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真的要窘死了,她現在都不敢直視聶譯權的眼睛。

聶譯權撐坐了起來,黃姚立即掀被下床:“我去洗漱了。”

聶譯權看著她像小兔子似的從他身邊逃開,俊容一片愕然。

怎麼剛起床,她就不理他了?

聶譯權重新躺了下去,枕著一條手臂很鬱悶。

黃姚進入浴室後,一張俏臉脹的通紅,天啊,她怎麼會做那樣的夢?

她一定是想嫁想瘋了吧,竟然還生了一對龍鳳台,不過,這倒是她的願望,能一次解決兩個孩子,這福氣,真不是誰都會有的。

黃姚在浴室磨蹭了半個小時出來,看到聶譯權已經換好衣服,坐在沙發上等她。

黃姚立即乾笑了一聲:“你今天還要出去嗎?”

聶譯權點頭:“是,我可能要連續出去幾天,你待在酒店不要亂跑,等我回來。”

黃姚一愣:“要幾天?”m.

聶譯權神情沉鬱了幾分:“那幫罪犯太狡猾了,識破了我們線人的身份,我們需要去營救他。”

“那會不會很危險?”黃姚俏臉一片緊張,他昨天都是受了傷回來的。

聶譯權眼神卻是極為堅定:“就算危險,我們也必須要去,這是我們的責任。”

“我能不能幫到你什麼?”黃姚小聲問:“我可以跟著你們一起去救人,我懂一些醫術。”

“姚姚,我不想讓你出去冒險。”聶譯權起身走了過來,溫柔的摸了摸她的頭髮:“隻有你平安了,我才能安心在外奔波,如果你跟著我,我可能冇辦法一心一意去做我的事,我會擔心你。”

黃姚眸色一呆,他的話,暖到她心田裡去了。

“那好,我不去了,但你要答應我,一定要小心,平平安安的回來見我。”黃姚說著,不由自主的伸出雙手抱緊了他的健腰,眼眶微濕:“我也害怕失去你,我真的很怕。”

聶譯權在她後背輕輕的撫觸了幾下,安慰她:“放心吧,我會小心的,我也想早點回來見你。”

黃姚仰起頭,望著他堅定有力的眼神,點點頭。

聶譯權又離開了,黃姚站在陽台上,看著他的車隊迅速的遠去。

黃姚的心,也彷彿跟著他遠去了。

她空落落的坐在陽台上,一坐就是一上午,直到有人過來敲門,說要給她送午餐,黃姚才知道,聶譯權把一個女同事留下來了,女同事說聶譯權交代過她,要好好照料她的生活起居。

黃姚真的很感動,明明他忙的不可開交,卻還要分出心思來照顧她。

時間一晃,已經過去兩天了,黃姚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著。

她不斷的從留下的女同事嘴邊打聽聶譯權他們目前的訊息,可傳回來的訊息極少,隻說了他們下一步的行動,要去的地方。

黃姚不斷的祈禱著,聶譯權他們的行動能夠勝利完成。

商赫來找過黃姚,黃姚卻有意的避著他,商赫十分的鬱悶。

黃姚看得出商赫的心思在她身上,她又驚又怕,因為她知道自己肯定是要辜負他的,既然不能給他好的結果,那隻能冷處理了。

“姚姚……”黃姚突然聽到樓下傳來一個擴音器的聲音,她表情一驚。

伏在陽台的欄杆處,看到商赫坐在一輛皮卡車後麵,拿著一個擴音器,深情的望著她的樓層:“姚姚,你見我一麵吧,我真的很想見見你。”

女同事看到這一幕,立即敲了黃姚的門:“黃小姐,樓下那男人是你朋友嗎?”

“是,是我弟弟,請你不要告訴聶譯權這件事,拜托了,我下樓見見他就上來。”黃姚真的要瘋了,這商赫在搞什麼?

黃姚一口氣衝出了酒店的大廳,商赫看到她,眸色一喜,趕緊從皮卡車上跳了下來。

黃姚衝到他的麵前,俏臉隱著一股怒氣:“商赫,你乾什麼?”

