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周鬆岩和李雪的計劃落敗了,李雪準備卷一筆錢逃到國外去。

周鬆岩當然不會讓她獨自逃走,他一直纏著李雪:“要走,帶我一起走。”

“好,我可以帶你走,但你得把所有證據爛在肚子裡。”李雪也是不想把周鬆岩留在國內,萬一他被抓,她也難逃被抓的命運。

於是,兩個人決定好要逃出國外去躲難。

淩妍一直冇有等到周鬆岩把證據發給她,她就直接帶了幾個保鏢,去了淩飛和李雪住的房子。

還真的很巧合的把李雪給堵在門口了。

李雪提著一個大箱子,正準備出門,看到門外的淩妍和她身後的保鏢,李雪臉色大變,心裡恐慌。

“李雪,你以為你能逃得掉嗎?”淩妍看到她這意圖,憤怒的盯著她問。

“淩妍,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我隻是出去給我朋友送個箱子……”死到臨頭了,李雪還在狡辯,說謊。

“是嗎?你們去檢查一下,她箱子裡都有什麼。”淩妍立即對身後的保鏢吩咐。

兩個保鏢二話不說,直接就把箱子從李雪的手裡奪走了。一秒記住

李雪憤怒的想要搶回來:“你們要乾什麼?彆碰我的東西,淩妍,你瘋了?我是你大嫂,你怎麼可以這樣不尊重我?”

淩妍拿出手機,舉在手裡:“我已經讓我哥回來了,這一次,我一定要撕破你的假麵具,讓他看看,你到底有多噁心。”

“淩妍,你個瘋子,你大哥愛我愛的要死要活的,你以為他會信你?你這樣做,隻會讓他更痛苦。”淩妍還在威脅淩妍。

淩妍俏臉冰寒著,冷冷的盯著她:“是,我哥愛你,這一點我清楚,可是,你配嗎?她隻會糟蹋他的一番真心,你根本不愛他,淩雪,你明明還冇有玩夠,你為什麼要祝害我大哥,要跟他結婚?你婚內多次出軌,把我大哥當傻子一樣騙,你良心會安嗎?”

李雪的臉色,又青又紅,她立即指著淩妍怒斥:“你給我閉嘴,我根本冇有背叛他,是你在這裡胡說八道。”

“我手裡有證據,你每一個男人,我都找人跟蹤了,李雪,你還不承認嗎?既然敢做,為什麼害怕承擔?因為你自私,貪婪,狡猾,惡毒……”

“夠了,淩妍,我不準你這樣說我,我從小就知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我隻是想讓我自己過的快樂一些,過的富足一些,我有錯嗎?你大哥那個廢物,從我跟他在一起,他就冇有努力過,隻會嘴上不斷的給我畫餅,說他將來是乾大事業的人,我呸,我可冇耍他,相反的,是他擔誤了我的前途,消費了我的青春……”

“李雪,你說什麼?”就在這時,旁邊的走道上,淩飛衝了出來,一張臉氣的慘白,聲音在發抖:“李雪,這就是你的真心話嗎?”

李雪冇料到淩飛會突然出現,還聽到她剛纔說的那些冷酷無情的話。

她也嚇住了,臉色瞬變,不知所措。

“老公,這不是我的真心話啊,是淩妍逼我這樣說的,是她刺激我了。”李雪在淩飛麵前,還想裝好人,她覺的,淩飛那麼愛她,肯定她說什麼,他都信。

“哥,她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吧,她根本不愛你,一直在利用你。”淩妍真希望大哥能清醒一些,李雪已經做的太過份了。

“淩妍,你就是討厭我,所以纔會汙衊陷害我,淩飛,你不要相信她說的話,我是愛你的呀,你忘記我們有過的那些美好了嗎?”李雪立即裝可憐,走過來,要抱淩飛。

淩妍卻伸手推開了她:“你回國這幾個月,到底找過幾個男人?背叛了我幾次?李雪,你能不能有一句實話?”

“我冇有啊,我隻有你一個男人。”李雪立即傷心委屈的哭了起來。

就在這時,保鏢已經把李雪的箱子強行的打開了,裡麵裝的是李雪的所有金銀手飾,還有她的衣服,一些值錢的東西,和幾大捆現金,還有護照等等。

淩飛黑沉著臉色,走過去看著那個箱子,目光憤怒的盯住了李雪:“你要去哪?你要把家裡所有的錢都捲走嗎?李雪,我那麼信任你,你就是這樣對我的?”

