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獲取第2次

獲取第3次

溫暖的陽光,照在男人清俊的身上,黑色長風衣被山風吹動著,越發迷人有氣場。

何琳以為自己在做夢,冇想到,這是真的。

周晴回頭看了一眼:“這帥哥……你認識?”

何琳神情有些不自然:“是,他就是孩子的父親。”

周晴又更驚了,上下打量了陸司霆一圈,壓低聲音問:“孩子他爸是不是很有錢?”

何琳被好友這句話給逗笑了,然後點點頭:“是,挺有的。”

陸司霆緩步走到何琳的身邊,坐了下來,下一秒,他就伸手過來握住她的手,十指緊緊扣在一起:“不給我介紹一下你朋友?”

何琳暗歎了口氣,這才躲了幾天,就被他找到了,她還有機會躲下去嗎?

“這是我朋友周晴,晴晴,他叫陸司霆,我的前夫。”何琳隻好幫兩個人各自介紹了一遍。

“一定要強調前夫嗎?”陸司霆俊容閃過濃濃的不滿。

何琳卻忍不住笑起來:“本來就是啊,我又冇有亂說。”m.

周晴看著兩個人打情罵俏,眼神都拉絲一般看著對方,她瞬間明白了。“你前夫真帥,琳琳,我就先回去了,你們慢慢欣賞,一會兒過來吃晚飯。”周晴說完,就識趣的不再當電燈泡了。

“好的,晴晴。”何琳感激的望著好友。

陸司霆也站了起來,客氣的說:“謝謝你,周小姐。”

周晴朝身後揚了揚手:“應該的。”

周晴離開後,休閒椅上,就隻剩下兩個人了,氣氛瞬間微妙起來。

何琳俏臉有些不自然,因為她是偷逃的,接下來,他該問罪了吧。

陸司霆卻懶洋洋的靠在椅背上,仰起頭,曬著暖洋洋的太陽,許久不發一言,好似他不是焦急找過來的,而是一直陪著她坐在這裡看滿山的風景,吹微涼的清風。

“你…你怎麼不問我,為什麼要逃?”何琳等不急了,主動開口。

陸司霆這纔好似回過神來,幽眸溫柔的看著她,下一秒,他伸手捏了捏她嫩白的臉蛋:“琳琳,你隻需要答應我,下次不會一聲不響的離開,這一次,我就原諒你。”

何琳表情微愕:“那你怎麼不問原因?”

陸司霆低歎了一聲,坐直身軀,將她輕輕的摟過來。

何琳也順勢的靠在他的肩膀處,閉上眼睛。

“你是不是聽到我和我媽打電話了?聽到我說考慮要不要給孩子做d

a檢驗?”陸司霆這纔開口詢問她。

何琳點了點頭:“是,我聽到了,我很害怕,你知道嗎?一旦宮內感染,會傷害到孩子,說不定就留不住他了,我不能賭。”

“對不起,琳琳。”陸司霆聽到她悲傷擔憂的語氣,瞬間覺的自己更混蛋。

“陸司霆,你真的相信我懷的不是你的孩子嗎?”何琳突然睜開眼,仰頭望著男人的眼睛:“你回答我。”

陸司霆薄唇迅速的在她微啟的唇片上掠過,這才搖頭:“當然不信。”

“為什麼?”何琳的心,突然暖了起來,他的信任,是支撐她走下去的勇氣。

“因為……我瞭解你。”陸司霆薄唇勾起一抹自嘲:“我媽冇有跟你生活過,她不知道你是什麼樣的人,纔會把你想的那麼壞,可我不一樣,我們生活三年了,我知道你的膽子有多大,也知道你的心有多善良,更知道你是一個誠實的人。”

何琳眼眶一酸:“你怎麼會瞭解我?你都冇有正眼看過我。”

“不,我其實一直在試探你的底線,隻是你不知道而於。”陸司霆腹黑的笑著:“我其實壞的很,是你不瞭解我,還傻呼呼的愛上我。”

何琳眸子一顫,呆望著他:“你又是怎麼知道我愛上你的?”

陸司霆饒有自信的笑了一聲:“我是男人,我當然知道,再說,我這二十八年是白活的嗎?連一個女人的眼神都看不出來?”

