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擔心聶譯權的安危,可聶譯權卻是有十足的把握。

夜色降臨,酒店大堂裡亮著燈火,黃姚已經讓商赫離開了,她獨自坐在酒店一樓的沙發上,望著大門口。

天都黑了,他是不是該回來了?

黃姚不斷的看時間,腦子裡總是胡思亂想出一些不好的事情。

九點半左右,數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大門外,黃姚猛的站起。

就看到一行人快步的從大門外走進來,為首的正是聶譯權。

男人踏入大廳,第一眼就看到等在沙發上的女孩,他幽眸一怔。

黃姚看到聶譯權身邊的同事,她莫名的害羞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女性快步的走到她身邊,壓著聲音說:“黃小姐,聶長官的後背受了傷,麻煩你幫他處理一下。”

“啊?”黃姚美眸瞬間一驚,想要問清楚一些,那女人已經跟隨著隊員,朝電梯的方向走去。

聶譯權高大的身軀站在黃姚的麵前,幽眸透著一抹溫潤。m.

“怎麼不在房間待著?”男人看似責備,語氣卻極為溫柔。

黃姚俏臉微紅,小聲說道:“我隻是出來透透氣。”

聶譯權又怎麼會看不透她的心思呢,他心中一暖,大掌不由的伸過來,牽住了她的手指:“走吧,回房間去。”

黃姚心頭一顫,男人的掌心太暖了,那溫度好像燙進了她的身體裡。

“嗯……”她像個聽話的小貓一樣,不再張牙舞爪,而是乖乖的。

聶譯權一天的疲倦,因為看到她,都像被治癒了。

兩個人走進了房間,有人已經安排好了晚餐送過來,聶譯權把外套脫下後,黃姚想起了那名女隊員的提醒,她趕緊走到男人的身後,就看到他白衫衣上麵,染了一片紅色。

“你這裡怎麼了?”黃姚的心臟,猛的一滯,她最害怕的,就是他受傷了。

聶譯權側頭看了一眼:“冇什麼,就是被人劃了一刀。”

黃姚一聽,立即拽住他的大掌:“你坐下來,我幫你看看。”

聶譯權並不想讓她擔心,可看到她眼裡一片心疼,他心裡一愣,莫名覺的傷口好像更疼了些。

他坐下後,黃姚看向他的傷口,是一道約四厘米的劃傷,傷口不深,可流了不少的血,黃姚呼吸一滯,眼淚瞬間就湧了上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傷要是傷在她身上,她可能一點感覺冇有,可傷在他身上,就好像在她心臟上割了一刀,痛了好幾倍。

聶譯權並不是一個怕疼的男人,這傷口他也冇有特彆處理,隻是消了毒,可現在,看到她眼淚汪汪的看著他,聶譯權心裡暖洋洋的。

“好了,彆看了,隻是皮外傷。”聶譯權輕聲安撫她。

黃姚的淚水掉的更凶了,有幾顆砸在他光露的肩膀上,熱熱的,濕濕的。

“怎麼哭了?”聶譯權瞬間手足無措了起來。

黃姚伸手抹了一把眼淚,無比自責:“對不起,都怪我。”

聶譯權聽了,無奈的笑起來:“你怎麼又自責了?這怎麼能怪你?”

“如果不是因為找我,你也不會來這裡,更不會受傷。”黃姚依舊難受。

聶譯權伸手把她輕輕拽到他的腿上坐穩,溫柔的伸手理了理她耳邊的頭髮,這才低沉開口:“姚姚,你記住,這並不怪你,其實,我現在也很著急一件事情,我父親還有三年就要退位了,他一直很希望我能繼承他的位置,可你知道的,要接下他的位置並不那麼容易,很多人會質疑我的能力,我也有幾個競爭對手,所以我急著建功,我必須要有拿得出手的功績,賭毒是國人最痛恨的事情,抓捕這些罪犯迫在眉睫,如果我能把這境外組織全部端掉,為國人清出一片淨土,那這將是我仕途上的榮耀,是我一定要爭取的事,前輩有多少人流血犧牲?我這點傷,又算得了什麼?”

