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從來冇想到,自己會以這樣屈辱的方式被人上供。

她聽不懂這兩個人的交談,但她知道,自己既將麵對什麼。

貨船在碼頭上停靠,黃姚就被強行的塞進了一個封閉的箱子裡,她掙紮和反抗都無濟於事,還被一個男人在身上狠踹了兩腳,疼痛讓她瞬間老實了。

她被扔上一輛貨車,黃姚心臟嚇的怦怦狂跳著,一刻也不敢閉眼。

她甚至不敢指望有人會來救她,一切都還需要靠自己。

黃姚縮在箱子裡的時候,腦海裡想的最多的人,竟然是聶譯權。

當然,她也會想夏沫沫和小寶他們,可她們卻像她人生裡的光,讓她在這種淒慘的狀況下,不敢多想,怕心情更加難受。

聶譯權卻不一樣,他強勢的占據著她的內心,大腦,閉上眼,他臨行前交代她的那些事,她就無比的難過。

他給她的槍也弄丟了,就好像,她把他也弄丟了一樣。

行吧,就以這樣的方式離開,其實也是最好的。

此刻,天上的直升機已經停在了黃姚消失的水域旁,所有的人都沿岸搜尋,聶譯權俊容緊繃著,衝在最前線,他的心,彷彿裂了一塊。m.

每一次的尋找,都是失望而歸,聶譯權呼吸急促,俊容焦燥不安。

她去了哪?她受傷了嗎?

所有的擔憂,焦慮,彙聚在他的胸口,令他窒悶,絕望。

“聶長官,前方就是分界線了,我們不能踏過。”有人跑過來向他彙報。

“她出界了?”聶譯權的表情瞬間僵沉,站在湍急的河岸,他突然想不顧一切的跳下去,沿著她消失的地方繼續找。

“聶長官,你的身份很特殊,你不能越界,請保持冷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緊張的看著他,害怕他真的會不顧一切的踏過去。

如果換作是一個普通人,這事不大,最多當成偷渡客給譴返。

可聶譯權的踏入,有可能帶來政治上的交涉,嚴重中,還有可能挑起戰火,所以,他是絕對不能亂來的。

“我要去找他。”聶譯權的聲音顯的十分低啞,暗沉,呼吸依舊急促。

“讓我們去吧。”有人自告奮勇。

聶譯權閉上眼睛,其實,在場所有人都身份敏感,他不允許任何人代替他去冒險。

“先回去,找個正當的理由出境。”聶譯權訊速的找到了一個辦法,所有人暗鬆了一口氣,緊接著,所有的直升機都往回飛。

李思晴仰起頭來,看著那一架架直升機,她的臉色,越發的怨毒。

她故意走過去詢問一個負責人:“黃姚找到了嗎?”

負責人剛收到了資訊,立即搖頭:“還冇有,她有可能順著水流被衝入境外了。”

“啊?那豈不是很危險?”李思晴假裝很擔心的樣子。

“當然危險,這條河的儘頭到處都有境外恐怖分子在活動,她一個女孩子要是還活著,隻怕後果更加不堪設想。”負責人也是焦急的不行。

李思晴聽了,卻在心裡暗暗得意著,黃姚總算是死路一條了。

夏沫沫聽到黃姚出事的訊息,也是焦急不安,聶譯權打了電話安慰她,讓她不要擔心,他馬上就會組織人員出境救她回來。

夏沫沫能不擔心嗎,黃姚是她帶過來的,她一直當家人看待,突然出現這麼危險的情況,她真的是一稱也坐不住了。

“聶先生,小姚的水性很不錯的,她說不定還活著,請你一定要把她帶回來。”夏沫沫焦急的懇求著。

聶譯權立即答道:“我一定會的。”

此刻,離黃姚失蹤過去了四個小時了,聶譯權也終於找到一個合理的理由出境,追捕幾名逃犯回國。

黃姚悶的頭暈腦漲,終於,她感覺車子停下來了,有人過來抬走了她在的箱子。

她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她的頭也更加的悶痛起來。

“先生,真的是個年輕又漂亮的女孩子,我們是從河裡打撈上來的。”那些人用結結巴巴的聲音在討好某個人。

“打開看看。”對方說的竟然是國語,這讓黃姚的神經瞬間繃直了。

有人立即打開了箱子,強烈的燈光,照在黃姚的臉上。

黃姚很不適應的抬手擋住了眼睛,下一秒,她就被人粗暴的從地板上拽了起來,還有人直接將她濕噠噠的頭髮給理開,露出她那張白晰俏麗的臉蛋。

“先生,瞧瞧,真的是上等貨色……”

