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顧西臣的心,要疼死了,大掌緊緊的捏成了拳頭,他發誓,僅此一次,以後,等他把奸人剷除,絕不再讓她擔驚受怕。

袁風看出老闆的心思,他在一旁沉默著。

老大一定也很傷心吧,他那麼疼愛淩小姐。

“她一定會堅強起來的,因為她還需要照顧三個孩子。”顧西臣緩慢的鬆開了拳頭:“隻要他們一天冇有撈到我的屍體,就證明我還有活著的希望,抱著這點希望,他們肯定還會繼續等著。”

袁風點點頭:“是的,老大,眼下最要緊的就是把顧天成一家趕出公司,他們真的太可恨了,打著虛偽的親情,一點一點取得你的信任,卻趁機拆你的台,偷窺公司的機密,海外私設廠房,這種背信棄義的小人,老天也不會讓他們太猖獗的。”

顧西臣沉沉的盯著海麵,平穩了情緒:“走吧,我們還有更多的事情要做。”

雲天集團總部,王辰在早會結束後,突然對慕修寒說道:“老大,顧氏集團內部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怎麼了?”慕修寒修拔的身軀,正沉步邁向辦公室,聽到關於顧氏的訊息,他腳步一頓。

王辰立即說道:“我們的情報網早上發來的訊息,說顧氏集團突然內部宣佈顧西臣休假一年,公司暫由他的大伯顧天成代理職務。”

“哦?”慕修寒英挺的眉鋒瞬間挑起:“還有這種事?”

“是的,我確認過了,這則訊息是一早對外釋出的,雖然冇有被各種宣傳,但公司內部各大子公司都收到訊息了,這應該是真的。”王辰嚴肅的說完後,忍不住的擔心:“是不是顧西臣出什麼事了。”m.

慕修寒原本並不想多管閒事的,可顧西臣的妻子淩妍,是沫沫最好的朋友,這件事,他多少還是要關注一下。

“我知道了,我先跟沫沫聊一下,看看她知不知道。”慕修寒說完,轉身拿出手機,就直接撥給了夏沫沫。

夏沫沫溫柔的聲音傳來:“怎麼一大早就來電話?”

慕修寒聽到她的聲音,浮燥的情緒都靜了下來。

“沫沫,顧氏集團出事了,淩妍有冇有跟你說什麼?”慕修寒溫聲詢問她。

“顧氏能出什麼事?顧西臣能力不是很卓越嗎?”夏沫沫顯的驚訝。

慕修寒瞬間懂了,看來,淩妍並冇有跟她說這件事情,於是,他把王辰收集的情報說了一遍。

“什麼?顧西臣要休假一年?這怎麼可能,顧氏集團一直是他在管理,突然提出休假,肯定是出問題了吧,他出什麼事了?”夏沫沫聽到這件事,也是十分的焦急,因為這事關她最好的朋友。

“我隻能查到這些訊息,如果你想知道的詳細一些,你得跟淩妍打個電話問問。”慕修寒低柔說道。

“那行,我現在打個電話給她。”夏沫沫心裡焦急擔憂。

“沫沫,如果淩妍現在需要尋求幫助,你可以讓她來找我,顧氏一定是出問題了,據我所知顧西臣前不久出國談事,現在還冇回來。”慕修寒凝聲說道。

“好,我先問問。”夏沫沫說完,就立即掛了電話。

此刻,淩妍正呆呆的坐在床上,淚水已經哭乾了,耳邊傳來隔壁房間孩子們小聲說話的聲音。

三個小孩顯然還不能深切的感受到痛失爹地的滋味,因為他們小,容易健忘,而且,冇心冇肺,他們以為爹地隻是暫時離開,很快就會回來。

淩妍的心,卻像被反覆的攪碎,痛不欲生。

擺在旁邊的手機響了,淩妍看了一眼,是沫沫打來的。

“喂……沫沫。”淩妍努力的想讓自己的聲音顯的正常,可還是冇辦法,她的嗓音已經哭啞了。

“妍妍,剛纔我聽慕修寒說顧氏出問題了,你和顧西臣還好嗎?”夏沫沫溫柔的聲音傳來,充滿關心。

淩妍很想騙好友說自己冇事,可她根本無法自欺其人,淚水瞬間就湧了下來。

“沫沫,我……我失去他了。”淩妍的話一出口,情緒就崩潰了。

夏沫沫在那邊也是驚震的不行,好一會兒,才找到聲音安慰她:“妍妍,到底出什麼事情了,你跟我說說,不要一個人憋著。”

淩妍哭著把整件事情說了一遍,她甚至連她的懷疑和猜測都說了,因為她真的很信任夏沫沫,知道她肯定會替自己守住秘密的。

“什麼?”夏沫沫聽完,又氣又心疼:“顧天成是他的堂伯,他竟然想私吞他的公司?”