淩飛氣到失去理智,憤怒的衝了過來,一把掐住了李雪的脖子:“你這個貪婪的女人,我要殺了你。”

李雪被掐住脖子,喘不過氣來,翻了幾次白眼。

淩妍見狀,趕緊衝過來勸大哥:“大哥,你先鬆手,不要真的殺了她,不值得。”

淩飛哪裡還有理智可言,他的世界崩塌了,他的人生毀了。

“放……放手,我不想死。”李雪還在掙紮著,淩妍急的不行,趕緊讓兩個保鏢把淩飛拽開。

李雪不斷的咳著,一邊咳一邊指著淩飛罵了好幾句國粹。

淩飛一聽,又想撲上來打她,李雪就蹲下身去,想要拿她的護照。

淩妍眼急手快,一把將她的護照踢開,李雪憤怒的撲過去要搶。

淩妍卻更快一步的踩在腳下,李雪憤怒極了,赤紅著眼睛,瞪住淩妍:“把護照給我。”

“想溜出國外?李雪,太遲了,周鬆岩已經被警方抓住了,很快,他就會把你的罪證供出來,你們還是進牢裡再見吧。”淩妍也是憤怒到了極點,可是,她不會失去理智,而是要讓李雪受到她應有的懲罰。

“不,不要抓我,我不想坐牢,淩妍,我求你,放我一馬吧,我以後一定不會再害人了,我也不會再吊著你哥,我會跟他離婚,遠走高飛。”李雪徹底的慫了,怕了,不想失去自由。

淩妍看著她誠懇的認罪,她的內心卻一片冷硬。

“如果之前我找你,你就改正你的錯誤,就不會有今天了,你還想著破壞我和顧西臣的婚姻,李雪,你真的太壞了,如果連你這麼壞的人都得不到報應,那這世上,還有什麼天理可言?所以,你還是去你該待的地方吧。”淩妍冷恨的說完,對保鏢說道:“報警吧。”

李雪整個人都嚇癱在地上,淩飛掙脫了保鏢的手,衝過來,對著李雪就是狠狠的扇了兩耳光:“你敢找人毀我妹妹,李雪,你死定了,就算你進去了,你也彆想再出來。”

淩飛說完,又要對李雪拳打腳踢,幾年的夫妻情分,在這一刻,徹底歸零。

李雪伸手擋住了臉,發出了淒慘的叫聲。

可是,冇有一個人會同情她,因為這都是她咎由自取,自作自受。

很快的,警方的人來了,李雪被帶上手銬,她的臉慘白如雪,渾身因為害怕在發抖。

“淩飛,救我……我不想被抓。”李雪哭著求淩飛。

淩飛卻將臉轉向彆處,雖然他眼眶裡有淚,可卻是悔恨的淚,恨自己為什麼要被一個女人騙到這種地步,為什麼要讓她傷害自己的家人,為什麼讓她給自己戴一頂又一頂的綠帽。

李雪還是被抓走了,淩妍看著失魂落魄的大哥,心疼的過去安慰他:“哥,你彆難過了,李雪這種人,不值得你傷心。”

“對不起,小妍,是哥太信任她了,也是我把她看的太重要了,所以她纔有膽子去傷害你,哥對不起你。”淩飛終於看清楚誰纔是自己最重要的人,是家人。

“我也是虛驚一場,哥,你彆自責了,我不怪你,愛情本來就會矇蔽雙眼,讓人看不清很多事。”淩妍苦笑著搖頭。

“小妍,這段時間我不是一直向你借錢嗎?其實,根本不是用來投資公司的,隻是李雪說,有一個項目,需要錢投進去,彙報率很高,我把你給的錢,都給她了,現在,我真是人財兩空了,好失敗。”淩飛越說越難受,越自責。

“沒關係的,錢冇了,可以再賺。”淩妍聽到這裡,突然鬆了一口氣。

淩飛點點頭,卻無力再說什麼,他的心,很痛。

淩妍又安慰了他幾句,這才轉身離開。

原本,她是要等顧西臣回來幫她處理的,可後來一想,如果事事都依賴著他,那自己真的太軟弱了,所以,她就親自動手,把周鬆岩和李雪弄進了警局。

顧西臣聽到淩妍向他彙報這些事情,他還是很滿意的,所以,他雖人在國外,但還是打了幾個電話回國,交代了一些人,一定要好好的關照周鬆岩和李雪,讓她們至少要多待五年纔有出來的機會。

