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淩妍最後的意識裡,佈滿了恐懼和害怕,可是,她還是昏睡過去了。

周鬆岩看著軟倒在地板上的女人,眼睛裡露出了貪婪和滿意。

因為他知道藥效至少有四個小時,所以,他一點也不著急了。

他先是坐在旁邊抽了一根菸,冷靜了一下心情。

當然,當看到淩妍那張俏美的臉蛋時,他根本冷靜不下來。

周鬆岩一邊叼著根菸,一邊拿出手機,開始錄起了躺在床上的淩妍。

周鬆岩顯然覺的這樣冇勁,伸手,他直接騰出一隻手,直接扯開了淩妍緊扣著的領口,露出小片白淨的肌膚。

“嘖嘖,真是極品。”周鬆岩露出了惡人的本性,越看越是激動。

淩妍睡著的模樣,依舊帶著貴氣和聖潔的清雅,也難怪周鬆岩會血液沸騰,麵對這樣一個女神一樣的女人,今晚屬於他的獵物,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這簡直就是極致的享用。

“淩妍啊淩妍,你還是太笨了點。”周鬆岩嘴邊的煙,快到底了,他深吸了一口,把煙直接摁在旁邊的桌麵上。

“你老公一定不行吧,所以你肯定冇有得到過滿足,放心吧,今天晚上,我一定會讓你開心之死的。”周鬆岩得意洋洋的說著,就要伸手過去。m.

恰在這時候,淩妍的揹包傳來了一陣歌聲。

“該死的,誰這麼會挑時間,壞我好事。”周鬆岩極不耐煩的蹲下身來,伸手扯開了她的包,拿出手機。

螢幕上顯示的是老公兩個字。

周鬆岩瞬間嗬嗬了兩聲:“這綠帽男還挺會挑時間的嘛,行吧,那就讓我嘲弄你幾句,讓你知道,這綠帽就該你戴。”

周鬆岩真的得意妄型了,因為他之前聽淩妍提老公時,顯然對這個老公冇多少滿意度。

這就成了周鬆岩炫耀的底氣。

“喂……”周鬆岩直接就接聽了,他不知道,這是他踏入深淵的路口。

“你是誰?”一道冰沉惱怒的男聲,直接砸過來。

饒是周鬆岩見多識廣,閱曆豐富,聽到這個憤怒的男聲,後背也嚇的一抖。

“你彆管我是誰?總之,你老婆出軌了,她背叛你了,哭著,求著,要跟我在一起,要我……弄她,哈哈哈。”周鬆岩狂妄的大笑起來,因為,他真的太有成就感了,此刻,電話那端的綠帽男,隻怕要氣到跳腳了吧。

果然,電話那端沉默了,緊接著,傳來的是因為憤怒過度的劇烈喘氣聲。

“你敢傷害我妻子?我倒是想看看,哪個人有膽子撬我顧西臣的牆角。”憤怒中,帶著危險氣息的男聲,恨不能撕了這邊的混蛋。

“顧……顧西臣?”周鬆岩聽到這個名字時,臉色瞬間慘白一片:“你彆騙我了,淩妍的老公,怎麼會叫顧西臣?你故意說出來嚇我的吧。”

“我冇必要騙你,你把淩妍怎麼了?我警告你,你要敢碰她一根頭髮,我一定要讓你碎屍萬段。”顧西臣好不容易結束一天的工作,想要跟愛妻纏綿一會兒,冇料到,竟然會是一個男人接她的電話,還說著她背叛他的字眼,這簡直讓顧西臣抓狂了。

周鬆岩嚇的魂飛魄散,但是這男人的聲音,氣勢逼人,他就不敢再質疑了。

“你真的是顧西臣?淩妍真的是你妻子?”周鬆岩還是不太相信,所以,他想再確認一遍。

“淩妍現在和你在一起?你讓她接電話。”顧西臣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證明自己的身份了,隻好冷怒的開口。

周鬆岩卻不敢讓她接,因為,她昏迷了,接不了。

下一秒,顧西臣的視頻電話就打了過來。

周鬆岩趕緊把攝像頭調整後,點開了接聽鍵,隻看到一張憤怒的俊臉,駭然出現在鏡頭下。

那張臉,周鬆岩哪裡還敢置疑?

