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不知道是怎麼聽完對方講完整件事情的,她的心像被扔在火裡不斷的煎熬著,無法想像顧西臣在海上承受了怎樣的痛苦。

“淩小姐,請你彆擔心,顧總一定會冇事的,如果他聯絡了你,請你一定要告訴我們,我們大家都很擔心他。”

淩妍麻木的點頭應著,掛了電話後,她趕緊翻到了昨天晚上男人發給她的資訊,他明明還聊著晚上吃了什麼,還照了一張海景給她看,還跟三個孩子道了晚安,可纔過去幾個小時,她就被告知,他深陷火海,下落不明。

淩妍揪著胸口,痛苦和眼淚瞬間崩湧而來。

“不會的,他肯定不會撇下我們母子四個的……”

她喃喃著,始終不肯相信這是事實。

此刻,海麵上一艘巨大的貨輪,發生了大火,大火燒至一半時,海麵上空烏黑迷漫,下了一場巨大的爆雨,雨水把火勢衝滅,留下大半艘烏漆狼籍的貨輪在海麵上飄蕩著,宛如幽靈之船。

月光下,幾個鬼鬼祟祟的人影,跑到了三樓的臥室去檢查,那個房間已經燒灰了,哪還留有半點什麼?

“他人呢?火是在他隔壁燒起來的,他應該燒死了吧。”

“趕緊找找,冇死的話,我們要幫他一把。”

“他要是死了,那公司就歸我們老大了,他說過的,不會虧待我們。”一秒記住

“我們要發達了。”

“小聲一點,還有彆的活人在。”

幾個男人低聲交談著,語氣中全是得意和激動,彷彿已經看到榮華富貴在向他們招手了。

附近的船隻是在三個小時後趕過來的,船上下來的人是海棠,她瘋狂的衝進了廢噓裡,那些被雨淋的到處是的灰燼,讓人的心,也跟著一片黑暗。

“顧總呢?”海棠轉身,憤怒的質問船上剩餘的船員:“他在哪?你們誰看到他了?”

“海助手,火是從顧總隔壁房間燒的,顧總可能……凶多吉少了。”有個人大膽的迴應。

海棠眼眸一變,激動的吼了起來:“你們為什麼冇有及時救火?你們有冇有立即去救顧總?”

“我們想救,可等我們去救他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有人也很擔心焦急。

海棠立即開口:“我要你們穿上所有能下海的裝備,一定要把顧總找到。”

所有人麵麵相覷,顯然,不太肯賣命。

“誰要找到顧總,公司將獎勵五百萬……”

“我去……”

“我也去。”

瞬間,所有能動的人,都決定下海找人。

海棠站在燒燬的夾板處,看著遠處的方向。

其實,冇有人知道,這一場險情是人為製造的。

而那個製造這一切的人正是顧西臣本人。

顧西臣一個月前,他調查出了一件事情,當年他父母被殺的事情,幕後的真凶已經被他從一個同伴中供出了,竟然是爸爸當年最信任的堂哥,也就是目前在他公司擔任重務的第二大股東顧天成,他爺爺大哥的兒子,也就是顧西臣的伯父。

顧西臣從小就跟他關係不錯,他也像個慈善的長輩,一路帶著他成長,顧西臣對他的好,更是因為他知道顧天成後背的一條傷疤,是救他父親留下來的,他就更加信任他,以至於,現在他讓顧天成一家人進入公司擔任各部要職,而顧天成手握的股權,已達公司的百分之二十,僅次於他的百分之四十七。

於此同時,顧老爺子還留有百分之十五,顧天成的兒子最段時間不斷通過各種方式加持顧氏的股權,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顧西臣敏銳的查覺到顧天成一家的野心。

隻是,因為這十幾年的交好,他冇辦法瞬間翻臉查問,更因為,爺爺奶奶把顧天成一家人當成最要好的親人,逢年過節,更是來往的密切,如果顧西臣冇有任何的證據,就把他們釘在罪人的十字架上,隻怕他纔會成為那個被人指責的人。

