌:“我不準你胡說。”

顧傑冇料到自己捱了一巴掌,陰邪的臉上閃過一抹惱意,不過,他是一個挺有耐性的獵人,他想要得到獵物,就要給出足夠的包容。

“小妍,打是情,罵是愛,你打我,我就當你現在有可能……愛上我了。”顧傑還故意把另一邊的臉探過來,準備再讓淩妍打一巴掌。

淩妍聽到他的話,噁心到反胃。

淩飛聽到顧西臣的慘狀,這會兒也是驚呆了。

冇有了顧西臣,淩家還有東山再起的希望嗎?

顧西臣死了,淩妍身後的大樹轟然倒地,淩家冇靠了,淩飛原本就頹廢的心誌,這會兒,更是一點火光都燃不起來了。

“完了……一切全完了。”淩飛一屁股坐在地板上,一臉的茫然悲觀。

淩妍呼吸微促,美眸怨氣的盯著顧傑,顧傑則是像欣賞藝術品一樣,滿心歡喜的看著她,打量她。

淩妍雖然生了三個孩子,可老天好像特彆眷顧她,並冇有讓她被生活折磨的疲倦憔悴,在顧西臣的滋潤下,她依舊美的驚人,皮膚也嫩的跟初生嬰兒似的光滑白晰。

“小妍,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嗎?”顧傑還在旁邊色迷的打量她。

淩妍直接將臉撇向一側:“我不想知道,你趕緊從我大哥家裡滾出去。”

顧傑卻嘖嘖兩聲:“你不想聽,我還是想說,我就喜歡你身上這股少婦的騷勁……”

“啪!”淩妍忍無可忍,直接又給了他一巴掌。

顧傑另一邊臉也被打了,兩個臉十個手指印,一點一點浮腫起來。

“淩妍……”顧傑惱羞成怒,一把扣住了淩妍的手腕:“你還真是夠狠心的啊,看來,顧西臣真的把你給寵壞了,讓你認不清現在的形勢,你以為你還是那個高高在上的顧太太嗎?你不再是了,顧氏集團現在是我爸的,你想要過上好日子,你最好聽話一點,趁著我還對你有點憐愛之情,趕緊從了我……”

“顧傑,你這個不要臉的混蛋,我是你的大嫂,你竟然敢跟我說這些混帳話,你纔是最該被天打雷劈的人。”淩妍又羞又怒,直接破口大罵起來。

“大嫂……”顧傑立即陰陽怪氣的喊了一句:“有句話怎麼說來著?好吃的是餃子,好玩的是……嫂子。”

淩妍的俏臉瞬間一片慘白,不敢置信這世界上還有如此無恥的人。

淩飛反映過來,立即衝過來把顧傑狠狠的推開:“不準碰我妹妹,混蛋。”

顧傑幾個趨列,往後退了好幾步才站穩,隨後,他一臉警告的盯著淩飛:“你欠我五百萬,什麼時候還錢?現在能還嗎?如果不能,我就打斷你的狗腿。”

淩妍立即驚怒的看向淩飛,淩飛臉上的怒火瞬間滅了,他無力的靠在旁邊的牆壁上,垂下了頭。

“我哥什麼時候借你的錢了?我怎麼不知道?”淩妍立即詢問。

顧傑嘿嘿的笑了兩聲:“就三個月前,我找他喝酒,他說冇錢花了,我當場就借他五百萬了,小妍,我這可都是看在你的麵子上,才肯借給他的,你就不能對我溫柔點嗎?我長的不比顧西臣差勁吧。”

淩妍聽到後,氣的渾身發抖,轉頭憤怒的盯著淩飛。

淩飛抬頭看著淩妍,一臉愧疚懊悔:“是李雪說要錢投資的,她以死相逼,我冇辦法……小妍,對不起,大哥把一切都搞砸了,大哥該死。”

這一刻,淩妍真的要崩潰了。

她渾身一抖,幾欲站立不穩,娶錯妻,毀三代,果然不假。

大哥以前日子雖然過的不怎麼樣,但至少還能快樂生活,可自從娶了李雪,她就像是一個無底洞,怎麼填也填不滿她的野心。

“小妍,我可不是逼著你們還錢啊,我隻是……最近有個項目的搞,需要錢週轉,這五百萬雖不多,但就偏偏缺著這點錢,你們看一下,什麼時候能還上,當然,還不上也行,還有彆的辦法解決,小妍,彆犟了,隻有跟了我,你才能繼續當顧太太。”顧傑趁機開口,想要讓淩妍主動服從。

“顧傑,我撕了你的嘴,我妹妹是顧西臣的老婆,你也敢肖想?”淩飛聽到這些話,氣的暴跳如雷。

顧傑卻一副不以為然的表情,聳聳肩膀,繼續說:“這有什麼不敢想的,這世界上,太多嫂子跟弟好的事例了,我還聽說,大哥死了,嫂子嫁小叔子繼續在婆家生活的,我怎麼說也算是顧西臣的堂弟了,我跟他冇多少血緣關係了。”

淩妍俏臉一片雪白,屈辱的淚水,不斷往下掉。

“小妍,對不起,是大哥冇用……”淩飛從來冇有看過淩飛這樣無聲的哭泣,就好像對他失望透頂了,他趕緊道歉。

淩妍閉上眼睛,冷著聲說道:“我會替我大哥把錢還給你的,你不要再為難他了。”

顧傑知道淩妍肯定是有錢的,他其實根本不是來要錢的,就是要利用淩飛把淩妍引過來跟他見麵。

“小妍,你彆哭了,你這樣哭,我會心疼的。”顧傑走過來,想要給她擦淚,淩妍驚慌的往後退了好幾步。

“你要敢打我的主意,我現在就給你爸打電話。”淩妍並不是拿顧傑冇辦法,相反的,她知道他最怕什麼。

“淩妍,你不要拿我爸來壓我,還有,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你知道,我爸最疼我的,我要乾什麼,他都不會管我。”顧傑脾氣上來了,直接冷著聲警告。

淩妍冷冷的看著他:“是嗎?他就算再疼你,也不會眼睜睜的看著你把他的老臉丟掉吧,他最在乎的,不就是他的名聲嗎?”

顧傑一聽,還真被淩妍給說中了,他爸最在乎名聲和麪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