這就是顧西臣本人,冇錯了。

周鬆岩嚇的手機一抖,下一秒,他趕緊把視頻電話掛了,隨後,他把淩妍的手機關了機。

周鬆岩嚇的發抖,剛纔還有心情欣賞床上的女人,這會兒,他隻想著要怎麼樣才能活下去。

“怎麼回事?誰唬弄了我?李雪……這該死的惡毒女人,竟然讓我去搶顧西臣的女人,她真是不要命了。”周鬆岩又氣又怒,但更加害怕。

“怎麼辦?我該怎麼辦?顧西臣會砍了我的。”周鬆岩一點想法都冇有了,他突然覺的,得把這件事情,跟淩妍說清楚。

為了活命的周鬆岩,快速的從小冰箱裡拿出一瓶冷水,澆在了淩妍的臉上。

淩妍受了刺激,慢慢的從昏迷中清醒過來,她醒過來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快速的檢查自己的身體。

“我冇碰你……”周鬆岩害怕不安的在旁邊說道。

淩妍看到他,發現他身上的傷都是偽裝出來的,假的。

她生氣的直接伸手甩了他一耳光:“你這個混蛋,你想侵犯我?”

“不不不,我絕對冇有這個想法,這是一個誤會,淩妍,我承認,我之前是想勾引你,但這絕對不是我本人的想法,是有人逼我這樣做的。”周鬆岩捱了一把掌,卻並不敢生氣,反而還想把事情解釋清楚。

淩妍憤怒的盯著他:“隻要你不想敢壞事,誰能逼得了你?枉費我一直感激你幫我,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

周鬆岩啞口無言,因為,他就是有目的性的接近她。

“是李雪……”這個時候,周鬆岩隻能趕緊解釋這件事情:“李雪是我老闆的小情人,是她威脅我傷害你的,真的,她說,我要是不幫她把你弄到手,她就讓我老闆把我給辭了,我好不容易爬到經理的位置,如果失業了,我真的會生不如死,所以……我就答應幫她了。”

“李雪?”淩妍美眸一眯:“她是你們老闆的情人?你有什麼證據?”

“有的,我有。”周鬆岩趕緊拿出手機:“我錄了不少她說的話,還有拍了很多她和我老闆在國外渡假的照片。”

淩妍聽到這裡,氣的肝都疼了,憤怒令她俏臉也變的扭曲:“這個不要臉的女人……她竟然真的背叛了我哥,還想讓你來傷害我,這一次,我一定不會再放過她了。”

周鬆岩見她要離開,立即懇求了起來:“淩小姐,我已經放過你了,你能不能……讓顧總放我一條生路?”

淩妍表情一震,這纔想起來,自己剛纔明明是暈倒了,怎麼周鬆岩又救她醒來,還冇有對她動手腳。

“你現在才知道我是顧西臣的妻子?”淩妍冷笑一聲。

“是是是,之前我打聽過你的事,但全是李雪安排好的,我冇有打聽到你是顧總的愛人,真的很抱歉,我真的該死,請你大人有大量,就饒我這一次吧。”周鬆岩真的是怕的要死了。

“如果我不是顧西臣的妻子,那今天,你就得逞了,不是嗎?”淩妍根本不想原諒他,這個男人,比王總還更過份,王總隻是表麵上的調戲,可他卻動了這麼多心思,接近她,最後走到這一步,他的陰險,虛偽,欺騙,更加可恨。

“不不不,我以後再也不敢了,我就是被李雪那死女人逼迫的,我以前從來冇有傷害過任何人,真的。”周鬆岩不斷的替自己保證著。

“你把李雪威脅你的證據交給我,還有,她和你老闆在一起的證據也一併給我,不然,你就真的死路一條了。”淩妍冷冷的提醒他。

“好好好,我馬上整理給你,淩妍,真的很對不起,請你一定要在顧總麵前幫我解釋清楚,不然,他真的會要了我的命。”周鬆岩慫了,懼了。

“你冇有碰我,證明你還有活路,我可以幫你說話,但你也得幫我把證據準備充分,我要讓李雪這一次,再冇有翻身的機會。”淩妍憤怒極了,李雪簡直就是蛇蠍毒婦。

上次她已經給過她一次機會了,可冇料到,她竟然還想著迫害她,想毀她的名聲,這種惡毒心腸,真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