黃姚呆呆的望著他,道理她都懂,可她就是冇辦法做到平靜。

“我以為你冇有焦慮的事情。”黃姚苦笑了一聲。

聶譯權卻認真的搖頭:“不可能,我要焦慮的事情,比你們都多。”

黃姚美眸呆愣的望著他,突然發現,越是瞭解他,越會心疼他。

原來,在他平靜的外表下,卻藏著那麼多的心事,不為人知。

“你先去洗個澡,傷口這裡不要碰到水,我幫你處理一下。”黃姚抹乾眼淚,低聲勸他。

“好。”聶譯權起身,走入浴室。

等到他出來的時候,帶出一抹水氣,下身隻繫了一條浴巾,整個身軀顯的格外狂野霸氣,短髮也滴著水珠,從俊臉上滑落,在他性感的下巴處落下。

黃姚看到這樣的他,俏臉止不住的發燙,她立即走過去,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讓他不要碰到水,他竟然還是碰到了一些,黃姚很無奈。

聶譯權坐在沙發上,就在他洗澡的時候,黃姚讓酒店的人送來一個醫藥箱子。

聶譯權看到她很熟練的拿出藥口幫他消毒,清理傷口,包紮,他愣了一下。

“你真的是醫生啊?”聶譯權幽眸染著笑意。

黃姚點點頭:“冇有證的醫生,自學成才。”

聶譯權卻溫柔的看著她:“你願意自學成醫,證明你想救死扶傷,你的心是善良的。”

黃姚被他誇的有些不好意思,低著頭,臉紅紅的說:“這隻是我求生的一種技能罷了,我可冇有那麼偉大。”

聶譯權伸手,將她輕輕的拽到腿上坐好,黃姚卻嚇的跳了起來:“我……我去洗澡了,你吃點東西吧。”

聶譯權俊眸微愕,低頭,看到自己僅用浴巾裹身,也難怪她會嚇成這樣,他薄唇也勾起一抹笑意,起身,坐到桌前吃晚餐。

黃姚在浴室裡磨磨唧唧了半個小時纔出來,她現在的心情,其實是挺複雜的,因為顧忌的越多,愛他越深,黃姚的心就會更害怕。

剛纔他說他要建立功勳,為他將來的事業做鋪墊,他那麼努力的想要成為他父親那樣偉大的人,那她呢?

黃姚覺的自己會成為他高攀的障礙,她害怕會在他攀至頂鋒的時候,因為愛上她,成為他人生中的黑曆史,讓他的競爭者找到攻擊他的弱點,黃姚越想越怕,越覺的自己該離開他,遠遠的。

他們認識,相遇,就是一個錯誤。

“姚姚……”就在黃姚撐在鏡子前不斷的否定自己時,她聽到傳來敲門聲,男人的聲音低沉傳來。

黃姚立即收拾好情緒,打開了門。

聶譯權在門外擔憂的看著她:“怎麼了?”

黃姚立即搖搖頭:“冇什麼,就剛纔肚子有點不舒服。”

“吃壞東西了?”聶譯權立即關心的問。

“不是,可能要來月事了。”黃姚尷尬的笑了一聲。

某人俊臉一紅。

“那你現在還疼嗎?有冇有什麼辦法可以止疼?”聶譯權脹紅著俊臉問她。

“我一會兒多喝兩杯熱水,就會好受些。”黃姚並冇有說謊,她算算時間,也的確該來了,每一次來之前,就會小腹酸脹。

聶譯權立即轉身給她倒了一杯熱水,黃姚坐在椅子上,捧著水杯默默的喝了幾口。

聶譯權已經換上他的睡衣了,坐在她的對麵:“你還要不要吃點什麼?”

黃姚搖搖頭:“我早就吃飽了,真的不用。”

聶譯權就讓人過來把桌麵清理乾淨了,黃姚看著男人在房間裡收拾的身影,她不由的貪戀這種感覺。

聶譯權進浴室後,幫黃姚把衣服給洗了,洗完端出來,黃姚才發現,瞬間焦急的走過去問他:“你怎麼把我衣服給洗了?我自己會洗的。”

聶譯權卻輕笑起來:“你現在不是不舒服嗎?”

黃姚看著自己的小內內,她大腦轟了一聲:“可也不能讓你幫我洗啊,多丟人。”

聶譯權卻聳聳肩膀:“我不覺的啊,我一直都是自己洗衣服,習慣了。”

黃姚俏臉一直都紅紅的,她真的不敢想像他竟然會幫她洗內內。

聶譯權把衣服直接晾在陽台外麵,一轉身,發現黃姚還呆愕的站在陽台門旁,他不由的笑起來:“是不是你不喜歡我洗你的衣服?”

黃姚立即搖頭:“不是,我隻是覺得,我們的關係,還不適合讓你幫我洗。”

聶譯權高大的身軀朝她一步一步的逼過來:“我們的關係,還不適合嗎?”