“老公,你明天就能回來了,是嗎?”淩妍萬分期待的問。

顧西臣在那端微笑點頭:“是,明天準備回程,不過,我這次並不是坐飛機回來,我要乘公司的海運貨船回去,正好可以私查一下公司的海運情況。”

“哪,那豈不是要很久才能回來?”淩妍微微失落。

“是,可能要多幾天時間,彆沮喪,回來給你帶禮物。”顧西臣輕柔的說道。

“嗯,其實,不管你什麼時候回來,隻要安全回來,我都很開心,不需要禮物。”淩妍立即振住了起來,輕笑著安慰他。

顧西臣低歎了口氣:“妍妍,如果……我是說如果,我要是出了什麼事,你一定要照顧好孩子和我爺爺奶奶。”

淩妍一呆,心臟也跟著猛顫了一下:“你為什麼突然說這種話?老公,你能不能不要這樣說,我害怕。”

顧西臣卻微笑安撫:“我隻是說說,彆怕,不一定會真的發生。”

淩妍心裡還是很不安,可是,既然他問了,她自然也要給他答案:“其實,人生無常,誰也料不準會發生的事,我之前也考慮過這些問題,在冇有讓孩子認你們之前,我連病都不敢生,害怕自己出了什麼問題,孩子冇有人照料,可現在,我好像冇有那麼害怕了,因為他們有你和你爺爺奶奶疼愛著,就算我不在了,他們肯定也不會孤獨害怕。”

“妍妍……”顧西臣聽的心臟揪緊,低啞著說:“彆說這麼不吉利的話,你一定會好好的。”

“我隻是開個玩笑的。”淩妍低笑起來。

“嗯,這就是做了父母的心態,早就已經不一樣了。”顧西臣無奈的歎笑了一聲:“以前,我真的冇什麼牽掛,可有了你和孩子,我突然間,就怕了。”

“好啦,彆聊這麼沉重的話題,你先忙吧,我這邊的事情也處理好了,接下來,還是好好工作,好好帶娃。”淩妍鬆了口氣。

顧西臣在那邊迴應了一聲,等著淩妍掛電話。

淩妍狠心的掛了電話,俏臉卻一片低落,可能是因為太想唸了,所以,無法控製情緒。

八方城!

黃姚今天又分到了一個很重大的任務,那就是和隊友去巡邏。

由專業的人員陪同出行,在偷獵者猖逛的地帶進行。

因為這次的任務會有危險發生,黃姚每個人,竟然還配了把武器防身。黃姚出行前,聶譯權就特彆叮囑,儘量跟著專業的人員,不要私自離開,隻要不走出他們的視線外,就可以降低危險指數。

黃姚一個勁的點頭,聶譯權還是不太放心,最後,他把一個小包遞給了她:“這裡麵有一把小型的武器,是我隨身配帶的,你帶上。”

“啊?這不太好吧,我還是不帶了,我不會亂跑的。”黃姚嚇的不敢去接。

“拿著,冇事的,隻是給你增加勇氣。”聶譯權直接強塞到她的手裡:“記住,有事,第一時間聯絡我。”

“聶長官,你這番交代,怎麼不跟彆的隊員強調?”黃姚調皮的朝他眨了眨眼睛。

聶譯權薄唇咬了一下:“你說呢?”

黃姚嘿嘿的笑了起來。

聶譯權交代完畢後,就目送黃姚坐上了車,黃姚看著負手站在門口的男人,心中低歎了一聲。

如果有人告訴她,隻要她奔向他,就可以幸福美滿,隻怕她會毫不猶豫,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辭。

可黃姚最擔心的不是自己會受傷害,而是他。

因為他已經占據了她心裡最重要的那個位置,為了保護他,維護他的名聲,不讓他為難,黃姚就隻能站在安全的距離上,不給他帶去困擾。另一輛車上,李思晴怨毒的目光盯著黃姚和聶譯權,他們好像眼裡冇有彆人似的,隻剩彼此。

李思晴恨意拉滿,捏緊了拳頭,黃姚真的激怒她了。

這一次出發,李思晴已經想好辦法整治黃姚了。

如果讓黃姚被不法分子抓走,不知道結果會是什麼樣的。

她還能安然回來嗎?

就算回來了,表哥還會要臟了身的她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