“姚姚……”就在黃姚驚恐的等著審判時,她聽到一個驚喜的男聲在喊她。

黃姚這才抬起了眸子,看到了一個陌生又熟悉的身影。

“真的是你嗎?姚姚,我不是在做夢吧。”年輕的男人顯的格外興奮,焦急的走近來讓她看清他的樣子:“我是商赫。”

黃姚眸子微呆,驚愕的看著這張臉,連接起了記憶中那張可愛的小男孩的臉。

“商赫?”黃姚不敢置信的伸手捏了捏他的臉:“你真的是商赫嗎?你怎麼會在這裡?”

旁邊想要賣黃姚的兩個男人,這會兒嚇的魂都冇有了。

他們隻是想大賺一筆,冇想到,把自己送入鬼門關了。

“就是我,我們已經十多年冇見了,我們都長大了,姚姚,雖然這麼多年冇見,可我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你了,你和你小時候的樣子,並冇有變化太大。”商赫還沉浸在重逢的喜悅中。

可黃姚受了這一路的罪,哪裡還有半絲喜悅,顫著手指,指向那兩個人:“商赫,他們要把我賣掉。”

那兩個人被黃姚指著,隻覺的頭皮發麻,後背僵冷。

“帶出去,滅了。”商赫瞬間變了臉色,陰沉的對身邊的手下發令。

黃姚根本不會同情那兩個人,這樣的禍害,死了也就少了一些人受罪。黃姚被水衝了這麼久,又被廂子困了這麼久,這會兒,她的體力已至極限,整個人直接就暈了過去。

商赫嚇了一跳,立即伸手將她接住:“姚姚,你醒醒,怎麼回事?”

黃姚聽不見了,俏臉慘白。

一個小時後,黃姚醒了,她的手背上紮著針,身上也換了一套綿質的睡衣,一頭長髮也被人吹乾了,躺在一個環境優美的臥室裡。

黃姚知道自己是凍感冒了,不過,現在輸了液,她的情況好了不少。

“黃小姐,想吃點什麼嗎?”

黃姚這才發現,旁邊還站著兩個傭人,她們正殷勤的看著她。

“有水嗎?”黃姚乾啞著問。

傭人立即給她端了一杯溫水過來,黃姚一口氣喝光了,然後傭人就推了一個餐車,上麵擺放著各種美味的食物。

“商赫呢?”黃姚坐在床邊,邊吃邊問。

“商先生出門了,有點急事,他吩咐我們,一定不能怠慢你。”傭人低著聲說。

黃姚苦笑了一聲,一定是大哥和爸爸在天上保佑她吧,纔會讓她被商赫救起。

商家以前是黃家的下屬,後來因為不爽顧博淵上位,就直接脫離了黃家,家族搬遷去了彆的地方,依舊是黑白兩道通吃的人。

商赫是和黃姚一起長大的,比黃姚還要小兩歲,小時候黃姚經常帶著他四處亂跑,喜歡捏他的臉,冇想到,一轉眼,大家都長大了。

“送我來的兩個人呢?”黃姚詢問傭人。

“那肯定是活不成了,商先生那麼喜歡黃小姐,又怎會會讓你受這樣的委屈?”

黃姚怔了一下:“喜歡?誰說他喜歡我的?”

兩個傭人互看一下,噗嗤笑了起來:“我們有眼睛的,都看出來了,剛纔我們替黃小姐洗了澡後,商先生就迫不及待的要過來抱你進房間,我們可從來冇有見過商先生對一個女人這麼好過。”

“是的,黃小姐,你好幸福啊,商先生從來不對人溫柔的。”

黃姚立即低頭檢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表情微愕:“這衣服……是他幫我換的?”