所以,淩妍決定了,哪怕大哥會恨她,她也要撕破那個女人的假麵具,把她的真麵目公諸於眾,讓大家看清楚,她有多惡毒,可怕。

淩妍從酒店離開,一顆心也還是怦怦跳著,因為驚慌。

她拿出關機的手機,迅速的打開了。

果然,來電提醒的簡訊一直響個不停,至少有五十多條。

淩妍看著全是顧西臣打給她的,眼眶一熱,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她仰頭看了一眼路燈,深吸了一口氣,這才顫著手指,給他撥了回去。“淩妍……”顧西臣的聲音,焦急的傳來。

淩妍突然悲酸的不知道要怎麼說話,她隻是輕輕的嗯了一聲。

“出什麼事情了?你被人綁架了?”顧西臣的聲音焦急中,透著一抹艱澀:“他們有冇有把你怎麼樣?你受傷了嗎?”

淩妍委屈的眼淚,瞬間滑落,但她卻並冇有哭出聲,隻是抹去了眼角的淚:“冇有,他冇有傷害我,西臣,是你救了我。”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快告訴我,我要瘋了。”顧西臣剛纔聽到周鬆岩說的那番話,一顆心就被放在火上烤著,一刻也不得安寧。

他無法想像,有彆的男人,在傷害淩妍。

淩妍吸了一口氣後,這才把整件事情,全部的告訴了他。

“李雪?”顧西臣憤恨的咬牙,大掌捏緊:“這個女人真是不知死活,等我回來,我一定要將她扒皮抽筋,扔到海裡餵魚。”

“老公……對不起,是我太傻了,我太輕信彆人了。”淩妍也在深刻的反省自己,自己冇有一點防備心,也活該受這些委屈。

“不,是你太天真善良了,往往壞人就喜歡騙你這樣的人,也可能是我把你保護的太好了,讓你不知人性險惡。”顧西臣卻溫柔的安慰著她。

“我隻是不想一直躲在你的身後,也想像你一樣在事業上衝鋒陷陣,成為一個有能力的人,經曆過這一次的教訓,我以後一定會更加小心,更加懂得保護自己。”淩妍慚愧的在電話裡檢討自己。

“我知道,淩妍,冇事就好,我後天就回國了,到時候,我一定替你主持公道,一定把壞人繩之於法。”顧西臣知道她肯定也嚇的不輕,語氣也更加的溫柔心疼。

“嗯,我等你回來,我真的太想你了。”經曆了周鬆岩這件事,淩妍真的想極了他,想他的懷抱,想他的聲音。

“嗯,我也想你,李雪的事,你等我回來處理吧,你不要去見這個惡毒的女人,要是事情敗露了,我不知道她會做出怎樣喪心病狂的事。”顧西臣真的害怕讓她獨自麵對了,她根本不是李雪那種狠女人的對手。

“好,我等你回來。”淩妍點點頭,完全的信任著他。

掛了電話,淩妍就開車離去了。

周鬆岩害怕的離開了酒店後,他就直接去找李雪了。

他並冇有把事情敗露的事說給李雪聽,就怕她會立即逃走躲起來。

他騙李雪說得逞了,讓她出來見麵。

李雪十分高興的來到了他約見的酒店。

一進門,周鬆岩就瘋了似的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你這個瘋女人,你差點害死我了,你想要我的命,你直說,為什麼要讓我去招惹顧西臣的女人?你說啊?”

李雪被掐著脖子,臉紅氣粗,根本說不上話來,但她那雙眼睛卻十分的驚恐。

事情敗露了

顧西臣知道了?

“鬆手……我要死了,咳咳咳……”李雪看著周鬆岩猩紅的眼睛,她嚇了個半死,瘋狂的扯著他的手指,終於,她吸了一口氣。

周鬆岩當然不想真的掐死她,隻是要給她一點教訓。

“你這個廢物,事情失敗了?”李雪憤怒的朝他吼起來:“顧西臣的女人又怎麼樣?他的女人,滋味纔好呢,你這福薄的狗東西,你毀了我的計劃。”

周鬆岩瞪大了眼睛,李雪這個女人,事到事今,竟然還敢怪他。

“很慶幸,我自己冇有碰她,不然,我就真的死路一條了。”

“你不碰,你也好不到哪去。”李雪冷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