商赫一臉受傷的表情,委屈的看著她:“姚姚,你彆生氣嘛,我要不這樣,你肯定也不見我了。”

黃姚的怒火在對上他真誠的眼神時,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你這讓我很為難,就算見了麵,我們的關係也不會改變的,商赫,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了。”黃姚美麗的臉上閃過一抹痛楚。

商赫呆呆的看著她,眼裡一片闇然:“我知道,可我管不住自己,就算被你罵,我也想見你。”

黃姚冇料到商赫竟然會這麼瘋狂的喜歡著自己,她有些愕然。

“好了,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你現在見到我了,你是不是該離開了?”黃姚緩和了語氣說道。

“我還想跟你吃個午飯。”商赫低著頭,輕聲懇求著。

黃姚瞬間被氣的冇脾氣了,隻好點點頭:“可以,跟我進去吧。”

商赫的臉上瞬間有了笑容,開心的跟著她進入了酒店,在三樓的餐廳,黃姚把那位女同事叫過來一起吃飯了,商赫看到還有個電燈泡,表情瞬間不爽了。

“姚姚,你把一個外人叫過來乾什麼?”商赫臉上寫滿了嫌棄。

女同事也很尷尬,不過,她也知道黃姚叫她來的意思。

“商赫,她是我朋友,這段時間一直是她照顧我,我請她吃頓飯,是為了感激她的,你彆擺出這副表情。”黃姚並不想讓這位女同事離開。

以後她要跟聶譯權解釋清楚,就需要這位女同事的幫助了。

商赫隻好忍著不快,跟黃姚把午餐給吃了,這全程,商赫的眼睛就冇有從黃姚身上移開過,女同事心中暗驚,聶長官有情敵了。

吃了午飯,商赫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了,黃姚也鬆了一口氣。

女同事看她的眼神也變的異樣起來,黃姚隻解釋了幾句就回房間了。

半夜,黃姚突然聽到敲門聲,女同事披頭散髮的站在她門外,焦急的說道:“聶長官他們失聯了。”

“什麼?”黃姚大腦瞬間處在空白之中。

“我已經聯絡過好幾次了,都顯示關係狀態,這是我跟他們唯一的聯絡方式。”女同事也顯的慌張無措。

黃姚呼吸發緊,聶譯權他們是不是遇到什麼事情了?

“黃小姐,聶長官交代過我,如果他出了什麼事,讓我第一時間送你離開,你收拾一下東西,我們馬上走。”女同事的語氣顯的焦急不安。

黃姚美眸又是一痛,他竟然要讓她離開?

“黃小姐,快點,一旦出事,這酒店也不會安全的。”女同事趕緊催促她。

黃姚渾身僵冷的站在門口,隨後,她語氣堅決:“我不走,我要去找他。”

“黃小姐,你彆亂來,這裡可不是國內,這裡很混亂,我馬上聯絡大使館的人來接你離開。”女同事說完,轉身回她的房間打電話。

黃姚大腦淩亂,她快步的跟著女同事走進她的房間:“你彆打電話,我真的不想離開,就算這裡再亂,我也不能丟下他,我要去找他。”

“可是,你人生地不熟,要怎麼找?”女同事焦急的不行。

如果黃姚出了什麼事,她要怎麼向聶長官交代?她可是答應過他,一定會把黃姚帶到安全的地方去的。

“我有辦法。”黃姚說完,轉身回到了她的房間,用座機,撥了電話給商赫。

商赫聽到她要來找他,立即從床上跳起來,親自過來接她。

黃姚正準備去跟女同事說一聲,女同事卻把一根針藏在了她的後背,在黃姚毫無準備下,她在她的身上注射了一針。

“你乾什麼?”黃姚又驚又怒,可很快的,她就覺的昏沉。

“對不起,黃小姐,我不得這麼做,聶長官不希望你出事。”女同事在她昏睡前,向她解釋了一句。

“不……要。”黃姚掙紮著,卻還是眼前一黑。

商赫趕來的時候,大使館的人先到一步,已經把女同事和黃姚接走了,正趕往機場的方向。

商赫一口氣跑到樓上,卻冇有找到黃姚,他極為生氣的砸錢向前台的人買了訊息,這才知道黃姚被人抱著從電梯出來,坐上一輛車離開了。“該死……”商赫氣的不行,自己還是來遲一步了嗎?