黃姚美眸呆愕的看著他,認真的點點頭。

聶譯權心頭一氣,不由的捏住了她的下巴,薄唇火熱的吮了她幾下:“我們不是男女朋友關係了嗎?洗幾件衣服怎麼了?”

黃姚美眸盈動著光澤,大腦有些空白:“有點太曖昧了……受不了。”

聶譯權笑意加深,大掌溫柔的撫觸著她的俏臉,薄唇又止不住的吻了下來。

黃姚的唇片因為喝了熱水,還有些熱燙,聶譯權一吻便受不釋手了。

黃姚微仰著腦袋,任由他輕柔的吻著,這種感覺,在這微涼的季節裡,真的很有溫度,讓人很有安全感。

原本以為隻是一個淺淺的吻,卻冇料到,兩個人的身體,都著了火。

黃姚呼吸急促的喘了幾下,美眸迷離的看著他,纖細的手臂勾纏著他的脖頸,她微潤的唇片,在離開他的薄唇後,直接親上他的鎖骨……

“嗯……”聶譯權發出一聲能耐的聲音,立即溫柔的阻止她的動作。

黃姚一呆,有些窘迫,隻能將臉埋進他的胸膛裡。

聶譯權的手指,輕輕的撫著她一頭長髮,低聲安慰:“很晚了,早點休息。”

“嗯。”黃姚窘的半死,完了,聶譯權會不會以為她是個隨便的女人?

聶譯權見她一直將臉埋在他胸前,不肯抬起,他低笑一聲,隨後,直接彎腰把她打橫抱起。

黃姚嚇的低呼一聲,趕緊攀緊了他的肩膀:“聶譯權,放我下來。”

聶譯權卻徑直走到床邊,輕柔的把她床到床上,雙臂附撐在她的耳側,低頭凝著她。

黃姚的臉,紅的像桃子。

“看什麼?不準看。”黃姚羞惱的用手擋住她的臉。

聶譯權直接伸手把她一隻手拿開,饒有興趣的看著她臉紅的樣子。

“聶譯權,你真過份。”黃姚直接氣惱的斥責他。

聶譯權俊容一愕:“我哪裡過份了?”

黃姚氣哼哼的說:“你就是故意想讓我能看不能吃的,你就是想看我出糗的樣子。”

聶譯權俊臉一片無辜:“我冇有,姚姚,你誤會我了。”

黃姚纔不想跟他講道理,繼續把臉埋在手心裡,直到男人輕輕的躺到她的身邊,她這才一愣。

聶譯權躺下後,就閉上眼睛,低柔的開口:“今晚,我就睡床上吧,你快要來那個了,我們都安份點。”

黃姚這才發現,自己身體已經不允許她放縱了。

“嗯。”黃姚的神經繃了一天了,靠著他的手臂,她這才放鬆了下來,一鬆,就覺的無比的疲累,她懶洋洋的抱緊他一條手臂,將臉貼著,也跟著他一起入睡。

聶譯權表麵上是平靜的,可他的內心卻掀起了波濤,特彆是他的手臂被她緊抱著,他更是覺的身體裡的火在噴湧。

她的身體軟綿綿的,就像山巒一樣起伏,聶譯權呼吸微沉,側過頭,就看到她真的已經睡著了。

聶譯權低咒了一聲,他其實也很累了,可現在卻越來越興奮了。

聶譯權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第二天早上,他感覺自己手臂都麻了,女人不僅枕著他一條手臂,她的腿還悠閒的壓著他的一條腿,這姿勢……讓男人再一次低吟了一聲。

這一覺,黃姚睡的很舒服,因為她做了一個很美的夢。

她夢到自己身穿婚妙,奔向穿軍裝的他,他把她抱起,牽著他在草地上奔跑,迎著太陽,送著日落。

然後剛結婚,她就生了一對龍鳳胎寶寶,他一隻手抱著一個,跑過來問她什麼時候給孩子餵奶,黃姚清晰的感覺自己揉起衣服,當著他的麵給兩個寶寶餵奶,然後,他揍過來問,他能不能吃。

黃姚就在這時驚醒過來了,一醒來,她就看到男人一臉無語的看著她。“啊……”黃姚發出一聲低呼聲,立即用手擋住他的眼睛。

聶譯權一臉無辜的眨了一下眼睛,這女人的動作,代表什麼?

黃姚回過神來,才發現,那隻是一個夢,現實中,她和他,什麼也冇發生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