何琳瞬間羞紅了臉,當年何老爺子讓她過去,她真的是對陸司霆一見傾心了。

“是不是很丟臉?”何琳苦笑自嘲。

“冇有啊,喜歡一個人,為什麼會丟臉?”陸司霆立即安慰她。

“可我喜歡的是一個不愛我的人,我每天像小醜一樣在你麵前各種出糗。”何琳回想那三年的自己,越想越難堪。

“好啦。”陸司霆立即捧住了她的俏臉:“我來找你,可不是讓你繼續沉浸在悲傷之中的,我是要確定你和孩子是否安全,還有,你忘記了嗎?如果不是徐霜霜遇到你,把你懷孕的事告訴我,我可能根本不知道有這個孩子的存在,說不定,我們再也冇有以後了。”

何琳眼角的淚水,突然就滑了下來,想到那時候的迷茫,惶然,找不到哥哥的解藥,已經讓她挫敗焦急,突然又得知懷孕,她更是找不到出路在哪。

此刻,男人溫熱的掌心,彷彿撫去了她心底的那些迷茫和害怕。

“陸司霆,除了彆傷害孩子,什麼事,我都答應。”何琳也隻有這一點點要求了:“或者,等孩子出生了,你們再檢驗好嗎?”

陸司霆的掌心濡濕了她的淚水,他心臟一揪,低歎一聲:“傻瓜,彆胡思亂想了,這件事,我們不提了。”

“可你媽媽肯定還是會懷疑的。”何琳低歎著說。

“我先把你安排到她找不到的地方居住,等孩子生下來了,她如果還是不相信,那就讓她去驗吧,想要讓她接受你和孩子,這可能是必然的事。”陸司霆也是挺無奈的,一方是母親,一方是自己愛的女人和孩子,他夾在中間,真的難受。

“好,我答應。”何琳點點頭,美眸中含著歡喜,隻要現在不動她的肚子就行。

“這裡的風景真美。”陸司霆悵然的歎了一口氣:“如果不工作,可以享受一下生活,這種地方挺適合的。”

“嗯,我也覺的這裡很好,很安靜,日子也好像過的挺快的。”何琳點頭同意。

“放心,以後可以帶孩子一起來這裡渡假。”陸司霆突然伸手貼到了她微隆的小腹上:“小傢夥在睡覺嗎?”

“你拍一下他吧。”何琳輕笑著說。

“我不敢拍。”陸司霆真怕自己下手冇輕重。

何琳便自己輕輕的拍打了一下肚皮,下一秒,一股小小的力量好像生氣了,在她肚子裡亂踹了幾腳。

“他在踢我。”陸司霆覺的神奇極了,幽眸都驚大了一圈。

何琳點頭:“當然了,誰讓你害我擔心了這麼多天,等他出生了,我還要讓他折磨你。”

陸司霆看著她這毫無威脅力的話語,薄唇便湊到她的臉頰處親了兩下:“好啊,我等著那一天。”

何琳也在期待著,可又害怕那一天的到來,聽說生孩子很疼。

“怎麼了?眉頭都皺了?”陸司霆突然發現她表情有異,低問。

何琳搖搖頭:“冇什麼,我就是在想,會不會很快就生下來。”

陸司霆俊臉微愕,這才突然想起來,女人生孩子就跟走了一趟鬼門關,凶險異常。

“如果你不想順產,忍受痛苦,要不要剖腹產?”男人已經心疼上了。

“不行,我還是自己生吧。”何琳搖頭,臉上多了一抹堅強:“彆人能忍受的痛苦,我也能。”

陸司霆薄唇貼在她的額間,這一刻,他是真的恨自己冇有能力代替她去受這份痛苦了。

被打到的何琳,隻能乖乖的跟陸司霆回家了,在周晴的民宿吃了晚飯後,就留宿了一晚上,次日清晨,車隊離開了大峰山景區,朝著機場駛去。

周鬆岩在辦公室裡坐臥不寧,不斷的看時間,李雪給他的最後期限,就在今天。

所以,他一定要想辦法,讓淩妍吃點東西,然後有機會帶她去酒店,再找人拍點照片,寄給她老公看看。

周鬆岩思來想去,也想不出有什麼辦法,下午淩妍肯定是要回去的,因為她有孩子。

“我上次為她受了傷,這一次,如果我再受傷,她肯定會來幫我吧。”周鬆岩突然想到一個辦法,那就是演一場苦情戲。

畢竟,像淩妍這種骨子裡就透著良善的女人,最容易被打動了。

周鬆岩想到辦法後,立即就準備策劃這件事情了。

當然,這件事,她必須找李雪幫忙,以後要真查起來,李雪也得為他一起分擔。

周鬆岩其實真的挺不喜歡李雪的,這個女人太有野心,太有手段了。

可真是因為她手段厲害,周鬆岩纔不得不被她利用。

周鬆岩給李雪打了電話,讓她找幾個人過來幫他演戲。

李雪一開始不答應幫他,因為她不想惹麻煩,周鬆岩也來狠的,說她不幫忙,他就放棄這件事。

李雪又氣又惱,隻好開口說道:“幫你可以,你得冤枉到王總那裡去,你就說,上次王總惱羞成怒,找人教訓了你。”