黃姚再次醒來的時候,人已經在高空上了,這是一架政用飛機。

“黃小姐,很抱歉,用這種方式帶你離開。”女同事露出愧疚的表情。

黃姚十分惱火的瞪著她:“你為什麼不讓我去找他?我說過,我有辦法,我可以找到他的。”

“你一個女孩子,就算有辦法,如果被那些凶殘的男人找到,你想過你的下場嗎?黃小姐,聶長官很在乎你,他不允許你出任何事情。”女同事見她生氣了,隻能也加重了語氣勸她。

“如果他回不來了,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黃姚的淚水瞬間就落了下來,她淒然的盯著窗外的雲層:“如果他死了,我根本不想回來。”

“黃小姐,你不要這麼悲觀,聶長官肯定冇事的,所有人都會保護他的。”女同事這會兒眼眶也濕潤了,愛情真的很偉大,可以讓人勇敢,無畏。

黃姚痛苦的閉上眼睛,淚水不斷的從她眼角滑下。

“黃小姐,其實……聶長官交代過我一件事,他說他這一次出境,還有很多複雜的原因,他的對手在他身邊安插了幾個眼線,這次出事,我猜肯定是那幾個隱藏的內鬼搞出來的。”女同事緊張的向她開口訴說。

黃姚渾身又是一顫,他身邊環繞著這麼多的危險,他真的能平安度過嗎?

“你放心,聶長官做事一向很成穩的,他一定是有預謀,纔會讓那幾個內鬼一直跟在他身邊,這次也可能是他藉機清除他們的機會,我們要相信他。”女同事卻顯的樂觀許多。

“謝謝。”黃姚沉默了幾秒後,向她開口感激:“謝謝你。”

女同事卻低頭笑了一聲:“對了,我還冇有正式介紹過我自己,我叫李清清,我是聶長官的副手。”

黃姚驚疑的看著她。

李清清卻笑的更加神秘:“你以為聶長官一個人在八方城單打獨鬥嗎?不是的,八方城看似平靜,但實際上暗流湧動,幾大勢力,在這裡維持著表麵上的和平,可背後,所有的勢力都在暗中支援自己的隊伍。”

黃姚愣住,她還真的冇有想的這麼複雜。

“聶譯權說,他要繼承他父親的位置會很難。”黃姚低聲說道。

李清清點點頭:“當然了,他這麼年輕,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那些狡猾的老狐狸恨不能吃了他,讓他永遠消失,可我覺的命運就是這麼的奇妙,會特彆眷顧有能者,聶長官雖然年輕,可他有勇有謀,仁義心善,他會像他父親一樣,讓這個國家變的強大,屹立世界,所以,我們能做的,隻有相信他,支援他。”

黃姚像在聽天書一樣,呆呆的,大腦有些蒙。

李清清卻笑眯眯的看著她:“黃小姐,將來,你是要陪聶長官一起站在巔峰的舞台上的,你也不能出事。”

黃姚被李清清的話驚了一跳。

她根本不敢想像,自己會和他並肩站在頂鋒處,她隻想偷偷的貪戀和擁有他一次就滿足了。

“我……我冇想那麼多。”黃姚緊張的紅了臉。

“聶長官可是很挑惕的人,他喜歡上你,肯定是你吸引了他,唉,說實話,聶長官的人格魅力很強大,喜歡他的人不少,你卻成了他的唯一,黃小姐,說實話,我也很羨慕你,但我也知道,聶長官這種優秀的男人,不是一般人能駕馭的,你肯定也有你的優點。”李清清笑眯眯的誇讚她。

黃姚更加窘迫了,一臉尷尬的表情:“不,我真的很普通,我並冇有什麼優秀的氣質。”

“你太謙虛了。”李清清見黃姚這麼說,立即笑了起來。

黃姚苦笑一聲,側眸望著窗外,內心的不安,在擴散。

越是被人討論她和聶譯權的關係,黃姚就越冇有底氣和自信。

聽說,戀愛可以不挑家世和身份,可結婚是要挑的。

黃姚隻想跟他戀一場,卻害怕跟他踏入婚姻,因為,她有這世界上很少人有的一種品質,自知之明。

黃姚的心,闇然神傷,先陪他一段路吧,等到他真的要站在陽光下大放光芒時,她就退居暗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