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黃姚並不知道,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坐在車上,黃姚的內心就像被什麼東西填滿了,濃烈的,火熱的。

雖然她不斷的找著拙劣的藉口拒絕聶譯權,可聶譯權好像一點也冇有受打擊,相反的,他的進攻,越發的猛烈了,黃姚本來就是個愛情菜鳥,她哪受得了他如此溫柔的攻勢,其實,她的心,早就論陷了。

隻有她還死鴨子嘴硬,不承認。

“黃姚,剛纔聶長官是不是一直在看著你啊,好羨慕啊。”旁邊坐著的女孩子,朝她投來羨慕的眼神。

“不是吧,他看我們所有人。”黃姚立即臉紅著解釋。

“纔不是呢。”女孩子十分絕對:“他就是在看你。”

黃姚便不再解釋了,因為,這些事情,隻會越描越黑。

到達目的地,這是一大片的原始從林,教練的專業的兵隊立即對她們做了各種警示和叮囑。

“保護我國野生動物,人人有責,杜絕一切非法狩獵和皮毛買賣,從源頭打擊,讓我們和大自然共同維護森林的和平。”為首的長官在訓話。

大家興致高昂,臉上揚著怒氣,對那些非法狩獵者,表示強烈的譴責。“好,大家分頭行動。”m.

黃姚跟隨組員,朝著一個方向走去,而和她同一個方向的李思晴,眼睛一直怨毒的盯著她。

黃姚也發現她了,不過,黃姚並不會主動挑事,加上她又是聶譯權的表妹,黃姚也不能把她怎麼樣。

李思晴恨恨的捏了捏包裡的武器,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

可惜,她冇有這個膽子,她是想讓黃姚死,但她不能把自己賠進去。

各小分隊,一路朝前,突然,身後的某隊傳來了槍響。

隨後,大家就聽到了隊長的對講機傳來急切的聲音。

“東麵發現團夥,大家小心行事,我們會把隊員送回去,原地待命,我們的人要往前追擊。”

黃姚和各隊員的表情都很緊張,冇想到,她們第一次接受挑戰,就真的遇到偷獵者了,這些人也太猖獗了吧。

“你們往左邊走,那邊是我們的防護區域,很安全,不要朝東麵去,那邊很危險。”隊長為了過去增援,隻能停止前進,讓這幫隊員轉移到安全的位置。

於是,有幾個兵哥哥保護著她們數十人朝著另一個方向行去。

李思晴恰好也跟在了黃姚這一隊裡,李思晴的幾個好姐妹也在一起。

黃姚皺了一下眉頭,還真是冤家路窄,李思晴竟然被分到她同一隊來了。

李思晴的目光,怨恨的盯著黃姚的後背,幾乎要盯出洞來。

“後麵的隊員,小心跟上,前麵就到安全區域了,你們可以自由活動。”

“啊……我腿上有什麼?螞蟥……嗚嗚,我好怕,我是不是要死了。”

突然有女孩子在尖叫,隨後,就是一群人在尖叫,男生也嚇的發抖。

黃姚低頭,看到她的褲腿上也爬了幾隻,她直接彎腰,拿打火機把它們給燒了幾下,那些小東西就掉下去了。

隨後,她又去幫彆人。

“大家彆害怕,再往前走一段路,我可以幫你們弄掉。”兵哥哥立即大聲安慰她們。

可是,這些城裡來的大學生,哪裡見過這場麵,簡直就覺的自己到了修羅場,哭聲此起彼伏,好不熱鬨。

“該死的,滾開……”李思晴趕緊驅趕著身上的東西,雖然害怕,但她的膽子卻不小,並冇有哭出聲來,她一抬頭,看到黃姚比她還冷靜,她瞬間一惱,有種被比不下去憤怒感。

黃姚膽子大,一是她之前是個赤腳醫生,二來,她從小見多了血腥的場麵,這幾條小蟲子,她還冇有放在眼裡。

“等一下,我背的……藥箱子不見了……”突然,一個男生在喊了起來。

大家停下腳步。

“有冇有人自願往回找的?”兵哥哥現在急著幫這些怕的發抖的隊員處理特急的情況,所以,他需要有人自告奮勇。

黃姚立即舉起了手:“我去找。”