“不是,衣服我們幫你穿好的,但頭髮,是他幫你吹乾的。”

黃姚鬆了一口氣,隻要衣服不是他換的,她就放心了。

“黃小姐,這是商先生為你準備的手機。”傭人又給她遞來一款最新最貴的女式手機:“卡都上好了,你可以隨便用。”

黃姚伸手接了過來,立即開了機,想要打一個電話給聶譯權。

可她又停住了手指,最後,她把手機放下,靠坐在床上。

現在,她消失的訊息,肯定傳到夏沫沫那裡了吧。

她肯定也在擔心自己。

黃姚心裡不安,又拿起手機,迅速的撥了一個電話出去。

她記得夏沫沫的號碼。

夏沫沫此刻焦急的等著聶譯權的資訊,窗外的天,已經黑透了。

聶譯權說要出境,也不知道勝利出境了冇有,他能不能第一時間趕到黃姚被沖走的那條河邊。

就在夏沫沫擔憂的時候,她的手機響了。

她看了一眼來電,竟然是國外打來的。

“喂……”夏沫沫焦急的接聽。

“嫂子,是我。”黃姚的聲音傳了過來。

夏沫沫瞬間驚喜不己:“小姚,你還好嗎?你在哪?”

黃姚立即乾笑了起來:“我還好,我被人救起來了,我是借了他們的電話打給你報平安的。”

“冇事就好,你可嚇死我了,你在哪裡?是不是出境了?我讓聶先生接你回來。”夏沫沫立即鬆了口氣,她有種預感,黃姚不會有事。

“彆,嫂子,你聽我說。”黃姚嚇的聲音也急了起來。

“好,我聽著,你要說什麼?”夏沫沫立即溫聲問她。

黃姚吸了一口氣,這才認真的說:“嫂子,你之前不是問過我,是不是喜歡聶長官嗎?我當時說了謊。”

夏沫沫眸子一愕:“為什麼要說謊啊?”

黃姚苦笑起來:“嫂子,我是真的挺喜歡他的,我說謊是有我的理由的,我知道你們會說,現在的人戀愛,不看年紀不看身高,也不看家世和身份,可在我這裡,這些,於我,都是最看重的,是越不過的坎,我要是出生在國內一個普通的家庭,就算苦一點,窮一點也好啊,可我連這樣的條件都不如。”

“小姚,你為什麼要說這些呢?冇有人會在乎的,我從來就覺的你跟我們一樣……你也隻是一個年輕上進,熱愛生活的女孩子。”夏沫沫聽著她說這些,莫名有些悲酸。

“嫂子,慕大哥一定替你隱瞞了一些我的事吧,他隻說我是顧博淵身邊的一個醫生,可我還有很多不同的身份的。”黃姚自嘲的苦笑著。

“我不管你有什麼身份,你安全回來再說好嗎?彆讓我擔心了。”夏沫沫眼眶微潤,她知道黃姚在掙紮什麼,又在擔心什麼。

“嫂子,對不起,我可能暫時不回去了,我在這邊遇到個小時候玩的很好的朋友,他真誠的邀請我留下來,這樣其實也挺好的,我先在他這裡玩一段時間,等有時間,我再去找你和小寶。”黃姚已經做好決定了,她以後不再跟聶譯權見麵。

聽說時間會沖淡一切,她覺的,隻要不跟聶譯權見麵,聶譯權很快就會把她忘了,這樣,他就會習慣冇有她的日子,繼續他的生活。

夏沫沫聽完,愕然了。

“小姚,你是這樣打算的嗎?”夏沫沫莫名的覺的難受,明明是有情人,偏偏卻被世俗強行拆散了。

“嗯,嫂子,對不起,我知道我這樣不告而彆是很不禮貌的行為,可我也隻能以這樣的方式離開。”黃姚悲傷的說。

夏沫沫抹了一下眼角的淚水,低聲道:“好,其實,我大概知道你的一些身份,雖然修寒冇說的很清楚,但我猜到了,你有顧忌也是好的,至少證明你很清醒自己要什麼,也不捨得去傷害聶先生,看似無情,卻又最重視這段情。”

“嫂子,如果他問起,你彆說,就讓他把我忘記吧。”黃姚低聲懇求著她。

夏沫沫歎了口氣:“我真的不是很想說謊,可誰讓你是我妹妹呢?”

“謝謝你,嫂子。”黃姚說完,就要掛了。

“小姚,等一下。”夏沫沫立急焦急的喊住她:“聶先生兩個小時前出境了,他去找你了。”

黃姚俏臉一呆:“什麼?他為什麼要來找我?”

夏沫沫忍不住感歎:“當然是擔心你啊。”

“行,我知道了,我不會讓他找到我的,隻要找不到我,他肯定很快會回去。”黃姚苦笑一聲,內心卻湧起了複雜的思緒。-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