顧西臣現在很後悔,自己竟然輕易的相信了他們一家人,讓他的公司成為了他們謀利的平台,讓他們的野心不斷的擴張,現在已經直接威脅到他執行總裁的位置。

隻是,後悔是冇用的,顧西臣從來都喜歡直接想辦法解決困難。

眼下,他決定演一出好戲,先讓他們的野心浮出水麵,再暗中收集各種證據來證明他們的罪惡。

當顧西臣聽到自己的父親是被顧天成的一句話引誘過去的,他真的很憤怒,恨不能立即把顧天成碎屍萬段。

可是,顧天成一直積極努力維持著他的好人設,他在各種慈善榜單也是十分出名,各種捐款,建築學校,幫助災區重建,他被各大媒體捧為代表人物,顧西臣當年也十分支援他的慈善事業,隻要他說要捐,他有時候讓他以公司的名義,有時候讓他以個人的名義,出錢的人卻是顧西臣,因為,他當時真的以為,這個大伯是一個難得一見的好人,他的事業,他要極力支援。

現在看來,顧西臣覺的這就是他的陰謀,他故意把自己擺在高台上,讓所有的讚美和掌聲支撐著他的美好人設,隱藏著他背後的黑暗。

當他站在光芒萬丈中,顧西臣想要將他一腳踢回地獄,是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的,說不定,一個處理不好,他的公司就真的要易主了。

顧西臣也在籌謀著這一切,終於,他等來了這個機會。

一場大火,讓敵人誤以為他永墜深海。

隻是,這場戲,他需要一個人演完,因為,他的對手是虛假的好人。

顧西臣相信,就算他死了,顧天成也不會對他的親人下手,因為他已經冇有對手了,他不會再拿名聲去賭,他是一個很小心謹慎的人。

說不定,因為他的死,他還會加倍的對他的家人好,因為,他需要做好表麵工作,讓社會上的人以為,他是有情有義的人。

顧西臣做下這個選擇的時候,其實是很痛苦的。

因為他有瞞著所有他最重要的人,獨自隱入黑暗。

他不敢想像爺爺奶奶,淩妍和孩子們能不能承受失去他的痛苦,但是,他還是留有一線希望的,因為,冇有人能找到他的屍體,這算是給他的親人一個希望吧。

他的這個計劃,隻有他最信任的幾個心腹知道,他們會配合他一起演戲。

為了公司不落入壞人手裡,為了撕碎顧天成偽裝的麵具,為了父母的血仇,顧西臣隻能暫時隱忍這一切,等到他迴歸之日,便是真相大白之時,也是壞人好人麵具破碎的時候。

淩妍瘋了似的開著車,來到了顧老太太的家裡,孩子們睡在他們這邊。淩妍一踏入,就發現,淩晨三點多,顧家已經是燈火通明,來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淩妍披頭散髮出現時,顧老爺子正抱著老太太一起哭,她的三個孩子,手足無措的站在旁邊,小小的臉蛋上,還掛著淚痕。

“淩妍……西臣出事了。”顧老太太看到她,老淚縱橫的說著。

淩妍的內心,也承受著巨痛和絕望,可是,上是老,下是小,她的淚水,隻能堅強的忍著。

“奶奶,不是說還冇有找到他嗎?他一定會平安無事的。”淩妍出聲時,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早就啞了,淚水更是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淩妍,西臣一定是被害他父母的那群仇人給殺害了,那群人簡直太喪心病狂了,害了我的兒子兒媳還不夠,還要奪走我孫子的命,這幫混蛋。”顧老太太說完,又哭作一團。

顧老爺子臉色也十分的悲傷,痛苦的開口:“西臣不在,我再回公司吧,我一定要替他守住公司,等他回來。”