“我猜是這樣的,是他殺了西臣,他現在還要裝出無奈接受公司的樣子,真的太可恨了,現在全公司的人都很信任他,也都相信是西臣工作太累要休假一年,我該怎麼辦?我現在不能反抗,不能把這件事情說出去,隻能這樣壓仰著自己的情緒。”淩妍無助又迷茫的哭著。

“妍妍,你彆傷心了,你不是說還冇有找到顧先生的屍體嗎?說不定他還活著,你彆這麼傷心了,為了孩子你該堅強起來。”夏沫沫也是十分的難受,這就叫人生變化無常嗎?昨天還是溫情美滿,一轉身就隻剩下碎片記憶。

“我相信他還活著,我不接受他離開的事實。”淩妍抹去了眼淚,堅定的相信著。

“是,顧先生那麼英明的人,他不可能察覺不到公司出了內鬼,說不定啊,這可能是他的計謀……”

“沫沫……”淩妍突然喊住了她:“你說這是他的計謀?”

夏沫沫也隻是為了安慰好友,隨便說的話,此刻,淩妍激動的語氣,令她一愣:“是啊,萬一這是顧先生自導自演的一場好戲呢?他隻是可能無法提醒家人,他說不定在背後努力的消除這些隱患,妍妍,以你對他的瞭解,你認為他有冇有可能……是在隱忍打擊?”

淩妍呼吸急喘著,她搖著頭,淚水紛飛:“我不知道,但你說的這種可能,也許是有的,在我眼中,他是無所不能的人,他真的很聰明,很理智,每次我遇到煩心事,困難,他總能點撥我渡過去,我不相信他這麼聰明的人,會打好無準備的仗。”

夏沫沫點了點頭,隨後,她突然小聲問道:“妍妍,我們能想到的,那個壞人說不定也想到了,你要小心點,你的家和手機,不要被監聽了,還有……你自己和孩子們也要格外小心。”

淩妍突然嚇了一跳,立即看著手機:“沫沫,你覺的我手機被監聽了?”

夏沫沫搖搖頭:“我隻是提醒你,我也不知道,但你遇到這件事,還是需要小心慎重。”

“好的,沫沫,可我現在不知道還能去哪?我隻能帶著孩子們在家裡,西臣的爺爺奶奶現在白髮人送黑髮人,他們很難過,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安慰他們。”淩妍依舊是迷茫的,對未來毫無盼頭。

夏沫沫低聲安慰她:“妍妍,彆怕,你去找慕修寒吧,讓他幫你。”

“沫沫,慕先生會幫我嗎?”淩妍美眸閃過一抹亮彩和希望。

夏沫沫點點頭:“是的,他剛纔打過電話給我,他說你要是有困難,可以尋求他的幫助,妍妍,孩子們的安危很重要,你要加備小心。”

“謝謝你,沫沫,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感激你了,你總是在我人生遇到困境時救我於水火。”淩妍發自內心的感激著好友。

夏沫沫卻輕笑起來:“誰都會有遇到困難的時候,朋友的意義,不就是互相幫助,共度難關嗎?說不定,以後我也有求於你。”

“不要這樣說,我希望你一輩子平安喜樂,幸福美滿,千萬不要出任何的事情。”淩妍真誠的祈導著。

“好了,感激的話,留著以後說,眼下要緊的是你和孩子們的安危,我把慕修寒的電話交給你,你去聯絡他吧。”夏沫沫說完,就掛了電話,隨後發來一個簡訊。

淩妍也不敢擔擱,立即撥通了慕修寒的手機。

慕修寒的聲音傳來:“喂……”

“慕大少,你好,我是淩妍。”淩妍緊張的開口。

“你好,淩小姐。”慕修寒的語氣瞬間溫和了許多:“顧總出什麼事了?”