“行。”周鬆岩本來就是這麼打算的。

隻要說是王總派人打他的,淩妍肯定會更內疚,更自責,也就對他失去所有的防備了。

周鬆岩下午四點多,就假裝被人打了,身上的傷口做了點假,當然,也有真被打的痕跡,打完後,他就直接去了酒店,然後給淩妍打了電話:“淩妍,你能不能幫我送點藥過來。”

淩妍聽到這話,自然就要問他原因:“周大哥,你怎麼了?受傷了嗎?”

周鬆岩苦笑起來:“淩妍,你上次得罪的那個王總,他派人把我打了一頓,還說不讓我去醫院,也不準我報警,我現在隻能躲在酒店出不去,我怕他還會再來打我。”

“什麼?”淩妍不敢置信,瞬間氣怒了:“他怎麼可以這樣?明明是他愛占便宜,你隻是幫我解了圍。”

“淩妍,你還不懂嗎?這個世界就是這樣的,弱者無能,強者霸道,王總一定是記恨上我了,哎喲……”周鬆岩說著,又痛呼了一聲。

“周大哥,這件事情,都因我而起,你在哪裡?我給你送藥過來。”淩妍聽到他痛到呼吸都喘,想必受傷嚴重,她又豈能坐視不管呢?

“謝謝你,淩妍,雖然被打了,但我無悔幫你。”周鬆岩還在說假惺惺的好話,目的也是想讓淩妍更加的內疚自責。

“彆這樣說,是我該謝謝你,你把地址給我,我馬上就送過來。”淩妍焦急的說道。

“淩妍,你能不能……一個人來,我不想被人看我笑話。”周鬆岩的語氣,顯的有些可憐。

淩妍點點頭,不假思索的說:“放心,我不帶人過來。”

周鬆岩就把地址發給她了,然後等著淩妍上勾。

淩妍第一時間讓公司特聘的醫生準備了藥品,然後她就帶著藥品直奔酒店。

周鬆岩住在一個連星級都稱不上的小酒店裡,淩妍悲傷的歎了一口氣。自己可能真的給人家惹上麻煩了。

看來,她必須親自去找王總把話說清楚,如果他還要繼續報複,那淩妍也隻能仗顧西臣的勢去壓他了。

淩妍跟前台的人說了一聲後,就直接上樓去找周鬆岩了。

來到一個房間門口,她敲響了門。

就在這時,躲在另一條走廊角落裡的人,快速的拍下了淩妍的照片。

門打開後,周鬆岩身上還帶著血跡,在門口站著的時候,他故意假裝站不穩,淩妍也隻能伸手扶住了他,周鬆岩更是順勢的在她身上假抱了一下。

就在這時,暗中拍照的人連續的按了幾下快門,把這一幕拍下來了。

那個人看著照片冷笑,這個角度,這樣的資勢,會讓人誤以為淩妍和這個男人迫不及待的抱在一起。

“周大哥,你怎麼傷的這麼嚴重,身上這麼多的血?”淩妍看的頭皮發麻,觸目驚心。

周鬆岩苦笑一聲:“冇辦法,他們人多,又是拿著刀子砍我,幸好我跑的快,不然,就冇命見到你了。”

淩妍立即打開醫藥箱子,準備給周鬆岩包紮一下傷口。

周鬆岩突然伸手在背後捏住了一根針管。

當淩妍蹲在他的麵前,要為他包紮腿上的傷時,周鬆岩瞅見時機正好,就直接對著淩妍的肩膀處,紮了一針。

淩妍隻覺的一痛,整個人有些驚愕的看著周鬆岩。

周鬆岩突然像冇事人一樣在她麵前站了起來。

“你……”淩妍不敢置信的看著他,頭腦暈沉的厲害。

“對不起了,淩妍。”周鬆岩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友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最新章節,喬沫沫慕修寒的小說免費閱讀全章 lnjwnykj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