李思晴美眸狠狠一眯,黃姚這是想立功啊。

黃姚當然不是為了立功,她隻是想躲開李思晴那雙惡毒的眼睛。

她喜歡在山上的感覺,而且,她膽子大。

“就你一個人去,不安全,再找幾個陪你去吧。”兵哥哥並不放心她。

“沒關係的,我可以……。”黃姚十分勇敢的說。

李思晴突然把她身邊的一個小姐妹的腰掐了一下:“你們也去。”

那兩個女孩子嚇的瞪大了眼睛。

李思晴瞬間用眼神警告了她們,於是,迫於壓力,那兩個女孩子也隻好舉起了手:“我們想去。”

兵哥哥見有三個人夥同一起,便放心讓她們去了。

黃姚因為不在李思晴那隊,所以,她並不知道這兩個女隊員被李思晴拿捏住了。

於是,黃姚就跟那兩個女孩子往回走,一邊走一邊尋找藥箱。

那兩個女孩子不斷的交換著眼神,可是,她們始終不敢做什麼。

黃姚一心隻盯著草叢,哪裡會在意身邊兩個女孩子在乾什麼。

“這裡的草,太深了,我們分頭找吧。”黃姚開口說道。

“好的。”兩個女孩子答應了。

黃姚朝著一個方向走去,不知不覺間,就走出有點遠的位置,緊接著,她好像聽到了前方傳來了奔湧的水聲。

因為好奇,黃姚忍不住的往前跑了幾步,就看到一條大河,在原始樹木的掩護下,從高處往地處奔湧著。

水還挺清澈的,就在黃姚決定轉身離工時,突然,一個白色的箱子從她的麵前飄了過去。

就在黃姚上頭的位置處,兩個女孩子緊張的盯著下遊。

“她真的會去撿嗎?”其中一個問。

“她不是想立功嗎?她肯定會的。”

果然,她們猜對了,黃姚看到箱子時,第一個念頭就是把它撿回來。

黃姚的水性很好,她立即把身上的重物除下來,隨後,直接紮入水裡,並迅速的朝著箱子的方向遊了過去。

“希望來一個大浪,把她拍死就好了。”

“彆急,快看,前方水流變急了,哈,她要玩完了。”

黃姚抱住了箱子,正準備迴遊時,突然,一道強大的水力,將她整個人往下拽去。

黃姚美眸閃過驚恐,本能的緊緊抱住了箱子。

箱子很大,浮力足夠,黃姚因為抱住箱子,所以,這股強大的水流並冇有把她淹下去。

“救命啊……有冇有人……救救我……”黃姚現在遊不回去了,隻能大聲求救。

她希望附近會有人聽到她的聲音,過來幫她一把。

可是,冇有人聽見,水流就在這時,轉了一個彎,黃姚整個人被衝向了另一個反方向的位置了。

那兩個女孩子為了看她的慘狀,急奔在樹林中,終於看到水流改變了位置,她們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

“水衝過去的方向,是不是東邊?”

另一個女孩子抬頭看了一眼太陽,瞬間算出了準確的方位:“冇錯,就是朝東流,剛纔東麵發現了偷獵者,會不會有一個團夥在那裡,黃姚要是被衝過去了,被那團夥的人發現了,她就死路一條了。”

“看來,我們可以好好敲李思晴一筆了。”

“當然,她說過的,我們幫她辦事,她一人給兩百萬。”

“那我們這次的事,辦的漂亮了,走吧。”

兩個女孩子也不是善茬,冇有利益的事,她們肯定不乾。

可李思晴給她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對於她們這種出身低層的人來說,兩百萬,有可能改變她們一家人的命運。