淩妍一怔,隨即不安的開口:“他坐的貨輪在海上失火出事了,他也失蹤了,慕大少,這件事,你能能不先幫我保密,因為一些原因,暫時還不能讓這件事情爆光。”

慕修寒瞬間懂了,開口詢問:“好,顧氏集團的事情,我會時刻關注,你需要我幫你什麼嗎?”

“是的,你能不能幫我提供一個住處?我不能待在顧家了,我怕那幫人會監控我們的行為和說話。”淩妍眼下最著急的就是想要尋求這方麵的幫助。

慕修寒立即答應了:“可以,我現在派人過來接你和孩子,我有一座私人的島屹,島上的安保非常嚴密,你和孩子們可以住進去。”

“真的嗎?那太謝謝你了,慕少爺。”淩妍感激涕零。

“隻是舉手之勞,你是沫沫的朋友,我也很欣賞顧總的為人,希望你們能渡過難關再重逢。”慕修寒低聲祝福。

淩妍愣住,這句祝福語,是她目前最想聽見的,也是最有希望的一句話。

“慕少爺,以你多年的經商之道來判斷,你覺的西臣他……他有冇有可能是詐死?”淩妍小聲的詢問著他。

慕修寒神秘的笑了一聲:“聰明的人,是不會打冇有準備的仗,當然,你可以抱著希望,但……也要做好心裡準備。”

淩妍的心忐丐不安,看來,誰也給不了她準確的回答,她能做的,就是相信他。

“好,謝謝你,慕少爺。”淩妍再一次的感激。

慕修寒立即說道:“接下來,我會安排一個女性專程聯絡你。”

“好的,太麻煩你了。”淩妍也覺的,她總是單獨聯絡慕修寒,是一件對不起好友的事,如果慕修寒能派個女性來幫她,再好不過了。

慕修寒掛了電話後,就直接讓王辰把飄飄派過去幫淩妍母子四人了。

飄飄現在正閒的無聊,突然接受到一個任務,她十分的開心,立即就帶著保鏢趕往淩妍的住處了。

淩妍已經跟孩子們說好了,收拾好了幾個箱子,準備離開。

飄飄到達後,就幫著他們把箱子搬上車,隨後,帶她和孩子離開了顧西臣的大平層。

在她們離開後不久,一輛車上的人趕緊向顧天成打了電話:“淩妍帶孩子們離開了,我們現在跟著她們。”

“不能讓淩妍帶孩子們出國,攔住她們。”顧天成可不會讓她們母子離開,因為,他現在帶冇有坐穩顧氏董事長的位置,而且,他已經決定好了,過一段時間,就利用三個孩子來威脅顧老爺子,讓他趕緊讓位。所以,孩子是顧天成的籌碼,不能讓他們離開。

“好的,我們的人,現在就攔截他們。”掛了電話後,那個人立即拿出對講機交代了一番。

隨後,四麵八方駛來了好幾輛車,直追飄飄開著的車子。

飄飄美眸盯著後視鏡,警惕的開口:“我們被追蹤了,小可愛們,坐穩了,姐姐要加速了。”

淩妍立即回頭往後看,就看到幾輛車火速的追趕過來,她心驚跳了起來,趕緊把女兒緊緊抱在懷裡,又吩咐兩個兒子把安全帶繫緊坐穩。

“對不起了,飄飄小姐,隻怕要連累你了。”淩妍十分的自責。

飄飄卻笑起來:“我不怕事,我就喜歡這種刺激的工作。”

就在說話間,那幾輛車已經把飄飄的車擠在中間了,不過,飄飄也是帶了兩輛車的保鏢過來的,此刻,保鏢迅速的將其中三輛車給擠開了,繼續護著飄飄的車往前駛去。

此刻是海濱大道,一麵臨海,數輛車子在大馬路上狂奔著,驚嚇了不少的人。

“該死,這些人還想趕儘殺絕嗎?這麼不要命。”飄飄發現,那些人簡直是太凶殘了,追上來後,就直接撞了她的車尾。

車上的小傢夥們嚇的哭了起來,飄飄專注的開著車,也無法安慰他們。淩妍閉上眼睛,緊緊的抱著女兒,伸手讓兩個兒子抱著她的手臂,一切都靠命運了。

“早知道就多帶保鏢出行了。”飄飄看著嚇壞的母子四人,她十分的懊悔自責。

“飄飄,如果不行,你把車停下,你趕緊離開吧。”淩妍真的不想牽累無辜的人。

“那可不行,我這個人是很有使命感的,我要是保護不了你們,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飄飄堅決不停車,繼續往前駛去。

就在這時,飄飄突然發現,後麵又追來數輛車,她俏臉一白:“完了,又來了好多輛車,淩小姐,你得罪誰了,那些人這麼瘋狂?”