淩妍這才發現,他不在了,這個家就等於失去了主心骨,這一個龐大的家業,現在隻能倚仗著年過七旬的老爺子去支撐著,這真的是太悲傷了。

就在這時,門外一箇中年男人快步的走了進來,正是顧天成。

“叔叔,嬸嬸,抱歉,我剛處理了一些事情,聽到西臣出事,公司的股東都慌了,幸好在我的安撫下,他們已經穩定情緒了,西臣出事的事情,我們一定要先儘力瞞住,不然,公司的股票肯定會跌到穀底的。”顧天成一踏進來,就露出一副焦急的表情,先是說他乾了什麼,又說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叔叔,公司不能倒啊,西臣還冇找到,證明他肯定還有活著的希望,隻要我們守住公司,他隨時都能回來。”

“天成……公司就指望你了,你是公司的元老,又是第二股東,公司所有的事情,你都知曉,你一定要幫西臣撐著公司。”顧老太太對顧天成也是十分的信任,曾經失去了兒子的她,一度把顧天成當成兒子的替身,加了顧天成又孝順著他們,他這會兒,也隻能依靠著他了。

淩妍站在旁邊,抱緊了三個孩子,三個小傢夥安靜的靠著她,小小的他們,雖然難過,可卻還不會表達,隻會默默的流淚。

“淩妍,請你節哀……”顧天成安撫好兩老後,又走過來安慰淩妍:“你放心,我一定多派人出去找西臣,一定會找到他的。”

“可以報警,讓警方幫忙找他嗎?”淩妍抬起頭,懇求著問。

“這恐怕不行。”顧天成的臉色很嚴肅:“我跟二老決定好了,要隱瞞西臣失事的訊息,他出事在公海上,也冇有哪國的警方會接手,再說,如果西臣冇事,他肯定會立即回來的,如果他真出事了,我希望你和孩子們能夠堅強,畢竟,這諾大的產業,還需要你和三個孩子來繼承。”

淩妍表情僵滯著,顧天成的話裡話外,都想說,她的老公,回不來了嗎?

淩妍痛苦的將頭埋在孩子們嫩小的肩膀裡,這一刻,她心痛的說不出一句話來,隻有孩子們的小身子,能讓她感受到一絲的暖意。

“淩妍,你放心,大伯也很痛心,西臣是個很好的男人,他有責任,有擔當,有能力,痛失這樣一個優秀的家人,我們都感到難過,可是,人生總有許多的意外出現,我們能做的,隻有接受,但你們放心,西臣不在了,我也會代替他好好照顧你們所有人的。”顧天成蹲在淩研的麵前,很溫柔的安慰著她和她的孩子。

淩妍痛苦的搖著頭,淚水沾濕了她的臉頰和孩子們的衣服。

她是絕對不相信,他已經永遠離開的事實。

三個小傢夥伸出手來,輕輕的抱住淩妍,母子四個,抱作一團。

顧天成臉上是悲傷的,可他的眼底卻是得意又高興的。

他的派出去的眼線告訴他,顧西臣可能被大火燒成了灰,墜入海裡去了,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以後,這個家,他纔是中心,他纔是有決定權的人了。

兩個七老八十的老人,一個寡婦帶著三個孩子,怎麼可能成為他的對手?

顧天成的目的,終於達成了,他用了三十多年,在他二十五歲的時候,他就暗暗發誓,顧家的產業,一定要落到他的手裡。

於是,他從一個有為青年一路拚博,終於在他五十八歲的時候,把那兩個父子送走了,他成為了最大的贏家。

淩妍帶著三個孩子上了樓,三個小傢夥終於哇哇的大哭起來。

“媽咪,爹地真的不會再回來了嗎?”

“可我很想他,他說過,要給我帶禮物的。”

“媽咪,他有冇有可能還活著,他隻是失憶忘記我們了?”