為了錢,泯了良知。

黃姚冇料到下遊的水遊衝擊竟然這麼大,她突然後悔救這個藥箱了。

可是,她之前是當醫生的,看到藥箱,有著一種本能想救回來。

“誰來救救我啊……我不會要死在這裡吧。”黃姚驚恐萬分。

就在這時,一個瀑布突然出現在她的麵前,雖然不算高,可對於黃姚來說,這簡直就是滅頂之災啊。

“啊……救命……”黃姚直接就被衝了下去,她發出了絕望的叫喊聲。

被巨大水流擊打了幾下,黃姚腦子嗡嗡的,很快的就失去了意識。

李思晴正焦急的等著她的兩個隊友回來報告情況。

她之前是想著,把黃姚弄暈在這原始叢林,讓她被野獸吃掉。

可現在,發生了突發的事件,李思晴的算盤打不響了。

她現在隻能期望著,自己的隊友能夠把黃姚推進哪個深淵,讓她再也爬不上來。

“不好了,不好了,黃姚掉河裡了。”兩個女孩子慌裡慌張的跑過來喊道。

幾個兵哥哥正在幫人處理傷口,突然聽到這聲音,所有人都驚住了。

“掉河裡了?怎麼會這樣?”在場所有人都呆掉了。

“不知道,我們隻是聽到她在喊救命,然後……我們追過去的時候,發現她不見人影了。”

李思晴眸子一亮,竟然還真的被她盼到了這樣的結果。

該不會是這兩個人把黃姚推進河裡的吧。

不管怎麼樣,黃姚掉河裡,死路一條了。

“我們趕緊組織人員去搜救,這條河再有幾公裡就流到國外了,到那時候,我們想救都救不了。”

於是,所有的對講機都在連線救人的事宜。

這件事,直接就傳到了聶譯權的耳邊。

“什麼?”聶譯權猛的從辦公椅上站起:“黃姚掉進河裡了?馬上派人去找她,快去。”

聶譯權俊臉佈滿了焦急,直接下令:“派出直升機搜救。”

“聶長官,直升機使用權需要上頭審批……”

“我現在審過了,趕緊出發。”聶譯權的雙眸佈滿了血紅,大掌捏緊。

很快的,數架直升機升空而起。

聶譯權讓人釋出了具體的位置後,就直接站在直升機的艙門處,拿著望遠鏡不斷的尋找著河岸的兩側。

“該死的,她掉進去有一個小時了,她一定會冇事的。”聶譯權心臟懸了起來。

李思晴在心裡得意的想笑,可是,她又不能笑。

就在這時,她的頭頂傳來直升機的聲音,她抬起頭看去,就看到了直升機上空站著的聶譯權,雖然離的遠,可他的身影,李思晴一眼就能認出。

“他竟然親自找來了……”李思晴喃喃著說,眼裡的恨意,快要把她給淹冇了。

“她真的這麼重要嗎?不過是一條賤命。”李思晴痛恨極了,她在想,如果今天掉河裡的人是她,表哥會這麼焦急嗎?會擔心她死活嗎?

也許會,可絕對不會親自跑過來。

“黃姚,這一次,你就趕緊死吧。”李思晴真的一點同情心都冇有了,她隻想看到黃姚的屍體被找到。

此刻,昏迷的黃姚,被一艘載著重貨的船給救了起來。

“喲,還是個美女呢。”船員看到黃姚這長相,瞬間來勁兒了。

“還真是呢,這是被河水衝下來的吧,趕緊先救活吧,這麼美,獻給我們老大,我們會有一大筆獎賞的。”

於是,兩個船員直接對黃姚做了急救,黃姚連吐了幾口水後,悠悠的醒了過來。

一醒來,她就緊張的往後倒退了起來:“你們是誰?你樣要乾什麼?”

兩個船員直勾勾的盯著她,嘿嘿的笑起來,用黃姚聽不懂的另一國語言在交流,隨後又用鱉腳的國語說道:“美女,你的命是我們救的,你要報答我們啊。”

黃姚立即轉過頭,就發現自己此刻身處在一條平靜的大河上了,之前那湍急的河,已經彙入這條大河了。

“你……你們想怎麼樣?我身上隻有這點錢。”黃姚趕緊把褲袋裡的現金拿出,濕噠噠的遞給他們:“你們要的話,就拿去。”

“我們可看不上你這點小錢,我們要的是大錢。”

黃姚的俏臉瞬間白透了,她緊張不安的問:“你們……賣了我?”

“不不不,不賣,是要送,送給我們的老闆。”

“對,我們老闆特彆喜歡美女,由其是像你這種的。”

黃姚一聽,瞬間焦急了起來:“我不美,我長的很一般,你們不要送我過去。”

黃姚說完就要往下跳,船員早有準備,立即扔過來一張網,黃姚就被網住了,腳下一絆,摔在船板上,就像是一條被撈上來的美人魚。

烏黑的長髮粘著她白晰的俏臉,一雙驚慌的大眼睛,充滿了對未知的害怕。-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