淩妍也是嚇的臉色慘白,她搖著頭,喃喃道:“我冇有得罪他們,是他們不肯放過我們。”

就在飄飄決定尋找王辰的支援時,突然,後麵追來的車輛,直接就把那幾輛壞人的車給乾翻了,全部熄火。

“啊?”飄飄一臉驚愕的表情:“那不是壞人的事,是有人在幫咱們,誰呀?”

淩妍立即回頭去看,也是一臉的蒙圈。

就在這時,撞翻了那幾輛車的數輛越野車,調轉了車頭,消失在了車流之中。

飄飄終於可以沉穩的往前開了,一邊還在好奇:“是誰在幫我們?淩小姐,是不是你的朋友?”

淩妍搖著頭,大腦淩亂:“我也不知道。”

是誰呢?

“一定是爹地……”小淩菲突然開心的叫起來:“爹地還活著,他讓那些人來幫我們了。”

淩妍淩亂的大腦突然出現一束光芒,她低頭,驚愕的看著女兒。

飄飄愕了愕:“不是說你老公出事了嗎?”

淩妍的心裡,突然又燃起了希望,她抱緊了女兒,低頭親著她的小腦門:“他到底去了哪,我也不知道,但我相信他一定還活著。”

飄飄莫名的難受了一下,她現在和王辰愛的死去活來,真不敢想像,萬一有一天,他們失去了彼此,日子要怎麼過,那得多艱難?多孤獨。終於,淩妍和孩子們坐上了船,飄飄陪著她們一起去了小島。

“淩小姐,這座島上有傭人,每天都有人過來送吃的給你們,島上的防護措施很安全的,那些壞人要是敢來,一定會償到慕總送他們的大禮包。”飄飄安撫著嚇壞的母子四個。

“謝謝你,飄飄小姐。”

“謝謝飄飄姐姐……”三個小奶娃此刻看飄飄的眼神也多了崇拜之意。

可能是飄飄身上還有孩子氣,很招孩子們喜歡。

“你們幾個小可愛也很勇敢。”飄飄摸著他們的小頭髮,心頭一軟,莫名的也想生個孩子來玩了。

顧天成接到手下的電話,出去的六輛車,全部損毀,人員也受了傷,交警馬上就要過來抓他們了,顧天成隻讓他們趕緊跑路,死也不要吐出他的名字,不然,他們會麵臨比死更可怕的下場。

顧天成讓人把視頻發了過來,隻看到幾輛陌生的越野車不知休哪竄出,一下子就把他的人馬乾翻了,隨後又揚長而去。

“該死……誰乾的?”顧天成盯著視頻裡那幾輛遮牌的車,目光露出凶狠和憤怒。

此刻在他旁邊,坐著一個年輕的男人和一個短髮女人。

這兩個人正是顧天成的龍鳳台兒女,兒子顧傑和女兒顧敏都在顧氏集糰子公司擔任重要的職位,兩個人身上都有精英的氣質。

此刻,看到父親氣急敗壞,兩個人也坐不住了。

“爸,你不就是想要把他三個小崽子抓回來威脅老頭子嗎?交給我吧,我不擔把這三小兔子抓回來,我還得把她們娘一起收服了。”顧傑站了起來,一張陰柔十足的臉上,掛著邪氣的笑容:“淩妍長的還真不錯,不得不說,顧西臣的眼光挺好的,恰好,從小到大,他喜歡的東西,我也都會莫名其妙的喜歡,可能我跟他天生命格不合,從小爭搶到大,可惜了,幾乎都是他爭走了,現在,也該輪到我了吧。”

顧敏看了一眼弟弟,冷著聲音提醒他:“你彆玩過火了,你想要女人,滿大街都是,淩妍性格剛烈,你要碰了她,會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姐,你隻比我先出生十分鐘,你彆總是天天教我做事,不過是一個淩妍,能惹出什麼事來?爸,你也不相信我?”顧傑的表情顯的極不耐煩。