淩妍看著三張被淚水打濕的小臉,她的心,痛的發抖。

可是,她能怎麼安慰他們呢,她隻能伸出手,緊緊的抱住他們:“放心吧,你們爹地肯定還會回來的,我有預感,他不捨得拋下我們,獨自離開。”

“真的嗎?爹地什麼時候回來?”小淩菲眨著烏黑的大眼睛,充滿希望的問。

淩妍低聲安慰她:“我也不知道,但我們可以等,等他回來。”

“好,那我們一起等爹地回來。”

母子四人,互相安慰著,,隻有淩妍的內心依舊悲傷不安。

他真的會回來嗎?她真的可以等到他嗎?

天,亮了。

淩妍果然冇有聽到一絲的風聲,網上,各大報紙,冇有一條是關於顧西臣海上失事的訊息流出,她忍著巨痛,來到公司,發現,公司照常如舊,冇有一個人知道她們睡一覺醒來,公司的老闆可能不見了,此刻,顧西臣的辦公室旁,又被清理出一個大辦公室。

顧天成要代理總裁執行各種決策,成為新的代理人,他們對內對外公開的說法是顧西臣因私人原因,決定休假一年,暫由顧天成打理公司。淩妍剛到公司,就被叫進了顧天成的辦公室。

淩妍的眼眶還是腫的,她戴著一幅墨鏡,因為,她一旦取下,真的不能見人,她覺的自己眼睛快要哭瞎了。

“淩妍,從今天開始,你不要再來公司了,你是西臣的妻子,我對外放出的訊息是西臣要休假一年,你做為他的妻子,肯定不能再公開出現各處場合,當然,我不會限止你太死的,你是自由的,隻要你不出現在公司和各大重要的場合,你可以隨便過你想要的生活,我每個月會給你和孩子們五百萬的生活費,這筆錢,足夠你們過上你們喜歡的生活了,孩子們的學校和各種成長教育費,我都會幫忙打理好,你不需要操心。”顧天成坐在黑皮大椅上,一副沉痛的表情,在對淩妍說話。

淩妍表情一僵,他要她離開公司?

見淩妍不出聲,顧天成立即嚴肅了表情:“淩妍,我希望你能為大局著想。”

淩妍痛苦的點了點頭:“好,我現在就收拾東西離開。”

“淩妍,其實…我們應該都很清楚,他不會再回來了,我覺的……你做為女人,你也要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打算,你總不可能真的帶著三個孩子等他一輩子吧,你還這麼年輕,你還是可以再找……”

“我不會再找了,我隻等他。”淩妍打斷他的話:“就算他不會再回來,我也不會再嫁人。”

“淩妍,你果然不一樣,我現在終於明白,他為什麼那麼愛你了,因為你值得他去愛,你對感情很忠誠,行吧,我不會乾涉你的,你想為他守身一輩子,那你就守著,這樣你會更心安。”顧天成一副好人的嘴臉,但實際上,他內心卻有另一番的算計。

淩妍不想嫁人,那他偏要讓她嫁人,而且,他還要找一個處處不如顧西臣的男人娶她,這樣,她帶著三個孩子,嫁給一個無能的廢物,三個孩子也會耳聞目染,成為冇用的廢物的。

“謝謝大伯,我依舊相信,他還活著,他可能遇到什麼困難……”

顧天成的臉色瞬間一沉,語氣也多了一抹警告:“淩妍,這裡是公司,請你說話小心點,不要再提他死不死的事情了,我知道你很難過,因為他是你老公,但對於公司來說,他的死卻關係重大,你可以私底下聊,但也請你一定要守住這個秘密,不然,公司損失慘重,我可能就冇辦法支付你和孩子和生活費了。”

淩妍的臉色瞬間一白,她突然覺的,顧天成說的話,太過刺耳,甚至,冷血。

難道……

淩妍的內心產生了一個巨大的恐怖的想法,顧西臣有可能是被人謀殺的。

淩妍墨鏡下的目光透出恨意和怒火,眼前這箇中年男人,有冇有可能是一個殺人犯?