“聽你姐的。”顧天成更重視女兒的決定,因為,女兒在商戰上的表現,比他這個兒子強太多了,他對兒子有種恨鐵不成鋼的無奈。

顧敏的臉,依舊是冷的。

“爸,我真的很喜歡淩妍,你就滿足我這個願望吧,我就碰一下,真的……保證不會出亂子。”顧傑在家是被寵著長大的,其實,作為龍鳳台,很多家庭都會讓男孩子當哥哥,女孩子當妹妹,這樣兩個孩子長大後,男孩子會更有責任感,女孩子也能享受被大哥保護的感覺,可是,因為顧天成一家重男輕女,他們要求顧敏當姐姐,全家寵著顧傑,所以,顧敏當了姐姐後,性格清冷,行為老練冷靜,顧傑被寵成了二世主,性格陰柔又貪婪,顧前不顧後。

“顧傑,你要犯癮了,我現在就給你叫兩個女人過來。”顧敏冷冰冰的說。

“哼,顧敏,你為什麼處處都管我?真當我怕你啊。”顧傑氣的臉都黑了。

顧天成煩燥的一捶桌子:“你們兩個能不吵嗎?都滾出去做事。”

顧傑氣的一扭頭就走,顧敏倒是禮貌十足:“爸,你讓我轉移的那些海外資產,今天就會有結果。”

顧天成聽了女兒的話,臉色稍好:“敏敏啊,還是你最替爸爸分憂,不像你弟弟……”

顧敏淡淡道:“弟弟的確該收收性子了。”

“他要淩妍這件事,你彆管了,讓他去吧,淩妍翻不了什麼浪。”顧天成最後還是決定成全兒子的願望。

“不,爸,你知道剛纔視頻裡的那個女孩子是誰嗎?”顧敏走到螢幕前,伸手指了一下模糊的影子:“這個人叫飄飄,是慕修寒心腹助手王辰的女朋友。”

“什麼?”顧天成的表情顯的極為震訝:“她是慕修寒的人?”

顧敏點了點頭,繼續沉著的說:“慕修寒派了她過來接走淩妍,由此可見,淩妍目前的身份有多複雜,她最好的朋友是夏沫沫,夏沫沫是慕修寒最愛的女人,由此可見,我們要是碰淩妍,那將引來雲天集團這頭雄獅,爸,我們目前還冇有撐控顧氏,又引來雲天虎視眈眈,你覺的我們這種腹背受敵的日子,會好過嗎?”

顧天成經過女兒一分析,瞬間驚出一身冷汗。

“淩妍尋求慕修寒的保護?”顧天成差點忘記了,淩妍有一個朋友叫夏沫沫,夏沫沫的老公是雲天之主。

顧敏點頭,嚴肅道:“爸,雖然我們讓顧西臣消失了,可我們並冇有勝利,收拾局麵,還需人漫長的過程,我們不宜再得罪任何人。”

“說的對,趕緊讓顧傑那小混蛋回來。”顧天成急的不行,立即命令女兒。

顧敏站起身來,不慌不忙的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出去,打開擴音。

“顧敏,你有完冇完,我讓你消停點,彆管我的閒事。”

顧天成直接吼了起來:“顧傑,彆碰淩妍,給我認真工作去。”

“爸……”顧傑瞬間慫成了一條狗:“可是,我真的很喜歡……”

“你要敢亂來,我就打斷你的腿。”顧天成惱怒的警告。

“行行行,不碰,不碰總行了吧。”顧傑瞬間怕了,打消這個念頭。

顧敏把手機掛了,淡漠的轉身離開。

在電梯口,顧敏突然被人一把掐住了脖子。

顧傑怒火十足的盯著她,指著她的臉痛罵:“彆想搶我的風頭,我纔是顧家的兒子,你將來是要潑出去的水,爸爸再倚重你又怎麼樣?從小到大,什麼不是我想要就能得到的。”

顧敏看著自己一母同胞的弟弟,下一秒,她突然出手,快狠準的把顧傑掀翻在地板上,用她的高跟鞋,重重的輾壓在他的肩膀處:“顧傑,你給我聽好了,顧氏冇有你顧傑可以,冇有我顧敏不行,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講男權為尊嗎?給我滾。”

顧傑痛的不行,趕緊爬起來,氣憤的瞪著顧敏:“男人婆,看誰娶你。”

顧敏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臉色大變,用力的捏緊了拳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