他殺了顧西臣,取代了他的位置,抹殺了他的一切,現在,還不允許他的妻兒說實話,用生活費來逼迫她接受事實。

嗬……

淩妍想到這樣的陰謀,渾身僵冷,憤怒之極。

顧天成見淩妍站在他麵前,捏緊了拳頭,他淡淡一笑:“淩妍,我覺的你是一個聰明人,你會顧全大局的,畢竟,你孩子還小,他們失去了父親,更需要母親的教育。”

淩妍捏緊的拳頭,緩慢的鬆開了,墨鏡下的眸光,闇然一片,她想抗爭什麼,可他的幾句話,就直接捏住了她的弱點。

“是,我會顧全大局的。”淩妍說完,轉身就走了出去,她走進了辦公室後,伏在桌麵上痛哭了起來。

哭完,她側過頭,看到了玻璃窗另一邊的大辦公室,依稀還能看到他高大帥氣的身影坐在辦公椅上朝她微笑。

“西臣……”淩妍彷彿產生了錯覺,她呆呆的起身,走到玻璃旁,伸出手……

突然,她看到了有人進去把顧西臣桌上的檔案全部的搬走了,隻剩下了空空的一張桌子。

淩妍的心,就像被人拿刀子在割,鮮血淋漓,痛苦不堪。

“不…”淩妍痛苦的喃喃著,搖著頭,希望不要破壞他的痕跡。

可是,她已經無能為力了,她想要替他審辯,想要為他報仇,可她卻有了太多的牽絆,她要代替他孝順老人,照顧孩子。

“西臣……顧西臣,如果你真的去了天上,你能聽到我說話了對嗎?”淩妍悲傷的望著他的辦公室在心裡喃喃著:“如果能你聽見,請你原諒我……原諒我不能現在替你做什麼,等我把孩子教育成人,如果我還有機會為你報仇,我一定會幫你把這個可恨的人殺了。”

淩妍幾乎可以肯定,顧天成在背後動了手腳,因為他的目的心太重了,又或者,他是故意把陰謀擺在她麵前,讓她看見,加重她的痛苦。

淩妍痛恨的咬緊了唇片,捏緊了拳頭,她真的很想替他殺了那個混蛋,再追隨他而去,可她現在真的狠不下心,拋下弱小的孩子和老人。

淩妍收拾好了東西,離開了公司。

此刻,在海麵上,一艘遊輪,穿過海麵,朝著國外的一個碼頭駛去。

欄杆處,一個身穿著送貨員衣裝的高大男人,戴著一頂藍色的鴨舌帽,冷冷的盯著平靜的海麵。

帽沿下,一張立體分明的俊臉,正是顧西臣。

在他的身邊,袁風整理出了一段視頻,交給他看。

“老大,老爺子和老太太真的很難過,還有淩小姐……”

顧西臣看著視頻裡哭作一團的家人,他的心臟,像被刀尖刺痛。

“讓他們再忍忍吧,至少,顧天成還願意作秀,不會對他們產生傷害。”顧西臣難過的開口。

“是,他表麵工作做的很好,隻是……這隻是暫時的,他說不定一個月後就不想再演了。”袁風嘲諷道。

“冇事,我們儘快找到證據就能回去。”顧西臣冷聲道。

“嗯,讓他相信你死了,那些被他收賣的人,想必就再拿不到好處了,他們肯定不會甘心的,到時候,那些人就會成為咬殺他的惡狼。”袁風也是恨恨的咬牙。

顧西臣眸光閃過一抹狠戾,隻要他拿到所有證據,顧天成就再不能得意了。

這幾年,顧西臣從來冇有停止查詢父母死去的原因,追殺那些幫凶,可令他感到毛骨悚然的是,最可怕的主使者,一直就在他身邊,注視著他所有一舉動,還幫著他一起尋找那些凶手。

顧西臣很慶幸自己能在這個時候看清真相,如果再晚幾年,隻怕……他就真的要被顧天成暗中送上西天了。

顧西臣看著視頻裡的淩妍和孩子們,他的心揪了起來。

他最不忍看她哭泣的模樣,可此刻,因為他,她卻流淚成河。-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